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御厨步星火

第二十九章 御厨步星火

        墨小染顿时心软,用手默默对方脖颈下的厚毛,暴熊立刻做出享受的表情。

        “好,好吧!”

        小丫头这时觉得有个宠物,虽然大点,其实还不错,可是,“爹爹,我饿!”

        “此地有很多野物,小主人稍等,我去帮你打猎。”

        赤血暴熊拍着胸膛,嘭嘭作响。

        “且慢,服下这枚化血丹再去。”

        墨九玄拿出一粒红彤彤的丹药,放到暴熊嘴边,“每隔一旬,我会给你压制毒性的丹药。如果小染掉了一根毫毛,你就陪那根毫毛去死。”

        “这...?”

        暴熊盯着眼前的丹药,只觉得这个男人,是魔鬼吧?

        “好,不过,这件事必须有个时限,如果你妄想我永远成为你的奴隶,你还是现在就弄死我吧!”

        “以一年为限,一年中,你必须全力保护小染安全。一年后,我还你自由。”

        “此话当真?”

        “星火,点火烧水,晚上吃熊掌。”墨九玄有些不耐烦。

        “一言为定。”

        赤血暴熊一口吞掉化血丹后,幽怨的望着墨九玄,“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

        夜里队伍点燃了四堆篝火,每一堆火焰上方都叉着一头花斑灵鹿,在步星火小心翼翼的操劳下,四头灵鹿滋滋冒着黄油,发出诱人的香味。

        墨九玄吃了两口,就没了食欲。

        作为筑基十重的修士,根本不需要食物补充能量,吃两口是对弟子辛苦劳作的褒奖。

        步星火和陈桑一人一根外皮金黄内里鲜嫩的鹿腿,也稍微多吃几口,就将剩下的肉骨扔到一旁。

        暴熊趴在地上生啃一头灵鹿,发出咔嚓咔嚓咬碎骨骼的声音。

        “烤熟了吃有什么味道,要吃,就要原汁原味才痛快。”

        墨小染似乎与暴熊比赛进食速度,双手并用,连撕带扯,墨九玄看不下去,“小染,注意饮食礼仪。”

        三口吞下一条鹿腿,小染嘟嘟囔囔说道,“师兄的手艺太好了,我太饿了,根本停不下来。”

        一头...两头...

        吴轻絮在一旁幽怨的啃着干饼,目光落在金黄焦嫩的烤鹿上,辛酸的咽下了口水。

        两队人泾渭分明。

        “吴哥,那小丫头吃掉了两头鹿了~”

        “我的天哪,又开始吃第三头...你们看她肚子,还那么平坦。”

        两名护卫即眼馋又无奈,这个小丫头的吃相竟给了他们惊悚的感觉。

        “看着好香啊~”一名护卫道。

        “吴哥,要不,您辛苦辛苦,给弟兄们要上一根鹿腿?”

        似乎感受到他们殷切的目光,墨小染飞快的吞掉了第三头鹿,伸手挡住第四头,“我的,都是我的。”

        “嗨,人类!”

        赤血暴熊心底鄙视,一头鹿吃完,砸吧砸吧嘴,感觉还有点欠缺,极不情愿的从地上捡起陈桑他们丢掉的两条鹿腿,放在口中咬了一口。

        我的天哪~

        这酥脆的表皮,这耐嚼的劲道,一口下去,满口喷香。

        眼睛立刻变成了粉红的色彩。

        它看向做出烤肉的主厨...步星火...瞳孔凝聚成桃心形状。

        爱了爱了~我吃了半辈子的猪食,今天才知道,食物原来可以这么美味。

        ...

        夜里,步星火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提着一只类似枕头的包裹,里面塞满了鹅毛。

        柔软且温暖。

        又将宽大厚实的大枕固定在赤血暴熊的背上,这才满意的在一盘盘膝打坐,恢复精力。

        一觉醒来,墨小染神采奕奕,翻身跨上暴熊背部,骑在那软枕之上。

        “多谢三师兄。”

        她脆生生的答谢。

        看着女儿露出的如花笑颜,墨九玄暗自后悔。

        擦,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暴熊还可以当成坐骑给小染骑乘。

        队伍一路向西,期间吴轻絮与墨九玄保持三丈距离,其后,是墨小染、陈桑、步星火。

        沐浴着阳光,行走在满目苍翠的名山大川之间,几人心情颇好。

        陈桑情不自禁的唱起,“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

        话音未落,墨九玄回头,眼神冷冽,“你在暗示为师是猴子吗?”

        陈桑腆着脸赔笑,“不敢,不敢。”

        来到一处溪水边时,远远看到地上有几具尸体,更远的地方有野兽咆哮与刀剑碰撞之声。

        一名护卫快步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队伍前列,手搭凉棚,举目远眺。

        片刻,他回头对吴轻絮道,“好像有妖族与修士厮杀,队长,我们要不要...?”

        他手握刀鞘,蠢蠢欲动。

        妖族与人族相争,自然要帮人族。

        吴轻絮制止,“且慢,你先去探清虚实,一会来报。”

        “是!”

        那人藏踪匿行,探查之后回来禀报道,“队长,是盘龙岭的王家与几名散修争斗,那兽吼声乃是王家的灵宠。”

        “既然都是人族,且让他们去争,我们离开此地,莫要介入。”

        吴轻絮道。

        他只想查清孔兴案的真相,顺便把朱果摘回家,早早回到城主府跟着尉迟城主吃香喝辣,远胜在这野外受苦。

        “慢。”

        墨九玄道,“我曾得王凤翔王公子相助,欠他一笔恩情。近日王家有事,岂可坐视不理?你们在此稍待,我去去便回。”

        吴轻絮道,“报恩的事以后再提,不要多生事端。那些散修也可不好惹。”

        散修无宗无派,修行环境恶劣,不比大宗门温室里的花朵,有师父指导,有师兄师弟陪练。

        这里,只有血与火。

        为了生存,散修们大多桀骜不驯,性格恶劣。

        墨九玄神识大开,发现交战的双方都是炼气七八层的样子。

        “随我来。”

        他轻喝一声,御风而行,轻飘飘落在附近的树顶,身形随着树枝摇晃,陈桑几人站在树下,透过重重树木缝隙,观察里面形势。

        三名蒙面修士穿着黑色衣衫,围攻一名身着靛青色长袍的年轻人,地上既有几具啃咬的不成人形的修士尸体,也有几具野兽尸首。

        王凤翔不过炼气六重,身旁是那只名叫啊呜的大狗,被黑衣人围在中央,毫无还手之力。

        一名蒙面人狞笑道,“王大少爷,只要你在地上磕几个响头,交出所有的储物袋,我们便放了你。”

        王凤翔是豪强大少,此刻生死存亡关头,颇有几分胆识。

        “哼~我王凤翔学艺不精,今天死在你们手上是我命中该有此劫。不过,想让我屈膝投降,绝不可能。”

        另一名蒙面人“嘿”道,“王少爷是条汉子,在下佩服。别多说,送他上路。”

        三人举起兵刃便攻向王凤翔,短短几招,他便中了数剑,眼看要支持不住了。

        而那条狗忠心护主,虽然满身浴血,依然呲牙裂嘴,发出低沉咆哮。

        就在这时,林中传来一声雷鸣般的怒吼。

        一头胸前有月牙状图案的赤血暴熊一巴掌拍断面前的大树,自后方冲了出来。

        奔腾间,长满森森长牙的大口张开,扑向一名黑衣人。

        这突然出现的情况令四人措手不及,受到暴熊攻击的黑衣人大吼,“快动手。”

        其余二人眼见暴熊来的蹊跷,向王凤翔展开更加凌厉的攻击,意在夺取财物后逃离。

        剑光闪过,王凤翔手中长剑被打飞出去,对面的黑衣人黑色的瞳孔闪过一丝狠厉,一剑刺向他的胸口。

        这一剑,又快又急,王凤翔又身受重伤,四肢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将剑尖递向自己的胸口。

        他已有赴死之念。

        闭上眼睛,仰起头坦然受死。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睁开眼时,自己完好无损,面前的黑衣蒙面人胸口探出一段滴血的枪头。

        那黑衣人眼珠凸出,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胸口枪尖,冰冷的死亡逐渐将他吞没。

        他脖颈嘎嘎作响,努力扭动脖子,想看身后出手的人。

        却发现,背后无人。

        接着,枪头抽回,那人双眼中瞳孔扩散,如烂泥般瘫软在地,已经没有了意识。

        这时,王凤翔才发现黑衣人背后站着的是一名清丽的小丫头,因为个头不高,那黑衣人才没看到出手的人。

        一缕模糊的灵力顺着枪身进入墨小染体内,在灵海中青石碑的炼化下凝聚出一点红色灵力,钻入了破军星的图案。

        与此同时,陈桑一剑刺穿另一名黑衣人的咽喉,剑尖抽出,溅起几朵殷红色桃花,而那人惊讶的睁大眼睛,抬起一条手臂指着陈桑。

        受到赤血暴熊攻击的黑衣人被粗壮的熊爪摁在地上,肋骨不知断了多少根,口中就跟坏掉的地漏似的不停向外冒血。

        炼气八层的修士,在妖族眼里,那可是元气满满的人肉丹药。

        赤血暴熊舔舔嘴唇,露出一口锋利的白牙在对方脸上嗅着,然后沉声道,“这男人,很润。”

        在巨爪下方挣扎的蒙面修士表情一僵,仿佛想到了一些不好的画面,继而想要咬舌自尽。

        这时,他忽然看到了陈桑,眼中顿时升起了求生的欲望。

        “陈师兄,救我!”

        这声音很轻,但陈桑耳朵一动,业已听见,对张开大嘴的暴熊喝道,“口下留人。”

        暴熊不满的瞪向陈桑,像这样小身板的修士,它一个能打三个。

        但墨小染在它脑门上一拍,冷笑道,“你似乎对我二师兄有意见。”

        暴熊冷酷严肃的脸立刻变成流着鼻涕讨饶,“我对二师兄十分尊敬,方才只是在瞻仰他的绝世容颜。”

        陈桑走到那名黑衣人身前蹲下,伸手扯掉对方脸上的黑布,四目相对之时,他陡然一惊。

        “黄师弟,是你?”

        王凤翔此时一脸懵逼。

        他已经准备像个男人一样慷慨赴死,结果画风突变,强悍凶恶的歹徒两死一残,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就在他苦苦思索之时,墨九玄来到他的身边,“王公子,久违。”

        兴许是找到了依靠,绝境逢生的王凤翔在看到墨九玄的一瞬间,整个人的肌肉都放松下来,眼眶一湿,哭道,“墨大师,多谢你救了在下的性命。”

        一番询问后,墨九玄得知黑衣人其实是紫云宗的弟子,奉方元青之命前往东华山,具体做什么却没有交代。

        只是让他们去找一个名叫藤岚的女子。

        前几日在慕华城遇到王凤翔一行人后,王凤翔壕无人性,知道几人是宗门弟子后花大价钱请几人喝了顿大大酒。

        一不小心,露了富。

        几名紫云宗弟子得知王凤翔要去东华山,暗自商定了这半路杀人越货的勾当。

        这样的事他们以前也做过几次,收获颇丰,一想到王凤翔饱满的储物袋,下起手也挺带劲。

        在付出两名同门师弟性命的代价后,将王凤翔的护卫全部斩杀,眼看着要接受胜利果实时,墨九玄带着弟子赶到。

        荒郊野外,典型杀人夺宝的事件,在修行界屡见不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