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捅遍妖族

第三十一章 捅遍妖族

        正沉迷间对方毫无征兆的动手,小丫头脑海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召唤长枪反击。

        剑尖与枪尖碰撞时,剑尖如同玩具,在锋芒毕露的枪芒中寸寸碎裂。

        那修士简直无法想象,骇然中撒手,极力后撤,身体却已经陷入枪芒范围。

        一声惨叫,对墨小染出手的修士身体向后飞出,撞在一棵大树之上又笔直落下。

        而其余三人已经趴在泥土之中,身边围着一圈莽汉正发出不屑的哼声。

        “就这种水平也敢学人家蛮不讲理?”

        陈桑用脚尖在一人后腰上轻轻一点,那人忽然间浑身剧烈震颤,埋与土中的头发出痛苦的“呜呜”声。

        “小陈,好手段啊!这一脚,这颗腰子可就废了。”

        吴轻絮做赌神拍手状,作为男人,他十分同情对方。

        那人从土中拔出头,嘴角带血,虽然痛失一颗腰子,但表情十分桀骜。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惹的是谁吗,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陈桑一愣,问道,“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这般目中无人?”

        “我可是苍羽剑宗弟子。”那修士满脸泥土,露出冷笑吗,模样十分滑稽。

        吴轻絮和墨九玄对视一眼,麻烦了!

        苍羽剑宗,青州二流宗门,而另一个二流宗门是水境宗。

        这已是青州的绝顶宗门,门内有数名元婴老怪坐镇。

        怪不得这几名弟子如此嚣张跋扈,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敢情背靠一座大山。

        墨九玄皱着眉头,沉思不语。

        那名苍羽剑宗弟子冷笑,他很笃定,对方怕了,对方怕了!

        是啊,苍羽剑宗,代表着青州修行界的至高宗门,对方怎么可能不怕?

        “埋了吧?”墨九玄幽幽的盯着吴轻絮。

        “这...坑得挖深点!”吴轻絮思索着给出回答。

        “必须完全摧毁元神!”墨九玄补充。

        “埋了不合适...毕竟元婴大能的手段我们无法想象。”

        吴轻絮说完,与墨九玄眼神交汇,然后两人一起看向在一棵大树下摩擦背部正爽的赤血暴熊。

        彼此间心领神会,露出笑意。

        “如此甚好!”

        “是个妙法,神不知鬼不觉。”

        那年轻人看着头顶两名修士表情变化,眼神闪烁,嘴角带着莫名的笑意,只觉得头顶直冒凉气,冷汗嗖嗖的就浸湿了内衣。

        不是,我爆出宗门名号后,你们不是应该畏首畏尾,跪地求饶吗?

        这般要毁尸灭迹的神情是几个意思?

        咱们之间的冲突没那么激烈吧?

        “哎,我说,两位前辈,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莫大的误会。”

        半晌后,四名苍羽剑宗弟子规整的跪坐在地,双手扶着膝盖,坐成一排回话。

        “九彩雀是天地灵物,晓人事,能吐人言。我们本想抓住它加以控制,使其回宗    门报信。

        但九彩雀终身只认一主,我们几个为了争夺九彩雀主人的身份,就以斗法的方式决定获胜者,胜者获得九彩雀。

        岂知半途宗九彩雀借机逃走,追来时就遇到了各位。”

        墨九玄看向王凤翔,这位御兽家族的大少爷解释道,“九彩雀身披九彩羽毛,只要驯服,也帮主人万里传信,我们家就有几十只。

        墨兄要是喜欢,待此间事了,回去送你几只也无妨。”

        九彩雀的信息墨九玄曾经也有耳闻,既不会攻击也没有任何神通,特点就是会讲人话,飞行速度极快。

        想来也是无用。

        这商量间,却见方才离去的两名剑宗弟子御剑而来,看到四名师弟可怜巴巴的跪坐于地,一时间心头火起。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如此羞辱苍羽剑宗门下?”

        吴轻絮在得知对方身份后,打定主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拿出慕华城城主府令牌。

        “各位,我们是城主府的人,因为调查一桩案件来到此处,无意冒犯贵宗。方才出手,实在是出于无奈,还望各位见谅。”

        出口询问的弟子瞥了眼跪坐的师弟,见他们神色晒然,十分羞愧,已料定几人仗着师门目中无人。

        现在反被别人教训了。

        两边说了几句客气话,那名师兄领着师弟离开。

        “师父,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陈桑表情阴郁的站在师父身边,望着御空离去的几人问道,“敢冲撞师父,向小师妹动手,何不在此料理了他们?”

        “冤家宜解不宜结。陈桑,为师年轻时遭下太多杀业,给师门带来很多麻烦,若非宗主一力护持,也许我早就身死道消了。

        苍羽剑宗是青州修士圣地,与他们结怨不是明智之举。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修行,带宗门迈入三流,以完成老宗主的心愿。”

        “是,师父,是弟子莽撞了。”

        一行人立刻动身,半路上遇到斗法的修士也早早避开,尽量不做停留,赶往东华山。

        又走了三日,日头渐渐落下,天气清凉,已来到东华山下。

        此山延绵数百里,山势险峻,苍柏青松生长于青石之间,道路狭窄,黑气煞气冲天。

        “不亏是东华山,单凭这股怨气,也不知死过多少生灵。”

        吴轻絮遥望天空中升腾的气息摇头。

        这里是妖族与人族的杀戮场,危机四伏,多少天骄来此历练后,都没能离开。

        苍松之下,岩石之旁,不知又有多少修士妖族丧命。

        墨九玄低声嘱咐几名弟子,一路小心,切莫惹上麻烦。

        陈桑步星火墨小染一一答应,心中对这片修罗场充满了敬畏。

        夜里,墨小染睡不着,来到一处山坳阴影里练习枪法。

        此时,她已经领悟枪法第四重,凭着炼气五重的境界和远超普通修士的恐怖灵力,已经可以和普通炼气十一重的修士过上几招。

        天空星光晦涩,漆黑的夜幕下树林阴影重重,似乎有魔物在其中窥伺。

        长枪越舞越快,于黑暗中划出道道一闪而逝的流光,时而在东,时而在西,千变万化,呼呼的枪风刮起地面的落叶与尘埃,在小丫头身周形成激荡的波纹。

        “嘁嘁嘁...”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低沉怪异的笑声。

        这声音如此突兀,令全身热气腾腾的墨小染背脊一凉,头皮发麻。

        她握枪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条黑影贴在上方岩壁上蜿蜒游动,钢铁摩擦石层表面的声音中掉下些许细碎的石块,窸窸窣窣,意外的刺耳惊悚。

        妖族?

        不是鬼~

        脑海中下意识闪过这个念头,小丫头的恐惧转眼变成了...兴奋。

        从未见过妖族的她兴奋的双臂颤抖,紧紧握着长枪,在即将到来的突然袭击的紧张氛围中,她感觉自己的五感敏锐了十分。

        上方的黑影似乎觉得这个小人怕了,一动不动,它开始游向人类。

        先是橙红的眼底狭长的竖瞳出现,接着,一条吐着一尺长红色信子的分叉长舌自黑暗中出现。

        “嘶~肥美的人族崽子...有口福了。”

        这句话说完,气氛陡然一僵。

        本该肝胆俱裂的人族女孩垂着头,做出突刺的准备,声音低沉且带着狰狞,让这条比水桶还粗壮的大蛇打心眼里感到一丝畏惧。

        “肥美?人家是身材纤长、皮肤娇嫩的...小姑娘呀~”                  先是低声的反问,接着是无情的陈述,在“小姑娘呀”的暴喝声中,墨小染脚下地面倏的裂开沉陷,那张充满愤怒的脸急速靠近大蛇的头部。

        一阵冰冷枪头穿透颈部的痛感传来,毫无准备的大蛇发现人影不见,入眼依稀可见的几颗星辰,接着,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从高空中坠落。

        看起来弱小的人类小孩踩在它的头上,俯视着它,目光森冷无情。

        “丑八怪,你说谁胖呢?”

        即将逝去的意识里,蛇怪暗暗告诫自己,下辈子,见了人类女性,无论高低胖瘦老幼,一律皆称...你好瘦。

        墨小染低头盯着脚下大蛇尸体,猛然间回过神来,发觉灵海中有一股妖力混杂。

        她连忙盘膝打坐,运起《造化奇法》,在一缕缕精纯灵力的萃取净化中,那股随着长枪吸入体内的妖力色泽缓缓变淡,最终与自身灵力成为一种颜色。

        “这《造化奇法》当真了得!”

        墨小染感受着增长的灵力,“不但可以吸收修士,连妖族的妖力都可以吸收炼化。”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海中出现...用枪捅遍东华山所有的妖族。

        不知道这样的话,我会不会达到金丹期?

        几道身影如雨点般落下,听到打斗声的陈桑几人赶来护驾。

        吴轻絮望了眼数丈长的蛇怪,又看看毫发无伤的墨小染,暗道,通灵七层的妖族怎滴如此不堪一击?

        “哧溜、哧溜!”

        众人闻声看去,赤血暴熊抱着蛇尾,吃辣条般吸着蛇妖,发现众人看向自己,它无辜的仰起脖子,“呼噜噜”将一条蛇妖完全吸进了肚子。

        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解释道,“妖族相食,可以增强我们的力量,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墨小染冷笑,“那是我的晚餐!”

        随即扑向了受到惊吓的赤血暴熊。

        墨九玄无奈看着打闹的女儿和赤血暴熊,那形体如山的妖族猛兽就像一头在小主人面前卖萌的大狗,任由墨小染又是揪耳朵又是拔毛。

        除了偶尔发出几声佯装痛苦的哀鸣,满脸都是宠溺的神色。

        “师父,那里好像有座山洞。”步星火喊道。

        吴轻絮抬起头,沿着步星火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迷蒙的岩石间有个色泽幽深的洞口。

        若非心细如发,在夜里很难发现。

        他暗想,墨九玄倒是很善于收徒,陈桑、步星火都是颇有天赋的年轻人,能一起拜入门下,倒也是件墨九玄的幸事,也是二人的幸事。

        他哪里知道,墨九玄以天品淬体丹为二人淬体,平时辅以黄龙丹,在两种极品丹药的帮助下,二人才表现出比普通弟子更加优秀的潜质。

        墨小染大喜,“我去看看”,跃到洞口,抽枪在手,恨不得里面还有无数蛇妖,让她捅个痛快。

        洞内弥漫着腥臭与腐烂的味道,没有一丝光亮,暗的根本看不清脚下。

        墨九玄拿出一颗夜明珠以灵力包裹,散发出微弱光线,飘在前方一丈处,随着众人前行。

        入目可见狭窄的道路旁布满尸骨,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累累叠叠,一直延伸到洞穴深处。

        “有人!”

        墨小染突然看到光线中出现了两个人影,一人穿着绿色长裙,一人穿着灰布长袍,晕倒在地,没有声息。

        修士?

        陈桑拦住想要过去探鼻息的吴轻絮,先以灵力推了推二人,确定没有陷阱,这才让在一旁,做出请的动作。

        自己绝不肯再前进一步。

        吴轻絮似嘲笑陈桑多此一举,瞥了他一眼后径自来到二人身前,看到两人的胸口都带着一朵紫色云朵图案的徽章。

        “紫云宗弟子!”

        墨九玄不动声色,“先救醒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