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牛家寨

第四十九章 牛家寨

        老族长慈祥的望着自家小孙子和小姑娘跑出会客厅后,这才收起和煦,恢复一族族长的威严,浑浊的眼睛透着智慧的光芒。

        “两位年轻人,敢来牛脊山牛家寨,很有胆识。”

        他赞了一句,将询问的目光望向牛霸。

        牛霸会意,介绍道,“这位是无极宗墨九玄,这位是苍羽剑宗柳不惠,两人都是筑基十二重的好手,实力非凡。”

        说到无极宗时,有几名牛妖似乎没忍住,用鼻子哼笑一声。

        对此,墨九玄心中虽有不快,却装作没听见,气定神闲的站着。

        提到苍羽剑宗,那些牛妖这才郑重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柳不惠,似乎这个男人脸上印着一朵花。

        老族长隐晦的望着那几名哼笑的牛妖一眼,不满之意流露布满白色毛发的脸上。

        他微微摇头,对后辈胸无城府,喜怒哀乐皆随意流露的表现不满。

        活了近七百年,该见的也见了,该享受的生活也享受了,对于化形期妖族一千年的寿命来说,他前半生辉煌灿烂,如今已进入暮年。

        吃过年轻时经验不足的苦,对后辈的希望也就更大些。

        希望他们少犯年轻人的错误,能从长者的教育和经验中汲取智慧。

        目前,从他们对两名人域修士的反应来看,老族人认为他们该懂的,该知道的,一样没懂。

        他的目光先在柳不惠身上打量。

        面容刚毅,英姿勃发,是块剑修的好材料,长相气势,都是上上之选。

        不亏是苍羽剑宗出来的高徒。

        再看墨九玄。

        容貌俊美,身材挺拔,绚丽的如同黄昏夕照下的江水。

        都不是泛泛之辈。

        其实,就算这两人长的如同蒿草,放浪形骸,老族长也不会小看二人。

        子侄辈中,实力强悍修行速度快的不是没有,但论心境平和心思缜密,牛霸是当一不二的人选。

        老族长望着二人,满意微笑,并没有因为二人是人族修士,而表现出任何藐视敌视。

        “牛霸,这二位都是人族的年轻俊杰,绝不会无缘无故来我们牛脊山。”

        牛霸点头,老族长平和的语气接着对二人道,“人族与妖族万年前大战,互相视为仇稠,但时过境迁,逝者已逝,生者如斯,两族万年来并无大战。

        咱们这些后辈,也不能沉浸在过去的仇恨之中,还需互相帮助。

        踏仙路,渺茫茫,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人有各人的路,相互之间并非有你无我。

        两位若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开口,只要牛家寨能帮的上忙,一定全力以赴。”

        老族长的论点乃墨九玄和柳不惠生平仅见,若非出自老族长之口,而是出自某个人族修士之口,二人一定会将其列为心怀叵测之徒。

        须知,人族与妖族大战之时,无数人族先辈大能陨落,后辈对妖族是充满仇恨,反之,妖族亦然。

        不说老族长是否真心实意,能说出这番言论,墨九玄和柳不惠已是大为感慨。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发自真心了!

        牛霸在一旁听着不对,老族长好像会错意了,把二人当成来此寻求帮助的求助者。

        连忙对老族长道,“族长,实不相瞒,其实,这二位是我请来的。”

        “请来的?”

        老族长一怔,下方的牛妖们也是一怔,向来心高气傲的牛霸竟然会用请字?

        老族长道,“此话怎讲?”

        牛霸当即将家族发现矿脉,请墨九玄和柳不惠前来帮忙的事情说了一遍。

        至于锁龙岭山巅发生的事情,他只字未提。

        毕竟,死的是妖族,说出来,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至于柳不惠,也说请来,权当给他一个面子。

        毕竟,苍羽剑宗筑基十二重弟子的名头,还是很响亮的!

        老族长面露不悦,家族发现矿脉的事情,是家族的高级机密,怎能对两名认识不久的人族修士讲?

        下方一众牛妖你看我我看你,挤眉弄眼,当即,有一名穿着灰黑色盔甲的牛妖站了出来。

        “牛霸,你真将此事告知此二人?”

        牛霸看过去,出头说话的正是家族老二,牛刚,在他出门寻找帮手前,刚刚晋升到化形十二重。

        实力在整个牛家寨,排第四位。

        牛霸负手,在大厅中央来回踱了两步,侃侃而谈。

        “在坐的各位,都是族内中流砥柱,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三十年前,灵矿发现之后,我族举全族之力也无法撼动封印分毫。

        也就是说,三十年来,我们空守宝山而无寸进,如此一来,与无灵矿有何区别?

        东华妖族狡诈,本族又不愿意派人前来,来了也只是筑基期,无甚大用,说不得还得将大部分资源送往本族,得不偿失。

        如此一来,只能寻找外援。

        墨兄为人豁达,不贪便宜,柳兄名门弟子,本领高强,有他二人相助,何愁封印不除?

        何愁无灵石可用?”

        牛刚道,“你就这么肯定他们能帮我们接触封印?别忘了,我们可是举全族之力也无法破除封印。”

        牛霸一笑,不做理会,扭头望向族长。

        牛脊山的牛妖一族,所有事情的决定权还是在这位老族长手中。

        老族长沉吟片刻,沉声问道,“那么,牛霸,代价是什么?”

        牛霸举起一根手指头,“一成。”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牛霸,你这是出卖族人。一成,你知道一成代表的是什么吗?”

        牛刚的反应十分激烈,他的态度得到大多数族人的认同。

        那可是无比庞大的灵脉,十分之一的收成,也多得不可想象,就这么拱手送人?

        还是人族修士?

        只有个别牛妖眼神闪烁,思索其中利弊。

        “都住口!”

        老族长威严的声音响起,会客厅内立刻鸦雀无声,所有牛妖都齐齐望向心思深沉的老族长,牛刚更是紧握拳头,希望老族长能够立刻否决牛霸几乎等同于出卖族人的举动。

        满脸白色毛发的牛头老族长目光在牛霸和墨九玄柳不惠身上来回扫了几眼,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墨九玄明白,他在计算。                  计算解除封印的成功率,也在计算合作划不划算,也有可能在算计自己!

        他也不动声色,对周围众牛妖的挑衅视而不见,收敛气息,等待答案。

        柳不惠也非愚笨之人,能达到筑基十二重,喜欢在外游荡的剑宗弟子,若是没点脑子,也活不到现在。

        一盏茶的功夫后,老族长脸上挂上微笑,换上垂垂老者的暮年模样,笑道,“事关重大,容老朽回去思量思量,还请二位莫怪。”

        墨九玄和柳不惠立刻拱手,“岂敢,是我们叨扰了才对。”

        老族长颤巍巍的站起身,吩咐道,“牛霸,你随我来。牛刚,你安排酒宴,款待两位贵客。”

        二妖领命,牛霸连忙小跑两步搀扶着老族长离开会客厅,牛刚则不动声色,来到二人面前,“二位,且随仆人沐浴更衣,我去收拾收拾,再来陪二位贵客。”

        这时,他的语气没有任何情感,不表达喜欢,也没有厌恶。

        墨九玄和柳不惠拱手,“如此,叨扰了。”

        ...

        墨小染跟着小黄牛离开会客厅,跟着小黄牛牛萌身后,在充满原始野性的寨子里闲逛。

        这里鲜有人族到来,墨小染一介小姑娘,引起了许多目光。

        她颇有兴致的望着巨石搭建的房屋,铺满碎石的巷间小道,小牛犊们明亮好奇的目光,更有一些眼神凶恶的牛妖在路边石阶上,在练武场中,不怀好意的打量。

        可所有妖,哪怕仇视墨小染,在看向牛萌的时候,也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宠爱的目光。

        “怎么样,我的家漂亮吧?”牛萌高高仰起头,明亮的眼睛掩饰不住对家族的喜爱与自豪。

        放眼望去,斑驳的石砌房屋上方铺着枯黄的茅草,能够化形的牛妖穿着兽皮,身材雄壮,在石子路上来来往往,小牛犊子们快乐的玩耍,时不时站在桥边,“呲”的满地都是。

        回忆宗门辉煌大殿,这里简直...啊不,根本就是原始社会。

        “很漂亮!”

        小丫头慌忙点头,在别人家说人家房子不好,装修差劲,可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

        牛萌“哞”了声,对小丫头的回答很是满意,来回蹦跳两次,“走,我带你去找我大哥,他是我们中最高大最强壮的,就像一面大墙。”

        “墙!呵~~好,好,我好希望见到他。”

        小丫头苦笑,任由小牛衔着自己袖子,穿过一条条巷子,来到一家面积相对来说大一点的院落门口。

        透过低矮的石墙,可以看到一头健硕的黄牛,长着一对弯曲长长的角,形象十分威武。

        “大哥,大哥,”

        牛萌蹦跳着窜进家门,背上扛着一块黑色玄铁打熬身体的黄牛抖掉身上巨石,站在原地,充满喜悦的望着奔跑而来的小牛。

        “大哥,大哥,我好想你!”

        牛萌一边用头蹭着大哥的脸,一边幸福的说道。

        两头牛耳鬓厮磨了一会,黄牛抬起头看向墨小染,在空气中嗅了嗅,皱眉道,“人族?”

        牛萌介绍,“这是墨小染,和她爹爹一起来我们牛家寨的,对了,是三叔请来了帮手。”

        他望向墨小染,“小染,这是我大哥,牛奔,可疼我了!”

        墨小染挤出笑容,望着两位不停晃动脑袋,甩尾巴赶蝇子的黄牛,“嗯,看的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