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8章 嫂嫂笑什么?

第8章 嫂嫂笑什么?

        这话,是没多想就问出口,实则姑嫂俩彼此一笑,都有了答案。

        无需温宪再解释什么,成为皇子福晋这些年,宫里的事,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毓溪心里早有了七八成。

        “反正额娘听不见,畅春园里多快活,不值得生气。”温宪满眼憧憬,羡慕地说,“小宸儿就好了,额娘去哪里都带上她,小丫头见识比我多。”

        五公主口中的小宸儿,便是德妃的小女儿七公主温宸,堪堪九岁年纪,不论远近,比宫里好些娘娘随驾的次数还多,亲姐姐都羡慕她。

        “不过还是伺候皇祖母要紧,五哥成家离宫后,宁寿宫冷清了不少。”温宪轻轻拍哄着怀里的小侄女,很是有姑姑的模样,一面说道,“四嫂嫂,过几年我也要嫁了,那时候皇祖母就更孤独了。”

        不等毓溪开口,温宪小声问她:“嫂嫂,我能不嫁吗?”

        毓溪不得不摇头:“傻妹妹,这我说了不算。”

        温宪却扬起几分笑意,又仿佛是克制收敛着,将眼底的欢喜投向啥也不懂的小侄女,逗着她说:“姑姑舍不得念佟,姑姑才不去远的地方。”

        毓溪明白这话里的意思,更明白姑娘家眼底欢喜的是什么,她低下头掩饰笑容,可还是叫温宪察觉了,问了一声“嫂嫂笑什么”,得不到回答,便着急地放下孩子,蹭过来腻在嫂嫂身边。

        “好妹妹,我身上酸痛,别拉扯我。”

        “那你笑什么?”

        “难道还哭不成?”

        “嫂嫂,你、连你也不疼我了吗?”

        隔着帘子,青莲听得姑嫂俩说笑的动静,十分安心,便出门来询问是什么人护送公主,盘算着要亲自送公主回宫,果然半个时辰后,福晋便唤她到跟前,命她护送公主进了宫门再回来。

        温宪喜欢宫外的世界,哪怕只是在哥哥家中坐坐,也值得她高兴,但皇祖母今日生气,她一样舍不得,惦记着太后是否安好,难得爽快地回宫去。

        毓溪送到门前,见门外只一乘轿子三四个侍卫,不禁担心起来。

        倒是温宪不在乎,满身傲气地说:“天子脚下,怕的什么,我不要扰民才是皇阿玛高兴的,四嫂嫂,我回去了。”

        如此,算上青莲,毓溪又另派了四个家丁相随,直到他们回来,说亲眼看着公主进了神武门,她才真正松了口气。

        此刻,刚好李氏和宋氏来请安,宋格格也罢,侧福晋到底是有身份的,毓溪便与她们道:“公主来去匆匆,另有事务要忙,就没有叫你们来相见,下回公主来家中,再一起喝杯茶。”

        二人不敢有微辞,福身称是后,李氏便提起胆子打量福晋,她知道这阵子大格格不安稳,福晋也是照顾孩子累得险些病了,因此觉得只要福晋气色好,她的女儿自然也好了。

        这会子见福晋气色红润,她才松了口气。

        退出正院,李氏三步一回头,依旧惦记自己的孩子,宋格格不知几时从边上飘过来,冷幽幽道一声:“四阿哥这些日子,把姐姐和我都丢开了,该不会是福晋吹的枕边风?”

        李氏端起尊贵,冷声道:“你有本事,将这话拿去主子跟前说,我还佩服你。”

        宋格格却火上浇油:“四阿哥终日在福晋身边,福晋哪有心思照看奶娃娃,福晋不上心了,那些下人自然就偷懒。叫我看,大格格不安稳是一回事,福晋到底为什么累倒了,只有天知道。”

        这话字字都是罪过,李氏但凡去告一状,宋格格怕是不能有活路,但她并不愿宋氏从此消失了,留着这个祸害,能替她档不少灾。

        她转身往西苑走,不想再多费唇舌,可宋格格又追上来,再次将婢女们喝退,单单与她道:“你我都能生养,可见她是真不行,连个子嗣都没有,还要在这家里作威作福,凭什么?四阿哥总会再来我们的屋子,下回姐姐若得个小皇孙,难道也要叫她抱去。”

        “你说什么呢,才多大年纪,放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不安生过,成日里算计什么?”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李氏故意叹了一声,暗暗挑唆:“可你也就嘴上厉害,能做什么?”

        宋格格道:“若能挑唆她与四阿哥不和睦,咱们也算出了口恶气。”

        李氏面上不做声,心里却发笑,那两口子成日在一起,他们如今连四阿哥的面都见不上,宋格格这一天天痴心妄想,是真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偏偏,机会还真就来了,两天后,胤禛奉命将毓溪送去畅春园,毓溪另邀了五福晋同往,对家里说要日落时分才回来。

        对于侧福晋和宋格格打什么算盘,毓溪不知晓也不在乎,在畅春园外等来了五福晋后,妯娌二人便一路说笑着往园子里逛。

        五福晋他他拉氏,还是头一回来园子,新鲜劲之余,也明白四嫂嫂不会无故邀请。

        圣驾在此,若无上头的意思,她更不能带自己来,想必那日在宁寿宫的笑话,早已经传到皇上跟前。

        他他拉氏的出身,比起上头几位嫂嫂,实在是平庸得很,自知太后挑中她,是看重她的品性,五阿哥和五公主一样,都是太后养大的,她也是唯一由太后亲自挑选的孙媳妇。

        换言之,她和五阿哥的事,从来轮不到宜妃做主。

        “我心里不敢不敬额娘,这是做儿媳妇的本分。”妯娌之间,渐渐把话说开,五福晋苦笑道,“胤祺总说四嫂嫂好,我对您也不藏着掖着,家里的事不便多说,但胤祺不答应将侍妾抬到侧福晋,的确是顾虑我,顾虑那是我的陪嫁,但额娘以为是我的主意。”

        毓溪温和地说:“四阿哥常说弟弟敦厚儒雅,是从不与兄弟红脸的,他能为了你不惜与宜妃娘娘争辩,可见对你的心意。”

        五福晋红着脸笑道:“四嫂嫂,别取笑我们。”

        毓溪说:“那日公主来探望我,提起太后,说是气得不轻,原本是你们的家务事,眼下反倒成了太后与后宫的矛盾,何苦来的。”

        五福晋也着急起来:“胤祺与我说过,他心里无时无刻不惦记亲娘,但宫里的事,嫂嫂您也明白,他若多与宜妃娘娘亲近,太后抚养他岂不成了罪过。于是他处处小心谨慎,到最后还是两头不落好,如今加上我,就更难了。“

        可是,同样在宁寿宫长大,自家妹妹完全没这烦恼,温宪的淘气宫里宫外皆知,额娘发狠了责罚她,太后也不会与额娘翻脸,怎么到了五阿哥与宜妃这儿,就不得太平。

        “我才进门多久,就惹出这样的麻烦。”五福晋年纪也小,便是在闺中学过持家的本事,也不敢奢想天家半分光景,突然成了皇帝的儿媳妇,又夹在太后和亲婆婆之间,实在为难她。

        毓溪说:“我们晚辈,与皇祖母相处,远不如额娘们长久,一会儿见了德妃娘娘,不如听她说几句?”

        五福晋很感激:“其实我明白,德妃娘娘请我来,就是想解决这件事,皇祖母不得安生,皇阿玛岂会袖手旁观。”

        毓溪问:“那侧福晋的事?”

        五福晋轻轻垂下眼帘,似隐藏几分不敢,但口中说:“嫂嫂,我不在乎。”

        wap.

        /91/91784/20212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