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全力出击

第六十九章 全力出击

        光照鉴人的青石地砖上,玄云宗的弟子口歪眼斜,张着嘴门牙掉了两颗,右眼窝已成青紫色。

        他躺在哪里,如同一只死狗,任由两名弟子呼唤抹药。

        人一点反应也无。

        自己带来的弟子被人打成这样,元明道长脸部肌肉抽搐着,指着地上受伤的弟子问道,“这是何意?”

        这时,门外有弟子慌忙跑进大殿,看到地上惨兮兮的人,心里一惊,向老宗主拱手道,“禀宗主,这位师兄方才与弟子有些误会。

        小染师妹来时他拦住不让进。小染师妹年轻不懂事,冲动之下给了对方两拳。”

        他抬眼瞥瞥那人,“没想到这位师兄不经打,就这样了。”

        “好,好的很!”

        元明道长愠怒,“建白,方才你不是要和小染切磋吗?现在她来了,你正好下场,请她指教指教你。”

        “谨遵师叔命。”

        贺建白一手负与身后,一手做出请的动作,望向墨小染,“还请师妹移步。”

        墨小染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小手揪着老宗主的衣袖,疑惑问道,“宗主爷爷,怎么了?”

        玄清道长一双慧眼扫向贺建白,只见他气定神闲,双目炯炯有神,浑身气息含而不漏,灵力精纯。

        虽然只是炼气十层的境界,但一身修为远非普通炼气十一层的修士可比。

        他年龄不过十九岁,已取得这般成就,在青州年轻一代赫赫有名,斗法经验十分丰富。

        战绩不如百战那般惊世骇俗,但也是青州绝顶翘楚之一。

        墨小染与其相比,无论心境还是实力,又或者经验,都有着不小差距。

        老宗主一时心疼小丫头,将其护在身后,“元明道友息怒,她还是个孩子。”

        “只是切磋切磋,不会伤着她的。”

        元明道长安抚,随即眼睛一瞪,“建白,一会出手注意些,别伤着丫头。”

        “建白领命。”

        贺建白恭敬拱手。

        他自负青州能与自己交手的人不多,除了百战那个变态,任何年轻人已不放在眼里,如今却被派来与这么个小丫头切磋,这位玄云宗的高徒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众人很是担心墨小染,怜月道长发觉墨九玄自始至终,对对方的挑战无动于衷。

        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袖,以眼神示意。

        墨九玄似乎猛然回神,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牙齿,“小染,你便与建白切磋一二,不妨事的。”

        众人大惊,望向墨九玄的眼神充满不解。

        那还是你家姑娘吗?

        人家老子都应了,无极宗众长老再心疼墨小染,也无计可施。

        众人移步斗法场。

        贺建白双手负在身后,身形如枪,于风中傲然而立。

        对付一个十岁多的小娃娃,他想不通自己拿什么输。

        别说什么九斗帝皇体,或许潜力极大,但未长成时也是弱鸡。

        玄清道长用手指捏着几根胡须,眼神不住往墨九玄身上瞟,他心里打定主意,只要情况稍有不对,他立刻出手救人。

        待事情了解后,将墨九玄狠狠收拾一顿。

        别看墨九玄筑基十二重,在东华山轻松秒杀强敌。

        在金丹真人眼中,也只是小孩子之间过家家的游戏。

        揍他,跟揍鸡仔差不多意思。

        “小染师妹,请!”

        “建白师兄,请!”

        小染如今越发清秀,眉目如画,美女坯子已成,虽然年幼青涩,但没人否认,她未来会成为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贺建白心里嘀咕,小丫头这么可爱,还是不要动兵器了,免得伤了她,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且陪她玩玩,试探出她的斤两即可。

        思虑未定,陡然一阵带着香气的劲风朝面门袭来,隐隐间空气爆裂,贺建白脸部肌肉在劲风中变形。

        “我...”

        一口槽没吐出,他已施展玄云宗绝学《游龙步》,身形暴退,在原地留下一串残影。

        墨九玄瞳孔一缩,“不亏是玄云宗有名的天骄,单单这步伐施展开来,就有那么几分大家风范。”

        这边,墨小染取的一招优势,欺身而上,仗着强悍身躯,拳打脚踢。

        虽未正面击中一次,但随着噼噼啪啪空气爆裂的声音响起,元柏道长脸已变色。

        贺建白气机流转间,脚步轻移,身形行云流水,若一条滑溜溜的泥鳅,在墨小染风暴般的拳脚中游走。

        这位自负的青年,一开战,场面上就以落入下风。

        实则是,他想试探对方的出拳路数,力量与速度,还有全身鼓荡灵力的精纯度。

        不过,这样的试探让他一时间腾不出手来还击,只能凭步伐身法躲避。

        两人都已是青州拔尖的后起之秀,打起来的时候,一红一青,在斗法场中如同两道并行线你追我赶。

        墨小染感觉有些烦,对方的身法太快,快到她每一拳都落了空。

        这种憋屈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于是,小丫头也不管什么切磋不切磋,骤然发力,脚尖在地面一点,身形速度暴涨,一拳轰在贺建白的脸上。

        这时,她身后的青石地面才突然粉碎,蛛网般的裂缝蜿蜒密布。

        贺建白的脸一阵扭曲,逐渐消散,这时,众人才发觉,墨小染的拳头只是轰在了残影之上。

        “建白这孩子,还算不错!”玄清道长满意点头。

        “是啊,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还手,是个好孩子。”怜月道长在一旁接话。

        “你看,他只是凭借精妙的身法躲避,每一次小染暴露出弱点之时,他都没有趁机攻击,看来,他还是让着小染的。”

        玄清道长老大慰怀,他最怕的就是墨小染受伤,如今看来,贺建白真的如元朗所说,只是简单切磋。

        听到两人谈话,元朗老脸黑了。

        他怎么会看不出,贺建白在对方气势与力场的压迫下无法还手,再这么下去,只有输。

        他虽想测试出墨小染的潜力,但也不想自家弟子输的难看。

        最好是那种风轻云淡间,与墨小染周旋一二,然后慨然一击,大功告成。

        可惜,天不随人愿,贺建白的处境越来越不妙,大大有失玄云宗天骄的风范。

        此时的贺建白,已收起了小觑之心,眼前挥舞拳头如同疯魔的小丫头,怎么看都是一头长相甜美的凶兽。

        他微眯眼睛,身形闪动间双手结出一个简单的印记,随即炼气十重的气场爆发,在身前形成一股粘稠的领域。墨小染的脚步只是微微一滞,贺建白已趁机退出二十于丈,立于原地,一股锋锐的气息自体内扩散而出。

        腰间,叮铃铃一阵响,锋利的白光如游鱼般绕着他的身形转了一圈,在其肩头停滞半秒,嗡鸣一声,在空中画出一道白色电光,直刺墨小染的额头。

        “窝槽,这年轻人,不讲武德。”

        玄清道长眼见的那剑光凌厉如电,生怕墨小染躲不过去,心念一动间就要一巴掌拍死贺建白。

        一了百了。

        却被元柏道长一把抓住手腕,“你要干嘛?”

        老道长老脸一红,知道自己过于担忧,一时间失了分寸。

        抽回手,默不作声,盯着下方斗法二人。

        身形向前狂奔的墨小染在白光出现的一瞬间,全身毛孔骤然一缩,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脑后的小辫子都竖了起来。

        在危急生命的危险之中,她向一旁伸出手,一杆长枪由虚空而现,向前一挥,“噹”的一声,白光与枪头撞击在一起。

        随即像水中游动的小鱼,撞在礁石之上,头晕目眩的飞了出去。

        贺建白波澜不惊,以心神控制飞剑在空中绕一大圈,向她的后背激射而去。

        此剑似乎有自己的灵性,在空中穿梭,一圈接着一圈围绕墨小染盘旋,时不时突袭一剑,凌厉非常。

        墨小染站在原地,眼珠随着飞剑轨迹转动,斜枪在手,叮叮当当的将不断袭来的飞剑一一格开。

        小丫头稳如山岳,脚下随着飞剑变幻不住换着步子,一杆枪在手,任由那一柄飞剑化作漫天剑雨,也遮挡的严严实实,滴水不露。

        她也经历过数场战斗,只是对方太弱,一拳打飞,要么就像赤血暴熊那般以肉躯硬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何曾被人逼的进不了身,满身力气无处发泄,只能远远的与一柄剑打架。

        眼见的那飞剑越来越快,却是贺建白越打越心惊。

        以他的造诣,对付别人也从未向今天这般陷入苦战,那飞剑本是师父赠与的法器,与他心神心神相同,使用起来得心应手,如臂使指。

        往往一个不经意,就可斩对付项上人头。

        可偏偏在今天不灵光了。

        这小丫头年龄虽小,力气却是极大,与她瘦弱的身材极不匹配。

        岂不知墨小染每天将爹爹炼制的淬体丹当糖豆吃,辅以各类炼体灵丹,身躯比起一些以强横身躯著称的妖兽也不成多让,那杆长枪在她手中即可做枪,也可做锤。

        那飞剑神出鬼没,轨迹难以揣摩,小丫头以不变应万变,一力降十会,只需在飞剑刺来的一瞬间将其荡开即可。

        贺建白心中盘算,这小丫头反应敏锐,枪法亦是不错,以灵巧取胜恐怕有些为难。

        于是,举起手臂喝道,“剑来!”

        正围绕墨小染的飞剑在主人喝声响起的一刹那骤然转弯,已回到贺建白的手中。

        当下,贺建白也顾不上什么承让不承让,什么还是个孩子,只催动功法灵力,挥臂向前横扫而出,一道剑气自剑身倾泻而出。

        所过之处,坚硬的青石在剑气下崩然四溅,乱石拍空。

        “这孩子,竟然出全力了?”

        元明道长悚然一惊,他想起二十年前宗主为了木道长之徒的事情来无极宗问罪,被玄清道长以搭上全宗性命也要镇压他的事情。

        如今,墨小染天赋更在其父墨九玄之上,贺建白要是伤了她,不知这糟老头子会怎么对付自己?

        “小染,小心!”

        众无极宗修士皆发觉贺建白使出炼气十一层所有实力,那纵横的剑气横冲直闯,一路披荆斩棘,径直扑向小丫头的面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