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一拳,两拳,三四拳

第五十一章 一拳,两拳,三四拳

        小牛犊子们聚精会神看热闹,相较于牛刚牛奔,天赋平常的他们,谁是那个年轻一辈领头牛并不重要。

        家族里某几家为了争夺名头,热烈的打打闹闹,调味无聊的生活,才是重点。

        他们开始“哞哞”的瞎起哄,意思牛光代表牛脊山牛家寨的妖族,与代表青州人族的墨小染展开激战。

        谁赢了,那个种族就赢了!

        小牛犊子们的心思就是如此淳朴。

        墨小染毕竟是牛萌的朋友,自己的朋友在家族受到敌视,他自己面子也挂不住。

        “牛光,我思虑再三,觉得你还是不要和墨小染比试了。你是身躯强横的妖族,又有通灵四重的修为,墨小染只不过是孱弱的人族,又是客人。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让人家说牛家寨欺侮客人,有损咱们牛脊山的威名。”

        牛光还以为牛萌露怯,得势不让人,“这人族小丫头目中无牛,不把我们牛脊山放在眼里,你也看到了。你瞅瞅,她嚣张的那样子!

        今天必须给她一点教训。”

        牛萌叹口气,谁给谁教训还不知道呢!

        牛奔与牛光算是明白了情况,两头领头牛彼此对视,心领神会,一起禁声,坐待事情发展。

        牛萌越是劝解,牛光越是肯定墨小染只是嘴皮子厉害,要不然牛萌怎么会费尽心思的想要停止这场无意义的争斗?

        墨小染烦了,用手按住牛萌的头顶轻轻摩挲,就好像在抚摸自己的宠物。

        一霎间,小黄牛面罩寒霜,眸子森然,下一秒,似乎觉得感觉没那么糟,依稀还有几分舒服。

        于是眯着眼,露出享受的表情,甚至开始用自己的头去寻找那只小手。

        她笑着,望着牛光黑油发亮的皮毛,觉得牛这种动物,实在是非常可爱,兴许是刻在记忆中的传承,让她对牛家寨的牛妖们生出了几分喜爱。

        “咱们打个赌,要是十招之内,你打不赢我,以后就跟我混,怎么样?”

        牛光迟疑,“什么意思?”

        “你这么厉害,十招肯定能打赢我。要是打不赢,以后,你就得听我的。当然,我要是输了,我以后就听你的。”

        “有意思,好!不过,为什么非要定十招?无论多少招,只要有一方认输,这场战斗就算结束。”

        事情敲定,虽然很遗憾牛光没有自大高傲的中计,墨小染也就没什么心情玩耍了。

        方才两头牛哥战斗的地点,现在分别站着一头身高相对矮小却彪悍的小黑牛,另一边是为粉色长裙的瘦削人族小丫头,眉清目秀,乌发如云。

        只看二者体型,足有十余倍差距。

        牛阳目露同情,“这么一个小丫头,不学好,学人家猪鼻子插葱,装象。若是我,她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可我兄弟年纪尚小,不懂得怜香惜玉,一击之力,足有千斤,这小丫头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得好好想想,一会怎么和老族长解释。毕竟这小丫头是三叔请来贵客的女儿,要是不小心发生什么意外,牛光也不好交代!”

        牛奔皱起了眉头。

        “怕什么,在场这么多自家兄弟,那个不能做证人?那小丫头自己找死,怨的了谁?”

        “毕竟是客人,又是孩子,总该给过机会!”

        “也罢,我让牛光轻点。”

        两头思虑长远的牛大哥商议已定,牛阳才准备高声告诉牛光,总要给客人留点颜面,不要伤其伤的太重。

        “轰!”

        巨响突兀的在众牛耳边炸响。

        粉色小姑娘腰部弯曲,双腿叉开,一拳狠狠的砸在地面上,牛光不见踪影。

        再仔细看时,牛光脑袋朝下,扎进土里,伸在地面上方的两条牛腿偶然颤动,如同抽筋。

        “小光!”

        冷不丁胜负已分,牛光昏迷,牛阳见自家兄弟惨不忍睹,暴怒起来,“小丫头,纳命来!”  什么贵客子女,什么给老族长交代,通通忘掉了脑后。

        还有什么比心爱的弟弟受伤,更令他难以忍受的?

        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竖着两根如刀剑般锋利的尖角,迈开粗壮四蹄,冲向墨小染。

        这位可是牛家寨小一辈的领头牛之一,通灵六层的妖族。

        墨小染知道厉害,不敢大意,从地面抽出拳头,扎起马步,全身经脉灵力流淌,情绪遁入空灵状态。

        这是严阵以待做好迎击准备的节奏。

        牛阳红着眼睛迈开六亲不认的步伐,庞大的身躯高高纵起,低下头撞向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丫头。

        墨小染右腿微蹬地面,咔嚓一声,地面裂开蛛网般的缝隙,纤腰微扭,一拳向上轰出,空气爆发出一串爆响。

        狮子搏兔立刻变成了街头卖艺人的杂耍。

        身躯庞大的大黑牛被一个上勾拳打在额头,高高抛起,落下时又被另一拳轰飞。

        牛阳懵逼的脸在半空中伸出舌头,望着蓝蓝的天空转变成干裂的地面,下方,一点粉衣,如同恶鬼。

        时间似乎都拉长了。

        他真的希望,自己被一拳砸飞时,那小姑娘再用点力,把自己轰出牛家寨,或者砸的昏迷过去。

        如此起起落落,整座牛家寨都回荡着“哞哞”的,心惊胆战的声音。

        众围观小牛犊三观碎裂一地,他们引以为傲的牛家寨强横妖躯今天,在这位人族小丫头面前,简直成了笑话。

        ...

        “干!”

        “干了这碗老酒,你就是我们牛家寨的朋友。”

        气氛热烈的大院里摆了几席酒宴,以牛刚领衔其余众大妖陪同,宴请远道而来的人族修士。

        其中虽有几名不喜人族的牛妖,但碍于老族长示意,也强颜欢笑在一旁陪客,气氛很是热烈。

        柳不惠风姿隽永,一身浩然正气,到了酒桌上三杯酒下肚,就好似换了一个人,拉起袖管,站在桌旁,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和牛妖划拳。

        只可惜人一只手有五根手指头,牛妖一只手三根手指头,合计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叫错,白白喝了不少。

        “你醉了!”

        墨九玄皱眉,暗暗提醒。

        “哎!没那回事。”

        柳不惠大笑摆手,“我这人,刚上桌时,对不起,我不喜喝酒;喝到中途,哥们随意,我干了;喝到最后,告诉我,哪里还有酒,我刚热身结束。”

        爱喝之人大抵如此,喝到不怕醉,只怕无酒,哪怕翌日头疼欲裂心里犯恶心,喝酒的时候也是绝不肯散场的。

        柳不惠现在目测到了第二阶段,来者不拒,豪气的喝酒方式在牛妖中倒是引起不少好感。

        众多牛妖劝酒更殷勤了,柳不惠一一碰碗,仰头就干。

        “好!”

        “好样子,这才是喝大酒的样子!”

        那边鼓掌喝彩,这边牛刚凑近墨九玄,用长着三根手指头的手挠了挠牛脸,声音很轻。

        “虽不知三弟为什么这般看重你,但我相信他的眼光不会有错,希望你也莫要辜负他的期望。”

        墨九玄心底打好了算盘,那封印虽强,自己却有宝库中的破阵妙法。

        他曾了解过,金丹以下的破阵妙法最高是橙色,售价五十万下品灵石,也有紫色和绿色品质的。

        那封印矿脉的只要不是什么上古神仙现今超凡入圣的大能,橙色妙法破除封印绰绰有余。

        唯一需要堤防的,就是老族长真正的用心。

        通过短暂接触,他看出牛家寨大小事务由老族长一言顶多。

        化形十二重的牛妖,在东华山在牛家寨,都是顶尖的大妖了,面对老族长,也不敢出言顶撞,甚至辩解一两句都不存在。

        场上笑意盈盈,豪气若云与柳不惠斗酒的牛妖,又有那个是真心实意、陪同他们这两个青州走来的人族修士?

        他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既然来了,我自然出力,不会有所保留。”

        随即盯着这位牛脊山的大妖,目光炯炯,“这还要看你们的诚意。”

        牛刚毫不示弱,一对黑漆漆的眸子直视墨九玄,观察研究他来此的真正用意。

        坦荡、真挚,这是他从眼神中读出的直观感受。

        想必的确是一成的分成让这位人修动了心,冒着巨大风险相信妖族,来到牛家寨,希望破除矿脉封印后能分上一大笔好处。

        有的事不必说明,彼此间心领意会,是最省心省力的。

        在一间密室里,老族长宽大的身体倒在绿竹制成的躺椅里,微闭着眼睛,慢悠悠的晃着。

        竹椅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密室中再无其他声音。

        牛霸为老族长续了杯茶,放在竹椅旁边的小桌上,坐下。

        “想当年,我和你爹都年轻的时候,一心想要将家族发扬光大,让子嗣们安稳生活,不受其他妖族的威胁。

        可惜啊,你爹为了救我英年早逝,咱们家又被赶到这鸟不拉屎的穷苦之地,不说矿脉,就是灵气都比妖域稀薄许多。

        自二十年前发现这个领矿脉,我总觉得咱们这一支崛起的机会来了。

        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明白吗?”

        老族长看似絮絮叨叨,讲述着过去,实则提醒警告牛霸。

        牛霸心如止水,默默点头。

        “老族长,过去的事莫要再提,那墨九玄我观察过,绝非好杀残忍心机狡诈之徒。

        而且,若说他有什么软肋的话,那个小丫头,也就是他女儿,是他唯一的软肋。

        表面上他放开女儿,让她去创,有事没事说教一两句。

        实际上,他骨子里是个女儿奴。

        那小丫头天资极高,墨九玄对她也寄予了极大希望,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如果墨九玄一人来到牛脊山,我对他会有所怀疑的话,她女儿一来,我什么怀疑都没了。

        为了女儿,他不会有所保留,会全力以赴的帮我们破开封印。”

        老族长睁开眼,盯着牛霸,“无极宗真的很穷?”

        牛霸道,“无极宗穷的你我都无法想象,他们宗门在青州是垫底的存在。”

        老族长犹豫,“我曾经听说过无极宗,万年前,那可是一股庞大势力,不少妖族大能都死在了无极宗门人手中。

        如今,怎么这般不堪!”

        牛霸道,“您说的是一万年前的事,无极宗现在青黄不接,宗门孱弱,这是铁板钉钉的事。

        宗门里没什么油水,墨九玄出来为女儿争些宝物助她修行,也是可以理解的。

        若是大型宗门,他们也不缺灵石,纵然我们给的很多,但灵石终究不是法宝灵药,他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牛家寨的。”

        老族长道,“嗯,妖族与人族不两立,若非无极宗资源匮乏,他也不会走这步险棋。

        不过,你真的确定他能帮得上我们吗?”

        牛霸道,“实不相瞒,有件事我方才未讲。”

        当下将锁龙岭山巅,墨九玄战吞天蟒、一招灭藤萝精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闻言老族长大惊,“你是说守了朱果数百年的吞天蟒,那可是个了不得的大妖。那藤萝精我也略有耳闻,传闻她睚眦必报,狠毒阴险,似乎与青州人族那边也不清不楚。”

        牛霸道,“我与吞天蟒有些交情,这次他重伤,我看不过带他回来养伤,老族长有什么事可以问他。”

        他扭过头,对肩膀道,“别藏了,出来吧!”

        “惭愧,惭愧啊!”

        牛霸后脑杂乱的毛发中传来一声金属摩擦的刺耳声响,身长不过半尺的黑色小蛇游弋而出,盘在牛霸宽阔的肩膀上。

        微微低头,向老族长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