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要你陪葬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要你陪葬

        中年汉子是谁,金凤对其一无所知。

        只要想到即将到手的一百灵石,她内心就充满了火热,至于那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信中又有何事,她一概不在意。

        于路狂奔四百里,感觉已将三人甩掉,金凤靠在一棵树旁,大口喘气休息。

        忽然间,三道黑影从天而降,成品字型将她围在当中。

        “什么人?”

        第一时间,金凤抽出自己的匕首,警惕的望着来人。

        “偷了我的东西,你还想跑?”

        庄强手中青锋如同寒霜,在阳光下映照出白色光晕,一步步逼近金凤。

        这么快?

        金凤心情陡然一沉,想要交出书信,却想到那百枚灵石,便有些舍不得,屈膝弯腰,匕首横在胸前。

        “几位都是名门弟子,何必对我这个弱小女子苦苦相逼?”

        她一副柔弱的可怜语气,一双眸子灵动的在三人脸上打量,随时准备全力一击,夺条生路。

        庄强向前伸出手掌,示意对方主动交出。

        僵持片刻后,他突然前冲,手中剑横扫而出,步伐精妙,转眼间,剑尖已抵在金凤雪白的脖颈处。

        轻轻一刺...

        殷红血珠沿着脖颈流出,轻微的刺痛感与冰冷的剑气令金凤收起了最后的倔强。

        “我交,我交!”

        在死亡的威胁下,她再无侥幸,连忙拿出一封信,小心翼翼的递出。

        庄强目光略微扫过信封,封口处火漆鲜明,完好无损。

        直到这时,他才松了口气,随即,心中对面前这名欺骗了他感情的女人充满厌恶。

        女人再次泪流满面,浑身颤抖,噤若寒蝉。

        可庄强知道,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女人的伪装而已。

        虽然自幼上山学剑,社会经验浅薄,并不代表他是个傻子。

        相反,他十分聪明。

        一番推诚布公友好交友的经历后,他已能够从女人脸上的细微表情中看出对方的恨意。

        密信已经收回,手中剑只需轻轻向前递上半寸,就能杀了女人,为自己挽回一些颜面。

        他在考虑要不要用女人的血来洗刷自己昨天留下的污点。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哆”的一声,手中剑不知为何物击中,几乎脱手。

        女人趁着这个机会连忙逃开,而庄强握剑的手微微颤动,手臂肌肉酸麻难耐。

        一名头戴斗笠江湖人打扮的汉子站在不远处的树干之上,身形笔直如枪,气息凛冽。

        纵然背负双手,也难以掩盖无形中散发而出的冰冷杀意。

        三名苍羽剑宗高徒如临大敌,那女子如同见到亲爹,一边跑一边高声叫道,“大人救我!”

        空中一只旋转的白色光团绕着金凤旋转一周,又回到汉子手中。

        那汉子嘴角露出嘲弄笑容,“真是废物,这点事也办不好。”

        话音落时,金凤惊恐的停止跑动,双手捂着脖颈,汩汩血液沿着指缝冒出,顷刻间便染红了半边身子。

        临死前,她怨毒的盯着树上站立的男人,缓缓倒下。

        一阵强风吹过,地面上绿色的野草如同海浪起伏不定,站在树梢上的汉子腰间悬着一柄弯刀,猫戏老鼠般俯瞰如临大敌的三人。

        顷刻间,猎人变成了猎物。

        “这家伙不像个好人!”

        董玉泉抽了抽鼻子,一脸戒备的望着中年汉子。

        “我们不瞎!”

        妩媚多情的萧天香妙目盈盈,身子无意识的向一旁的师兄身上靠了靠,似乎只有这个男子能带给她些许安全感。

        “大敌当前,你做什么?”

        庄强对于师妹时不时趁机揩他油的举动习以为常,但那中年汉子气息凌厉,实力不弱,给人的感觉很危险。

        他毫不怜惜的一把推开萧天香,惹得貌美女子一脸幽怨。

        显然,她那点小心思,师兄太懂。

        庄强以前从未下山,更未与人交恶。

        若是宗门弟子间所谓的勾心斗角、力争上游也算的话!

        中年汉子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双方也没有什么交流,旋转的凌厉刀锋与笔直刺出的长剑已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中年汉子一袭江湖人打扮,招式刚猛,刀刀夺命,庄强也非是泛泛之辈,游龙剑法在他手中使出时,剑光霍霍,步伐精妙犹如流淌石间的溪水。

        董玉泉紧跟其后,他自然不会在一旁欣赏师兄的妙招。

        与萧天香一起,伺机持剑攻击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一刀劈出,刀气纵横,逼退三人,狂笑道,“一群小毛孩子,纵然再来几个又有何妨,我岂会怕了你们?”

        未后退半步的汉子脚尖点在地面,身体向前飞出,强壮手臂挥出时,刀锋与董玉泉剑锋相撞。

        “嘭”了一声,董玉泉虎口破裂,长剑撒手,身形连忙暴退。

        中年汉子欺身而上,要先宰了庄强的帮手,然后再慢慢玩死他。

        萧天香立刻补位拦住汉子,娇叱声中,剑走游龙,颇有几分绝世剑姬的风采。

        三尺青锋与婀娜身材交相辉映,柳眉杏眼寒气逼人。

        那汉子咧着嘴笑着,手中刀左挡右砍,璀璨火花中,汉子魁梧身形步步紧逼,萧天香只觉对方使刀的力道越来越大,双臂酸麻,几乎握不住剑。

        长剑如同为狂风摧残的柳枝,随着刀劈方向不住摆动,与此同时,她的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

        气机乱了。

        自幼生长在苍羽剑宗,为青州宗门仰望,庄强昔日也小觑了散修。

        以为他们不过是下水道的耗子,每日里为些苍羽剑宗看不上眼的修行资源蝇营狗苟,却忘记了艰苦的环境更能锻炼人,更能激发人的潜力。

        中年汉子明明不过炼气八层,出手的狠辣、招式的刁钻以及无数次的杀戮经验,远非三名温室中长大的花朵可比。

        庄强实力不弱于汉子,灵力与招式也更精妙,但不知为何,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被对方压着打。

        汉子甚至有闲情雅致欣赏萧天香曼妙身姿。

        若平时,那也罢了!

        但现在打输便意味着身死道消,庄强哪里敢有半分松懈,全神贯注与其过招,艰难应付着汉子层出不穷的奇诡刀式。

        “小美人,别急,待我料理了这两个碍眼的家伙,再以天为房,以地为床,与你入洞房。”

        中年汉子表情轻松,一刀逼退目眦欲裂的庄强与董玉泉,贪婪目光扫过萧天香挺拔的胸口。

        “恶徒,去死!”

        当着心上人的面,说出这般下三滥的调戏之语,萧天香又羞又怒,手中剑如雨点般刺出,却不能伤那汉子分毫。

        庄强怒极反笑,“恶贼,今日,我便斩了你为民除害。”

        庄帅为剑宗天骄,作为亲弟弟的他更是以大哥为目标努力修行。

        遗憾的是,任凭他如何努力,大哥的背影都越来越远,难以企及。

        这本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今日中年汉子不断以言语刺激,庄强精神已经紧绷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将面前人大卸八块。

        在对方犀利的攻击中,他的剑法愈加凶狠,缓缓展现出独属于他的剑意。

        视死如归也要拉对方下水的狂意。

        不避刀锋,以命搏命,如同困境中的野兽,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野性。

        剑风呼啸,将中年汉子笼罩其中,那汉子似乎也发现了庄强的不同,一直轻松的表情逐渐凝重,失去了戏耍的写意。

        董玉泉右手传来剧痛,鲜血滴落,他撕下一截衣袖,紧紧绑缚受伤的右手,盯着激战中的两人,瞅了抽鼻子,弯腰捡起掉落的长剑。

        “师兄,我来帮你!”

        庄强气势攀升,董玉泉与萧天香也似乎看到了胜利希望。

        二人打起精神,与师兄一起,同那不知何人的中年汉子再次恶斗在一起。

        那汉子也未想到庄强能在逆境中奋起反击,一时间有些恼怒。

        不过是三个银样镴枪头,这会反而逼得他有了危险感觉。

        “死开!”

        汉子暴喝一声,圆如弯月的刀身划出青色刀气,将周围三人逼退。

        汉子左手使劲握住刀身,缓缓滑动,所过之处刀身沾染上红色血液,顷刻间,血液便被刀身吸收,转而蓝汪汪的刀身中有红色晕光出现。

        “玩够了,也该送送你们了!”

        中年汉子露出嗜血笑容,身形前冲,向前扔出弯刀。

        红色弯刀仿佛受到牵引在空中旋转,“嗡嗡嗡”的刮风声摄人心魄。

        那刀先转向董清泉,董清泉连忙举剑格挡,眼看刀剑将撞,弯刀诡异的绕开前方长剑,从侧面滑过。

        “师弟,小心!”

        刀刃在距离董清泉半寸处被庄强的长剑挑飞,又开始在周围盘旋伺机而动。

        董清泉满身冷汗,方才那一秒,他能感觉到脖颈后寒气森然,死亡来临前的一瞬,几乎抽干了他所的精气神。

        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离魂的状态。

        那柄旋转的弯刀在中年汉子的操控下,忽左忽右,位置飘忽不定,又极其危险。

        庄强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稍微愣神,那柄刀会顷刻间切下自己的首级。

        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压迫感,庄强只是瞥了那汉子一眼,见他眉头紧皱,右手食指不住搅动,而随着手指,那柄刀的位置不断变化。

        擒贼先擒王!

        他立刻确定目标,身无武器的汉子便是最高的目标。

        至于那柄刀,他不在乎。

        深深吸了口气,他悄悄的递给萧天香一个眼神,在一起修行多年的女子秒懂,微不可察的点点头,整个人的气息在一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庄强施展游龙剑诀,奔跑如飞,期间身形左右来回摆动,呈s型冲向中年汉子。

        脚尖轻点,汉子身形飘飞而起,他也注意到庄强孤注一掷的决绝。

        而目标,锁定了萧天香。

        急速冲前的庄强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师姐小心!”

        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和女人痛苦的呼喊。

        “师弟~”

        庄强心情沉重,只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思维一瞬间爆炸,整个人如同掉入深渊。

        散发蓝红相交光芒的弯刀此时表面沾满殷红血液,随着不停旋转,血液四下飞溅,如同下起一阵血雨。

        方才堪堪逃过一劫的董清泉此时胸口有一道醒目伤痕,人倒在萧天香怀中。

        气息微弱,眼中瞳孔开始涣散,嘴角却挂着笑容。

        “师姐,终于,我能让你正眼看我一眼了!”

        他抬起手想要碰触萧天香的脸,那只沾有血迹的手颤巍巍抬到半空便无力垂落。

        多年来,他心底一直爱慕这位师姐,但师姐的眼中只有庄强,那抹神采藏不住。

        董清泉只能将所有的爱慕藏在心里,只要能够陪伴在她的身边,他也就心满意足,不会有任何过分的妄想。

        有时,他恨自己天赋为什么这么弱,不能像庄师兄那般光彩夺目,能够吸引师姐的目光。

        今天,一切终于可以结束了。

        董清泉最后一次,深情的望着师姐,在她怀中毫无遗憾的闭上了眼睛。

        “不~”

        萧天香发出一声凄厉的哭腔,作为心思敏锐的女子,她自然知道师弟的心意。

        只不过,她心中已有庄师兄,而董清泉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个比较亲近的同门师弟。

        虽无男女之情,却有着深厚的同门之谊,在董清泉停止呼吸,身体在她怀中骤然一沉时,萧天香似乎努力想要抓住的什么东西,也随着师弟的逝去消失。

        她狠狠的瞪向嘴角讥诮的中年汉子,眼中充满了仇恨。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董师弟?”

        “我要你给他陪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