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劫?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劫?

        威远门是常年活跃于东华山与人族的地下组织,以售卖各种珍稀矿藏功法法器为生。

        当然,这种售卖活动是秘密进行的。

        谁也不知道威远门的门主是人是妖,反倒是因为他们信誉好,实力强劲,成为许多宗门与妖族秘密往来的节点。

        这一次,护送牛家寨矿脉采集分红便是由威远门护送。

        队伍不大,只有三人,其中一人是兽首人身的妖族,剩余两人则是筑基修士,气息强大。

        这股力量,只要不过分跳脱,基本上可以横行东华山。

        但现在,只是牛霸的护送者。

        那沙漠中的矿脉极其丰富,一年光给墨九玄的分成足有六百万灵石。

        为了表示对墨九玄的感谢,老族长特意挑选出五百枚中品灵石,送与墨九玄。

        牛萌因在紫竹林与暴熊一起得到那位神秘大能的点化,回到牛脊山后便陷入沉睡,周身笼罩在一种奇异的黑色魔气之中,气息攀升飞快。

        老族长见多识广,也猜不出那神秘大能是谁,但可以确定的是,此事于牛萌有利无害。

        也便任由它睡去。

        黑色的厚重大剑依然背在背上,全身笼罩在黑色甲胄中的牛霸霸气难当,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这身甲胄价值不菲,乃是重金打造。

        当初与酒馆主人在矿脉上空大战时,他未来得及穿戴。

        这次为了护送数额庞大的分红,特意穿上,免得遇到麻烦时有心无力。

        隐藏在钢铁眼罩下方的眼睛瞥了眼在前方沉默飞行的护卫头领,梁奇正,一名筑基十层的修行,擅长贴身近战。

        而另一名修士则是善使飞剑,攻伐犀利的剑修。

        剩余一位妖族,目前不在视野里。

        听梁奇正讲过,那名妖族善于隐匿气息,精通刺杀,常常在人不备处发动致命一击,无往不利。

        牛霸嘿然一笑,笑的气吞万里如牛。

        这三个保镖,可是花费了他足足三千灵石才请到的。

        在他的计划里,如果有危险,他们三人便是靶子,是生是死,就看他们自个的本事。

        至于自己,反正花了钱,逃也逃的问心无愧。

        可偏偏现实是,纵然有穷凶极恶的散修暴徒,做惯了没本的买卖,在看到明面上三位气息凛然的筑基修士时,早就逃的远远的。

        太岁头上动土,大虫口中夺食,那是傻子才会干的事情。

        事情进展的顺利程度远远超出了牛霸的想象,结果当他抵达无极宗时,硬是没碰到一伙强人,让他活动活动筋骨。

        三名保镖自然愉悦,像这种雇主比护卫还强,报酬又多的活计,自然是越多越好。

        送走了三名重金聘请的护卫,牛霸这才敢将装有巨额灵石的储物袋拿出,递给墨九玄。

        “这几只储物袋,每一个价值万枚灵石,而这次的分润足有六百万灵石,这个袋子中是五百枚中品灵石。”

        他说的时候,带着一丝揶揄和炫耀,“墨兄,你现在也算有百万资产的富豪了。”

        说实话,听到一只储物袋价值一万灵石时,墨九玄的心跳就微微快了点,而六百万的数字从牛霸口中说出时,他觉得身体里的血液突然间涌入了大脑,太阳穴位置“嘭嘭嘭”跳个不停。

        六百万下品灵石,整个无极宗的的家底也没这么厚!

        他似乎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忽然,牛霸一拍额头,惊道,“灵石太多,我急着赶路,忘了你女儿了!”

        墨九玄哪里还估计女儿,大方摆手,“没事,那丫头会给自己找事做的。”

        ...

        东华山外,黑木峰顶,这里是师父交代的会面地点。

        步星火三人在这里苦守六天,除了山禽猛兽,一个鬼影都没见到。

        墨小染瞪着黑白分明的眸子,望向师兄,“三师兄,我们是不是被放鸽子了!”

        “好像...是...吧!”

        步星火无奈。

        “要不,我们回去?”

        韦倩芳已然想宗门了。

        ...一阵沉默。

        墨小染用手挠了挠头顶,东望望西瞧瞧,突然坏笑起来。

        “师兄,师姐,这么回去多没意思,不如我们在外面再逛逛?”

        “这...不好吧!”

        韦倩芳还是有些怕师父的,生怕在外面惹了事让师父生气。

        倒不是她自己惹事,而是怕这个小师妹惹事!

        “怕什么?爹爹他敢放我们鸽子,我们就放他鸽子。偏不回,让他担心去。”

        小姑娘说完,便纵跳着沿着山路返回,韦倩芳和步星火对视一眼,两人均感无奈,也就随她去了。

        返回慕华城途中,行至一偏僻之处,隐隐听到有人讨饶。

        步星火皱起眉头,不愿多管闲事,当下便要换条路,谁知墨小染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消息。

        转眼间,人已变成了黑点。

        “啊~这小妮子...”

        步星火头大如斗,连忙和韦倩芳一起跟过去。

        树林深处,地上倒着四名年轻人,还有一名年轻女子跪在一名着黑衣带面罩的男子面前,在黑衣男子身后,是同样装束的两名黑衣人。

        “杀人夺宝?”

        墨小染望着林中几人,盖棺定论,当即从树上跳下,指着那女子面前的黑衣人,把脑海中行侠仗义的词汇捋了一遍,“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敢打劫,今日碰到本女侠,算你们倒霉。”

        当即抽出长枪,向那人当胸刺去。

        那黑衣人开始吓了一跳,待发现是个女孩时,不由的掉以轻心。

        可是,直到长枪倏忽而至,枪如蛟龙,他才明白这个丫头实力超强。

        一个精彩的驴打滚,堪堪避过,那人站起来连忙伸手阻止。

        “女侠且慢,听我解释。”

        而另两个黑衣人看到红衣姑娘气息浑厚,枪法凌厉,也连忙拔剑在手,做防御状。

        大白天穿黑衣带面罩,怎么会是好人?

        好人谁白天这身打扮?

        墨小染不给对方狡辩的机会,双手紧握枪身,抖个璀璨枪花,紧逼而上。

        黑衣人只觉满眼都是耀目的白光,身形暴退,手中长剑在身前舞起一道光团,堪堪挡住长枪的刺击。

        短短数次剑枪相加,他只觉枪势骇人,握剑的手掌筋肉破裂,血流如注。

        “这小妮子,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大?”

        旁边两名黑衣人见状不妙,一左一右成合围之势,分担了不少压力。

        跪在地上的年轻女子开始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天无绝人之路,天上掉下个厉害的小姑娘。

        转瞬间,形势倒转。

        方才气息逼人的三名黑衣人成了挨揍一方,那小丫头在使点力,说不得三名黑衣人身上会多出几个血窟窿。

        她在一旁担心叫道,“女侠小心,这三个贼人心狠手辣,你千万不要留手。”

        留手?

        墨小染心底暗笑,怎么可能?

        红衣马步踏前,横枪在胸,枪身前半截猛然间横扫左边,“嘭”的一声,枪身扫在左边那人剑身之上。

        宝剑倏然碎裂,长枪去势不减,扫断长剑后轰击在黑衣人胸膛之上。

        只听一阵牙酸的骨裂声响起,那人胸膛肋骨与那剑身一般断裂,凹进一片,整个人身形倒飞出去。

        一枪之威,凌厉如是!

        其余两人惊叫一声,“师弟,师兄...”

        便停止后退,以更加凌厉拼命的招式攻向墨小染,撇去了剑法精妙,完全是大开大合的玩命架势。

        作为体修,最不怕的就是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

        他们杀意浓烈,墨小染更是战意昂扬,地面在践踏中发出闷雷般的响声,枪风呼啸如裂帛,长枪与两柄长剑短短时间,交锋数十次。

        终究是墨小染技高一筹,横枪扫退二人后高高跃起,借着下落之势狠狠劈落。

        背后的长枪弯如弦月,凝聚出可怕的气势,周围枪气纵横,白色电光萦绕。

        “住手~”

        一声大吼,响彻三人耳畔,正在搏命的两名黑衣人本就不是墨小染的对手,在一次次搏杀中灵力消耗的七七八八。

        此时,只觉眼前一道白色影子闪过,二人只觉后腰被外力拽住,堪堪脱离了枪势的禁锢。

        这时,长枪砸落地面,轰鸣声中泥土飞溅。

        方才二人站立的地方,竟然被长枪砸出一个数米大小的土坑。

        二人不由想到,凭他们的力量,挡得下这一枪吗?

        这一枪若是落在二人身上,那该是怎样惨烈的场景?

        惊魂未定中,红衣女孩手中长枪消失,埋怨的望着二人身后。

        “三师兄,你什么意思?”

        救了二人姓名的正是步星火。

        在小师妹与黑衣人战斗时,他瞧见黑衣人的剑法颇为熟悉,仔细观察之后发现,对方使用的正是苍羽剑宗的《游龙剑法》。

        此剑法他曾在宗门见柳不惠师叔耍过几招,虽然威力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架子相差无几。

        唯一欠缺的,便是磅礴的灵气支撑与属于自己的独特剑意。

        念在柳不惠面上,他才出手相助,只是不想坏了柳不惠和师父的交情,更不想因此使得宗门和苍羽剑宗交恶。

        这般的庞然大物,若是撕破脸皮,那可不是现在的无极宗所能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