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问道(上)

第七十八章 问道(上)

        无极宗。

        “禀报宗主,紫云宗人数数千,出现在东北方一千余里。”

        巡视的弟子跪在无极殿中央,言语中难掩恐慌之色。

        众长老都在殿内,闻言齐齐看向方台上须发皓然的玄清道长。

        大殿中落针可闻,气氛压抑。

        即便做了很久的准备,但在大战来临之时,众人心中难免忐忑。

        “都哑巴了?”

        老宗主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殿内回荡,“你们一个个平时说话的时候视死如归,拍着胸脯保证要给天宇那个贼道好看,怎么现在跟受惊的鹌鹑似的?

        别怕,有老夫在此,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事后准许你们去扫荡紫云宗,宗门不要分毫。”

        这可是灭宗之战,输了,无极宗的宝库就会被紫云宗扫荡,赢了,就该紫云宗的宝库倒霉了。

        玄清道长的说法看似无情,却是实实在在的规则。

        任谁来了,也得说一声,正该如此。

        玄清真人瞧着众长老脸色恢复正常,隐隐有几分亢奋,于是大手一挥,“按照咱们之前的计划,各人带着门下弟子去准备吧!”

        殿中众人一哄而散去做准备,玄清道长这才松了口气,神色变得焦躁起来。

        “师父!”

        一旁侍立的怀书瑶捧了杯茶递给老宗主,“您老人家休息休息,这段时间,您表面上风轻云淡,实际上很为这场问道担心吧?”

        呷了口茶,放下杯子,玄清道长扭动脖子,一副年轻气盛的神态。

        “能不担心吗,无极宗传承万年,可不能在老夫手里毁掉。天宇那老杂毛要和老夫玩命,他疯了,老夫可没疯,想仗着人多势众以力压我,门都没有!”

        老宗主一副好战不服的样子看在怀书瑶眼里,年仅十七岁的姑娘无奈笑着摇头。

        她天赋也是极好,入门两年多,已是炼气八重,出落的更是亭亭玉立,美貌动人,几乎成了宗门男弟子的挚爱之一。

        “书瑶,去告诉你几个师兄,让他们在把阵法检查一下,可别关键时刻出了差错,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是,弟子遵命。”

        怀书瑶出了无极殿,站在宗主赐予的凡宝养魂琉璃钗上,去寻几位师兄。

        她虽年轻,但因为是宗主的关门弟子,辈分不低,于路上问候之声不绝于耳。

        白衣姑娘微笑一一颔首,待寻着几位长老师兄后,将宗主的意思告诉他们,数名长老立刻神色匆匆的去检查阵法。

        无极宗本有护山大阵,可攻可守。

        墨九玄献出《玄武阵法》后,玄清道长立刻命人布阵,防御效果可堪无忧。

        但人家打上门来了,若是不出去迎战,窝在家里做缩头乌龟,那岂不是让其他宗门看了笑话?

        玄清道长的意思是,先出去正面刚一波,打掉对方的锐气再撤回宗门。

        这样的话,别人也说不得什么!

        她一路来到青光峰修心阁,墨九玄正在大殿给弟子们分配任务。

        “木雷,你作为大师兄,这种事情需要你出头,等紫云宗问道时,一旦开战,你便带着师弟们一路砍过去。

        我知你心有慈悲,不过对方既然要灭我们宗门,那你就不能有任何心慈手软。”

        木雷道,“是,师父。”

        御天华大喊,“师父,你就放心吧,我的三尖两刃刀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墨九玄嘿然,“你到时候要跟紧木雷,莫要离开队伍。”

        这时,怀书瑶进了大殿,见过众人。

        “墨师兄,师父命我向师兄传话,请师兄将玄武阵在检查检查,有备无患。”

        墨九玄笑道,“辛苦师妹了。”

        ...

        三日后,紫云宗大军压境。

        苍云山外高空,数千紫云宗弟子御剑凌空,气冲牛斗。无极宗玄清真人带着五百弟子站在山门之外,仰头望着来势汹汹的天宇道长。

        “玄清,你我两宗的恩怨,今日该算算了!”

        “天宇,既然你个老小子喜欢挑事,来吧,老夫接着。”

        “噫,整个无极宗就这么点人吗?”

        “就这些人,够了!”

        “我早就听说无极宗弟子叛逃无数,看来果然是真的。不过玄清,那些弟子趋吉避凶的本事可比你的高多了。

        他们懂得审时度势,不像你的死脑筋,明知是死,还非要死磕,要这许多无辜弟子为你陪葬。”

        “事到如今,还废什么话,我们敢留在这里,就不怕你,来吧!”

        “哼~自取灭亡。”

        天宇真人脸上肌肉扭曲着,充满了对无极宗的仇恨,他抬起右手向前方一指,“谁去帮老夫拿下墨九玄的人头?”

        “宗主,弟子愿往。”

        早有一名筑基修士离开队列,来到山前,双手结印,高声道,“墨九玄,可敢出来一战?”

        眼瞅着那修士不过筑基三重修为,怜月道长冷哼一声,就要出手。

        墨九玄伸手拦住,笑道,“师妹莫闹,你们一会还需维持大阵,紫云宗的筑基修士交给我吧!”

        明朗道长道,“小心些。”

        墨九玄微笑颔首,神态自若御空而起,与那紫云宗修士对视,“在下墨九玄。”

        那修士冷笑,“我便是...”

        “算了,不用自我介绍了。”

        墨九玄开口打断了对方,“对于将死之人的姓名,我没兴趣知道。”

        哗~

        无极宗和紫云宗弟子大哗,这般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还是个末流宗门的修士吗?

        紫云宗传来一阵怒斥之声,而无极宗弟子则精神大震。

        这才是真正的墨师叔,那个狂傲不羁、桀骜不驯的墨师叔,敢一人一剑灭掉青州一代年轻人威风的墨九玄。

        那修士受此羞辱不由得大怒,“好,你很好,墨九玄。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今日,我便看看你究竟是否名副其实?”

        他大吼一声,一道冰寒之气顷刻间冻结方圆数十丈,寒风刺骨,鬼哭狼嚎。

        墨九玄眯起眼睛,感受着吹在脸上的凛冽寒风。

        那风似乎无孔不入,销魂夺魄,沿着皮肤表面的毛孔钻入肌肤,经脉仿佛受到阻塞,气机立刻运转停滞。

        “可以冻结神魄的幽罗风吗?”

        墨九玄笑笑,“还不错,可惜,遇到了我。”

        他有意立威,当下灵海翻滚,浑身气机流转,透骨的寒气被逼出体外,随即一招《大罗天印》·龙汉招呼过去。

        那龙汉即便是筑基十二重的普通修士也难以抵挡,何况还是筑基三层的修士。

        波浪汹涌,怒潮涌动,气势惊人,那名紫云宗修士连忙催动灵力抵抗。

        好比蝼蚁撼大树,瞬间,那人的凡体与怒潮一起消散。

        先是一阵寂静,接着无极宗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而紫云宗众筑基修士则是一惊,好几名筑基十二层的修士暗暗揣摩,如果自己是方才那位同门,能否挡下墨九玄这一击。

        答案是否定的。

        若是一个人,定会一招受伤。

        天宇道长心头有些不快,第一阵便输了,对士气是个不小的打击。

        “宗主,这小子是筑基十二重,只有同境界的师兄弟能给他压力。让我上吧!”

        另一位修士靠近天宇道长,小声道。

        他姿态不俗,气息内敛浑厚,正是筑基十二重的修士。

        “也罢,你去吧,杀杀他们的威风。”

        此修士含笑出阵,三绺长须迎风飘摇,颇有几分得道高人的风范。

        “在下紫云宗丰腾,来领教墨师弟的术法。”见他出列,紫云宗众弟子心中大定。

        “丰腾师伯可是筑基十二重的高手,在宗门实力仅次于宗主,这下稳了。”

        “那可不,那次玄云宗来人切磋,丰腾师伯以一敌二,轻松取胜,一手金雁功已堪化境,更何况还有灵宝山河鼎,同境难逢敌手。”

        “墨九玄虽然名声在外,凶名赫赫,但丰腾师伯韬光养晦多年,更是老牌筑基,这下,我看那墨九玄怎么狂?”

        大家议论纷纷,信心满满,睁大眼睛仔细盯着二人,生怕一不小心错过好戏。

        而无极宗众人心情与紫云宗弟子心情截然相反。

        玄清道长道,“丰腾这么快就上场了,天宇这老家伙是想速战速决。”

        “宗主,丰腾实力强悍,墨师兄不一定抗的住啊!”

        “还是唤九玄师弟回来为妙,他可是宗门未来,但毕竟年轻,若能再修行百年,何惧丰腾?”

        玄清道长听着耳边议论,望着御空而立的年轻修士,心情忐忑之余,又莫名的产生了一丝幻想。

        墨九玄这么快能达到筑基十二重的实力,他应该有自己的神秘机缘,要不然不可能进境这么快!

        丰腾很强,难道九玄就弱?

        风中,名为丰腾的修士缓缓拿出一只手掌大小的青铜鼎,其上有日月星辰山川河流,隐隐有强大灵力波动。

        “此物名为山河鼎,可炼化世家万物,墨九玄,你功法虽妙,能抗的住我的山河鼎吗?”

        我去,这老家伙...

        玄清真人怒骂。

        “不好,山河鼎是上古法宝,威力巨大,就算在远古时代,也是恶名昭著的仙宝。丰腾手中所拿,应该是一件仿制品。

        不过,就算是仿制品,从鼎中的灵力波动来看,至少也是灵宝级别。

        糟了,糟了啊!”

        怜月也是大惊,“宗主,灵宝仅次于玄宝与仙宝,我们宗门甚至没有一件灵宝。天宇道长竟然将山河鼎赐予丰腾,是想借丰腾之手害死墨师兄。

        这可怎么办?”

        说话间,丰腾祭起法宝,彩光氤氲,仙气十足。

        远处观战的其他宗门修士看到,忍不住评头论足。

        “天宇这是下了血本了,山河鼎都拿出来了!”

        “紫云宗这是誓要覆灭无极宗啊,想不多紫云宗实力底蕴竟如此深厚!”

        “那个叫墨九玄的年轻人悬了!”

        谈话间,那山河鼎在半空化作七八丈大小的青铜大鼎,鼎外流光溢彩,鼎内阴风呼号,煞气袭人,黑洞洞的看不清深浅。

        忽然,其内飞出一道白气,摄住墨九玄。

        墨九玄感到鼎内传来强大吸力,就要将他卷进炼化。

        他望着露出冷笑的丰腾道长,连忙施展无极秘法,脚下出现数道紫色光晕,定住他的神魄与身体,以免神魄离体。

        丰腾见山河鼎一时半会奈何不得墨九玄,掐诀念咒,鼎内吸力登时暴涨,下方飞沙走石,黄尘迷天。

        这件灵宝在丰腾的催动下,展现出强大的力量。

        “想不到你竟然能抗这么久,也算不错了!”

        丰腾望着墨九玄,神情阴狠,“如果这样呢?”

        他再次疯狂向鼎内输送灵力,山河鼎外形再次暴涨三丈,一时间鼎内黑雾弥漫,如同有无数恶鬼发出嘶吼,等待墨九玄入鼎后将其撕成碎片。

        “灵宝果然名不虚传,倒是我小看了它。看来宝库中的炼器也应该学学,以后将小染从头到脚带上法器,小丫头实力又会暴涨一大截。”

        斗法的紧要关头,他想着女儿,做父亲的,无论身处何方,何种境界,心里面只有自己的子女。

        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山头,墨小染心有灵犀的停住脚步,望向无极宗方向,宛若感受到父亲的气息。

        “爹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