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被捅的锦鲤

第三十六章 被捅的锦鲤

        邪恶之地东华山的妖族中开始流传一桩传说。

        夜里,别出门。

        会有一名人族姑娘蹲在道旁,见到妖族就会拦住去路,语气森然,问你:“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家。”

        如果是好心妖答应送她,女孩就会露出美丽的笑脸,将好心妖带到偏僻的无妖之处,用一根细长的针在其身上轻轻的扎一个小眼,就放他离开。

        如果是心怀恶意的坏妖,女孩就会释放出一股浩然正气,那正气是所有妖族的克星,然后将坏妖绑在树上,屁股朝外。

        用一柄长十丈长满倒刺的枪尖捅那坏妖的后亭。

        那人族姑娘看到痛苦哀嚎扭动的坏妖,则会发出一阵晨钟暮鼓般的雷鸣笑声。

        已有数十妖族惨遭横祸,东华地界的小妖妖心惶惶,夜里绝不出行,以免遭受祸事。

        “专捅咱们妖族臀部脆弱部位的人族姑娘,叔,你少吓唬我了。再说,这东华山有那么多的大妖,要是真有那么厉害的人族姑娘,他们还不抢着把她抓回去炼丹?”

        头上长着两根黄嫩牛角的小黄牛跟在一名魁梧粗壮的牛妖身后。

        小黄牛年龄还小,不过是通灵期,堪堪会说人语,还保留着牛的姿态。

        黑亮的眸子水润,听那魁梧牛妖说话时,又是害怕又是不信,偶尔闪过一丝兴奋,似乎要专门在夜里出趟门,会一会这东华传说的女主角。

        牛妖身披锁甲,腰缠精铁束钢带,威风凛凛,背后背着一柄大剑,已是化形期的大妖。

        “小侄儿,你叔叔我见多识广,吃过的人比你吃过的草还多,数百年来,还从未有人族修士在东华山闯出这么大的名头。

        这世界很大,千万莫学你那青蛙叔,目光短浅,井底之蛙。”

        两头妖晒着太阳,沿着长满青草的路面走着,小黄牛时不时撒欢跑几步,要么就低头啃食路边的小花,晃着脑袋打着响嚏,悠然自得。

        魁梧牛妖忽然仰起头,转动着脑袋嗅着空气,紧接着皱起眉头,对那小黄牛道,“牛萌,过来!”

        听他语音严肃,小黄牛不敢怠慢,蹦过来站在牛妖身旁,不安的踩着四蹄,“叔,出了什么事?”

        “空气中有血腥味,还有人类的臭味。附近有人族行凶,走,赶过去救妖!”

        牛妖声音低沉,脖颈间黑色的毛发黑亮光滑,眼睛看向东方。

        “叔,那些人族修士可凶了,我的好多同伴都被他们杀了。要不,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免得被那些人族修士盯上!”

        牛萌试探性的说道。

        “不可,妖族同为一家,同胞有难,怎么坐视不理。”

        “可是叔叔,妖族也吃妖族啊,你前些天还不是宰了一个熊妖吗?”

        牛萌晃了晃头,“那熊好肥,我现在还涨着肚子呢!”

        牛妖低下头,用长着三根粗短手指的手掌摩挲小黄牛的头顶,温和的解释道,“那熊欺凌弱小,无恶不作,我们牛家村不少老少爷们都遭了他的毒手。

        宰了他,是替天行道。若是善良的妖族遇到人族修士行凶,咱们若不去救,让别人知道,岂非有辱牛家名声?”

        小黄牛甩了甩耳朵,“嗯,叔,你说的对,有坏人欺负咱们妖族,我们就收拾他。”

        牛妖咧嘴一笑,“好侄儿,莫怕,这东华山界域近万里,没有凝丹期的大妖和金丹期的真人,你叔叔这一身修为,自可以护你周全。”

        说罢,脚下生起黑色的狂风,与小黄牛牛萌一起,飞向东边山涧下的幽深之处。

        一条银链般的瀑布从崖边落下,水声滔滔,溅起轻薄的水雾,水面上白茫茫一片。

        岸边的砂石堆里,数只虾兵蟹将躺在地上哼哼唧唧,身上都有一只小洞,显然为利器所捅。

        一男一女两个修士咱岸边焦急观望,一头赤血暴熊开始尝试啃食一头虾兵的尾巴,那虾兵是不是弯着身子用大鳌夹那暴熊。

        暴熊皮糙肉厚,对虾兵的攻击理也不理,只顾张开血盆大口,从虾兵身上撕下一块青色的外壳,露出里面白嫩淌汁的细肉。

        不远处的林间,灰影里躲着一名灰袍修士,透过树枝间的夹缝,偷窥岸上的几人,时不时捂嘴轻笑,神态颇为轻松。

        水汽弥漫的潭面轰然一声,炸起数丈高的水浪,其内一条身影摔出,却是全身布满红鳞的锦鲤精。

        锦鲤精很是狼狈,坚硬如金属的漂亮鳞片有数处剥落,用分开的鱼尾站起,扭动身形握着双锤,细长的须子在脸边飘动。

        “臭丫头,你欺妖太深,老鱼和你拼了!”

        大喊着,挥动双锤向潭里冲去,身形没入水雾又是嘭的一声,连鱼带锤,又倒飞出了潭面,重重的砸在砂石之中。

        半天,浑浑噩噩,眼神迷惘。这一切,牛妖看在眼里。

        那两个岸边的人族修为境界可以忽略不计,那头暴熊却是同族,而且拥有天赋神通,是个角色,那锦鲤也是通灵十层的修为,在这水潭里也算苦修了数百年之久,怎滴这么不济事?

        难道那还在水中的恶人,是个筑基期的人族修士?

        自己倒不怕筑基期的修士,但若是杀不死那人,让他逃脱,以后这片区域可就麻烦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小牛萌,心思闪动间下了决心。

        “小侄儿,你且在这里等等,待叔叔宰了那伤妖的修士,为那锦鲤报仇。”

        “叔叔,要不你再等等!”

        “等什么?”

        “等那锦鲤真的死了,你就能为他报仇了!”

        “...”

        这娃儿怎么突然不太灵光的样子,牛妖摇摇头,准备动手。

        氤氲的水潭雾中响起一阵嗡鸣之声,弥漫的水汽从内部开始消散,露出碧波荡漾的水面。

        身着嫩黄长裙的小姑娘手握一柄长枪立在水面之上,乌黑的头发挽着发髻披在脑后,晶莹的皮肤吹弹可破,秋泓般的眼睛战意盎然,身材纤细,腿很长,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坯子。

        境界,炼气六重的模样。

        牛妖呆滞,炼气六重的人族小修士殴打通灵十层的锦鲤精,人族已经这么猛了吗?

        那小丫头神采飞扬,气势不凡,用枪尖指着锦鲤怒骂,“大胆小贼,把姑奶奶的黄龙丹还回来,要不然今儿就把你串在这长枪上,摸上盐巴和孜然烤喽!”

        那锦鲤这次受伤颇重,躺在砂石之间挣扎,尾巴不断拍打地面,击碎了一块顽石。

        须臾,锦鲤恢复了精神,身上鳞片剥落的地方传来剧痛,有气无力道,“小姑奶奶,是在下输了。

        可是,那黄龙丹已被我服下,再无取出的道理。

        为表歉意,你让我回去,取上一两件宝物送你。”

        小丫头得理不饶人,“宰了你,不但今晚能饱肚,而且你家的宝物也都是我的。”

        “这~”小丫头不按常理出牌,让锦鲤一时间就想拼命,但事到临头还是算了,喘了会粗气,“像我们妖族的宝库,都有杀人的阵法,一步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小姑奶奶,你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有这种修为,为了几件宝物以身犯险,着实划不着。

        这水潭是我灵根所在,我也逃不了,我也不会逃。

        你饶了在下性命,获得几件宝物,划算的很。”

        小丫头斜目思索,似乎在权衡利弊,眉头间的戾气悄悄消散,又变成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

        锦鲤暗暗松了口气,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在此潭百年,已从人族修士哪里积累了足够多的宝物,只要随便拿上几件,送与那小孩,这件事就算揭过了。

        小丫头抬起头,绽放出如海棠般的笑颜,言语却令锦鲤的心沉到了谷底。

        “你一个化形十层的妖族能有什么宝物,若要宝物,我自会跟我爹爹去要,谁稀罕你的破铜烂铁!”

        话未必,枪头已洞穿了锦鲤,拔出时,砂石地上溅出一道弧形血迹。

        锦鲤感到自己体内妖力突然随着枪身流失,但性命总是无碍。

        “你为何不杀我?”他诧异的问道。

        “我今儿捅你一枪,过段时间再来捅你一枪,岂不为美?”

        小丫头气势骤然拔高一节,好像锦鲤的妖力变成了她的灵力,如同开玩笑般的话语,使得这位在水潭住了百年的妖族,突然产生了搬家的念头。

        锦鲤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碍于对方实力,又不敢现场发难,生怕丢了小命,是以忍的特别辛苦。

        小丫头俯视锦鲤,“告诉我,这附近哪有妖族,什么境界,说出来今儿的事就算过去了,要不然,刨开你的肚子,也得把我的黄龙丹拿回来。”

        “西北五十里,有棵桃树,桃花仙就住在那里!”

        锦鲤为了保命,下意识说了出来,忽然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挑衅道,“桃花仙乃是化形八重的大妖,就凭你炼气六重的小修士,真的敢去吗?”

        小丫头得意一笑,对那在一旁看热闹的男女修士道,“记下来,下次让爹带我去。”

        伸腿在锦鲤身上踢了一脚,“记住,下次不要抢别人的东西,不是每个人族修士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

        伸手拍了拍锦鲤的头,示意暴熊跟上,沿着砂石滩走向溪水上游,那对男女神色不明,互相看了一眼,匆忙跟了上去。

        牛妖元俯瞰下方的锦鲤,它呆呆望着离去的一行人,甚至走的时候那暴熊随口叼走了一只蟹将,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待离得远了,锦鲤回过神,这才拖着重伤的身子,与那几名苟活的属下相互搀扶着回到了潭水之中。

        半句狠话,都未敢吐出。

        化形期的牛妖超出炼气期修士一个大境界,刻意隐瞒行踪之时,纵使修士六感再机敏,也难以觉察到一头牛妖带着一头小牛,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

        灰袍的陈桑极其善于藏踪匿行,隐藏气息,此时跟在墨小染后方近百丈。

        一路跟来,他见识了一名小女孩从善良进化到略有心机的心路历程。

        开始时,墨小染只是遇怪宰怪,数次遭遇惊险,好在自己暗中出手才未受伤。

        小师妹身上很古怪,每打败一头妖族,气息就隐隐强上几分,以至于现在在东华山横行霸道,见妖就捅,就像大家族宠坏的孩子,不知道害怕,一味的惹事生非。

        为此,他这位二师兄是操碎了心,生怕引来某个大妖,一巴掌把小师妹拍死,那他就百死莫辞了。

        那两名紫云宗弟子也很有古怪,本来诓师妹帮他们报仇,结果越走越深,问起那妖族具体在那时,两人支支吾吾,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

        也不知小师妹意识到了没有。

        更有甚者,小丫头现明白师父送她的黄龙丹有多珍贵,在找不到妖族的时候,就拿出一颗显摆。

        从早拿到晚从晚拿到早,总有不开眼的妖族受不了诱惑,铤而走险。

        那条锦鲤,便是钓鱼执法的又一位受害者。

        小黄牛牛萌站在叔叔身旁,四蹄生风,平时,跟在这位强大的化形期叔叔身边时,他从未产生过恐惧之类的情绪。

        一则,叔叔十分强大,在东华山,也是跺跺脚震三震的人物。

        二则,牛脊山牛家村,也东华山,也是名门望族。

        妖族会尽量避免与牛家村的正面矛盾,那些来此历练的人族修士也会给牛家村几分薄面。

        谁也不想刚来到东华山,就被守株待兔的牛家村大妖用棒槌锤死。

        但不知怎么回事,他看着那名身着嫩黄长裙的人族小炼气士时,心里总会升起怪异的感觉。

        特别,她的武器是一柄锋芒毕露的长枪。

        看的出来,那长枪本是凡物,只是杀生多了,上面缠绕着冤魂多了,才由内自外生出了一股子戾气。

        兵器的戾气,是可以产生灵智,成为器灵的存在。

        “他们要去干嘛?”牛萌问道,“叔叔,他们欺负锦鲤,你为何不一剑砍了他们?”

        “嘿,他们若是欺侮我们妖族,你叔叔我一剑一个,送他们去见阎王。可那锦鲤的品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仗着有几分本事就爱欺负别的妖族,又贪图小便宜。

        你没听见吗,那小丫头说锦鲤抢她的黄龙丹,她才揍他的。

        好歹也是手下留情,没要了他的命。

        我们现在要是跳出去,不论青红皂白,一剑砍杀了她,显得我们妖族小心眼,睚眦必报,不够大气。”

        “那我们跟着他们做什么,我瞅着那个小姑娘,有点怕!”

        “小侄儿啊,你啥都好,就是胆子有点小,你若放开和她放对,那小丫头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牛萌想起方才黄裙小姑娘一枪捅穿锦鲤的场景,莫名打个哆嗦,觉得可怕极了。

        “叔,你别给我带高帽子,这帽子太高,我脖子扛不住。”

        牛妖嘿嘿笑了两声,“我们跟着他们,只要那几个人族修士敢欺负妖族,老叔立刻下去打杀了他们。

        还有那头赤血暴熊,也是妖族中颇有几分名号的种族,怎么甘心做一名小丫头的坐骑,熊族的脸都不要了。”

        他愤愤不平,即为东华山妖族的孱弱恼怒,也为人族的咄咄逼人愤怒。

        但他是个讲道理的妖族,因为他知道有的妖族品格并没有那么好,有的人族品格,也没那么坏。

        前方的一小队人族来到一处空旷的空地,四周是倒塌折断的参天大树,地面上有道道令人毛骨悚然的沟壑,这里之前,明显有一场激烈的斗法。

        牛妖看到那个小姑娘靠近那两名成人修士,那两名修士比女孩高出半尺多,在体型上可以俯视她。

        只是那两个人的表情都露出疑惑、继而恐惧的神色。

        “看到没,那就是人族,看来那个小丫头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开始威胁自己的同伴,从那两人的神情来看,那小丫头很可能要杀了他们。

        否则,他们不会那么迷茫,也不会那么怕!”牛妖道。

        “叔叔,你说的对,人族果然是可怕的种族。那小丫头更不是什么好人!”小牛萌看的清楚,深以为然,“那么叔叔,你下去宰了那个小姑娘吧,我总觉得她很危险。”

        牛妖道,“他们自相残杀,关我们妖族什么事?让他们杀去,杀的越多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