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玄云宗来人

第六十六章 玄云宗来人

        少女娇媚动人,脸颊微微偏瘦,透着淡淡的飒爽气质,嘴唇红润,眉眼分明,笑的时候右边嘴角翘起,有些调皮。

        “小师妹!”

        御天华大叫一声,喜悦溢满脸上,张开双臂就要过去抱起。

        只那个头吓死人的暴熊习惯性的咆哮一声后,御天华立刻站定了身子,不敢踏前一步,向熊背上的丫头招手,“快下来,让师兄抱抱。”

        热情的御天华得到了一个让他心酸的白眼。

        “师兄,我快十一岁了,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了。”

        暴熊驮着小姑娘走进大殿,墨小染骑在暴熊背上神情冰冷的扫过占据三分之一大殿的记名弟子。

        “大师兄!”

        “小师妹,什么事?”木雷语气温柔。

        “爹爹说了,紫云宗问道在即,宗门可能不保,愿意下山的师兄师姐,尽可让他们离去,不得阻拦。”

        大殿轰然一声,群情激昂,吵杂声几乎能掀翻殿顶。

        五位记名弟子齐齐呆滞的望着墨小染,想不通师父为何要下这样的命令。

        “此言当真?”

        陈桑细长的眼神闪烁,充满怀疑。

        四弟子韦倩芳是五名亲传弟子中唯一的女性,在师母不在的时日里,她承担了大部分管教墨小染的事情,与小师妹关系亲近。

        “小师妹,师父怎能任由弟子下山,宗门门规何在,师徒情谊何在?不行,我得让师父收回成命。”

        “师姐!”

        墨小染清冷的叫了一声,眼神俯视师姐,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这种眼神从一名十来岁的小姑娘眼中出现,本身就很怪异,在韦倩芳眼中,却又觉得那么自然。

        似乎本该如此。

        她放弃了寻找师父讲道理的想法,把希翼的目光望向沉稳的大师兄。

        木雷领会到了,正要说话,就看到小师妹正望着自己。

        在旁边看还没什么切实感觉,直到真正与这种目光对视,筑基十二重的大师兄莫名心虚。

        从墨小染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丝师父的影子。

        那种一旦做出决定,便不会改变的坚定与自信。

        “青光峰众弟子听着,问道将至,生死难料,前途未卜,众弟子或去或留,悉听尊便,任何人不得阻拦。”

        众记名弟子面面相觑,直到提出要离开的那名弟子左右看看,当先走出人群,大摇大摆的去了。

        这时,三三两两的弟子也走了出来。

        毕竟在一起生活学艺多年,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来到木雷身前微微一躬,脸上布满惭愧,虽是如此,与身家性命比起来,眼前的难堪又算的了什么?

        到最后,只余下五十名记名弟子。

        人去楼空,大殿中顿时落寞萧索。

        木雷微眯着眼睛,陈桑望着殿门外冷笑,其余三人义愤填膺,韦倩芳还不住唾骂那些弟子不义。

        剩下的五十名记名弟子坚定的站在殿中,安慰几人。

        “师兄莫闹,和那些人生气,白白伤了身子!”“宗门在,我们在!大不了和紫云宗拼了。”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到时死前拉个垫背的,也不冤。”

        因为大部分人的离去,留下的弟子非但没有失去信心,反而更加团结,望着意气风发的师弟们,木雷深深吸了口气,感觉心底某处柔软受到触动,有种意料之外的感动。

        “我在次,替宗门谢过各位师弟师妹。”

        木雷拱手,其余四人跟在身后同时拱手,众记名弟子连忙躬身拜道,“为师父,为宗门,敢不效死力?”

        “什么死不死的,事情哪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

        墨小染轻松从暴熊身上跳下,拍了拍它厚实的外皮,“去,那凉快那待着去。”

        赤血暴熊的灵智不输于人,此刻吃瓜正吃的开心,闻言嘴一撇,满脸不乐意的到一旁趴下,闭目养神,只是两只圆圆的耳朵不住耸立。

        “师父现在何处?”木雷问道。

        “爹爹刚去找宗主爷爷了,让我陪着两位大叔来找你,让你好好招待,他们可是爹爹的贵客。”

        木雷这才将目光移向身着靛青色长袍的剑修和孔武有力身背大刀的粗犷汉子。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剑修锋芒锐利,纵然克制,那股凌厉的气势也隐隐散发,而那粗犷汉子更了不得,站在那里沉稳如山,巍巍然须仰视之。

        二人境界高深,如望不见底的幽暗深潭,让人看不出深浅。

        虽说外貌不如师父那般风姿隽永,却有着同样令他难以企及的高大。

        木雷立刻摆清了自己的位置,躬身拜道,“见过两位前辈。”

        柳不惠面带微笑,轻轻颔首,牛霸则重重“嗯”了一声。

        “二位请随我来!”

        他已打定主意,这二位身世一定不凡,得照顾妥帖,在紫云宗问道的关键时期,说不定会成为宗门强大的助力。

        “这位是柳叔柳不惠,这位是牛霸叔,他们两实力不错,来我们宗门住段时间。”

        墨小染笑嘻嘻的介绍,走在三人旁边,摸着牛萌的脑袋再次兴高采烈的介绍,“这位呢...是我跟爹爹外出时遇到的,它可厉害了,是我的好伙伴。”

        木雷瞥了眼神色不动的二位大佬,心里面直犯嘀咕。

        这两人实力高深莫测,气势与师父在伯仲之间,说不定是筑基十重以上的大高手。

        小师妹却说两人实力不错...不错?好高的评价。

        木雷心里忐忑,发现二人饶有兴致的随他走在树荫笼罩的山间小道中,脸上没有半分韫色。

        这样的评价,竟然认为是理所应当。

        那头小黄牛眼睛黑白分明,转动时颇有灵韵,显然是个开了灵智的妖族,已有通灵四层的修为。

        小师妹能有这样的灵宠,运气让人羡慕。

        至于那头威势骇人的暴熊,乖乖的跟在几人身后,如同小绵羊,再没了刚才的张牙舞爪。

        柳不惠一路走来,只觉山中灵气稀薄,远处的建筑经过时间的洗礼变得斑驳,哪有半点苍羽剑宗恢宏的气势?

        在这般贫困的宗门内修行有成,墨兄和小染这孩子,太难了!他心里唏嘘,对墨九玄这般天赋却困在末流宗门感到可惜。

        墨兄若是在无极宗,不知现在会修行到何种地步?

        送两位贵客去了山顶,有大师兄陪着,墨小染便带着暴熊和牛萌在山里撒野,四下游玩。

        下山的弟子不少,遇到小姑娘也是半有羞惭半有惧怕。

        羞的的当了逃兵,惧怕的则是那强悍巨大的暴熊身躯如小山,纵然和小姑娘打闹,发出的声音也如同雷霆。

        玩的累了,墨小染躺在山间树荫下的青石上,前方是陡坡,可以看到巍峨苍翠的主峰在流云之间,飞檐勾斗隐匿其中,下山的宗门弟子沿着崎岖山路匆匆忙忙,如同下雨时往家里赶的山民。

        忽然,她发现空中有七八名大袖飘飘的道长御剑而来,目标直指无极峰无极殿。

        他们穿着浅蓝色打底的袍子,袖袍边缘绣着深蓝色的纹路,腰悬玉佩,气度不凡。

        “那几个人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赤血暴熊在发现那些人的第一瞬间,就产生了深深的忌惮,那是野兽本能天性对于强者的畏惧。

        墨小染道,“看他们来势汹汹,不怀好意,我得去宗主爷爷那瞧瞧去!”

        ...

        无极宗大殿。

        有弟子来禀报,“宗主,墨峰主提议的事弟子已经传谕了整个宗门。”

        明朗道长急躁问道,“情况如何,是不是只有几个胆小如鼠的小子下山,绝大数弟子愿意和山门共存亡?”

        那弟子面色尴尬,音调也低了许多,“禀...禀师叔,大部分弟子都下山了。”

        大殿中众人脸色一僵,明朗道长顿时怒火朝天,枯瘦的双拳紧握,“老夫这就去灭了这些欺师灭祖背叛师门的孽障。”

        “明朗!”

        沉稳如山的老宗主喝止住他,“九玄说的对,宗门前途堪忧,弟子们有离去之意,也怪不得他们。让他们去吧!”

        说到最后,这位老宗主眼中似乎没了光彩,有些泄气。

        辛苦经营数百年的人心都聚拢不到一块,这一点深深的刺激了他。

        明朗恼怒的“嗨”了一声,狠狠的甩袖,扭过头不说话。

        大殿外,又有弟子来报。

        “玄云宗元明道长到。”

        话音未落,元明道长大摇大摆的走进大殿,身后还跟着十余名英姿勃发的修士。

        看修为,大部分都在筑基十重以上。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玄清道长抖擞精神,走向方台迎接,其余长老挺直腰板站在两侧。

        玄云宗虽然是三流中的顶尖宗门,但也不能在他们面前折了无极宗的锐气。

        元明真人脸上大笑,大步而来,早早的伸出双手,走到跟前,握住老宗主的手。

        “玄清老友,好久不见,道法又高深了。”

        玄清道长也大笑道,“元明真人,你如今越发的精神了。”

        两个人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亲热寒暄,互相拍马,不亦乐乎。

        但众人分明看见,那热烈套着近乎的表象下,两人之间暗流涌动,波谲诡异的实际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