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诡世界的属性人生在线阅读 - 章9 巨变

章9 巨变

        “兄弟,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有的时候,议论也可能会让其他人感到不适!”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接触过诡异的人很容易就会被感染,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其他人会对这样的人采取相应的措施!”

        路南心中一跳,假装不是很在意地道:“感染不是必然的情况,要是弄错了怎么办?”

        黄岩摇了摇头,道:“那就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大家都是为了活下去!还记得之前路过的菩萨么?”

        路南眉头轻轻跳动了一下,差点无法掩饰自己的慌张,菩萨和感染这两个词现在已经成了他的心病了。

        “记得!”

        “呵呵,有人觉得,应该把那些看到过菩萨的人找出来,当做感染者处理!”

        轰!

        宛若一声雷霆在脑海中炸响,路南身子忍不住晃了晃。

        “怎么了?兄弟!”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是否有些不好?谁也不能保证别人是否见过菩萨!要知道,从损坏的屋子来看,菩萨到过的地方可不少!”

        “是啊!”黄岩没有察觉到路南的异常,“所以这个提议被否决了!要追究这个事情,我们这个野村怕是都没存在的必要了!”

        路南不由得庆幸菩萨的‘博爱’,牵涉面太广,否则的话,他兴许已经被推进燃烧的火堆里,在痛苦中化为灰烬。

        这该死的世界!

        “唉~有什么办法?要是能进入方县里,就一切都不同了!”黄岩声音渺渺。

        两人简单地逛了一下这个小坊市,阳光已经逐渐地黯淡下去,坊市的摆摊之人也逐渐地减少,他们收起牌子,拉上用粗布做成的面罩,通过小路离开。

        也有的直接走到尘道两侧的地窖中。

        见此,两人不再逗留,往野村的方向快步走去,到了村子,路南和黄岩分开,揉了揉肩膀,鼻孔中冲出两窜浊气。

        “黄岩似乎有什么目的,不过,暂时没法看出来,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没想到,感染者的处境这么糟糕,好在,我没有和其他人说过此事!倒是小王辛——”

        路南一边走一边思考,偶尔还揉了揉越发酸涩的肩膀。

        返回之后,他就觉得身上像是压了什么东西一样,整个人显得异常疲累。

        “看来,这段时间运动太少,收割了半天的黄谷就累成这样!”

        他暗叹一声,眼看着就要走到自家地窖边,忽然一阵哐啷声响起,抬头看去的时候,视野中便只剩下一道略显熟悉的娇小身影。

        路南眼中掠过一丝异色,走了过去,地上掉了几个泥塑的碗,有两个已经碎成几瓣,不远处的地窖隐藏在废墟之中,印象中那是王家所在的地窖,他看了一眼,转身进入自家地窖中,拉上阻隔的木板和石块。

        身体的疲惫让他没了锻炼的心思,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鸽子鸽子······”

        王家地窖的角落里,娇小的身子蜷缩在黑暗中,牙齿上下打架,手里紧紧地抓着一张过期的符篆,苍白的脸蛋甚至连阴暗的光都无法遮掩。

        “阿爸~我怕~”小王辛瑟瑟发抖,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无助,似乎随时就会有诡异打碎地窖入口的木板和石块,把自己吃掉。

        ······

        胸腹逐渐地起伏,微弱的呼吸声显得有些紊乱,不知何时,平躺在床板上的身躯,掠过一层阴冷的气息,当黑夜彻底沉沦的时候,身体上方逐渐地出现一些细微的涌动,犹如帷幕一般的黑暗像是被什么力量一点点地折叠拉扯,然后露出一道身影来。

        他安静地趴在平躺的身躯之上,双手搭着对方的双肩,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沉重的压力让床上的人感到不适,他想要翻转身子,但由于身上压着黑影的缘故,硬是没法做到,只能继续保持平躺的姿势。

        不知过了多久,雕塑般的黑影终于有了动静,它缓缓地落在地上,往前挪步,片刻后就隐匿在了黑暗之中。

        “啊湫!”

        路南从噩梦中醒来,无精打采地坐在床边。

        身体酸涩感严重,异常乏力,几乎和俯卧撑锻炼过后的疲劳有得一比。

        “或许,我应该请一个假!”

        他下意识地想到,蓦然想起自己已经不在那个世界了,不由得一声长叹。

        额头温度还算正常,那么,就不是发烧,可能是受寒,他有些忧愁,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医疗怎样,如果很差,那感冒也可能要了他的老命。

        尝试着做了几下俯卧撑,就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身体疲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没有食物的弥补,也让他的身体状况变得更加糟糕。

        浑浑噩噩之中,摸到了放置黄谷的地方,正当他准备看看,能不能摸出几颗被遗忘在瓦罐角落里的黄米时,手上传来的触感让他提起神来。

        这是——

        血!

        尽管只有一点,但那暗褐色的血液依旧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他沉思了一下,起身回到床上,等了许久,看到气孔中投射下来的光线,然后从入口钻了出去。

        距离正午时分还有些许时间,路南坐在刘药家里。

        “正午的阳光是最猛烈的时候,你没到正午就出地窖,是有点不保险的!”

        “我知道了,老爷子,只是等会还要去干活,只能这么做!”

        老爷子微微摇头。

        “对了,刘叔呢?”

        “他昨天就出去了!”刘药捣鼓着手上的药材,地窖里充满了药物的刺鼻味道。

        “这——难道他们晚上在外面过夜!”路南微微一惊。

        老人点头说道:“是的!不过你不用太过担心,他们几个都是好猎人,知道怎样才能降低风险,再说了,他们每个人都带着隐匿符,只要小心一些,应该没什么大碍的!”

        “现在不同以往,想要捕捉到猎物,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冒点险也无可奈何!”

        “抱歉,都是因为我——”若不是自己拿走了一些粮食,刘诚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出去狩猎。

        “不要这么说,孩子!”老人语气带着一些关心的呵斥,“那些都是无足轻重,就算留着那一点,也不过是多休息一两天而已!”

        “你今天应该没吃东西吧?”老人抬头笑道,额头的纹路挤成了一条条沟壑,眉目中满是慈祥的笑意,看着路南显瘦的脸庞,眸中流露出一丝痛心,“年轻的孩子成长需要充足的食物,很久之前,村子的猎人们都会出去打猎,回来后,就是村里的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他们能够吃上肉!”

        “谁家孩子多的,分到的肉就更多一些!年轻人是未来,如果他们倒下去了,那真的就倒下去了!”

        路南肃然起敬,在这个老人身上,他竟似看到了前世那些先辈的身影。

        “但是——如今早已不是以前,我能做的其实不多!”

        “不会的!老爷子!你做的够多了!”路南安慰道。

        刘药笑了笑,将黄米放入锅里。

        “对了,昨天我让王家那个小丫头过来和我住上几天,她本来也答应了,不知为何,却没看到过来,你帮我过去看看吧!”老人有些担心地说道。

        路南点了点头,暗道:就算你不说,我也要找她聊聊。

        王家的屋子在菩萨之难中也遭到了毁坏,连老王都死在了菩萨手中,尸首都没留下,好在地窖没有暴露,让躲在里面的小王辛幸免于难。

        路南走到王家地窖前,敲了敲入口的木板。

        咚咚咚!

        “是······谁!”

        “是我,路南!”

        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路南等了好一会,都没有得到回复,脸色逐渐地沉了下去。

        回想着昨日的看到的一切,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忽略了什么东西,于是沉声说道:“小王辛,现在很快就到了正午时分,如果你担心诡异的话,可以等一等!如果——”

        “如果你觉得,我们应该能见面,那就打开入口!”

        “不用全部打开,就打开一点就好,从缝隙里,你应该能看到我的模样!”

        话说完,路南就安静地等待着。

        里边静悄悄的。

        路南叹了口气,加了一把油,“小王辛,我们是伙伴对不对?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你选择退缩的话,那你的伙伴可能就会有很大的麻烦,甚至凄惨的死去!”

        “而且,你不可能永远躲在地窖里,诚叔他还没回来,我们都没什么吃的了,所以——”

        “我······知道!”弱弱的声音从地窖里头传出。

        路南心中一喜,但紧接着,整个人脸色就一阵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