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

第五十五章 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

        苦主离去,元明道长觉得自己待着也没什么意思,讪讪的。

        那个温文尔雅见面就含笑执弟子礼的好侄儿,竟是个狂悖无知、心思歹毒的恶棍,其思想怪诞无知狂妄,举止邪恶无情令人发指。

        老道长只觉满腔热血换来的却是冰冷的现实,老脸被打的啪啪作响,一时间,对墨九玄有点愧疚。

        自己无凭无据,只因为墨九玄来自末流无极宗,以前又与师兄木道长弟子们有些仇怨,就借着机会想把他整死。

        可不嘛,一个小小的筑基九层修士,在金丹真人眼里,可不就是个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

        蚂蚁疼不疼,捏它的人可不会考虑。

        他很快回味过来,墨九玄是离开慕华城时是筑基九层,三个月不见,已踏足筑基十二层。

        这件事本身便不是正常修士所能想象。

        莫名的,这位高高在上的金丹真人心底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生怕对方会因此记恨他。

        尉迟奇水在一旁望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元明道长,嘴角露出神秘笑容。

        “元明道长,事情大白天下,墨九玄并不是凶手,这城主府,你可以随时离开。”

        元明也不好意思,拱拱手,转身离去,出了厅门,身影立刻变得虚幻,随之消失。

        告别城主,吴轻絮洗了澡换了身衣裳,叫上三五小弟,要去带颜色的地方买醉。

        刚出城主府的大门,两匹类似马匹的带甲灵兽拉着一辆豪华马车在府外等候。

        一袭嫩绿长裙身段婀娜的四通商会会长苏语梦,款款而来。

        早知道她和墨九玄不清不楚,吴轻絮自然知道这位美人来此是干什么。

        不过,大难不死的他暂时不想和任何不能愉快玩耍的女人玩耍,打了个止步手势,高声道,“墨九玄无事,好端端的,暂时不能回慕华城。”

        苏语梦若寒冬初晴,阴霾尽散,来到吴轻絮身前笑道,“四通商会新来了几坛上好的仙酒,十来位美人,今晚可以让你尽情一醉。

        不过,你得仔细说说。”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银的吴都尉严肃的点点头,喜逐颜开,“好!”

        ...

        牛脊山牛家寨。

        柳不惠在寨中欣赏原始美的建筑群,一边询问,“墨兄,这段时间怎么没见小染?”

        “听说占了一座山,带着一帮牛犊子过那山大王的瘾呢!”

        墨九玄外套墨绿色长袍,风姿隽永,自信非常。

        不说整个青州,仅这都是牛头人的牛家寨,自己的长相可不就是天花板的存在?

        强大的实力与非凡的气度容颜融合起来,铸就了此刻的自信。

        附近的女性牛头人向他两投去可怜的目光。

        “好瘦啊,没把子力气,还那么丑,太可怜了!”

        “是啊,听说人族都那么丑。”

        “哎呦,吓死人了。以前那些大能怎么敢面对这般丑陋的人族,他们的心态可真强大。”

        议论声传来,墨九玄和柳不惠同时一愣。

        柳不惠的长相在青州男子中也算中上,墨九玄更是一等一,如今在这牛家寨被一群母牛这般同情,两人心境崩坏,含泪狂奔而去。

        除此之外,牛家寨的日子还算过的不错。

        因老族长和牛霸的力挺,其他牛妖碍于情面,对两人还算客气,每日好酒好肉供着,闲来过上几招,探讨修行之法,令墨九玄和柳不惠也增长了不少见识。

        至于牛奔与牛萌的父亲,牛霸的大哥牛豪外出至今未归,要不然早就齐聚人手,去那戈壁之地打开矿脉封印。

        有天夜里,牛豪回了寨子,第一时间去了老族长的家。

        燃烧的噼啪作响的炉火旁,老族长盘腿坐在一块蒲团上,牛霸跪坐一旁。

        “豪儿,你为何去了这么久?”

        牛豪体型与牛霸相仿,都是寨中相对高大强壮的体魄,背后一把散发寒光的金丝大环刀,上有九只圆环,走动时响个不停。

        他说话声音一同其余兄弟,低沉浑厚,唯独那双眼睛亮晶晶的,透着些许狡黠。

        “那杀害我们族人的地龙已被我杀了,不过回来的路上,遇到几个不长眼的蟊贼也被我杀了三个,留下一个带回来,因此耽误了些时日。”

        一头长着奇怪嘴脸的妖魔从牛豪的袖子中跌出,两只蛤蟆般的眼睛又大又鼓,尖嘴猴腮,长的甚是奇怪。

        不过妖族种族繁多,长的比他还要奇怪的比比皆是,老族长也不以为意。

        那妖怪刚一落地,枯瘦如柴的双臂立刻爆发出巨大的力量,绑缚他的绳子发出一股淡淡光辉,纹丝不动,任凭他哼哧着使用蛮力也无法挣脱。

        最终,放弃。

        老族长眯着眼睛,抬头望向牛豪。

        牛豪一脚踢在那妖怪身上,妖怪立刻痛的用脑袋不停撞地以缓解疼痛,口中连连叫道,“是主人,是主人吩咐我们半路截杀你的。”

        牛豪道,“你的主人是谁?”

        妖怪道,“不知道。”

        又一脚毫不客气的踹上去,妖怪连声求饶,“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每次,都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气中的大妖传话。

        上旬,那大妖又来找我们,说牛家寨引人族进寨,破坏了妖族规矩,他让我们给你一点教训。”

        牛豪咧嘴笑道,“就凭你们阿猫阿狗三两只,就想给我教训?”

        妖怪道,“他也没说你是化形十二层的大妖,我们琢磨着,一伙化形五六重的兄弟,怎么也能收拾的了你。

        没想到,被你收拾了。误会,这都是误会。

        若是知道你是十二重的,打死我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牛豪看向牛霸,牛霸道,“是实话。”

        牛豪道,“那就没用了。”

        一刀将妖怪砍翻,随即张开巨口将两截身体吞下,慢慢炼化。

        吞掉妖怪后,牛豪挺起雄阔的胸膛转身望向屋外,朦胧月色中整座牛家寨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辉光。

        牛豪眸子似看透虚空,狞笑道,“老族长,我们牛家寨可能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呵!有点意思。许久未大动干戈,让有些人以为牛家寨是个软柿子,看来有必要让他们回忆起大力牛魔族的残忍了。”

        厚重的大刀抗在肩头,熊熊战意燃起,牛霸身上突兀的出现了一种嗜血的气息。

        “稍安勿躁,切记,静心。”

        老族长悠悠劝道,“准备准备,三日后是良辰吉日,我们去解开矿脉封印。”

        牛豪与牛霸大喜,老族长终于下定决心,要再破阵法了。

        ...

        三月四日,龙抬头。

        黎明前,一只由二十头牛妖组成的队伍接着夜幕,离开的牛家寨,前往北方五百里外的戈壁滩。

        清晨的风凛冽中带着寒气,牛妖们微眯双眼,凝望远方起伏不定的戈壁丘陵,满眼望去,尽是茫茫沙海。

        每一头牛妖眼中都闪动着灼热的火花,似乎那不是漫天黄沙,而是无数漂亮的小母牛在悠闲啃草。

        墨九玄静静的跟在队伍中央,旁边是保持缄默的柳不惠,两人脚下踏着法器形成的白色云朵,好似前来旅游观光,神情轻松写意。

        路上,墨九玄神识探入识海宝库,在里面观赏各类宝物,其中红色品质的神器功法秘籍看的他口水直流。

        一看价钱,一万完美灵石,顿时头顶冒烟,可怜巴巴,想死的心都有了。

        完美灵石,修行界的宝物,一枚顶的上一千下品灵石。

        这是市价,而完美灵石不仅蕴含庞大灵气,而且修士吸收率极高,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

        一万完美灵石...墨九玄只当这是一场美丽的梦。

        队伍行进速度很快,毕竟是化形期的大妖,天还未亮,就已经来到广袤沙海上空。

        清一色起伏的沙漠看起来各处并无不同,荒凉偏僻,毫无生机。

        墨九玄满腹狐疑,忍着没问,坐等牛家寨大妖们的操作。

        牛豪与墨九玄已经认识,神秘的对他一笑,自厚重的灰皮大袖中掏出一只上了青釉的瓷罐,打开后,罐中喷出一缕缕黑色气体,伴随着“滋滋滋”的昆虫叫声。

        黑气掠过沙地,掀起一层层的沙尘,黄沙与黑气中缓缓凝结出长有两对大鳌的形体。

        数十只黑色蝎子,加上长尾足有丈半长短,外皮粗糙布满靑褐色血管状的斑纹,钢鞭似的长尾尾部是足有一尺来长的弯曲钢针,尖端幽绿,显然淬了剧毒。

        “这是什么?”墨九玄从未见过这般凶恶的蝎怪。

        “赤火蝎,二十年前发现矿脉时,在附近我发现了这窝刚出生的蝎子,一只用其他妖族的血肉喂养它们,耗费了不少精力,好不容易才长到这么大。”

        牛豪宠溺的望着下方的蝎群,仿佛那是自己的亲儿子,比牛奔牛萌还亲上许多。

        “它们天生属于沙漠,在这里,只要有它们在,无论地表如何变化,我们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矿脉入口。”

        “你曾带它们来过?”墨九玄问道。

        “没有。”牛豪森白牙齿随着笑容露出,莫名的有几分寒意,“我把它们的母亲,囚禁在矿脉入口的深渊里。”

        说罢,下方蝎群开始迅速移动,大群昆虫行动时发出的刺耳摩擦声令众妖心悸。

        牛豪大叫一声,“跟上它们。”

        众牛妖立刻紧随其后,墨九玄与柳不惠对望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深深的忌惮。

        这个牛豪,不像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