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都怪愚蠢的王龙

第一百一十八章 都怪愚蠢的王龙

        重伤的庄强,鲜血染透衣襟的庄强,在服下一枚无极宗的培元丹后,立马生龙活虎,神采奕奕。

        言谈举止间的傲气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妒忌。

        没错,是妒忌!

        将天品丹药当糖豆吃的无极宗弟子在他眼中,就是令人妒忌。

        没多久,步星火手里拎小鸡般提溜着一个浑身布满黄土脚印、鼻青脸肿如同踩过的包子似的汉子出现在半空之中。

        他随手扔下,也不管那汉子还能遭受不能遭受住高空摔下的厄运,直接将地面砸出一个坑洞。

        算算时间,来回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师兄,怎么去了这么久?”

        墨小染埋怨道。

        庄强眉毛一跳...装,可劲装,反正我也当真了。

        “本来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只是看到远处林中有头野驴,见猎心喜,一时没忍住,丢了他抓了鹿,这才耽搁了时间。”

        步星火不咸不淡,随口说着手到擒来的小事。

        庄强和萧天香竖起耳朵听着,不住点头,心里充满震惊。

        以他们剑宗弟子见多识广来看,这个名叫步星火的无极宗弟子实力即便放在剑宗,也算天骄一级。

        至于那个红衣小姑娘...至少和自己大哥庄强是一个级别。

        中年汉子被饱揍一顿,又因他杀了董清泉,庄强和萧天香对其恨之入骨。

        只不过此人也只是个外围小贼,上不得台面,最后只问出还魂殿要将盘龙岭王家纳入麾下的事。

        庄强做事有头有尾,说要杀他,在问出实情之后,痛快的将其头颅作为祭奠师弟的祭品。

        盘龙岭据此地不过七百里,庄强也有密信送与王家。

        于是,五人结伴而行,一路向南。

        ...

        无极宗,青光峰。

        卸任峰主之职的墨九玄在后山开辟了一片灵圃,栽种从系统中购买的灵草仙葩。

        倪厚、布善和赵西山天赋相对差劲,墨九玄便派他们三人负责打理灵圃。

        不远处的三间屋子,便是丹师堂堂主廉深和丹痴吕方的炼丹场所。

        两人不亏是干一行爱一行,花大力气从慕华城挑选了数鼎宝鼎,运送到青光峰,供二人学习炼丹。

        墨九玄偶尔会试试手,莫不是结成七彩或九彩丹药。

        耳濡目染之下,廉深和吕方的炼丹水平飞速提升。

        时常可以看到两人满脸满足,坐在屋外喝茶聊天,看星星看月亮。

        生活惬意。

        唤来御天华,墨九玄将一颗七彩筑基丹与三彩复灵紫丹交给他,命御天华送到慕华城四通商会拍卖。

        至于黄龙丹什么的,墨九玄早没了心思。

        如今既有牛脊山的灵矿分红,自己又结成金丹,所炼的丹药更是有价无市。

        要知道,那些适合金丹期使用的丹药极难炼制,更何况还是极品?

        墨九玄不怕那些成名已久的老家伙不掏出家底,拼个你死我活。

        瞧着几位弟子使用的破铜烂铁,墨九玄直接花费了三百万灵石,为每人购买了一柄橙色武器,相当于玄宝。

        问世间,只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仙宝,比这些宝物略胜一筹。

        相信,有了这些宝物,弟子们的实力一定能够在上三层楼。

        “我真是个有良知、疼爱弟子身心健康茁壮成长的师父啊!”

        流着清泪,摸着自己良心,墨九玄自我感动道。

        ...

        关于厚报的事,再也无人提及,仿佛庄强从未说过。

        自见了天品丹药,身上攒了数百灵石的庄强和萧天香,觉得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手。

        须知天品丹药极少现世,每一颗都价值不菲,而对方三人视这般稀有的丹药为普通丹药,其家底不可谓不厚。

        庄强和萧天香怎好意思班门弄斧?

        时日正值秋天,天高气爽,一行五人翻山越岭来至盘龙岭。

        王家号称御兽世家,在此地繁衍生息八百年,已成三千户的大家。

        依山而建,到处可见青瓦白墙,山顶处有一座巨大院落,便是这一代王家族长王湛所处。

        走到山顶,庄强说明来意,庄客听说是苍羽剑宗的弟子,愈发恭敬,连忙请几人入内,向王湛说明来意。

        递上书信,王湛不动声色的看过,以手捋须,沉思着不做回答。

        几人都不知书信所说内容,王湛又不明说,一时间步星火几人便有些好奇。

        须臾,王湛笑笑,唤来管家道,“几位贵客远来,蓬荜生辉,且先住些时日,让老夫好好考虑考虑。”

        王家管家也是王氏族人,立刻恭敬听命,来到庄强身前陪着笑脸道,“各位,请随我来。”

        对方是长辈,庄强也不好拒绝,向王湛恭敬一礼,“如此,那便叨扰了。”

        王湛来到后厅,坐在雕花红漆大椅上默不作声,一袭深黑长袍藏在阴影中,透着几分神秘和疲惫。

        这时,走进一名高大欣长的年轻人,身着淡蓝色华服,窄脸高鼻,模样还算俊秀。

        若非脸过于窄而显的长的话,姿容还能有很大提升空间。

        “见过爹!”

        青年来到王湛面前躬身行礼。

        王湛凝眉,脸上没有看到儿子时的亲切表情,“龙儿,你怎么来了,你哥放你出来了?”

        窄脸青年便是一年半前,在东华山与墨小染陈桑产生矛盾的王家二子,王龙。

        当时王龙身边诸多护卫,更有一名供奉陪同,但是面对陈桑,也不敢轻举妄动。

        后来,王家长子王凤翔得知此事,又因他太过纵跨不知收敛,将他囚在一处偏僻小院,严禁外出,并令专人看管。

        王龙行事风格与其兄王凤翔相似,唯一不同的是...

        王凤翔为人处世远超弟弟。

        两人都是惯大的豪门弟子做风,王凤翔在三年前,甚至已经娶了第十九房小妾,好色成性。

        家族里的长老和族人,却喜欢王凤翔的多一些,外界也有许多宗门弟子是王凤翔的朋友。

        王龙在哥哥面前,完全没有任何优势。

        甚至在王凤翔决定关押弟弟三年时,也只有少数几人表达的疑惑,认为这般处罚太过。

        作为父亲的王湛,在听说此事后,只是淡淡的回了声“知道了”,就不在关注。

        王凤翔在王家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在听到父亲提起亲哥哥时,王龙心中一紧,连忙软语相求,“爹,我已经关了一年半了,而且我一直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孩儿知错了。

        还请爹爹在大哥面前说上几句好话,放孩儿出来吧!”

        说完,他偷偷抬眼观察父亲表情。

        王湛只是冷冷的注视自己的二儿子。

        有聪明,但大多没用到点子上,没有大儿的眼光与胸襟。

        比如现在,他刻意在族长面前强调大哥的威望,可不是在自己心里种猜忌的祸根吗?

        若非曾经与大儿子有过一次秉烛夜谈,让他决心将家族交到大儿子手中,从此大加培养。

        那么,王龙的这些话,分明就是祸起萧墙的开始。

        “父亲!”

        不知何时,王凤翔来到屋内,身材如以前一般高大,只是胖了些,如同一个憨厚的傻大个,面容和善。

        “吾儿,你来了!”

        王湛语气中分明带着欣慰,又有几分埋怨,“这几个月你去那了,家里现在有些麻烦事,还需要你处理!”

        “爹,几个月前,我去了御灵宗,颇认识了几位宗门兄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和儿子相处的很是融洽,其中几人还与玄云宗、水境宗的天骄是朋友。”

        身为王家交际花...交际大拿,多年来,王凤翔致力于与青州宗门势力挂钩,希望能从青年一辈培养些关系,扩大盘龙岭王家的影响。

        说起御灵宗,王凤翔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弟弟,语气倏忽间就冷了下来。

        “王龙,谁放你出来了?”

        “这...”

        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兄长,面对他时,王龙总是感觉到极大的压力。

        比父爱如山更为厚重的是...哥哥自出生时就开始的关爱。

        “雷叔!”

        “在呢!”

        雷叔便是当初跟随王龙前往东华山的供奉,可惜的是,回家族后,王凤翔就将其拉拢到自己麾下。

        “送二公子回去思过。看守院子的人,无论是谁,全部杖责一百,扣发一年供奉。若有下次,逐出王家。”

        雷叔两条灰眉毛皱了皱,来到王龙身边,做个请的手势。

        “二公子,请!”

        王龙不敢怠慢,垂头丧气了去了。

        这时,王凤翔才笑了起来,屋里立刻浮现出父慈子孝的温馨场面。

        “爹,家里出什么事了?”

        王湛沉声道,“前些时日,还魂殿派人来联系我,希望可以和王家成为朋友。”

        “嗯,然后呢?”

        “方才,苍羽剑宗鹤翔长老派弟子庄强来信,说青州有一个叫做还魂殿的组织在秘密活动,图谋不轨。”

        “还魂殿实力几何?”

        “王家惹不起。”

        “还魂殿王家惹不起,苍羽剑宗更惹不起,麻烦了!这愚蠢的王龙,要不是他,我们今日怎会如此艰难?”

        “为何与龙儿扯上关系?”

        “当初要不是他,孩儿还无极宗墨九玄还是要好的朋友。墨九玄与苍羽剑宗数名长老交好,丹师堂堂主廉深还是他的弟子。

        有他在,还魂殿,有何惧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