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12章 不愿输给兄弟们

第12章 不愿输给兄弟们

        七阿哥胤祐乃钟粹宫戴贵人所生,虽自幼在阿哥所长大,因戴贵人与永和宫交好,兄弟姐妹之间也更亲热。

        留下妹妹,胤禛独自往宁寿宫走,有心回头看一眼,古灵精怪的丫头居然真在原地站着不动,见到哥哥还挥挥手,催促他快去快回。

        待见了皇祖母,太后正好奇温宪去哪儿了,听说哥哥要领着妹妹去上书房坐坐,慈爱地说:“她在宁寿宫陪我,可谁来陪她,还是当哥哥的有心,胤禛,带着五丫头玩儿去吧,若是时趁早,带去家里也成,就说是我的旨意。”

        胤禛领命,再次替额娘向祖母问安后,才规规矩矩地退了出来。

        “哥……”大老远的,明媚可爱的小姑娘就朝他挥手。

        胤禛赶紧走来,责备道:“胡闹,谁准许你在宫里大声嚷嚷。”

        温宪一本正经地回答:“皇阿玛在家时,无非怕朝着他办理朝务,怕大臣们笑话我们没规矩,这会子谁都不在,要做给谁看嘛?哥,您不会真以为,皇祖母不教我规矩和道理?”

        胤禛皱着眉头,没说话。

        温宪却笑得灿烂:“四哥,你又有多大呢,我们兄妹亲亲热热多好,没有外人在,你那么严肃不累吗,难道你就不想玩耍,不想大声说话?”

        胤禛有意识地舒展眉头,但没接妹妹这话,只问了句:“还去不去书房?”

        温宪这才老实了,安安静静跟着哥哥,走过长长的宫道,终于来到静谧庄重的上书房。

        大清皇子四五岁便启蒙,皇帝会为儿子们选先生设伴读,而伴读多为家世显赫的贵公子,如一等功佟国维之孙舜安颜,如今也在书房里。

        而提起佟国维,胤禛若私下见了,道一声姥爷也不为过,他不仅仅是已故孝懿皇后的亲爹,还是当今皇帝的亲舅舅,一家子与皇帝都是有着血亲的尊贵。

        佟皇后在世时,年小的舜安颜便已出入宫廷,与阿哥公主们十分相熟,温宪最爱欺负这个小表哥,虽然她常常数不清舜安颜和皇阿玛到底是什么亲戚,这并不耽误他们之间玩得好。

        当阿哥们课后休息,胤禛带着妹妹步入书房,众阿哥与伴读们齐齐向他行礼,舜安颜第一眼就见到四阿哥身后的五公主。

        面容俊美的少年郎,眼中有光,隔着一屋子的人,温宪也最先找到了他,毫不顾忌地挥了挥手。

        胤禛轻咳一声,温宪才不情愿地别过脸,他命众人免礼,便到了七阿哥、八阿哥面前,笑道:“皇阿玛的旨意,你们可收到了?”

        八阿哥胤禩欠身道:“四哥来之前,圣旨已经到了,不知皇阿玛何时回宫,四哥若再去畅春园,还请四哥替我和七哥向皇阿玛谢恩。”

        “七哥七哥,你猜皇阿玛,会给你选个美娇娘,还是母老虎?”温宪一脸坏笑地蹦到七阿哥跟前,笑着说,“要是像三嫂嫂那样……”

        “温宪。”胤禛出言阻拦,岂能容妹妹随意嘲讽三阿哥的家事,命令道,“还不给兄长们道贺?”

        温宪不大情愿,却委屈巴巴地望了眼不远处的舜安颜,看到少年郎的笑容,她顿时也心情大好,规规矩矩向哥哥们道贺后,趁着他们说话,就先去了门外。

        五公主在廊下站不多时,舜安颜就出门来,只是彼此隔开四五个人的距离,舜安颜再次向公主行礼。

        “天冷了,你穿这些,别冻坏了。”

        “书房里暖和,穿得厚重,怕瞌睡犯懒。”

        温宪小心翼翼打量眼前的人,在舜安颜目光递过来时,匆忙避开,怕就怕小太监和宫女们瞧见了什么,但也是为了让他们都能“看见”,才这般光天化日下相见。

        天家规矩森严,公主原本只能在深宫学规矩、侍奉长辈,到了年龄就嫁去蒙满,接着生儿育女,终此一生。

        只因太后慈爱,心疼女孩儿们一辈子身不由己,她们这些公主才能在小时候,度过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乃至温宪这般,可以和外臣子弟做朋友。

        额娘说,她只要大大方方的,无处不可与舜安颜说话,不然就要时时避嫌,离开八丈远。

        所有人都不阻挠她和舜安颜做朋友,就连向来严肃的四哥都会带她来相见,温宪心里对此有所期待,可她也不敢多想。

        她是额娘的女儿,是皇阿玛最宠爱的公主,也许对于皇室朝廷来说,最金贵的她才该成为一众兄弟姊妹的表率。

        所谓表率,大抵就是嫁去与大清最不和睦的部落或是邻邦,比起远嫁满蒙的姐姐们,再多辛苦些。

        自然,从没有人对她说这些话,相反更多的是,作为被太后从襁褓里养大的孩子,说是祖孙,比母女还亲,以太后的地位,以皇阿玛对嫡母的敬重,只要皇祖母一句话,她就能有最好最称心如意的前程,是任何姐姐妹妹都比不上的。

        可是温宪不愿意,身为皇女的骄傲,不能上朝堂、不能赴沙场,已是她身为女儿的诸多无奈,但总有法子,为皇阿玛为大清做些什么,她不愿输给兄弟们。

        偏偏她和舜安颜玩得好,偏偏这个少年郎,不论样貌性情,还是才学品行,哪怕温宪从小在天底下最尊贵的人堆里长大,也能在人群中一眼就望见的舜安颜存在。

        “今年秋天皇阿玛没去打猎,来年开春我一定缠着他。”此刻,温宪冲着舜安颜笑,满心期待地说,“到时候你可要拿头名,不然你爷爷又该揍你了。”

        舜安颜只是安静地听着,不多时,四阿哥就从门里出来了。

        “你倒是乖巧,自己先来罚站了?”胤禛逗着妹妹,故意将舜安颜挡在身后。

        “哪个罚站了,一屋的男孩子,不好闻。”温宪嫌弃地说着,目光绕过哥哥的肩膀,仗着哥哥在,她更能大方地说话,嚷嚷道,“你不算,我没说你。”

        胤禛哭笑不得,妹妹到底还是孩子,自然温宪说得也不错,他又能有多大,只因舜安颜是嫡母最疼爱的侄子,胤禛对他另眼看待,换做旁人,必然不允许妹妹如此没规矩地与外男相见。

        人呐,总有私心。

        “走吧,他们还要上课。”胤禛道,“皇祖母说时辰早,可以带你出宫。”

        温宪眼眸一亮,兴冲冲地望着哥哥。

        一母同胞的兄妹,胤禛瞅着妹妹模样,就知道这丫头打什么主意,点了点头:“只要你听话,路上别胡闹。”

        温宪立刻拉了哥哥的胳膊:“走走走,再不走就晚了。”

        wap.

        /91/91784/20212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