小说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34章 从一开始,就不该退让

第34章 从一开始,就不该退让

        小和子打小就在宫里,深知这情形下若不先服软,只会让人说自家主子没规矩,忙跪地请罪:“奴才该死,求大阿哥息怒。”

        大阿哥冷笑一声,看向胤禛问:“老四,你年纪小,不会调教奴才,我派几个来供你使唤,再好生替你教教他们如何?”

        胤禛心里明白,小和子若落到大阿哥手里,不死也脱层皮,可他什么都没做错。

        大阿哥已不等弟弟回答,就转身吩咐:“去长春.宫,就说我要……”

        “大阿哥。”胤禛阻拦了,恭敬地说,“不敢惊动惠妃娘娘,如今家事都是您弟妹在管,这些下人奴才也是,还请大阿哥能给弟妹几分薄面。您弟妹年轻不经事,治下不严,要得奴才都没规矩,改日我命她登门向大皇嫂取经。”

        虽说胤禛为了袒护小和子,将毓溪推出来挡在前头,很是不丈夫,但正因牵扯了毓溪,大阿哥若再要纠缠,便成了他婆婆妈妈,当大伯哥的非要和弟媳妇过不去。

        大阿哥眉头一挑,正不知说什么,他身后的随侍上前低声语,告诉他万岁正在永和宫用膳,大阿哥心里多少有几分忌惮,总不能打皇帝的脸。

        “带回去好好教训,没规矩……”大阿哥敷衍地训斥了几句,就说另有公务,晚些再来乾清宫,撂下这里的人扬长而去。

        胤禛心里松了口气,但面上什么都没露出来,依旧和小和子等在寒风里,直到梁总管先从永和宫归来,将整理好的信函交付与他,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梁总管捧着匣子,问身旁的小太监:“方才这里什么事儿,怎么听说大阿哥要教训四阿哥?”

        小太监赶忙将事情原委都禀告给总管大人,梁总管心底发笑,老大是眼瞧着弟弟们都大了,皇上面前能用的儿子再不是他独一个,不甘心了、坐不住了,真是什么都露在脸上。

        梁总管吩咐众人:“旁人若问起来,管好你们的嘴,若知道从你们口中传出去,仔细了小命。”

        “是……”

        此刻,胤禛已经走远了,小和子一路跟在主子身后,仿佛听见乾清宫门下那声“是”,他不禁回头看,却被主子呵斥:“看什么,在宫里行事,最忌讳东张西望、畏畏缩缩,你是真想去敬事房领板子?”

        “主子,奴才不敢。”

        “放心吧,没人会动你。”

        想起方才的凶险,小和子感激涕零,声音也哑了几分:“四阿哥,奴才这辈子都伺候您,生是您的人……”

        “住口。”胤禛呵斥他,没好气地瞪了眼,“你是没规矩了,敢在宫里说这些话。”

        小和子垂下脑袋说:“奴才以为,今日就要交代在大阿哥手里了。”

        胤禛傲然道:“十四都能护着他的人,难道我还保不下你?他如今见谁与皇阿玛说话都不痛快,今日你若遭罪,便是我被他欺压,哪怕我想息事宁人,人家也只会得寸进尺,那么从一开始,就不该退让。”

        小和子轻声道:“您会告诉四福晋,方才的话吗?”

        “要你多嘴?”方才面对嚣张的老大,都没胆怯半分,这会儿想到要回家告诉毓溪,自己在外头说她坏话,胤禛竟不由得紧张起来,但又觉着很有趣,能有新鲜事回去和媳妇说了。

        但他还有公务要忙,如今虽未正经当差,父亲总交给他一些七零八碎的琐事,六部衙门几乎都跑过,外人常常见他奔波一整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可胤禛心里高兴,知道皇阿玛是给他机会到各部各司都走一遭露个脸,将来正经当差了,能有更多的见识。

        如此,傍晚回到家,因错过了午膳而饥肠辘辘的人,一进门就要青莲摆饭,并径直往卧房走。

        青莲比着嘘声来阻拦,说道:“福晋和大格格才睡着,您还是别进去,膳厅稍坐,饭菜马上就好。“

        胤禛奇怪:“什么时辰,怎么就睡了,福晋今天在宫里累着了吗,不是听说午膳前就离宫了?”

        青莲无奈地说:“大格格哭闹了整整一天,太医都宣了一回,奶妈们轮番哄都不管用,只有在福晋怀里才好,福晋足足抱了几个时辰的孩子,累坏了。”

        胤禛却有些生气:“要那些乳母做什么的,几个月大的孩子能认得谁,怎么就非要福晋来抱?”

        青莲笑了:“四阿哥,您不知道,你自己小时候也折腾人,皇后娘娘曾整宿整宿地抱着您,一放下或是换人,您就拼了命哭。”

        胤禛心头一软,便洗手脱下外套,轻手轻脚地进门,果然见炕头上,毓溪未脱鞋袜就蜷缩成一团躺着,伸出的胳膊像是刚从念佟的襁褓上滑落下来,她果真累坏了。

        安静地将妻子女儿看了又看,胤禛才退出来,随青莲到膳厅后,便道:“不要让福晋太辛苦,孩子哭就哭,既然换人抱着就不哭,那便不是什么病什么灾,太医也瞧过了不是,她不会哭死的,你们却能把大人累出个好歹。”

        “是……”

        “西苑若敢挑唆什么,你也别替她们瞒着,额娘当年就算心里想我,也不会与皇额娘过不去,都是说好的事,没得反悔。”

        关于如何养孩子,青莲不愿与四阿哥争辩,但提起西苑来,她不得不说:“您这些话,只对奴婢说吧,见了侧福晋,千万别无情地警告什么。好歹是皇上赐婚的,侧福晋哪天豁出去要闹,就算闹到御前福晋也不会受委屈,可若外头传得沸沸扬扬,他们只会说咱们家不体面,说福晋不贤惠。”

        胤禛跟着孝懿皇后长大,多少学了几分嫡母的性子,最烦顾虑外人的眼睛嘴巴,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不能让毓溪受委屈,更不能让自己成为朝堂里的笑话。

        “我知道,从没与李氏红过脸,总是哄她高兴的。”胤禛不情愿地说,“你们放心,我不糊涂,就算不为自己想,还有额娘呢,不然他们嘲笑完福晋,就该指责额娘的不是了。”

        此时卧房那头有了动静,像是福晋醒了,胤禛顾不得吃饭,转身就来,的确是毓溪醒了,正唤人要茶水。

        胤禛从婢女手里接过茶,尝了尝温热刚好,才亲手搀扶妻子坐起身,要喂她喝。

        “你做什么呀……”

        “我的闺女欺负了你,当阿玛的不得补偿补偿?”

        毓溪一脸倦容,但心情不坏,好新鲜地看着丈夫:“四阿哥今日去了哪个衙门,怎么学得油嘴滑舌?”

        wap.

        /91/91784/20212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