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吓死了?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吓死了?

        “小师妹,万万不可!”

        步星火自然知道自家小师妹是宠溺大的。

        小姑娘哪里懂得生存不易,见对方要寻死,立刻热心的要帮他解脱时,被三师兄苦苦拦住。

        “这人嘴太欠了,我不杀他,撕了他的嘴,可以吧?”

        正吵吵嚷嚷,门内走出一名着青色襦裙的妙龄少女,模样乖巧可爱。

        “少爷说了,若是路人就留下吧!深山野林的,谁出门在外还没个难处?”

        “不行。”

        持锤汉子粗野打断,“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山贼派来的奸细?那人刚才说了,他们有武艺傍身。山贼来时,他们里应外合,咱们都逃不了。”

        少女面对汉子有些胆怯,幽幽道,“是少爷说的。”

        她看了几眼三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高个男人弯着腰搀扶着一个女人,黄衫姑娘柳眉倒竖,噘着嘴,眼神冰冷。

        滂沱大雨中,三人可怜兮兮的模样似乎触动了少女的心事。

        “不服气的话,你自个跟少爷说去,少在这里跟我较劲。”

        那汉子狠狠瞪了少女一眼,转身进了宅子,少女怕他在少爷面前多嘴,也连忙跟了进去。

        不一会,汉子趾高气扬的出来,叉着腰站在屋檐下。

        “少爷说了,留你们不得,滚吧!”

        “你~”

        墨小染暴躁,“师兄,我不杀人,拆了这破宅子,总行了吧?”

        长长叹了口气,步星火缓缓摇头,“师妹,我们走!”

        那汉子呦呵一声,带着众多家丁转身离去。

        “师兄,干嘛这么忍让?一群蝼蚁,也敢大呼小叫,烦死了!”

        墨小染犯了脾气,心中总是不爽,很想大干一场,消消气。

        “你我深夜造访,他们面临山贼危险,把你我当成山贼同党也情有可原。”

        “可是,我们不是山贼。”

        “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

        “也没有证据证明我们是啊?”

        “师妹,出门在外,不会事事顺心。修行的目的也不是让你恃强凌弱。”

        “哼~我修行的目的,就是不受欺负。”

        步星火苦笑摇头,这个师妹,虽然才十一岁,却有着自己的主意,轻易更改不得。

        正说着,身后传来女孩的喊声。

        墨小染回过头,那青衣少女一手持伞,一手拿着包袱赶来,在三人面前哼哧哼哧半天,这才喘匀了气。

        少女抬起头,乖巧脸上一对眸子带着喜意,手中包袱递出。

        “那马护院在少爷面前说了不少你们的坏话,少爷受他蒙骗,才误会你们是坏人。这里面有些干净的衣物可换,还有些吃食。

        不过,从这往那边走四里,有一个茅草屋,是府里下人砍柴时的休息之所,你们可以住那去。

        环境虽然差点,但可以遮风挡雨。里面也堆着不少柴火,你们自用。”

        少女指向东北方向林子深处,满脸的担心,短短一段路程,她额头已经汗雨交加,想必是方才追来之时太过焦急的缘故。

        墨小染没有伸手,站在雨中盯着那少女,“你不怕我们是坏人?”

        少女笑道,“你们不是坏人,我看的出来。”

        她将雨伞递给墨小染,又拿出一把伞顶在头上,挥挥手,“我得回去了,要不然少爷会见怪的。

        对了,你们千万别记恨少爷,他是个大大的好人。”

        少女的身影在雨水滴落和踩水的脚步声中渐渐离去,墨小染撑开伞放在师姐和三师兄头顶,自己将装着食物和换洗衣物的包袱丢进储物袋,沉默的向少女指出的茅屋走去。

        茅草屋面积不大,一边放着堆砌的柴火,一边是茅草,空气并不刺鼻,反而弥漫着干草的香味。

        在这般大雨中,深山中的茅草屋给三人带来了一丝安宁。

        拿出一枚培元丹送入韦倩芳口中,看着她的脸色微微好转,步星火走出茅屋,等待韦倩芳换上干爽衣衫。

        没多久,屋内燃起火焰,驱散了空气中的潮湿与寒意,墨小染打开包袱,里面是几块馒头和一件破旧却干净的麻布长裙。

        长度偏小偏瘦,勉强可以裹身,想必是少女送的是自己的衣服。

        事情从急,合不合适,也顾虑不了那么多了。

        墨小染嘴角露出笑容,想着那比自己大个五六岁的少女,心情忽然间好了不少。

        这里距离那座辉煌府邸并不遥远,墨小染也不在乎为什么这样一座府邸为什么会建在偏僻无人的深山之中。

        她盘膝打坐,身后气旋张开,疯狂汲取天地灵气。

        伴随着境界来到炼气十二层,她体内灵海仿佛无底深渊,任凭她如何努力炼化灵力,都无法将灵海填满。

        每日的生活也很简单,按照幻境中的记忆练习枪法,完善枪意,其它时间都用来打坐吐纳,增加自身道韵。

        筑基期的天劫似乎一直悬在头顶,那种感觉就像一直被一把刀顶在后心,偏偏一直不肯刺出。

        难受!

        小姑娘耳畔忽然传来哀嚎怒吼之声,开始,她还以为幻听。

        过了一会,声音依然还在,其中还夹杂着烈火焚烧的爆裂声。

        火光中,墨小染睁开双眼,看到师兄站在茅屋门口,望向那座府邸方向。

        倾盆大雨里,府邸上空染红了半边天,火光映的一大片水雾都是暗红色。

        “果然有山贼行凶。”

        未回头,步星火便知师妹恢复了清醒。

        “都杀了才好!”

        墨小染愤恨那家人的无礼,下意识说了出来。

        不过下一秒,她回过神,整个人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

        “师兄,我去看热闹!”

        “嗯!”

        话音未落,墨小染如同离弦的箭一般从步星火身旁冲了出去,地面光滑泥泞的路面不能影响分毫速度。

        只见她狂奔五十米之后,身形斜飞冲向一株古老桐树,脚尖在树身一点,身形暴涨,然后在斜坡上空的枝叶上一纵一跃,消失在雨夜之中。

        而这时,那棵需要两人合围的大树这才嘎吱嘎吱的从中间断裂,落在地面时,发出一阵轰响。

        风雨中的墨小染如同苍鹰在森林上空快速逼近燃烧的府邸,黄豆大小的雨水打在少女的额头脸颊身上,也不能阻她分毫。

        她的想法很简单。

        其他人都可以死,送包袱的小姐姐,千万不能有事。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这便是她的行事作风。

        血腥味,烟火味。

        浓郁刺鼻令人心惊肉跳的血腥味,还有摄人心魄的女人尖叫声。

        事到临头,小姑娘的心反而平静下来,如同深夜觅食的蝙蝠,没有一丝声响,落在一处残破的屋脊上。

        院子,墙上,花园、水塘,到处都是尸体。

        有家丁打扮手持弓箭死不瞑目的,也有衣衫褴褛不堪的,更有几名身材粗壮的恶汉。

        流淌的雨水冲刷的地面,也冲刷着伤口飙出的血液,地面上早已成了黯淡的红色。

        杀戮场,本就没有那般金戈铁马的豪情壮志,本就是收割生命的修罗场。

        一切,只不过是后世文然骚客臆想的豪迈气魄。

        主屋的灯光里,二十多名扮相褴褛的山贼,围成一圈,赤红的双目盯着瑟瑟发抖的三人。

        别的地方,传来男人野兽般的贪婪大笑和女人无助的哭泣哀求。

        墨小染不为所动,目光在四下里搜寻那名少女的痕迹。

        “几位大爷,这小妮子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鸟,滋味一定不错,送给你们了!”

        主屋内,声音类似持锤护卫的男声传来,紧接着有女子惊呼出声,还有年轻男子的惊怒斥责,以及肆无忌惮的笑声。

        “在那边!”

        黑暗中,墨小染眼睛一亮,脚底屋脊炸裂,人影来到主屋门前,轰然一声,碎砖飞溅如雨。

        青衣少女恐慌惊惧,哭的梨花带雨,口中大叫,“少爷救我,少爷救我!”

        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年轻男子面如冠玉,儒生打扮,若在平时,定是位惹得少女小媳妇心魂荡漾的俊美少年郎。

        可此时,他浑身颤抖,双腿打着摆子,面对穷凶极恶的山贼,连拔剑出鞘的勇气都没有。

        墨小染爆裂出场制造的轰鸣惊的屋内众人皆是一愣,待看清来人不过是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时,都哈哈大笑起来。

        “哎呦,这小妮子不错,细皮嫩肉的!”

        “大哥,那个姑娘给你,这个小妮子么,就赏给我了吧?”

        “混账王八蛋,一个小孩子你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

        “嘿嘿,干了我们这行,谁还把自己当人?”

        一阵心领神会的猥琐笑声,如恶狼般发绿眼睛的山贼围拢过来,嘴角笑容令人恶心。

        有个头领模样的眼神飘向属下,立刻有十几名山贼狞笑着走向那位少爷和持锤汉子,剩下的则将墨小染围了起来。

        墨小染无视,眼中只有那少女,伸出一只手,“跟我走。”

        少女愕然,反应过来焦急喊道,“你快走,你快走啊,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跟我走!”

        声音不大,少女听的真真切切。

        “小妮子,你特么找死!”

        一名山贼恶狠狠举起刀砍向墨小染伸出的手臂,墨小染不躲不避,任凭那刀砍在手肘处。

        恶汉的笑容僵住,因为一声脆响后,那柄刀好像砍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块坚固岩石。

        刀从中间碎裂成两半。

        刀尖反弹,刺入恶汉右眼之中。

        恶汉来不及反应,人已仰头倒下,小姑娘的姿势,丝毫未动。

        “跟我走!”

        这时,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个头不大的小丫头身怀绝技。

        “锵锵锵”武器出鞘的声音响彻主屋。

        少女一霎间似乎找到了救星。

        “求你救救我们家少爷!”

        墨小染扭头看了那年轻男子一眼,只见他面如土色,表情痛苦,双手捂着左腹,缓缓倒下。

        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