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捉贼

第九十章 捉贼

        握着储物袋的双手情不自禁的开始颤抖,少年从未见过这么多精致的丹药,“这些一定能卖上好价钱。”

        “那你也得有命花啊!”

        就在他沉浸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时,耳边响起一道鬼气森森的声音,同时脖颈处一阵刺痛,那是冰冷利器刺破皮肤的感觉。

        少年僵硬的转过头,发现旁边人比他高出一头,面容阴冷,带着笑意的嘴角让人更觉阴狠。

        做贼被抓了个现行,少年惊惧交加,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笑脸求饶,“这位师兄,小弟也只是混口饭吃。”

        他拿出五只储物袋,递过去,“这是我所有的财产,全都给你,就请师兄高抬贵手,放过小弟这次吧?”

        阴冷青年冷笑,目光不离他的袖口。

        少年如遭雷击,谄笑着从袖中又拿出两只储物袋递过去,“师兄,这是我所有的东西了,真的没了。”

        阴冷青年狭长的眼睛盯着他,少年只觉自己好像被一条毒蛇盯上,想跑,却没那个胆量,生怕对方不讲道理的一剑刺穿他的脖颈。

        阴冷青年不理会对方战战兢兢捧上的储物袋,即便里面塞得满满当当,他也不看一眼,只是笑吟吟在那少年细细的脖颈上打量。

        目光所过之处,如同毒虫爬过,冰冷森然。

        少年这辈子都未遇到过这般危险。

        他自幼跟着一名名声不显的散修修行,那散修自己本是低微,扔给他一本呼吸吐纳的破旧书籍,又教了他妙手空空的本事。

        后来散修瞎了眼在一位炼气八层的修士手中摸了只储物袋,被人家察觉活活打死,但少年修行看着毫无章法,这一手妙手空空的本事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就是炼气九层神识强悍的修士,也防不胜防。

        今日借着难得一见的大会,他来到御灵宗大展身手,一路上收获颇丰,谁知阴沟里翻了船,被这位善于隐匿气息的青年跟了一路,在这狭窄无人的通道中拿捏住了七寸。

        “像你这样的货色,本欲一剑刺死了事,不过这里是御灵宗,杀了人总归会惹些麻烦,现在我又不能...和你说这些作甚。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这些东西对你来说都是祸害,暂且由我帮你花费去。”

        细眼阴冷男子便要伸手将几个储物袋都接过来,忽然发现面前少年眼底冒出一抹狠辣,一只藏在身侧的左手微微动了动。

        不到两尺的距离,五道寒光“咻”的射来,目标直指阴冷青年胸膛大穴。

        少年开始的恐惧表情竟然都是演戏,此刻目露凶光,嘴上挂着狠辣笑容,不过很快,笑容就僵在脸上。

        本来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筑基修士也得中招,可眼前的情况令少年真正的打心底发寒。

        五根带有绿色荧光、每根不足一寸的钢钉如同射入粘稠的淤泥,在距离阴冷青年身体五寸处停滞,悬在半空,不得寸进。

        阴冷男子不屑笑道,“老子活了三十七年,从来都是老子暗算别人,还从未有人暗算的了老子。就你这尿性,洗洗睡吧!”

        少年彻骨寒冷,头皮发麻,对方腔调阴阳怪气,长相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好像这张脸就是阴损阴险的本来意思。

        “你,你待怎样?”

        “杀你,我还不屑动手,怕脏了老子的手。把你打晕扔到外面去,自有人会知道你这本事比井水还低的货胆子比天还高,等他们发现你偷了这么多东西...

        嘿嘿,想一想,御器宗大喜之日,有个小蟊贼趁机作案,大肆偷窃,结果如何,你自己掂量。”

        少年怎会不知,突然,他跪了下去,抱住男子的大腿,“哥呀,您行行好,我上有...”

        还没说完,就被男子一脚踢开,“啰里啰嗦,看着你都废眼睛。”

        他眼中凶光一闪,忽然顿住,耳朵动了动,随即对那少年笑道,“算你小子命大。”

        弯腰拎着少年后背丢出窄巷。

        “哎咦,在这!”

        随着声音,两只大脚踩上了少年的后背,少年便被牢牢固定在青石板地面上。

        抬头时,身着黄杉的稚气姑娘,嘴角流淌着哈喇子的狰狞暴熊,一头牛长着好奇灵动的双眼。

        少年想起来了,那袋装满极品丹药的储物袋,似乎是从这位年轻姑娘的腰上摘下的。

        这下失主找上门,完了!

        一连搜出五六个储物袋,布善与倪厚嘴角带着坏笑点头,随即一起看向墨小染。

        墨小染从中拿过自己那绣有金纹的储物袋,神色平静,转身离开,暴熊打着响鼻也跟着转身,那种漠然的神态,让少年的心感到一阵刺痛。

        好像自己是路边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虫,卑微弱小不值得关注。

        那道淡黄身影愈行愈远,少女忍受着那两名中年汉子腿脚在他身上留下的痛楚起身,久久望着姑娘离去的方向。

        “小师妹,就这么把他放了,是不是太便宜这小子了?”

        身形矮胖的布善迈着短腿,眼看着小姑娘就要和他一般高了。

        墨小染沿着石板路前行,声音清淡,两边是摄于暴熊远远躲开的宗门弟子。

        “这么多人,又不能弄死他!”

        “踹两脚出出气也好啊!”

        “浪费时间。”

        ...

        御灵宗不亏是三流宗门,建筑群连绵不绝,高大雄伟,冶火锻造的殿阁星罗棋布,数处还有高大威武的石像。

        走过一处横贯大江的铁桥,来到一处浮空的巨大平台,看的仔细了,墨小染才发现平台周围有数十道铁链将平台固定在周围几座山峰之上,蔚为壮观。

        御灵宗弟子将来观礼的客人引到西峰,客房栉次鳞比,在山岭间绵延大片,延伸之山坳中去。

        客房其实是一座一座的小院,墨小染又随身带着无极宗的身份牌,是以能安稳入住小院。

        山上的黄昏总是美丽清爽,小姑娘坐在院中树下的石桌旁,翻出宗主老大人赠送的《天道》翻阅。

        这本书无所不包其极,内容繁杂浩瀚,晦涩难懂,好在墨小染天资奇高,方能一点一点的啃食,如今已看到窥天机、引气运驾于自身的部分。                下午饭是一顿素斋,分量勉强可以果腹,但对食肉的赤血暴熊来说,塞牙缝都不够。

        暴熊饿的头昏眼花,眼前直冒星星,舔着脸凑近墨小染,“小主人,不行了,实在是太饿了,我出去溜达溜达,碰碰运气。”

        墨小染送它一个白眼,“这里可是御灵宗,不是无极宗,没人会让你胡来,小心灵兽没找到,反而然人家做成熊掌。”

        “要不然,你陪我出去转转?”暴熊眨巴着凶恶的小眼睛,一旁无聊的牛萌立刻跳将起来,“一起一起。”

        堂堂三流宗门,神秘莫测,若是有幸见识到他们如何炼器,那就赚大发了。

        墨小染也不是好静的性子,小熊一提,她便来了几分兴致,把倪厚布善留下,自己便出了门。

        搞得两位师兄满眼幽怨。

        大道上、悬崖边、楼阁旁,到处都是参观的外宗弟子,墨小染甚少出门,基本上都不认识。

        不过大多数人都注意到这位出门还带着宠物的小姑娘。

        话说,你那宠物如此凶恶,还是通灵十层的境界,到底是谁出门带着谁?

        赤血暴熊一心要去那人迹少处,好寻得猎物饱肚。

        暮钟悠悠,响彻山峦之间,眼见的天要黑下来,暴熊更是着急。

        若平时,御灵宗不禁弟子夜出,只是现在宗门内外人来了许多,为防止有人生事,便定下观礼期间戊时之后,不得私自外出的规定。

        御灵宗建筑面积广阔,一人一熊一牛,穿林过水,路过阁楼又是楼阁,那山林中常见的鹿猪虎豹是一个都没见到。

        忽听的远处有人喊捉贼二字,墨小染转身边走,要离那麻烦事越远越好。

        谁知那抓贼的声音在远处一拐,向这边奔来。

        眨眼间,茂密林中窜出一名少年,身上带血,破旧的短衫有数处割痕。

        虽然逃的匆忙,脸上却满是喜意,边逃边回头看,脚步如飞。

        兴许是追袭的人动了真气,一柄飞剑“嗡”的一声破空而来,在空中画出一道寒光,从少年腿边掠过。

        眨眼间,少年身子倒下,在前冲力的作用下在地上滚了七八圈才堪堪停住。

        裤腿上一道斜斜的伤痕,血流如注,浸湿了一大片,惨不忍睹。

        六道身影这才冲出林子,气喘吁吁,直接将那少年围了起来。

        人多,墨小染不动声色的挪到一边,把地方让出来,这种因为偷鸡摸狗的事情被人抓住,免不了一顿痛打。

        她可不想让别人以为她和这样的人有关系。

        暴熊用巨大的爪子打着哈欠,这种人类世界的破事只会影响它老人家吃饭的心情,而牛萌则好奇的观望,看的是津津有味。

        那几名年轻弟子入眼先是看的一头庞大妖兽,身高体胖,惊的毛发竖立,不过看到一旁平静的小姑娘时,这才放下心来。

        人妖不两立,不过,人族这边也有不少人养着兽宠,威风八面又能打。

        于是墨小染就被认作是某个家族出来的小姐,领着宠物来御灵宗见见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