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19章 德妃她才是妾

第19章 德妃她才是妾

        这番话之下,夫妻俩皆动了心神,见彼此面上涨得通红,都愿冷静冷静,二人便隔了茶几盘膝而坐,定下心来品一杯清茶。

        “这茶极好,哪儿来的?”

        “额娘赏赐的,永和宫里的好东西,咱们家总是头一份。”

        胤禛道:“将来十三十四成了家,你做嫂嫂的留心些。”

        毓溪点头:“这是自然的,妯娌们若是好相与,我必定当亲姐妹对待,但若如三阿哥家那般,你别怪我冷淡,实在惹不起。”

        胤禛笑道:“我三哥那么老实的人,皇阿玛怎么挑了如此彪悍的儿媳妇,才多大点年纪,连荣妃娘娘都降服不住。”

        毓溪说:“可三阿哥与她,挺恩爱的不是吗,一家不知一家事,人家关起门来愿意好,外人有什么可着急的,我只是以妯娌的关系来说,不喜欢她罢了。”

        这话胤禛也赞同,又笑道:“以皇阿玛对额娘的心意,绝不会挑选厉害的儿媳妇让她生气,何况你这么好,十三十四难道不比着大嫂嫂选媳妇。”

        “好不正经的话。”

        “是你歪曲我的意思。”

        小两口彼此一笑,毓溪拿了一小块梅花糕塞进丈夫嘴里,嗔道:“天还没黑呢,四阿哥,咱们好好说正经话。”

        胤禛缓缓咽下糕点,端起茶杯时想了想,又道:“方才那些话,你我还是要谨慎再谨慎,说出去一个字都是死罪,更是会乱了心神的贪欲。”

        毓溪很是淡定:“所以四阿哥要再多多读书,多向大臣们学本事,我也一样,咱们还什么都不是,张口就是大话。”

        妻子与自己一心同体,胤禛很是满足,只可惜今日没能好好逛一逛畅春园,也不知忙些什么,一整天就过去了。

        不久后,天将黑,厨房的下人分别将饭菜送到正院、西苑各处,侧福晋李氏衣装齐整地站在院门下,随着送饭菜来的下人,还有前去正院问候的丫鬟回来,并每日都这么尴尬地来回一句:“四阿哥和福晋说免礼,请侧福晋自行用膳。”

        李氏嘴角轻轻一颤,面无表情地转身回房去了。

        这是府里的规矩,侧室、妾室们每日都要向四阿哥和嫡福晋请安,晨昏定省、风雨无阻,哪怕嫡福晋并不愿每天见到她们,哪怕四阿哥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想起她们,她都要恭恭敬敬地候着、预备着,日日如此。

        回到房中,李氏一脚踢飞了脚下的花盆底子,伏在炕头上,捂着脑袋生闷气。

        “主子,还是先用膳吧。”

        “没胃口,撤了。”

        “一会儿厨房要问您怎么不用膳,再传到正院里去……”

        李氏心火顿生,起身指着丫鬟的鼻子骂:“便是紫禁城里头,也没这么大的规矩,不吃饭怎么了,难道七出里还写了这句话不成,四阿哥要休了我不成?”

        丫鬟不敢多嘴,但心里知道,今天明明白白传话回来,说四福晋要在畅春园留宿一晚,侧福晋便精心打扮盼着四阿哥回府,谁料想,居然先等来了福晋,还与盛装打扮的她打了照面。

        彼时福晋什么都没说,与往日一般和气,可下人们都看在眼里,知道侧福晋邀宠不成,还在主子跟前丢了人。

        “再早几年……我至少也是平妻的尊贵,我好好一个千金小姐,怎么就成了奴才成了侧室。”李氏哭着说,“拼死拼活生下的女儿,我都不能看一眼……”

        “主子,您小点儿声,宋格格一会儿又来看笑话。”

        “明明侧福晋也是有册封的,明明早些年还是平妻的尊贵,怎么就改了呢。”李氏恨得咬牙切齿,“我一个正经人家的女儿,跑来给人当妾。”

        “主子……”

        “我还是正经的侧室呢,德妃她才是妾,她还是个包衣奴才,可她怎么就捧着乌拉那拉氏,把我这个有名有份的侧福晋,当宋氏那般下贱的奴才看待。”李氏越说越恼,气得捶打一旁的靠枕,睁大了眼睛说,“进宫赴宴从来没我的份,宗亲里有喜事也不许我露面,大格格生下来,旁人来道贺,礼物都是往正院里送的,有我什么事?”

        “主子,快别说了。”

        “她自己生了儿子被别人抢走,就也不许孙子养在亲娘膝下吗?”

        丫鬟慌忙去关了门窗,跪着求侧福晋冷静些,李氏也知道这些话传出去她就没活路,连哭都要捂着枕头哭。

        “我以为、我以为他是好……”

        不等李氏说出后面的话,房门就被拍得震天响,外头值守的下人嚷嚷着:“侧福晋,四阿哥过来了,就快到西苑外了。”

        李氏挂着眼泪就怔住了,以为自己太过伤心发了癔症,但门外再一次传来声音:“主子,四阿哥来了。”

        她慌忙抹去眼泪,丫鬟也着急去捡来被侧福晋踢飞的花盆底鞋子,手忙脚乱地一顿穿戴,紧赶慢赶到了院门前迎候。

        不多时,胤禛果然来了,还未走近,突然停下来,将四周看了看。

        李氏心里慌张,不自觉地迎上前,但听四阿哥说:“这里竹林太密,风一吹就响动,侧福晋睡得浅,夜里刮风,叫她如何安眠?”

        一旁的小和子忙应声,说明日就遣花匠来打点。

        “四阿哥万福。”李氏行礼后,努力镇定下来,问道,“已是用晚膳的时辰,您不和福晋一道用膳吗?”

        胤禛温和地说:“畅春园地界大,福晋平日里少走动,园子里逛半日就累了,晚饭也不想吃,这会子念佟又睡了,正院里静悄悄的,我来你这里坐坐,一起用膳吧。”

        李氏惊喜万分,顾不得去算计到底怎么回事,如今能把人等到屋子里,就是她的体面和光辉,哪怕压一压宋氏的嚣张,她也是高兴的。

        一行人回到屋子里,但烛火下,胤禛看清了她的脸,方才李氏那一场哭闹,并不是默默流泪般可以被脂粉掩盖,此刻不仅眉眼红肿,连发髻都有几分凌乱,鬓边的流苏都绞在簪子上了。

        “你哭了?”

        “不、不是……”

        胤禛微微皱眉:“瞧这模样,还是大哭了一场。”

        李氏吓得膝头一软,跪下道:“四阿哥恕罪,妾、妾身是想家了,妾、妾不该无故流泪。”

        胤禛倒是好心:“想家了,就给家里写信,或是请他们上京来逛逛,这就要往年关去,你父亲可要上京述职?”

        wap.

        /91/91784/20212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