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天命话事人在线阅读 - 第264章 丧心病狂

第264章 丧心病狂

        但飞跃而起的身子却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拦了下来。

        原来灵台山的后山是天师门的禁地,其中有掌门人闭关的灵窟,因此这里被大道设下了一些法阵。

        这时只见众人的最前面站着几位须发尽白的老者,正是天师门剩余的五位大道,其中又以赤乌和全阳为首。

        五位大道合力启动法阵,暂时拦住了纣绝宫主。

        我心想天师门后山的阵法虽然厉害,但实际还是以消耗大道的灵气为代价,如今赤乌和全阳等大道都年事已高,而且已经隐退了几年了,不知道能撑得了多久。

        这时我忙冲进去,想要支援他们。

        「道长,你们没事吧?」

        赤乌等人眉头紧皱,说道:「天师门不知是犯了什么忌讳,这些年的祸事是一件接着一件,今天又来了一个灭顶之灾。」

        我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他,柳茹萱从后面走出来说道:「道长,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地藏庵牵连了你们。」

        我忙说道:「不对,是我牵连了你们大家,这个老家伙完全是冲着我来的。」

        赤乌道人摇了摇头。

        「谁也怪不了,这都是天意。」

        说话间,纣绝宫主再次对这阵法发起猛烈的进攻,似乎是把他毕生的功力都使了出来。

        他这小周天的修为非同小可,这时即便是五位大道联合守阵,也已经快抵御不住了。

        我晃眼一看,只见赤乌道人的嘴角流出了鲜血。

        我神色大变。

        「道长!」

        赤乌已经无力与我说话,我心中大怒,对纣绝宫主喊道:「老东西,我跟你拼了。」

        随即使出地冥浑天咒,可我也就在这一刻体伤突然爆发。

        这时我的身体根本支持不住这么强大的法咒,刚一与纣绝宫主交手,就被自身的力量反冲而倒地。

        「有种冲我来……」

        我越是这幅表现,纣绝宫主就越是丧心病狂,这时依然不对我松手,继续疯狂地冲击那阵法。

        似乎是铁了心要让那些人一个个死在我面前,眼看赤乌道人就要支持不住了,纣绝宫主的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宝宝……」

        我晃眼一看,居然是怀有身孕的杨仙桃。

        她的神志不清,刚才并没有跟着众人一起撤退。

        纣绝宫主一听到这声音顿时停手,回头一看,脸上露出让人心惊的怪笑。

        「哈哈,杨心尘,我没记错的话这女人是你的妹妹。」

        说着便要对杨仙桃动手,而杨仙桃本人并没有察觉到危机将至。

        我无力去救她,这时只能是大喊:「快跑!」

        她却仍然是愣愣地站在那里,眼看她和腹中的孩子就要死在纣绝宫主的手下。

        这时两人之间突然有一道金光亮起,纣绝宫主竟硬生生的被那道金光给逼退了回来。

        随之后山响起一个苍劲的声音。

        「纣绝宫主,这里是我天师门禁地,你一个罗酆六天的大阴司,如此作为恐怕不太合适吧。」

        众人听到这声音都是心里一颤,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后方灵窟的石门缓缓打开,走出来两个人。

        其一为杨仙桃的母亲,华风夫人,其二则是一个仙风道骨须发尽白的老者。

        赤乌等大道见到此人皆是震惊不已。

        「师……师兄……」

        此人正是之前因修炼乾坤诀走火入魔,昏迷不醒的杨清云。

        几年的时间过去,没想到他居然在这个关头醒了过来。

        天师门的

        弟子见到此景皆跪下拜见老掌门,就连现任掌门许全安也是如此。

        杨清云走到赤乌等几位大道的面前,赤乌和全阳道人几乎是老泪纵横。

        「师兄……」

        说着也要对他下拜,杨清云忙扶住他们二人。

        「师弟,这些年天师门全靠你们撑着,师兄让你们受苦了。」

        我趴在地上看到这一幕也是振奋不已,杨仙桃虽神智失常,这时见到父母,也激动的朝他们跑去。

        所有人之中,唯有纣绝宫主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我当是谁呢,不就是一个昏迷了多年的臭老道而已。」

        杨清云回头看了看他,随之走到纣绝宫主面前。

        「老夫的确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老道,但是这阴阳两界自有它的规矩。

        老道不堪,天师门不堪,宫主大人也不该做这种事情。」

        说着,拱手朝着纣绝宫主一拜。

        「宫主大人,能否给老夫一个面子?」

        纣绝宫主忿忿说道:「本宫主此来又不是要针对你们天师门,只是这杨心尘小儿不知天高地厚,老夫是想要给他一些教训!」

        杨清云随之低头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我,一双眼睛中的神情显得很是复杂。

        沉默片刻,对纣绝宫主说道:「杨心尘是老夫的儿子,他若得罪了宫主,那这事儿也该老夫来担。

        宫主大人到底要如何才肯放过他?」

        纣绝宫主脸上露出一个阴险的笑。

        「很简单,老夫想用你们这些人的命来给他长点教训!」

        这时的纣绝宫主已经如同利箭脱弓,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他就算是现在止步,之后也得面临冥界的惩罚,注定前途不保,所以他这时候是想要一条路走到黑。

        这时直接是对杨清云动了手,杨清云也只得是动用功法抵御。

        在我看来,杨清云在此时苏醒算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以他的修为恐怕也不是纣绝宫主的对手。

        我之前了解过,天师门历代掌门,闭关九九八十一天,掌握乾坤诀的人诀和地决部分,修为大概能达到走仙境。

        这样的修为在人间几乎是不可能遇到敌手了,但纣绝宫主小周天的修为却是比他高了整整两重境界。

        这时只见两人过了几招,却都不露败迹。

        纣绝宫主原本一脸高傲,这时却突然变了脸色。

        随之两人一跃而起,跳到了天师道观的顶上。

        纣绝宫主迫切的想要决出胜负,这时直接动用他的杀招,使出了一招我从未见过的咒法。

        这威力直引得天上乌云聚集,电闪雷鸣,灵台山上一时狂风呼啸。

        随着这一招咒法祭出,我心道大事不妙。

        /131/131999/31330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