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筑基丹

第七十一章 筑基丹

        苍云山中崎岖的山路上,遥遥可见庞大的山门在树叶的缝隙中出现,透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身着黑袍胸佩祥云状金色徽章的老者态度严肃,走在队伍前方,身后是两名胸带银色徽章的中年人。

        数名背着包袱的无极宗弟子从他们身边走过,注意到对方胸前的徽章时均是一愣,接着低头匆匆而过。

        老者身后的一名中年人侧身让开,望着沿着山路而下的几名无极宗弟子,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堂主,果然如苏老板所言,无极宗弟子出逃情况严重,不知这次墨师兄能不能挺过去?”

        中年人方面大耳,容貌普通,一对眉毛粗且长,此时有些焦急。

        另一名弟子道,“堂主,我们何不御器而去,这般走要走到何时?”

        佩戴金色徽章的正是慕华城丹师堂堂主廉深,闻言肃然道,“路行,我们此来是为了帮墨道友离开这是非之地,无极宗虽然只是末流宗门,但该有的尊敬我们也需要表示。

        不可以宗门优劣妨碍我们一视同仁的本心。”

        叫路行的中年人忙道,“堂主说的是。”

        又走了七八里,已来到无极宗门外,禀明来意,镇守宗门的弟子带着敬仰的语气道,“几位丹师堂的贵客,宗主命人传下话来,墨师叔这几日准备炼丹,任何人不得打扰。

        不如在下先送几位去客房休息,待墨师叔炼丹结束后再为引荐。”

        “什么,墨大师要炼丹?”

        方面大耳的吕方急了,“还等什么等,我与你们墨师叔是好友,且去告诉他,就说丹师堂堂主和弟子吕方给他送礼来了,就问他要不要?”

        那弟子眼睛瞪大,“可是丹师堂的廉深大师和丹痴吕方?”

        吕方道,“我就是吕方,这位气息沉稳器宇轩昂的老者就是我们堂主廉深。”

        那弟子在几人胸前的徽章上仔细看了几眼,连忙拱手,“几位在此少待,我去禀过宗主便来。”

        未及时,上空飘来一朵白云,接着廉深眼前一花,浩然白须的无极宗宗主玄清真人正站在面前抚须而笑。

        “廉深大师!”

        老宗主只有几根毛的拂尘随手一摆,单手行礼。

        廉深也施礼道,“见过真人。”

        此时老宗主心里奇怪,丹师堂作为青州独立于各宗门体系之外的组织,其中有许多宗门的丹师任职。

        论影响力可与二流宗门媲美,论实力却不过尔尔,因为丹师堂只有丹师,打架功夫一般,炼丹无人能及。

        在青州炼丹界,丹师堂说一不二,许多丹师的毕生心愿不是长生,而是加入丹师堂。

        廉深现在不过一转金丹,去了二流宗门,也会得到水境宗或者苍羽剑宗宗主的热情招待。

        偏偏那些宗主请过数次,廉深大师爱答不理,从不登门。

        可今日怎么来到了名不见经传的无极宗?

        正思索间,路行已拿出一只绣有祥云的储物袋递了过去,玄清道长一旁的弟子接过。

        “老宗主,此来只有一些丹药赠送,还请收下。”廉深道。

        路行接着道,“这里面是两颗筑基丹,十颗聚灵丹,还有一颗复灵紫丹。”

        这几味丹药,都是极其稀缺的高级丹药,而复灵紫丹更是珍贵无比,其效果可令金丹期修士斗法后,视丹药品级恢复一定的灵力和神魄。

        而筑基丹,对于无极宗这样的宗门更是珍贵,若是多几个筑基修士,宗门发展也会更好。

        老宗主何曾收过这么重的礼,一时间茫然,感动的眼泪快要留下来。

        对方能在问道前赠送这些东西,礼重情更重。

        “如此,老朽多谢了。”

        他深深一躬,廉深道长连忙扶起道,“老宗主何必客气,我与贵宗墨九玄是忘年交,老宗主的为人我也是极为赞赏的。”

        玄清道长心底一热,原来他们是看九玄的面子才来的。

        这几个人,他平时请都不敢请,而现在竟然来无极宗拜访,九玄可真是为宗门立了大功啊!

        吕方心里暗笑,还不是墨九玄治好了困扰老头子数百年的秃头,这才来报答一番。

        他这段时间炼丹遇到些麻烦,急于见墨九玄解惑,于是问道,“老宗主,不知墨九玄何在,我有事找他?”

        玄清道长道,“九玄在青光峰准备炼制丹药,待他完成后,再请来相见,几位先随我去无极阁坐坐。”

        吕方道,“老宗主,我此来只为见墨九玄,还请老宗主通融一二。再说,墨道友炼丹,我在一旁帮衬着,岂不是成功率更大些。”

        话音刚落,一旁的路行忙道,“吕师兄所言极是,我也去帮衬帮衬,就是当个烧火童子也成啊。”

        两人饥不择食的表情落在廉深道长眼里,顿时廉大师脸上有些挂不住。

        训斥道,“九玄炼丹,你两凑什么热闹,再说,就你们一个七品丹师,一个八品丹师,能帮得上什么忙?

        还不速速退下。”

        他含笑看着玄清道长,“不知九玄在炼什么丹药?”

        “筑基丹。”老道长如实相告,“宗内弟子盼望筑基丹已有数十年,九玄也是迫不得已。”

        “筑基丹?”

        廉深莫名的就有些紧张。

        “是啊,只有十分材料,九玄也是第一次炼,能成一份就算不错了。”老宗主苦笑。

        廉深似乎打开了新思路,“老夫愧为五品丹师,对筑基丹也算颇有研究,成功率大概在六成左右。

        不如你带我去见九玄,老夫也能指点一二。”

        玄清道长大喜,这样的炼丹大师请都请不来,如果再能指点一二,对墨九玄的炼丹能有很大帮助。

        “那敢情好,大师请随我来!”

        玄清道长连忙架起云头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廉深三人。

        下方镇守山门的弟子看到,莫不露出惊艳神情。

        “看到没,丹师堂的堂主都来了,墨师叔好大面子。”

        “可不,丹灵峰的峰主明朗道长想入丹师堂多年,人家根本不收,就这么横!但见了咱们宗主,还不是客客气气的?”

        “那是,咱们墨师叔,那是神仙般的人物。别看丹师堂平时谁也不鸟,可咱们有墨师叔啊!”

        几个弟子志得意满,自傲之情充斥心间,似乎觉得紫云宗问道,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玄清道长一行人临近青光峰,只见沧桑大殿上空开始凝聚黑色云团,其内电闪雷鸣,威压甚重。

        “这是...渡劫?”

        吕方诧异道。

        “不会,青光峰的木雷虽然已是炼气十二重,毕竟天赋不足,还在温养元神,修行体魄。九玄炼丹也是为了能让他筑基的几率增大。”

        廉深道长用手拂过茂密的黑发,皱着眉道,“这种云,老夫曾有幸遇到过一次。还记得当时炼制复灵紫丹,机缘巧合之下,老夫的一位朋友就炼出了三彩仙丹。

        当时,天空就是这种云彩。”

        接着,他悚然一惊,“墨九玄难道炼出了三彩丹药?”

        吕方道,“师父,何为三彩仙丹?”

        廉深道,“丹药分为天地人三品,我们所知的丹药最高级不过是天品丹药。九玄在慕华城售卖的便是天品淬体丹。

        就如修士渡劫,天品之上的丹药号称仙丹,从三彩到九彩。

        而仙丹不应出现于世间,便引来天雷,要将其摧毁。

        在这个过程中,丹师若能合理利用天雷,淬炼丹药,成功后最低也是三彩仙丹。

        其上,有三条纹路,便是仙丹的品级。”

        “带有纹路的丹药...?”

        吕方讷讷,“弟子还从未见过。”

        廉深凝视着翻滚的雷云,沉声道,“但愿九玄小友能够成功。”

        只见那黑云涌动,其内电蛇舞动,雷光璀璨,发出震耳欲聋的霹雳声,时不时会有一两道光柱倾泻而下,在临近大殿屋顶时消失不见。

        俄顷,风雷停息,碧空下出现七彩霞光,久久不散。

        廉深道长以手挠脸,满口槽不知如何吐出。

        玄清道长为他的怪异神情搞得不明所以,诧异问道,“廉堂主,九玄到底成了没?”

        廉深长叹,“墨九玄,真乃青州丹道之绝顶天骄。”

        他既有遗憾,又颇为欣慰,“玄清老宗主,你收了个好弟子啊!墨九玄炼出的不是三彩仙丹,而是七彩仙丹。

        此丹一出,试问青州有谁敢掠墨九玄之锋芒?”

        “七彩...仙丹?”

        玄清道长倒抽了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说,九玄不但成了,而且炼成了极难炼制的仙丹?”

        廉深道长以手捋须,“正是。”

        玄清道长只觉天上掉下一个极品大礼包,整个人都快幸福的晕了过去。

        他再也顾不得照顾客人,身形陡然一转,人已经来到墨九玄炼丹的丹方。

        却见墨九玄欣长的手指捏着那枚丹药,满脸嫌弃,喃喃自语。

        “五十万下品灵石购买的橙色丹方,不是说每一颗都是九彩吗,这个怎么是七彩的?

        莫不是因为第一次炼制,没掌握好火候,炼了个废丹出来?”

        说着就要扔掉丹药。

        玄清道长只觉自己七感从未向今天这样敏锐,气机从未向今天这般顺畅,只一个瞬间,那粒丹药就落在他的手中。

        老道长小心翼翼的捏着丹药,放在眼前,清香袭来,让人飘飘欲仙,光泽诱人的筑基丹表面有七条细微的纹路,每一条纹路中,都蕴含了一丝天地法则。

        “这就是七彩仙丹?”

        老道长笑的就像秋天的美人菊,一脸褶子拧在一起,每一条褶子都写满了喜悦。

        接着,他眼睛一瞪,一巴掌就要拍过去,“臭小子,七彩仙丹你都扔,你怎么这么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