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机智的赤血暴熊

第二十八章 机智的赤血暴熊

        妖族之所以是妖族,原因是它们行事乖张,不按套路出牌且阴险狡诈,残忍恶毒。

        因此人族与妖族界域之间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

        双方无论是谁,只要踏过分界线,对方就可随意擒杀,另一方不得报复。

        时过境迁,分界线的位置越来越模糊,逐渐形成了无人看护的地带。

        那里妖族人族相互杀戮,是青州各宗门磨炼弟子的绝佳场所。

        但面前这头赤血暴熊已是通灵期八层,在东华山中实力也算不俗,为何会来到距离慕华城只有八十里的地方?

        步星火脑海中快速思索时,暴熊一声不吭,猛然间四足发力,如同一辆坦克高速驶来。

        翻飞的四肢下方地面扬起飞溅的尘土,发出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师妹快走!”

        步星火闪身到墨小染面前,张开双臂,大袖鼓荡。

        暴熊离的近了,一股腥臭的口气扑面而来,步星火几乎晕过去。

        打架就打架,对方竟然不讲武德的使用生化武器。

        黑色厚实的熊爪直径足有两尺多,前段爪子锋利,带着呼呼风声向步星火头顶拍落。

        这力量,不可力敌。

        步星火机智闪过,身子已在暴熊右侧,直拳轰出,“轰”的一声,他的手腕被暴熊坚硬的外皮震的发酸。

        暴熊一击不中,这一切似乎在它的掌握之中,顺势扭头张开大口向身侧咬去。

        速度又快又急,血盆大口在步星火的瞳孔中越来越近,那股恶臭更是难挡。

        生死一发之际,步星火整个身形都变得灵动飘忽起来,大袖展开如同灵巧的飞鸟,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避开。

        同时,大袖表面灵力氤氲,如同一柄大锤砸出。

        《托天秘法》第一式,横扫乾坤。

        轰然一声,暴熊庞大的身体栽倒,仅仅是一瞬间,它又站了起来,逼视步星火,口中发出威胁的低沉咆哮。

        “师兄,这大熊身体好坚硬,你试着攻击它的薄弱部位!”

        墨小染声音忽然响起,步星火心头震动,扭头看去,小丫头手持长枪,站在不远处掠阵。

        “走啊!”他大吼道,

        “师兄莫急,要走一起走!”

        墨小染挺起长枪,双腿微屈开始蓄势,身体周围的空气出现些许波动,然后脚下地面塌陷,她的身形如同炮弹在空中破开一条轨迹,刺耳的破空声发出一道嘶鸣。

        赤血暴熊凶恶的瞳孔盯着枪尖,那扑面而来的杀意吹拂,惊得脖颈背部毛发竖起。

        下一刻,这头身体庞大身材臃肿的巨兽以一种不符合逻辑的迅捷就地一滚,躲过了墨小染的攻击。

        可惜的是,它的身体太过庞大,纵然躲过,但是枪尖依然在它背部划出一道三寸宽的口子。

        不高不低,不偏不倚,恰恰沿着表皮滑过。

        暴熊回味着小丫头的凌厉一击,感受着没有毛遮挡的背部被冷风吹着,莫名的暴汗。

        它背部少了块皮毛,好像贵重的黑色貂皮大衣少了一块。

        “啊~本座漂亮的毛发。”

        暴熊疯狂咆哮,皮毛根部缓缓变红,沿着发根直至发尖,黑色的熊变成了通体赤红的熊,而胸口处那道v型痕迹颜色更加深沉。

        ...

        吴轻絮以手拄脸,坐在山顶,沉思孔兴案件。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股奇异的波动,他立刻站起来,望向脚底下方的森林。

        远处,几株参天大树缓缓倒地,溅起大量烟尘,惊的附近飞鸟盘空鸣叫,久久不敢下落。

        “有妖族!”

        他怒喝一声,左手按住刀鞘,对两名随从道,“跟我来!”

        纵身跃下高高的悬崖。

        “师父,我们呢?”

        墨九玄的神识在女儿身上,清晰的感知中女儿和三弟子遇到了妖族。

        “不用担心,不过是赤血暴熊。小染和星火会解决掉的。”

        “赤血暴熊?”

        陈桑悚然一惊,“此妖族据说暴怒之后,全身通红,实力可以提高三成。师父,真的不用管师弟师妹吗?”

        墨九玄没接话茬,反问,“《问情剑》修行的怎么样了?”

        “嗯,还行,弟子一直努力领悟,只是个别地方还不得要领。”

        不得要领那是你还不够阴损!

        问情剑赐予陈桑时,墨九玄曾随意翻阅过,剑法辛辣,专刺对手身体脆弱部位,眼睛鼻子咽喉。

        很符合陈桑的气质。

        “有空多磨炼磨炼。”

        墨九玄随意指点几句,这才闭上眼睛,神识外放。

        远方通体赤红的暴熊人立而起,挥开双掌对着面前小丫头的脸左右开弓。

        墨小染的长枪扔在一边,瘦小的拳头挥出,与暴熊进行近距离硬刚。

        以力战力!

        拳脚间,灵力与妖力碰撞形成的冲击波将附近地面表皮揭飞。

        不远处,步星火站在风暴之中,大袍翻飞,不时以灵活的步伐轨迹对暴熊实施精准打击。

        吴轻絮带着两名护卫,躲在一颗大树之后,强势偷窥场上二人一兽肉搏。

        “嘭嘭嘭”的声音不绝于耳,这种原始的角力之狂野,令几位城主府的卫士目瞪口呆。

        “吴哥,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一个小丫头和一头赤血暴熊肉搏?”

        “那熊全身通红,已经爆发出全力,足有通灵十层。怎么还被压着打啊!”

        “我怎么知道?”

        吴轻絮骂了一句。

        我也很懵逼啊!

        那瘦小的小姑娘怎么看起来比那头熊还狂暴,明明只是炼气五层。

        这不符合逻辑!

        烟尘滚滚的中央位置,墨小染骑在暴熊脖颈,两条细长的腿紧紧夹住脖子,一只嫩白纤细的小手揪住暴熊头顶的毛发,另一只手如雨点般落在暴熊的头上。

        开始时,暴熊还扬起前爪想要反击,甩开对方,但随着重力击打,每一拳都让它的意识更加模糊,眼前景物开始出现重影。

        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墨小染抬起手臂擦去额头的汗水,用手拍了拍暴熊的前额,跳将下来。

        “早这么乖不就好啦,非要讨打。”

        伸手隔空一招,那柄长枪从地面飘起,似乎受到吸引,盘旋着落入小丫头手心。

        步星火回过神,跃到师妹身旁前前后后打量片刻,确保她安然无事,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林中几人默默无言,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惭愧。

        “墨小染简直就是一头凶兽,怪不得墨九玄老神在在,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这厮,可恨~”

        ...

        吴轻絮回到崖顶,寻了个距离墨九玄很近,又不那么突兀的位置,拿出酒壶。

        他不喝,只是打开瓶塞,让酒气随着风吹响墨九玄。

        隐隐看到墨九玄喉结动了动,他得意的抿了一口,发出一声赞叹,这才拧上盖子,塞进怀里。

        我就喜欢看你想吃又吃不着的表情。

        一刻钟后,赤血暴熊巨大的身体放在溪边,旁边水流潺潺,鸟语花香。

        墨小染甩了甩有些酸麻的胳膊,“师兄,这熊体重蛮大的,一路抗过来我累了,做饭的事交给你。”

        “嗯!”

        步星火点头,自储物袋中拿出杀猪刀,装有调味品的瓶瓶罐罐,锅碗瓢盆,零零总总一大堆。

        他磨刀霍霍,墨小染深吸一口气,对着悬崖上方高喊一声,“爹爹,二师兄,来吃饭了。”

        墨九玄正在打坐,闻言精神一震,“陈桑,随师父去!”

        墨九玄摄起陈桑,从悬崖飘然而下,吴轻絮也紧随其后。

        步星火拿着刀在暴熊腹部来回比划,寻找合适的出刀位置,刀尖刚碰到坚硬的皮毛,那赤血暴熊“嗷呜”一声跳起,如同受到惊吓的小狗,恐惧的望着菜刀。

        它倒是想跑,但墨小染速度太快,揪住尾巴拖回溪边,不甘的爪子在地面犁出几道深深的沟壑。

        “本座有个秘密,可以告诉你们。”

        墨小染抡起拳头,在对方头顶狠狠凿个暴栗,“还敢自称本座。”

        “小妖,小妖~~”

        暴熊胆怯的望着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的暴力女,心中悔恨今儿出门没看黄历,遇到这么个小煞星。

        接着呜咽道,“传闻东华山有朱果降世。”

        “东华山,朱果,什么东西?”墨小染压根就没听过。

        “东华山地域广阔,是个三不管的地带,许多犯了事的妖族和人族都躲在那里逃避追捕,可以说,是两族藏污纳垢之地。”

        步星火瞥了暴熊一眼,“而朱果是上天灵物,蕴含浑厚灵气,修士食用后可不惧任何毒药,提高筑基几率。”

        墨小染听到可提高筑基率时眼睛睁的老大,“那岂不是宝贝?”

        “当然是宝物,对于妖族来说,效果与修士食用后的效果是一样的。”

        墨小染回头问熊,“朱果这么珍贵,你不去东华山,来这里做什么?”

        赤血暴熊人性化的哭丧着脸,“我的实力在东华山还算不错,有着自己的一片势力,可自从朱果将要降世的消息传出去以后,来了不少厉害的大妖和修士。

        那地方现在太危险了,为了早日化形和那些厉害大妖修士厮杀,我觉得早早离开免受波及才是,毕竟性命重要。”

        修行理念很稳重,是块长生的料!

        早已来到附近的墨九玄和吴轻絮听闻此言,两人悄无声息的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意动之意。

        一个念头浮现出脑海...朱果现世,凶手很有可能去了东华山。

        若是有机会再抢到朱果,那就赚大发了。

        赤血暴熊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自己幼年时如何不易,如何在险恶的环境中艰难求生,能活到今天简直就是个奇迹。

        “看来你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墨小染睨着暴熊。

        “确实挺难的...”暴熊很委屈。

        “从今天起,你就不用这般艰难的活着了。”

        墨小染说完,从师兄手中抢过刀举在脸旁,露出一个阴森的微笑,“该问的都问了,现在,我好饿啊!”

        “嗷呜”一声,暴熊以肉眼难及的速度缩到步星火身后,好像在寻求主人的保护。

        两只前爪搭在步星火肩膀上,发出无力的指控,“你这是过河拆桥,你这样的行为很不道德!”

        墨小染盈盈妙目盯着暴熊,眼睛里释放出渴望的光彩,使劲的咽了口唾沫,“小乖乖,不要怕,这刀,很快的。”

        墨九玄眼睛盯着身体强健的暴熊。

        这玩意可以爆发出通灵十层的力量,兼之皮糙肉厚,真正厮杀时,比星火还要强上一些。

        是个不错的肉盾。

        “慢!”

        墨九玄伸手打断女儿要落往暴熊脖颈上的菜刀,“小染,此妖实力不俗,留下或许有用。”

        墨小染不乐意,看着皮相凶恶的暴熊,“爹,我喜欢小狗,不喜欢熊。”

        “汪..汪汪...汪汪汪...”

        大型犬类的叫声响起,众人看过去时,暴熊趴在地上撅起屁股向墨小染卖萌,甚至躺在地上举起四肢做出类似小狗撒娇的动作。

        一阵暴汗。

        众人震惊了...如此强大的求生欲?

        一头身长三丈的魁梧巨熊,把自己想象成一只泰迪。

        画面太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