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打劫

第三十二章 打劫

        吴轻絮伸手按上两人腹部,为两人丹田输送灵力,打通经络。

        陈桑笑道,“吴都尉这一手玩的漂亮。”

        吴轻絮表现的很轻松,“毕竟老叔可是筑基三层,不能让你们这些小家伙看扁喽。”

        陈桑咽口唾沫,这才想起这位平时很好相处的官家人是为筑基三层的大拿,在宗门,至少是长老级别的人物。

        “不对啊!”

        王凤翔拧着眉头绕着两名紫云宗弟子走了一圈,“蝰蛇食量巨大,从不储存食粮。它既然摄来二人,按理说就不会外出猎食。”

        “王兄弟,此言当真?”

        吴轻絮拉住他的袖子问道。

        “这个自然。我们王家可是御兽世家,对妖族、对妖兽没有比我们更了解的了。”

        王凤翔傲然道。

        这时,昏迷的两人悠悠醒转,看到围了一圈的人,先是一惊,接着就像看到救星似的嚎啕大哭。

        两人境界不高,只有炼气三四层的样子。

        陈桑嘿嘿笑着问道,“炼气四层,你们两就敢来东华山,是对修行失去希望了吗?”

        那女性修行脸色煞白,男性修士也是年轻人长相,站起身强作镇定向众人行礼后道,“我与师妹是紫云宗弟子,与几位师兄一起来东华山办事,谁知刚入山就遇到蝰蛇。

        那蛇妖异常凶猛,又是钢筋铁骨,寻常道法无法伤它分毫。

        事出危急,几位师兄竟然...竟然抛下我与师妹逃了。”

        “不逃,陪着你两送死吗?”

        陈桑哂笑道,“你们师父是谁,来东华山做什么?”

        提起师父,两名弟子眉宇间浮现敬意。

        “家师紫云宗天宇道长之子,方元青。”

        他本想抬出天宇道长的名号,几人应该会对自己高看一眼。

        别看我本领低微,但是咱靠山够强。

        却发现众人面色顿时古怪起来。

        “众位,我说的可有什么不对之处?若能带我们离开此地,感激不尽,师父一定会回报各位的。”

        陈桑来到师父身边,问道,“师父,怎么办?”

        墨九玄冷声道,“你师父的脑袋现在还在天宇道长手里攥着呢,你说该怎么办?”

        陈桑只觉菊花一紧,是啊,这次出来是为师父洗脱冤情的,而且还牵扯到紫云宗。

        当下尴尬一笑,对两名弟子道,“我们还有要事,你们快快离开这里,免得遭了妖族毒手。”

        赶人了...想起蝰蛇的凶猛,二人希翼的眼神中光彩湮灭,对自己能够安全离开东华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两人可怜巴巴的,如同两个小寡妇陷入彪形大汉的包围之中,又是无奈又是恐惧。

        “爹,为什么不带他们一起走呢?”

        墨小染觉得他俩很可怜,希望父亲能够伸出援手。

        “宝贝,这个问题我们待会再说好吗?”墨九玄露出笑容。

        “爹,他们两这么弱,连蝰蛇都打不过,要是让他们就这么回去,可能出不了东华山就会被别的妖族抓去。”

        “既然敢来这里,就要做好心理准备。小染,听爹的,我们还有别的重要事情要做。”

        “人命就不重要了吗?”

        墨小染大声反问,她实在想不通心中高尚伟岸的爹爹,会什么会对同样是人族的修士见死不救?

        “小染~”

        从未有过的,墨九玄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还记得来之前,你和我约法三章吗,是不是都要听我的?”

        “可是...可是...”

        墨小染看着脸色惨白的两名紫云宗弟子,心里涌起不忍,也因此对父亲更加恼怒,“爹爹,你这么厉害,带上他们两个怕什么啊?”

        “小师妹~”步星火在旁边悄悄拉了拉墨小染。

        墨九玄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起来,一字一顿道,“墨小染,你这是要造反?”

        “你做的不对,我就是要造反。”

        她拉住旁边女性弟子的袖子,“师姐,我爹爹既然怕,那你们也不要求他。我就不信,咱们自己还走不出去。”

        那女子被拽住袖子走向洞外,不时回头望着众人,最终和墨小染三人一起消失。

        “墨兄弟,你这是...”

        一路上从未见墨九玄对女儿甩脸色的吴轻絮有些纳闷,他搞不懂这么小的事,墨九玄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嘿~”

        墨九玄似乎发现了什么,脸上没有与女儿吵架的丧气,反而别有深意的向吴轻絮笑了起来,随后看向二弟子。

        陈桑与师父的目光一交汇,立刻心领神会,默不作声的离开蛇洞,去追小师妹。

        ...

        天色见亮,墨小染气鼓鼓的骑在赤血暴熊背上,那两名紫云宗弟子跟在后面。

        “你们别怕,跟着我,我送你们离开。”

        伸手拍了拍暴熊后颈粗又硬的毛发,“臭爹爹,坏爹爹。再也不和他好了。”

        想起父亲那抹冷漠的眼光,小丫头满心委屈。

        有什么事不能商量着来吗,干嘛凶我?

        两名弟子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互相对视一眼。

        那名男性修士道,“多谢小师妹仗义相助。我叫潘大,这是我师妹赵娟。”

        墨小染回头笑道,“我叫墨小染。师兄师姐,你们师父派你们来干什么?”

        潘大道,“嗯,东华山这段时间妖族莫名暴躁,师门有很多人都受到妖族袭击。师父放心不下,派我们俩跟着师兄们来这里调查。”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为什么要派你们两个来?”

        墨小染细细打量了两人几眼...这两个家伙不会是得罪他们师父了吧,派这来送死?

        赵娟道,“墨小师妹,你好厉害啊!”

        “那当然啦~”墨小染得意。

        “左前方五十里,有一头妖兽,十分的厉害。”

        赵娟接着道,“我有一名至亲的师姐外出游历时,遭那头妖兽杀害,我此生报仇无望,还请小师妹出手相助。”

        “没问题。”

        墨小染哈哈大笑,捅妖兽什么的,小染最喜欢了。

        在三人身后四十米处的密林里,陈桑眯着眼,嘴角挂着冷笑。

        ...

        “你放心你家小丫头跟着那两名弟子去?”吴轻絮凑到墨九玄身边问道。

        “你也看到了,小丫头长大了,当爹的管不住,只能放她自己去创。”墨九玄无奈道。

        “也是,温室的花朵难耐严寒酷暑,独自一人历练历练,也就出息了。”

        路途倒也平安,偶遇几头不长眼的凶兽,在这支队伍的强大火力下变成了众人的盘中餐。

        又行了半日,众人感觉天气闷热难当,便在一处山边的阴影里休息。

        “师父,弟子去寻些水来。”

        步星火口干舌燥,望了眼不远处阴暗的树林,只见郁郁葱葱,盘根虬枝,但口渴难耐,也就硬着头皮去寻。

        一名护卫道,“步兄弟,我陪你一起。”

        两人分开树枝,在枝繁叶茂的林中低头前行,依靠最原始的知觉寻找水源。

        林中蚊虫颇多,嗡嗡嘤嘤,不胜其烦。

        步星火身外打开灵力罩抵挡虫子,但烦人的鸣叫声依然绕着两人飞来飞去。

        “滚~”

        恼怒之下,他向左前方挥出一股灵力,激烈的力量立刻将几棵树轰到。

        “哎咦,运气不错,兄弟,你看那边?”那名护卫说道。

        步星火凝目望去,在横叉在草丛上方的断树后方,有几间草屋。

        一面写着酒字的杏黄旗随风轻轻摇动,透过挂着竹帘的窗户可以看到里面影影瞳瞳,似有数名酒客。

        “哈哈,兄弟,走,快去痛饮一杯!”

        那护卫畅笑,干裂的嘴唇似乎得到了醇酒的滋润,鼻腔间充满了浓郁的酒香。

        “慢!”

        步星火拽住那人,一双眸子盯着远处的草屋,充满了怀疑与忌惮。

        “兄弟,你不知道吧!这东华山人妖并立,但也有中立的妖族或人族开店,他们有各自的靠山,没人敢在这种店里闹事。”

        护卫信誓旦旦的说着,反手抓住步星火的手腕,另一只手指着草屋的方向,“怕什么,你看那里,不是还有很多修士吗?”

        人与妖混杂厮杀的修罗场,竟有这般和平共处的场所。

        步星火脑海中泛起大大的狐疑,脚步却随着身旁的护卫,走向那奇怪的酒屋。

        掀起帘子的那一刹那,他就有些后悔。

        不大的酒馆里地面污浊不堪,有道貌岸然的修士,也有长着兽首人身的妖族,一面桌子后方的石墩上坐着一头猪妖,正旁若无人的仰着头灌酒。

        柜台后的老板是个看起来尖酸刻薄的老太婆,满脸的褶皱令人不安,狭窄且恶毒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人心中的想法。

        她望向门口的两人,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黄黑相间的牙齿。

        “呦,两个白白嫩嫩的小鲜肉。要喝点什么?”

        步星火瞥了眼同伴,黝黑的皮肤很粗糙,粗壮的脖颈比脑袋还宽,无论怎么看,和小鲜肉都挂不上边。

        “来一坛上好的竹叶青!”

        护卫眼神从哪些妖族身上掠过,仿佛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出他的胆怯,装出一副经常来这种地方的模样粗着嗓子喊道。

        和步星火一起,寻了个空位。

        坐在两人旁边的是一头看起来很凶悍的男人,肌肉夸张,石墩旁靠着一条特大号的狼牙棒。

        一只身材佝偻的小猴子用头顶着一坛酒手捧两只木杯,放到步星火面前的桌子上,又四肢着地,远远跑开。

        护卫一巴掌拍掉泥封,金黄碧翠的酒液带着浓郁的香味倒进粗糙的木杯,轻轻摇晃间,如同捧着液体的水晶。

        他眼里闪动着迷醉,仰头喝下,“呼,太爽了!”

        干涸的喉咙受到清凉的酒液滋润,干瘪的腹部如同遇到春天的第一场雨,整个人都精神抖擞,焕发新春。

        “想不到这东华山,也有如此清冽的美酒。步兄,你怎么不喝?”

        步星火吞了口唾沫,艰难道,“我不渴。”

        护卫摇摇头,又给自己斟满一杯,喝了一口,“你也太小心了。你那看几位道兄,喝的多痛快?”

        先来的一桌修士有四人,眉宇间尽是狠辣,听到护卫提到自己,远远望过来时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莫名其妙!”

        被四个不明身份的修士这么盯着,护卫兄也觉的不妙,尴尬的做个笑脸,在额不敢去看。

        喝了半刻钟的时间,坛中酒尽,护卫面红耳赤,拿出一枚灵石拍在桌案上,高声叫道,“结账。”

        这种俗家的酒,一般只值几个大钱,因为身处东华山,护卫才耐着心疼装出大方的模样拍了一枚灵石。

        价格上,已经能卖数十坛。

        店里的小猴子看也不看桌面上的灵石,向护卫伸出十个手指头。

        护卫秒懂,大怒,“一坛酒十枚灵石,你怎么不去抢?”

        柜台后老太婆阴森的声音响起,“客官,你搞错了。不是十枚,是一百枚!”

        与此同时,那五名各自喝酒的妖族齐齐向两人投来不善的眼神,而那一桌修士则面露戏谑,看热闹。

        屁股下面放着个狼牙棒的狠毒大汉笑笑,提醒道,“怎么,要吃霸王餐吗?”

        与此同时,一股完全不同于人族修士的狂躁力量自他的身体迸发。

        “妖...化形期的妖族。”

        护卫老哥感觉自己口齿似乎不太利索。

        “化形四重,人类!”

        大汉色眯眯的眼神在护卫身上打量,就好像在看一块鲜美的嫩肉。

        “要打架去外面,少在老妇的店里摆威风。”

        店主警告大汉,无任何力量外泄,那大汉就好像踩到猫尾巴的老鼠,顿时安静。

        护卫警惕的望着那名乖巧的大汉,见他一脸委屈的表情,心里诧异间,那老婆子又道,“一百枚灵石,少一颗也不行。”

        护卫摸了摸储物袋,里面只有三十枚灵石。

        城主府的待遇不错,每月十枚,但作为无妻无房无田地的护卫来说,作为一个月光族,很快乐。

        但现在,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攒灵石的习惯。

        看那大汉已经是化形四重,这老婆子显然比那大汉厉害的多。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护卫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大婶,咱身上只有三十枚,全都给你。”

        他掏出装有灵石的储物袋放在桌上,“剩下的下次来一起补上怎么样?”

        老妪笑声尖利,“不用等下次,你们就和它一样,留在这店里得了。”

        这时,那只猴子欢快的叫了起来,满眼得偿所愿。

        护卫和步星火立刻明白了老妪话中的意思,这是要把二人变成猴子在酒店工作的节奏,一时慌了神。

        护卫拔出腰刀,步星火双臂拢在袖中,摸到了判官笔,只要对方稍有异动,两人就要杀出一条血路。

        “也不看看你们的实力,也敢在我这幻迷店动手?”

        老婆子目中无人的样子让两名心高气傲的人族小修士颇为不满,又很无奈。

        老婆子继续道,“给你们机会,一刻钟的时间,把剩下的七十枚灵石送来,我就饶了你们。”

        她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游动,锁定步星火,“你留下。”

        护卫冲步星火拱手,“步兄稍等,我去请吴都尉来。”

        步星火微微点头,待护卫离开后,冲老婆子喊道,“方才的竹叶青,再来一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