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26章 兄友弟恭

第26章 兄友弟恭

        吵吵闹闹的一顿饭,小家伙们吃完就跑去看念佟,毓溪只觉得两耳嗡嗡作响,青莲来搀扶她,哭笑不得地说:“宫里那么多孩子在一起时,也不见吵闹,个个儿都规矩着呢,真是在哥哥家中,才如此自在。”

        胤禛从一旁过来,摸了摸妻子的额头,说道:“要实在吵闹,我领他们走。”

        毓溪忙摇头:“哪里就嫌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只是清静惯了,一下子没缓过来。”

        胤禛说:“怪我,好心办了坏事。”

        毓溪不禁有些生气:“你总自以为是地对我好,却不知将我推入小气矫情的境地,弟弟妹妹都喜爱我这个嫂嫂,你不知道吗,懒得理你。”

        她将丈夫轻轻一推,转身往暖阁去。

        胤禛赶紧赔不是,跟着一道过来,在廊下见公主阿哥们的随侍站成一排,便让毓溪先走,留下有话吩咐。

        “四阿哥吉祥。”

        “皇上有旨,今日不做任何拘束,你们不必见了阿哥公主就啰嗦什么规矩,回宫后也不得再提起。”

        “是……”

        胤禛唤来小和子,命他带人去用饭喝茶,之后送回宫里,明日再来接小主子们。

        等他交代完这些事,回到暖阁,没有想象中沸反盈天的吵闹,大大小小的孩子,围着正熟睡的奶娃娃,生怕一丁点动静就会吵醒他们的小侄女,个个儿小心翼翼的模样,可爱极了。

        “看够了吗?”胤禛走到暖炕边,弯腰轻声问,“要不都在这儿睡,你们困不困?”

        十四嘴上说不困,没受伤的手已经在揉眼睛,他昨晚就没睡好,一早被提溜去了畅春园,又是车马劳顿,又是疯玩半天,这会子吃饱了,热乎乎的炕头上坐不到片刻,眼皮子就发沉。

        “过来。”一旁的温宪,从身后拖出条枕头摆在身边空处,朝弟弟招了招手。

        十四已经困了,有些迷迷糊糊,听话的到了姐姐身边,被按在枕头上,温宪才轻拍了几下,小家伙就睡着了。

        所有人都新奇地看着姐弟俩,才刚饭桌上还不忘吵架,这会子就由着姐姐哄自己睡,毓溪也忍俊不禁,轻声对温宪说:“这么疼弟弟,做什么总和他吵,还要打架,额娘多担心呢?”

        温宪轻轻拍着弟弟,摇头笑道:“额娘才不担心,我们打完又好了,他不和其他兄弟打架,是因为他们怕我,不然欺负十四,十四只有我能欺负,旁人试试?”

        胤禛嗔道:“把你能的,女孩子家家。”

        温宪冲哥哥大大咧咧一笑,说要留下照顾弟弟,不能让四嫂嫂一人受累,于是小宸儿也留下,她们姑嫂说悄悄话,胤禛只带着十三出来,兄弟俩往书房去。

        “四哥忙完几件事,就带你射箭,书房里的书,都是皇阿玛和额娘给的,还有你嫂嫂的阿玛给置办的,你自己去挑喜欢的拿回去。”胤禛对弟弟说,“不必惦记十四,他大一些,自然不会少他。”

        十三很高兴,加快步子跟在哥哥身后,待入了书房,胤禛便去忙自己的事,由着弟弟自行在书架间穿梭,他很放心。

        但直到忙完手里的事,将几分书信命小和子递送出去,也不见胤祥来找他,外头则说没见十三阿哥出来过。

        他径直来找,唤了弟弟的名字,走过一排一排书架,胤祥居然抱着书,在书架底下睡着了。

        胤禛赶紧脱下外衣,将弟弟裹上再抱起来,十三睡得很熟,一直将他抱去内室的床上也没醒。

        “傻小子。”胤禛替弟弟脱了鞋子,再从他怀中取下抱得紧紧的书本,不经意看了眼,心猛地一沉。

        这是胤祚的书。

        胤禛的心被狠狠揪紧,他将书放回十三身边,为他盖好被子,静悄悄地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毓溪来书房见丈夫,本要商量晚上准备些什么好菜招待弟弟妹妹,但书房里静悄悄的,进门后,更是见胤禛独自站在窗前,小和子则很轻声地告诉她:“四阿哥站了好一会儿了。”

        “胤祥呢?”毓溪走上前,见丈夫衣衫不整,像是脱下又胡乱穿上的,便上手来为他整理,一面问道,“难道睡了,小宸儿也睡着了,只有温宪精力充沛,和宋格格去花园里钓鱼了。”

        胤禛皱眉:“怎么和她在一起?”

        毓溪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主动来相见,我还撵走不成,刚好温宪没事做怪寂寞的,我们家侍妾难道还是恶人?”

        胤禛不大乐意:“你做好人,她又该轻狂。”

        “当然要我做好人,她们横竖不会和你翻脸,我可不一样。”毓溪玩笑着,但此刻不是闲话自家妾室的时候,她正经道:“怎么了,站在这里发呆,有心事?”

        胤禛淡淡一笑,眼底却带出几分悲伤:“我让胤祥挑选喜欢的书,他挑着挑着睡着了。”

        毓溪说:“你生气了?”

        “怎么会……”胤禛深深吐息后,说道,“他怀里抱着的,是胤祚念过的书,胤祚统共没念过几本书,怎么那么巧。”

        毓溪顿时心软了,温柔地抚在丈夫心口。

        胤禛说:“怎么会这样,十几年过去,我那会儿也就十四这般大,能记多少事,为什么,一直都放不下。”

        一些宫闱秘辛,毓溪略知晓,例如六阿哥胤祚的死,外头众说纷纭,只有一件事没人在意,便是当年,六阿哥是倒在了胤禛的眼前。

        他最疼爱的弟弟,哪怕只是短暂的几年,哪怕彼时胤禛自己还是孩子,世上能理解他这份伤痛的,唯有帝妃二人,就连毓溪也无法感同身受。

        但毓溪能包容、能安抚,她愿意陪着胤禛伤心,再陪着他慢慢缓过来。

        “何必强迫自己放下,只要还有人惦记着六阿哥,他就还在这世上。”毓溪说,“你难受的时候,有我陪着你。”

        胤禛在妻子的额头轻轻一吻,露出几分释怀的笑容:“这些年,许是时间久了淡忘了,我比从前好多了,又或是因为十三和十四,特别是胤祥,他最像胤祚。”

        “可是……”

        “我知道,这对胤祥不公平,我只是觉着性子有几分像,十三是他自己,不是任何人,我疼爱十三,与胤祚不相干。”

        毓溪道:“外人都说,额娘和你对胤祥好,是为了好名声,不是亲生的怎么能一样,你看八阿哥在长春.宫,就很不如意。”

        胤禛不屑地说:“难道做给他们看,我不在乎,只在乎十三过得好不好,我会好好教导他。”

        毓溪见丈夫心情好了,歪着脑袋玩笑道:“十四呢,哥哥偏心?”

        胤禛说:“额娘对他们是一样的,可外人对十三十四就不同,十四什么都不会缺,谁都会巴结他捧着他,那么我来疼十三,他们兄弟就都不缺了。”

        内室门下,光着脚站在地上的胤祥,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重新躺回床上,他将枕边的书又抱进怀里,盖上被子,暖暖地捂在心口。

        他不知道这是六哥儿时的书,但他知道,四哥对他,是天底下最最好的。

        wap.

        /91/91784/20212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