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人道筑基

第七十二章 人道筑基

        墨九玄一脸的委屈,“我只是想炼出最完美的筑基丹,帮门下弟子成功筑基,有错吗?”

        玄清道长气呼呼的瞅着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这时,外面传来木雷怒喝,“你们是谁,竟敢擅闯青光峰?”

        接着,御天华高喊,“师兄,莫闹,这位是丹师堂堂主廉深大师。”

        气氛应该很尴尬,随即木雷声音带着惊喜,“几位大师,师父就在里面,我带各位进去。”

        “不用!”是吕方的声音。

        “那您慢走,小心地面不平。”陈桑谄媚的声音。

        “切~”,这是步星火不屑的声音。

        门外闯入三人,激动的廉深、吕方和路行。

        廉深大师嗅着满屋清香,只觉神清气爽,青铜鼎内,紫烟袅袅,在其中盘旋翻滚,一丝一缕也未散溢而出。

        他冲墨九玄微微点头,眼光立刻被玄清道长手中的金色丹药吸引。

        “玄清道长,可否请贫道一观?”

        老宗主极为不舍的将丹药递给他,小心提防着,生怕他抢了筑基丹就跑。

        廉深捏着丹药举起,抬头仔细欣赏。

        “果然,是七彩仙丹,老夫此生能见一次七彩仙丹,死而无憾了。”

        吕方和路行痴痴的望着丹药,想抢过来捏在手中看,又不敢抢,只能像两只公鸡,踮着脚尖押着脖子使劲靠近,生怕错过什么。

        墨九玄满脑子都是炼丹失败了,于是要赶走他们。

        廉深舍不得的将筑基丹还给玄清,试探问道,“这是你炼的第几颗筑基丹?”

        “第一颗,不够完美。”

        墨九玄耸肩,“你们让开点,我还要接着炼呢。”

        老堂主脑子一阵嗡鸣后,谄媚道,“我们能不能在一旁欣赏欣赏?”

        “随意!”

        吕方和路行尖叫一声,“干的漂亮,墨大师。”

        如同两个小迷弟闪在一边,目光紧紧注视墨九玄的手和浑身气机。

        丹途,如其余强大功法一般,除了亲传弟子,基本上不会外传。

        俗家更有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说法,由此可见一门高深技艺要发扬光大是何其艰难?

        像墨九玄这样,随意让别人观看揣摩自己炼丹方法的人,纵观整个青州,根本没有。

        就算丹师堂堂主廉深在教导自己最看好的弟子吕方时,也存着敝帚自珍的心态。

        墨九玄此举,无异彰显大家风范,令三人心折不已。

        两炷香时间后,随着大殿外电闪雷鸣,数十道霹雳为墨九玄双手笼罩淬炼丹药,一阵异香出现,丹室内彩莲飘香,仙乐阵阵。

        九彩筑基丹,成。

        廉深、吕方和路行久久未回过神来。

        三人都沉浸在炼丹的奇妙手法和精妙绝伦的气机运用中,只觉墨九玄炼丹时每一步都那么普通,那么熟悉,偏偏又做不到。

        直到仙乐响起时,一股古朴的大道气息从天而降,那是真正仙人的气息。

        玄清道长束缚在三转金丹许久,此时突然开悟,匆忙离开,回到无极阁悟道去了。

        廉深顾不上跟玄清道长客气,眼中露出极度渴望的神色,眼睛直勾勾盯着墨九玄。他自顾自说道,“传闻有一种人,是天生的丹道奇才,百万中无一,只有那个人,才能领悟丹法的奥妙,将丹道走上新的高峰。”

        吕方轻咳一声,“很明显,路行师兄就是。”

        老堂主“嘭”的一拳打到路行,摇头叹息,“很明显,他不是。”

        吕方暗自庆幸,幸亏没说自己。

        墨九玄继续炼丹,连续八次,八次九彩仙丹,丹室内异香弥漫,味道有些过重,仙乐袅袅,声音有些吵杂。

        出现的太过频繁了。

        三个丹师堂的人,如同雕塑。

        廉深道长毕竟老谋深算,见多识广,率先清醒。

        他整了整衣冠,来到墨九玄身前,气沉丹田,“传闻有一种人,是天生的丹道奇才,百万中无一,只有那个人,才能领悟丹法的奥妙,将丹道推上新的高峰。”

        墨九玄笑笑,伸手指着自己,“我。”

        “错,你不是!”

        廉深道长义正言辞的否定,然后指着自己鼻子,“很明显,我就是那百万中无一的天才。”

        接着单膝跪地,苦哈哈道,“还请墨大师收了我这个徒弟吧!”

        “哈?”

        吕方和路行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纷纷为堂主的骚操作脸红,只恨他抢了自己的台词。

        二人也是聪慧过人。

        吕方正色道,“想我吕方一生炼丹,未遇名师,今日见了墨大师,才终于知道自己的师父究竟是谁?从今日起,我愿以师道尊奉墨大师,还请墨大师收下我,鞍前马后,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眉头。”

        路行急着说话,奈何口齿愚笨,只憋出四个字,“俺也一样。”

        墨九玄瞠目结舌,为三人孜孜不倦的求知欲喝彩。

        真的是...辣眼睛。

        墨九玄知道他们馋自己的炼丹经验,可哪有什么经验,只不过按照丹方所载的内容,按顺序炼制而已。

        “我并没有什么可教的,如果你们愿意在一旁观看,那就随便看看吧!”

        “谢师父!”廉深率先开口,紧接着吕方和路行也不甘示弱,“谢师父,谢师父。”

        墨九玄本想拒绝,但见三人态度虔诚,廉深又一把年纪,好不容易拉下脸来求自己办事,若是拒绝,老堂主面上须不好看。

        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偷笑。

        木雷等五名亲传弟子在殿外等候,见师父出来时,丹师堂三位大师簇拥着师父,红光满面,喜气洋洋,好像得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有点奇奇怪怪。

        不理会弟子们闪烁的目光,墨九玄派三名男弟子分别去唤其他两峰和执法堂的大师兄大师姐来青光峰,顺便喊上他们师父,来做个见证。

        免得他们说墨某人心怀鬼胎,勾引他们辛苦栽培的弟子。

        怜月和明朗早已觉察到青光峰上空的异像,一众长老询问之后,得知墨九玄在炼制筑基丹,现在又唤来三名炼气十二重的大弟子,纷纷向两位峰主表达艳羡。

        “方才青光峰九彩霞光笼罩,异香扑鼻,墨师弟想必炼出了筑基丹,你们三个算是赶上了。”

        “哎,我门下怎么没有炼气十二重的弟子,要不然怎么着也能分一杯羹!”

        “可惜啊,老夫前些年方踏足筑基,早知道墨师弟的筑基丹能引来天地异像,我就在炼气多待上十几年。”

        一众老货又是羡慕又是妒忌,眼睁睁看着无上峰、丹灵峰和执法堂捡了便宜。

        “宗门上次发放筑基丹,应该是二十年前了吧?”

        无上峰大师姐秋月心情紧张,胸口怦怦直跳,想不到还有享用筑基丹的机会。

        丹灵峰黄致远应道,“哎,虽说丹灵峰为宗门炼制丹药,但没想到墨师叔率先炼出筑基丹,惭愧啊惭愧。”

        执法堂田毅面容冷峻,兴许在执法堂待的时间久的原因,整个人不苟言笑,说话简练。

        “你们两把感激放在心里,待晋升筑基后再为宗门多做贡献,也不枉墨师叔辛苦栽培。”

        说话间,三人就已经来到青光峰峰顶大殿。

        殿中,十数位筑基期的长老笑逐颜开,喜气洋洋,显然,对墨九玄炼制的丹药充满信心,更不怀疑三人能够成功筑基。

        木雷已规规矩矩的站在大殿方台前灯火,秋月三人拜过各位师叔,来到墨九玄所据台下一拜起身。

        这些可都是宗门未来啊!

        端坐在台上的墨九玄望着下方四名气息内敛的弟子,恍惚间有种回到当年,玄清道长在无极殿对他训话的感觉。

        “木雷、秋月、黄致远、田毅!”

        “弟子在。”

        “你们四人在炼气期淬炼灵力许久,想必距离筑基期,也只差那登门一脚。今天,我赐予你们四人每人一颗筑基丹,助你们晋升。

        切记,我能给你们一切,也能收回给你们的一切,望你们好自珍重,以宗门大局为念。”

        “弟子谨记!”

        程序化训诫结束,韦倩芳笑意盈盈的捧着盘子,上面放置四颗金灿灿的丹药,每一粒丹药都超凡脱俗,更有一丝丝天地法则。

        这是筑基丹?

        众长老蒙了,四名大弟子也懵逼了。

        因为这与他们想象中的筑基丹完全不同,无论色泽气味还是蕴含的力量,分分钟秒杀他们见过的所有丹药。

        这时,廉深出面解释,将丹药至尊九彩仙丹的常识给众人解释,当场就有数名筑基长老要当场废掉修为,从头再练。

        “筑基分为天道筑基、地道筑基、人道筑基和普通筑基。普通人只要能筑基,就算是万中无一的修行苗子,若能人道筑基,便号称天骄,即便是苍羽剑宗,也没几人。

        而地道筑基,百年难遇。

        至于天道筑基,你们就不用想了,那都是有大机缘大气运的人,才有机会,万年难遇。”

        田毅一听,悄声对旁边的秋月道,“这老头子说的很对,可我就是想打他。”

        秋月悄声道,“听师父说,那是丹师堂的堂主。”

        田毅道,“怪不得懂这么多,句句精辟入理。”

        廉深接着道,“这四枚九彩筑基丹,最低可助你们人道筑基,你们莫要错过机会。”

        人道筑基?

        木雷四人眼睛发亮,看向筑基丹的眼光登时变得火热,拿到手中时,浑身都在颤抖。

        丹师堂堂主的话,那还能做假?

        遣散众人,墨九玄便开始炼制别的丹药,廉深不顾吕方和路行反对,派两人外出,自己一个人留在无极宗,帮墨九玄炼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