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14章 再多一些骄傲

第14章 再多一些骄傲

        不远处,正规规矩矩走来的毓溪,尚不知两位妹妹挨了训,见她们同时回身看向自己,猜想婆婆是提起了她,便加快了步子。

        姐妹俩不敢顶撞额娘,但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温宪更是悄声对妹妹嘀咕:“我算知道四哥像谁了,原来他像额娘呀,什么事都一板一眼。”

        小宸儿这些日子随驾在园子里,见得最多的就是皇阿玛与额娘之间不被礼法约束的亲昵,而这并非只在畅春园能见到,在紫禁城里,皇阿玛也是这样待额娘的。

        至于四哥嘛……

        “额娘吉祥,胤禛去向皇阿玛复命,要媳妇向额娘请安。”毓溪上前来行礼,但凑近了感受到母女三人的气氛,她也不自觉地忐忑起来。

        “都随我进来。”德妃冷声吩咐罢,就回院子里去了。

        妹妹们立时一左一右拥簇了她,压着声儿着急地说:“额娘生气了。”

        “四嫂嫂,额娘怪我们大声嚷嚷。”

        “额娘说我们会害您被大臣们说坏话……”

        不等毓溪明白怎么回事,姑嫂三人就到了母亲面前,进门这些年,婆婆不少教导她道理,但都是好事喜事,都是场面上的道理,就连她对李宋二人互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至于宋氏失了女儿,都没有严厉的责备和厌恶。

        毓溪一直都明白,婆婆常常站在她皇家儿媳的立场为她着想,体谅她的不易。

        但今日,只是和妹妹们说说笑笑进园子,居然惹来如此严肃的责备,她这个当嫂嫂的,更是永和宫里长嫂的体面,头一回得不到任何偏爱与豁免,与公主们一道被罚站在明窗下,所幸额娘给他们留下最后的体面,没站到外头屋檐下去。

        “四嫂嫂,你是头一回罚站吗?”待母亲离开,温宪就不安分,玩笑似的问嫂嫂,“嫂嫂小时候在家会挨罚吗?”

        高门显贵的家族,哪有不礼教森严的,家中兄弟们从小可没少挨打,但她是女孩子,终究乖巧听话些,但也因佟皇后的叮嘱,家里在诗书礼乐之上,对她有更多的约束。

        小宸儿好委屈地说:“姐姐,别说话可,再叫额娘瞧见,就该打手板了。”

        温宪下意识地将手缩到背后去,外人是不知道,就算有皇祖母的庇护和溺爱,她淘气闯祸时,额娘打她也从不手软。

        毓溪本来心里一团乱,见妹妹们这模样,忽然意识到,额娘是真把她当闺女看待,和公主们一样的宠爱,也一样的教导。

        这会子,温宪见屋子里没人,就跑去一旁的香炉前,将那束决定她们罚站多久的香使劲吹了吹,正耍小聪明以为能少挨罚,却见嫂嫂和妹妹都紧张起来,猛地一回头,额娘赫然在屏风前站着,一脸见怪不怪般平静地看着她。

        而清溪书屋外,胤禛向父亲禀明宫里的事,才刚退出来,就遇见大阿哥进园子,他便等候在路边,好向兄长行礼。

        要说大阿哥,不仅早已领差事,更在十八岁就随驾征讨噶尔丹,兄弟之间,对大阿哥的敬重,从不亚于毓庆宫。

        作为在皇帝子嗣接连夭折的年轻时候,能健健康康活下来的孩子,大阿哥幼年时受尽慈宁宫、宁寿宫的喜爱,纵然后来有了太子,也不影响皇帝对长子的器重和期待。

        但随着皇子越来越多,到如今七阿哥八阿哥也快要成家,这意味着大阿哥之于朝廷和皇帝的意义,随时都能被长大后的弟弟们取代。

        因此胤禛早就察觉,大阿哥待他们这些弟弟,和小时候完全不同了。

        “弟妹得闲,就带着孩子来家坐坐,你大嫂嫂常说,四弟妹是最稳妥的人。”此刻相见,受了弟弟的礼后,大阿哥随口说道,“只是我府里的长史官嘴碎,你们都知道的。”

        胤禛没多说什么,简单的寒暄后,梁总管就来领大阿哥进门,目送兄长离去,他才又往瑞景轩来。

        然而走出清溪书屋没多远,小和子就在路边等他,听闻妻子正和妹妹们一道在额娘屋里罚站,胤禛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家媳妇那么端庄稳重的人儿,居然能惹母亲动怒。

        “原只说思过一炷香的时间,谁知公主去吹那香,让燃得快一些,结果被娘娘逮个正着,这下足足得罚站一个时辰。”小和子一脸无奈地说,“咱们福晋好冤枉,您快去瞧瞧。”

        胤禛着急地走了几步,但很快就停下来,想了又想后,才继续前行。

        瑞景轩暖阁里,德妃正安安静静地抄写经文,环春手底下的大宫女绿珠,已进进出出好几回。

        这一趟,德妃到底没忍住,提醒道:“这风一阵阵的进来,叫环春瞧见,又该骂你了。”

        绿珠见娘娘终于理她了,赶紧说:“主子,是四阿哥来了,在院门里站着,但不让通传,说要等您抄写好了经文再见。”

        德妃放下笔,从窗前看了眼,果然见儿子的身影,挺拔端正地站在院子里。

        “娘娘,外头冷,这都十一月了。”绿珠央求着,“别叫四阿哥冻着了。”

        德妃继续提笔,淡淡地说:“告诉四阿哥,回紫禁城向太后禀告,皇上和我留五公主住下了,过几日随驾一同回宫。”

        “主子……”

        “去吧。”

        “那四福晋?”

        德妃抬起眼眸:“四福晋也留住一晚,你派人去告诉梁总管,请皇上今晚不要过来了,孩子们在这里。”

        绿珠这才放心了,等不及行礼就跑出去,跑出去了又赶紧退回来行礼,直叫人哭笑不得。

        这是永和宫才能见到的光景,瞧着没多大规矩,但大大小小都知道害怕,绿珠她们怕环春,而自己生养的姑娘小子们,再如何无法无天,也有敬畏和尊重,都能管得住。

        “身在帝王家,多少身不由己,当年太皇太后如何对待皇阿玛和我,额娘也如何对待你们。”

        一个时辰后,俩丫头被皇帝找去,瑞景轩里只留婆媳对坐,毓溪腿脚酸痛,很想伸手敲一敲,但是听婆婆这句话,不禁抬起了头。

        德妃笑道:“额娘罚你们,也是做给外人看的,就算他们告状到皇上跟前,还有额娘替你们兜着,年纪轻轻的孩子,该是玩乐的时候,别总绷得太紧了。”

        毓溪懵懵的,有些听不明白。

        德妃笑道:“皇上这会子把姑娘叫去,难道是训斥她们替我出气?”

        毓溪点头,又摇头:“儿臣不知道。”

        德妃说:“替她们撑腰呢。”

        毓溪听着更糊涂了:“皇阿玛他……”

        “你是额娘的长媳。”德妃将手炉放在孩子的腿上,好让她舒服些,一面温和地说,“往后妯娌之间,难免磕磕绊绊,你是永和宫的大嫂嫂,便是弟弟妹妹们的倚仗,你们任何人做错事,只有皇上、太后和我可以管束,毓溪,在外头,只管再多一些骄傲。”

        wap.

        /91/91784/20212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