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破阵

第三十五章 破阵

        “古人有云,阵法不过是弱者借助天地之力打败对手的手段。我觉得说的很对,要是身怀绝技,那位大家愿意躲在阵法之后,花上许多时间偷袭人?

        方元青,你一定是怕我,觉得自己本事跟我差了十万八千里,这才和几个土鸡瓦狗合谋布阵,想要困住我?

        没关系,你本来天赋就差,虽然天宇道长对你细心栽培,但终究上不得台面。

        哎,你这样的处境,我很同情。”

        墨九玄的目光在光影变幻的景象中徐徐而动,眼前灰蒙蒙一片,似有大量水汽翻涌。

        隐在阵法之后的方元青气的脸色涨红,破口大骂,“墨九玄,你这混账王八蛋,有点本事就看不起谁呢,今天非炼的你魂飞魄散,永无出头之日。”

        骂完后,他有些后悔,对自己这么容易就受了挑衅而感到羞愧。

        于是任凭墨九玄如何出言相激,愣是不出声,就当没听见。

        墨九玄自顾自说了半晌,发现对方毫不理会,也只悻悻的闭了嘴。

        这点时间,眼前景象变化的越来越快,让人摸不着头脑,似乎是十几个世界在逐渐重合,而头顶上方的杀意锁定感觉越来越强烈。

        阵法是入阵易,破阵难。

        陷入阵中的人根本不知自己何时踩入别人的阵中,然后就要面对阵法的奇怪杀意,想离开,千难万难。

        除非本身就是个阵法大家,能明晰阵法的薄弱处击散阵法,又或者以绝对的力量暴力破阵。

        阵法内,雷声滚动,开始出现零散的闪光,有霹雳落在墨九玄脚边。

        须臾,雷声出现的更加频繁,而闪电也愈加粗壮,击落在地面上,往往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又在阵法中恢复如初。

        场面越来越凶险,滚滚落雷无情,墨九玄奋力躲闪。

        落雷跟长了眼睛似的,不住往墨九玄头顶击落,声势甚为骇人。

        望着墨九玄狼狈模样,吴轻絮心情沉重。

        对方显然是早有预谋,布好阵法坐等鱼儿上钩,自己这几条瞎眼的鱼还真的上钩了。

        他回头瞥了眼垂头丧气满脸不甘的护卫兄弟,豁然发现步星火面色轻松,对师父的危险处境毫不在意,甚至感觉颇为有趣。

        “你一点都不担心你师父,也该担心担心你自己的小命吧?为什么你表现的这么轻松,是觉得没有希望,坦然接受死亡吗?”

        步星火神秘一笑,“你可能不知道,我师父在宗门抗过天雷,不但没事,道行反而突飞猛进,你说奇怪不奇怪?”

        “你师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竟引来天雷?更重要的是,还没被劈死!”

        步星火看着不知惊讶还是遗憾的吴轻絮,这位都尉老爷是越来越不着调了,与刚开始认识时那种铁血彪悍的严肃形象形成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我师父气运深厚,岂是你所能理解!用不了多久,这阵就破了。”

        吴轻絮眨着眼睛,显然不信。

        方元青对墨九玄恨之入骨,为了杀他不惜与妖族勾结,此阵的威力可以想象。

        再看步星火时,只觉的好笑,不过是涉世未深的年幼孩子对父亲的盲目崇拜而已。

        只是可惜,一身是胆的自己,也要跟着陪葬,于是有些愁苦。

        五雷灭魂阵在方元青几人的操控下开始展露獠牙,小小的店内,朦朦胧胧,无数闪电穿越世界而来。

        目标只有一个,将墨九玄轰击成渣。

        已经有好几道闪电落在他的身上,但墨九玄眼中精光更盛。

        这种受到招引而来的雷,简直就是天雷的孙子辈,并没有那么凶残,只是身上的长袍倒了大霉,变得褴褛不堪,人倒是活蹦乱跳。

        迷雾里,虎妖不时出现突袭又借阵法隐去踪迹,无机可查,墨九玄不由的有些烦躁。

        “吴兄,要破此阵,我有一法,只是需要两千灵石。”

        “你别看我,我身上真的没有。就这六十枚,要用的话我全部给你。”

        “吴兄,这钱你还是留着买块地吧!这阵我破不了!看来咱们今天就要葬身此处了。”

        吴轻絮看着狼狈的墨九玄,不吱声。

        方元青的声音从大阵中传来,“别着急,你们一个也逃不了。至于埋身之处,也不用考虑了,因为一会你们就会灰飞烟灭,用不着的。”

        几道霹雳突然而然的落在吴轻絮身前,好像方元青在吓唬他,并未击中。

        然后数道闪电接着往他身上招呼,虽然不及墨九玄的十分之一,但这位都尉也是豁出全力抵抗,被打的头发竖起,浑身抽搐,酸麻异常。

        未几,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趴到在地。

        方元青趁机痛打落水狗,操纵落雷往他后背屁股上招呼,直打的吴轻絮如同受伤的青虫,在地上扭曲翻滚。

        “你姥姥的!”

        他嘴角沾满鲜血,望向大阵深处,方元青几人的身影完全看不到,只有头顶的闪电落下,随即身体一颤,眼神一愣。

        “墨九玄,你他娘的真的能破了这大阵?奶奶的,打又打不着,就这么挨打,太憋屈了。我宁可与那虎妖真枪实弹的干上一场,死了也好!”

        墨九玄侧身避过一道雷霆,扭身一掌带偏虎妖的大斧,虎妖躲回雾中,墨九玄没追。

        追也追不上。

        他看似闲庭信步,实则每一秒都极为凶险。

        一道雷劈在身上,倒还可以承受,但如此密集的雷电,若有三四道同时落在身上,不比天雷弱多少。

        抽空回吴轻絮,“灵石给我,待破了这阵,你放开手脚,与那虎妖也罢,方元青也罢,想和谁动手就和谁动手,我绝不阻拦。”

        吴轻絮如丧考妣,揪心的疼,紧咬牙关掏出一只纹有城主府标志的储物袋丢给墨九玄。

        “上次老子几乎丧命,宰了一头大妖,城主赏的,这么多年没舍得用,白白便宜了你小子。快拿走,别让我看到,我怕我会后悔。”

        墨九玄脚踏罡步,打开袋子,只见里面流光溢彩,三彩光芒透过袋口射出,几乎闪瞎了他的眼睛。

        二十枚肥美的中品灵石躺在袋中,个个闪耀霞光,色泽圆润,灵气浓郁。

        简直不要太诱人。

        “吴兄,你且在一旁休息,这些人交给我了。”

        墨九玄心旷神怡,心头嘭嘭作响,将周围的危险置之度外。

        中品灵石,他还是第一次见。

        虽说小染那里有玄清道长赠与的灵石,但毕竟是给女儿的,当爹的还真不好意思开那个口。

        短短一瞬,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装有中品灵石的储物袋藏起,神识落入识海,在雄伟庞大的宝库中,挑选了一枚破瘴符。

        破瘴符:价格两千下品灵石,让你一刻钟内拥有一双慧眼,能堪破玄机,洞察破绽,拥有破除筑基期修士布置阵法的能力。

        吴轻絮的视野中,墨九玄忽然变得自信起来,身上短暂释放出金光,接着一双眸子清辉流动。

        方元青几人各自盘腿坐在大阵四角,距离墨九玄只有十丈距离。

        在阵中,这十丈距离犹如天涯海角,但对使用了破瘴符的墨九玄而言,那就是普通的十丈距离。

        虎妖双手握着大斧,蹑手蹑脚,偷偷摸摸的在墨九玄身旁两丈位置移动,轻手轻脚的样子就像偷鸡的狐狸。

        墨九玄微笑着看过去时,两双眸子赫然对上,虎妖登时尴尬。

        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

        他继续挪动位置,却发现墨九玄一直盯着他,嘴角讥诮的笑意更浓。

        虎妖心底开始骂娘,这些人族修士,当真无用,花费了十数天布置的阵法也困不住对方。

        他暴喝一声,挥舞巨斧,弯着身子向前奔来。

        “大罗天印,龙汉。”

        这还是墨九玄第一次使用《大罗天印》与人对敌,一来试试这功法的厉害,二来评测下此功法耗费灵力的多寡,以备不时之需。

        大阵的虚空里,有海浪的虚影翻涌,浪高数十丈,其内恍恍惚有九条神龙咆哮游动,行动间海浪越翻越高,有惊天动地之势。 面对无边无际的大浪,虎妖如同站在岸边面对天威的蝼蚁,心情畏惧,心生膜拜之意。

        大浪轰然落下,滚滚而来,一波接着一波,一浪还有一浪,铺天盖地,将虎妖湮灭,连同湮灭的,还有大阵中不断变化的十数世界,连带着上方的雷云,也冲的七零八落。

        阵破,方元青四人同时喷出一口精血,气息萎靡到了极点。

        店外,不信邪的王凤翔再次面向店内,踏过门槛,就看到店内如同遭受浩劫,桌椅早已不见,地上布满鲜血与不知名动物的肢体。

        场面一度十分的血腥。

        四名人族修士或昏迷,或不甘怨毒的盯着墨九玄,而墨九玄衣衫褴褛,但那傲然世间的神情让他多了几分令人敬仰的风采。

        有那么一瞬间,王凤翔产生了顶礼膜拜的冲动。

        这才是我辈修士的风采!

        “王兄弟,小心,这他娘的是个黑店!”

        吴轻絮发现茫然的王凤翔连忙出声提醒,王凤翔短暂一惊后连忙来到他身边,护住三人。

        “怎么回事?”王凤翔问道。

        “紫云宗方元青勾结妖族,杀死孔兴栽赃嫁祸墨九玄,将其引来想要以大阵灭杀。好在,墨九玄破阵了!”

        说着,他呜呜的哭了起来,“这趟差事,老子赔大发了,小命差点丢了不说,还白白丢掉了二十枚中品灵石。”

        王凤翔脑子嗡嗡作响。

        方元青与妖族勾结,杀死自己宗门的师弟栽赃嫁祸,大阵灭杀墨九玄。

        每一条,都震的他心海动荡。

        这还是记忆中的修行界吗?

        墨九玄对大罗天印第一重龙汉的战斗成果十分满意。

        “不过,此功法不愧是橙色秘法,一击就耗费了大量灵力。这第一重,我也只能再使出一百来次了。

        以后对敌,必须谨慎,免得后继不足。”

        他目光扫过昏迷的修士,挥手间撒出一张蓝色灵符,灵符在飞行中逐渐化为飞剑的形状,将其中一名修士斩杀。

        这一切看的方元青心惊胆战,这墨九玄,还是二十年前的墨九玄。

        出手狠辣,不留余地。

        墨九玄缓步走向方元青,“至于你,恭喜,暂时还不用死。待回到慕华城之后,让城主和天宇道长一起审判。”

        方元青目呲俱裂,“墨九玄,你今日不杀我,他日,我必杀你。”

        墨九玄嘿然一笑,“我很欣赏你的自信。”

        无所谓的神情,使得方元青恨怒交加,又无可奈何。

        凭他,墨九玄还真不一定放在眼里,终究,也只是为了面子,过过嘴瘾罢了!

        就在这时,那老妪的脸突然从土里冒出半截,十分的诡异。

        一双灰绿的眸子扫过众人的同时,那几名修士身旁钻出数条藤枝,缠住他们的身体,扯入地下。

        墨九玄去追时,眼中清辉消散,破瘴符失去了效果,再也找不到对方的踪迹。

        他猛然惊觉,看向方元青的位置,哪里空空如也,青石地面上只有一只幽深的黑色洞口。

        一时的失神,被方元青从手中跑掉,墨九玄懊恼了足足两秒钟。

        二十枚中品灵石,相当于两千枚下品灵石。

        这二十枚中品灵石他留下了,没有还给吴轻絮。

        修行路长,就当留个念想。

        王凤翔嘀嘀咕咕的询问店里发生的事,吴轻絮心情不好,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

        当得知几人在店中待了三日,王凤翔也在门外试了三日,几人都是一阵唏嘘。

        感觉上只过了一个时辰,谁知竟是三日?

        回到来时的大路,几人继续走向东华山深处。

        林荫道中,鸟语花香,大战一场的墨九玄望着满目葱翠,恍如隔世。

        突然间,众目睽睽之下,他的气息急速攀升,来到了筑基十一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