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我认输

第一百零九章 我认输

        “下一个,我赶时间!”

        百战嚣张道。

        一口老血差点喷出,阴图谋死死盯着百战。

        在罔天幻境中,他还得到了一头上古魔物,但是还未完全养熟,贸然祭出会有反噬的风险。

        那头魔物十分强大,若非凶神教秘法,遇到这种程度的魔物,他只有逃命的份。

        思索一番,觉得贸然出手危险系数太大。

        忍忍算了。

        黑着脸一声不吭离开练武场,听到周围传来惊呼之声,阴图谋感觉自己委屈极了。

        他暗自咬牙,百战,你等着,待我完全炼化上古魔物,便是你的死期。

        百战脸上并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失望的摇了摇头,手指指向眯着眼睛认真吃瓜的木雷。

        “该你了!”

        木雷收敛表情,神色如常走入训练场,面对数百人的强势围观,这位青光峰大弟子展现出平常心境。

        他的淡然看在阴图谋眼里,那就成了装淡然。

        自己尚且没撑过五招,那么名不见经传的木雷,又怎会是百战的对手。

        这时,他的心与百战站在了一起。

        暗地里为百战加油呐喊。

        “三招吧,三招干掉他!不,太多了,还是一招。”

        一招灭掉木雷,那么自己没撑过五招,也显得不是那么惨。

        只要有人比我更惨,那么,我就不是最惨的。

        “九玄...师叔!”

        怜月心中担心木雷,说话时也未在意,“阴图谋败的这么快,木雷,不会有事吧!”

        墨九玄摇头,“这就看木雷临场发挥了,论真正实力,他不比百战差多少。

        其实阴图谋也挺厉害,不过我观他气息不稳,想必还未完全巩固境界,所以一些招式无法使用。

        大家都是人道筑基,除了实力,更重要的是信心与机变。”

        见识了百战的强大,木雷不敢掉以轻心,摆出防御姿态,向百战伸出一只手。

        “请!”

        百战更不答话,如同一头猛兽,长剑悍然出鞘。

        一道凌厉剑气沿着地面横扫而出。

        剑风中蓝袍猎猎的木雷纵身而起,激荡而来的剑气刺激的他的眼睛几乎睁不开。

        他右手长袍遮掩眼睛下半部,左手掐诀,一道雪白电光激射而出,速度极快,几乎眨眼间便来到百战身前。

        浓郁灵力骤然爆发,百战瞳孔收缩,眼中映出闪电。

        千钧一发之际,他横剑格挡,闪电在剑身两尺开外被分解为十数道细小电弧,威力大减。

        仅仅一击,木雷就展现出机敏的迎敌策略。

        《天雷妙法》,以灵力操纵雷电,算是比较稀有的五行战技。

        避开对方正面攻击,以远距离攻击为主要目标,逐渐适应百战的剑法后,便宜行事,便是木雷打的主意。

        而百战则是展现出雄厚的炼气底蕴,在晋升人道筑基之后,他的灵力浓度与纯度明显高过木雷和阴图谋,拥有持久强悍的战力。

        在见识百战一剑击溃闪电之后,木雷心中苦笑,“这场战斗,看来有些棘手。”

        他本不喜战斗,不是五师弟那样的战斗狂人。

        岁月静好,好好打坐修行提升境界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打打杀杀?

        可身在修行界,又有哪里是极乐净土?

        摇了摇脑袋,把脑海中纷沓而来的思绪甩出,木雷飘在半空之中,周身跳跃电弧,如同一尊雷神。

        “有点意思!”

        百战凝目注视,觉得自己应该认真对待一下。

        “轰~”

        地面青石裂开,百战修长身躯纵越而起,一剑刺向木雷胸膛。

        “咔吧~”

        是电弧跳跃的声音。

        随着更多电弧出现在木雷身体表面,他整个人为雷电裹挟,速度登时提高一大截。

        身形在空中来回辗转腾挪,几乎看不清完整体型,只有一道道残留人影。

        同时,电光自四面八方向百战激射而去,每一击,都蕴含极强的力道。

        百战轻松挥剑,一一打散射来雷电。

        在他眼中,这些雷电威力稀松平常,倒是浑身裹挟雷电后的速度令他颇感兴趣。

        但你以为我只有这点本事吗?

        百战目光一沉,灵力在剑身汇聚,宝剑霎时光彩夺目,犹如春江夕照,向木雷汹涌而去。

        然后,剑招一变,剑气森冷,木雷恍若光着身子站在冰天雪地之中。

        那感觉,太酸爽。

        一道水缸粗细的电光迎着剑气爆开,将所有的彩光与寒冷击溃。

        竟然这么强?

        百战来了兴致,战意昂扬,想不到木雷深藏不露。

        他喜上眉梢,为寻到对手而喜悦,当下施展剑法,欺身而上。

        想象中的大战并未爆发,木雷早已撤身,高声喊道,“到此为止,我认输。”

        认输?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心情激荡的百战。

        他呆呆的站在那里,手中剑震颤着发出低鸣。

        木雷不喜欢打斗,觉得那是散修为了争夺灵物机缘不得已才会做的事情。

        可自己在青光峰,功法有师父提供的上乘功法,丹药有师父炼制的天品丹药,身边有强悍的师兄弟们,背后有个金丹期的师父...

        为什么要亲自动手?

        “百战师弟不亏是青州奇才,道法厉害,我不是对手,认输认输。”

        百战盯着木雷,仔细观察后发现对方不是阴阳怪气,也非嫌弃自己本领低微,而是真的不想再斗。

        只是,这刚刚爆发的战意又如何才能磨灭?

        这就好像,刚和女朋友在亲切玩闹,天雷勾地火,裤带都解开了,女朋友喘着粗气哀怨道,“我亲戚来了。”

        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也只能无能狂怒。

        怜月掩口失笑,“这木雷,不亏是你的弟子。”

        我怎么了?

        墨九玄无奈,“要是我下场,非揍得百战这小子哭爹喊娘,从此有了心理阴影。”

        怜月连连点头,“嗯嗯,嗯嗯,那是,您可是墨九玄呐~”

        不搭理她。

        墨九玄恨恨瞪了木雷一眼,不在乎在场人的目光,勾勾手,一甩袖回了大殿。

        一场众人瞩目的大战落下帷幕,观战弟子大觉扫兴。

        不过,有人突然回过神。

        “你们说,方才木师叔和百战师叔打了多少回合?”

        “二十几个回合吧?”

        “别忘了,阴图谋也不过五回合。”

        “哎咦,这是不是意味着...”

        “一个木师叔顶的上四个阴图谋?”

        “哎咦,对,正是此理。这么说,其实木师叔还是很厉害的!”

        这么一分析,众无极宗弟子顿时挺直了腰杆,觉得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虽说木师叔认输了,但那是木师叔大度,不愿与百战拼命。

        真的继续打下去,木师叔也不见得真的会输!

        众弟子你一句我一句,越讨论越认定这样的推理,最终一致觉得,木师叔有足够实力和百战巅峰一战。

        ...

        青光峰大殿。

        木雷站在高台下双手拢在袖中。

        即便现在已成了筑基期修士,面对自己的师父时,他依然保持着当初入山时的规矩与习惯。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面对师父,他总觉得心里有些忐忑。

        出乎意料的,墨九玄并未询问木雷为何要主动认输。

        相反,高台上的身影大笑起来,笑的浑身颤抖,抑制不住。

        “师父~”

        木雷担忧的问了声,他害怕师父笑岔了气。

        “咳咳~”

        墨九玄轻咳两声,笑着拿出两只储物袋丢给木雷,“过几天我要出门一趟,以后,青光峰就交给你了。宗主的令谕很快就到。”

        “师父,你不骂我两句?”

        “骂你做什么?”

        “弟子本该与百战倾尽全力一战,为宗门扬名,可是...弟子主动认输了。”

        “认输就认输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你以为,宗门扬名的重担,还会落在你肩上,你让为师如何自处?”

        “嘿嘿~”

        木雷憨厚一笑,望了眼自得骄傲的师父,离开大殿。

        师父总是这么体贴弟子,不会让弟子感到难堪,这样的师父真的是太暖了。

        ...

        三日后,青光峰。

        墨九玄召集一百五十名弟子,宣读玄清宗主的谕令,正式宣布从青光峰峰主的位置退下,由大弟子木雷统领全峰。

        几位亲传弟子早已得到墨九玄的暗示,虽然舍不得师父,但大师兄做峰主,无论资格实力都无可厚非。

        其后,墨九玄令步星火和韦倩芳陪同墨小染,前往东华山青柏坡接牛家寨的送来的分红。

        墨小染已经感应到冥冥中为天劫锁定,预示着筑基期的瓶颈就在眼前。

        她愉快的接受父亲的任务,和师兄师姐一起走一波东华山。

        临行前,赵西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来找师姐。

        入门几个月,少年好似待了数年之久。

        青光峰的弟子都是使用过天品淬体丹,经历过问道大战的,心境天赋比起赵西山强了何止一两个档次。

        在这些人中,少年引以为傲的天赋、江湖经验、甚至心眼子,都落了下风。

        这一点对他的打击无疑巨大。

        他虽然很努力,但现实就是现实,冷酷无情。

        修行界,可不是努力就能成功,而是需要机缘、天赋、运气和背景,缺一不可。

        赵西山所拥有的,只有自以为是的努力。

        和其他师兄比起来,他的努力不足为道,因为其他人要比他努力的多。

        墨小染并未宽慰,面对比自己年长四岁的少年,小姑娘任何方面都更胜数筹。

        “你这些天,先莫要急着修行,有空多余峰上的其他师兄弟聊聊,多听听他们的建议。

        不过,至于这些建议是真是假,是好心还是不怀好意,这需要你自己去判断。”

        小姑娘转身离开,挥了挥手,向赵西山告别,步星火一直沉默,看也未看赵西山一眼。

        韦倩芳瞪大眼睛,举着拳头做了个努力的手型,浅笑而去。

        只留下茫然的赵西山站在崇山青松之下,望着远去的人影的发呆。

        少年的身影在高大青松的掩映下有些弱小孤独,只是回身的那一刹那,他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