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女侠出山

第八十三章 女侠出山

        苍羽剑宗那名修士顿时释放出凌厉剑意,声音如雷霆滚滚而去。

        “那些个看热闹的听着,本座是苍羽剑宗梅青峰,无极宗是我们苍羽剑宗的朋友,谁要是想趁着人家刚大战一场捡便宜,那就是跟我们苍羽剑宗做对。

        到时候,可别说我们不讲情面。”

        他摒指竖在身前,一道虚幻的剑影直冲云霄,轰然一声,将厚重的云层戳了个大洞出来。

        金色阳光沿着大洞倾泻而出,庞大的光柱照在苍云山上,登时,这座万年宗门似乎绽放出令人难以直视的光芒。

        “听闻梅青峰是八转金丹,这种人物怎么会认识无极宗的人?”

        “苍羽剑宗怎么了,和他一起的那位是水境宗元思道长,那也是七转金丹的狠人,就是我们宗主见了他们,也客气的很。”

        “这无极宗是要起飞了啊!”

        “有苍羽剑宗和水境宗撑腰,以后这无极宗谁还敢惹?”

        众多修士眼见的无极宗以弱胜强,又有青州顶级宗门来撑腰,不觉吃够了瓜,只想迅速离开,好将这个天大的消息告知宗门。

        一时间,人影重重,在天边划出流光消失。

        墨九玄猛然一惊,“老宗主呢?”

        这时,他发现天边的战斗已经停止,但玄清道长还未回来,难道...

        墨九玄冷汗直流。

        要是老宗主有麻烦,那这边哪怕胜了也毫无意义。

        “别看了,老夫没事!”

        玄清道长踩着祥云,一手扶腰,一脸的疲累之色。

        “哎呦,见过两位师兄,廉深大师!”

        见过礼,墨九玄上前问道,“宗主,天宇那老杂毛呢?”

        还处于惊讶状态的老宗主随即露出心痛表情,用手捶打胸膛跌足道,“老夫好言相劝,那老儿子死活不听,没办法,老夫只好服用了复灵紫丹追杀那老儿子两万里,可还是让他给跑了!

        不过,他受了重伤,境界跌落,不再是金丹了。九玄啊,下次你要是遇上那老杂毛,替老夫好好收拾一顿。

        只可惜我那复灵紫丹喽。”

        墨九玄感激的望向廉深,复灵紫丹这种丹药他还无钱购买丹方,那玄清道长手中的灵丹定是廉深堂主送的。

        第一次见面就送出这么珍贵的丹药,廉深的诚意算是见到了。

        随后一个月,除了埋葬战死的弟子,作法清除冤魂,无极宗便开始收徒。

        得力于战败紫云宗的战绩,前来拜师的弟子络绎不绝。

        当然,那些早早叛逃的弟子则一个不收。

        宗门有难你溜,宗门眼看发达你就回来,玄清道长的脾气还没那么好!

        墨九玄炼制九彩筑基丹的事终究没有传出去,只有少数人知道无极宗出了个炼丹大师,而苍羽剑宗与水境宗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要保无极宗。

        一时间,众说纷纭。

        结果就是,无极宗突然变得神秘,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处于偏僻之地的弱小宗门为何会入两大宗门的法眼?

        墨九玄闲着没事,偶尔站在青光峰顶望着忙碌的宗门晒太阳,又或者炼一俩炉丹药给几位丹师堂的丹师看看看,往往能感受过炙热羡慕崇拜的目光无数。

        至于女儿,现在每次见到她,小染都缠着父亲,“爹,这柄长枪不好用,你给我换个新的吧!我也不要什么玄宝仙宝,就照那山河鼎的品级给我来上一打就好。”

        墨九玄头痛欲裂,你爹我只会炼丹,不会炼器!

        至于与山河鼎同品级的灵宝,整个紫云宗也就一个,你这是让爹到那给你弄去?

        小丫头孜孜不倦,夜以继日的缠着父亲,墨九玄只好把注意打到紫云宗宝库上去。

        天宇道长已废,紫云宗问道大败,现在不去收获胜利果实,难道还要让给别人?

        墨九玄可不是什么心地仁慈的主。

        你捅我一剑,我就弄死你!

        没捅到,那是你运气不好,我还是要弄死你!

        紫云宗厉害的筑基修士已死,只剩下阿猫阿狗三两只,那些弟子更是吓破了胆!

        木雷跟着几位筑基长老去问罪时,山上还有些忠诚的弟子。

        没说的,敌人,全部宰了。

        可惜的是,还是去迟了!

        那些提前逃走的长老弟子将宝库掏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几窝茫然的耗子欲哭无泪。

        紫云宗的事情,充分体现了树倒猢狲散这句古语。

        眼看着罔天幻境即将开启,女儿还没有一把逞心如意的兵刃,墨九玄心里那个急啊,恨不得把几位亲传弟子打包卖了,给女儿换个好点的兵器!

        一个字,穷!

        本来还希翼着哪里有上古遗迹开启,溜进去混几件宝物,或者一杆上古神枪也行,带回来堵住小丫头的嘴。

        但青州这破地方,以前是妖族与人族大战的战场,纵然曾经有神兵利器,也因为失去主人而失去灵性,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从未听说过有人意外捡到宝物而一飞冲天的事情发生。

        至于牛家寨的分润,还有大半年时间才能到。

        目前,墨九玄的腰包里只有十来万下品灵石,想给女儿换个牛气冲天的长枪,门都没有。

        老父亲无能为力,墨小染在宗门待着无聊,想要出去历练历练。

        墨九玄可以肯定的是,小家伙历练是假,散心是真。

        孩子终归是要长大的,不可能一直待在身边,临走前,送她四个储物袋,里面吃食、银两、灵石、丹药分类存放,又命极善于隐匿的陈桑跟着。

        圆滚滚的布善与电线杆似的倪厚也跟着去了,这两人虽然天赋差点,但心思熟络,跟着小染,也能在旁边出出主意。

        牛霸,这位牛家寨的大佬,也想趁着机会出去逛逛,顺便担负起暗中保护的工作。

        代价吗,一枚九彩筑基丹,对现在的墨九玄来讲,很随意的。

        这种丹药,太过惊世骇俗,墨九玄在自己没有足够实力的情况下,暂时不想出手,免得引起一些老怪物的注意。

        要不然,随意一颗,也能带来不菲的收益。

        这一路上,走的是凡人路,十一岁的小姑娘纵马绰枪,黄衫轻罩,于弱不禁风处出手如雷电迅疾。

        不知多少山贼路匪倒了十八辈子霉,死的是不明不白。

        上一秒还耀武扬威,下一秒就横尸当场。

        被救之人只见到眼前黄影一闪,那些凶神恶煞般的歹徒就已经命丧黄泉。

        喜极而泣之际,都说是神仙也看不惯这些坏人,亲自下凡来救。

        一路向南,远远看去,一大片紫色竹林随风摇曳,如同竹海,紫波起伏。

        附近的城池便以这座紫色竹林为名,称呼为紫林城。

        墨小染曾从母亲哪里听说过,外公家就在紫林城,她来这里,也是好奇母亲年幼时长大的地方。

        想看一看,那位失踪多年的母亲,年轻时玩耍的光景。

        紫林城两大家,颜家与卢家。

        颜家便是墨小染之母颜璐的娘家。

        当年颜璐号称青州第一美女,多少宗门的年轻俊杰为了一睹芳容不远千里来到紫林城,更有许多天骄为她茶饭不思,神魂颠倒。

        想必她自己都没想到,最终选择的夫婿竟然只是一个末流宗门的弟子。

        这件事让还想借着家族女子攀上高枝的颜家懊悔不已,当时颜璐的父亲为此事差点将她扫地出门。

        直到墨九玄一人一剑横扫青州年轻一代,已经没有回头路的老父亲只能寄希望于女婿的潜力。

        可惜这一切,自三个月前传来的消息,老人的梦想变成的水月镜花。

        紫云宗问道无极宗。

        老人知道,无极宗完了,他的女婿也完蛋了。

        ...

        至于卢家,比起颜家略胜一筹,家传绝学《青龙功》颇有些水准。

        颜家一直处于被动。

        不过,碍于墨九玄的名声,卢家对颜家大抵还留些颜面,事情并未做绝。

        但现在,所有的后顾之忧没有了。

        无极宗将灭,墨九玄自顾不暇,颜璐生死不明,卢家,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打压颜家了。

        人来人往的街面上突然传来一阵惊恐的吵嚷声,一名身披坎肩的壮汉逃命般分开人群,见了鬼似的边喊“有怪物啊,”边脚软腿软的向前跑。

        一连撞到数个路边小摊后,头也不回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这个壮汉是当地有名的地痞,为人凶狠,敢打敢抢,手下一帮同样是地痞的兄弟,在紫林城,向来都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主。

        今儿,这是怎么了?

        没多久,整条街都轰动了。

        再也没人嘲笑那失魂落魄的壮汉,所有人都向他一样,连哭带喊的向家中跑去,一连串“嘭嘭嘭”的关门声此起彼伏。

        一个在路边乞讨瞎眼的老头,十分精准的钻入旁边还未完全关闭的小门,跛腿的中年人扔掉拐杖,飞身上墙,更有那赶车的农夫将牛和车抗在肩上,一阵风的消失了。

        人生鼎沸的集市顷刻间鸦雀无声,走在笔直的石板路上,周围安静的如同鬼城。

        身着黄杉的少女亭亭玉立,面容光洁如玉,灵动的眼睛不经意间扫过两边楼上紧闭的门窗,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一扇扇窗户后面,有惊慌失措的眼神。

        “都怪你,长的这么凶,刚进城就把人全吓跑了。哎,一会吃饭都没地方去!”

        须发竖起的赤血暴熊满脸委屈,“人家的身材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再说,我刚才还特意微笑了下。”

        “嘿!熊哥,你不笑时只是威严凶恶,笑起来却能把人吓死。”

        小慌牛犊子摇头晃脑甩着尾巴,“你看看咱,长的是又水灵又可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你丫闭嘴,信不信老子把你当做午餐给吃喽?”

        “染姐,它威胁我!”

        牛萌立刻告状,丝毫不在意这样是否会影响自己的形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