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实力增长太快,很无趣

第二十四章 实力增长太快,很无趣

        丹师协会,一间装饰的古朴典雅的房间。

        身着大红丹师袍服,胸前带着一枚金色祥云徽章的老者,站在一人高的铜镜之前,不停的用手小心拨弄头顶稀疏的发丝。

        “几百年了,老夫终于有了头发。”

        丹师堂堂主廉深道长望着镜中头顶长出的几缕头发,露出欣慰的笑容。

        门口传来一声,“师父,事情已经办妥了,紫云宗几人,已经离开慕华城。”

        老者点点头,“知道了,下去吧!”

        随即晃了晃头,自信笑道,“这几缕头发为老夫增色不少,依稀有几分当初年轻时的风采。墨九玄,这小子不错。”

        ...

        紫云宗宗主之孙方彬重伤,门人气势汹汹前来问罪,结果就这么轻飘飘的揭过,似乎双方谈的还很融洽。

        墨九玄的身份顿时变得神秘起来。

        随之,无极宗也为更多人知晓。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弱小宗门的门人,何以凭一己之力惊退一个宗门,纵然他二十年前有点名气,但时至今日,已无多大威胁。

        其中定有隐情!

        墨小染继续锤炼枪法,狂澜沧海枪第四重她已经掌握,但却感觉总有一点瑕疵。

        无论与几位师兄如何打斗,那似有似无的屏障如鲠在喉,令人心中烦躁。

        以墨九玄的阅历来看,小染修行过快,现在达了一个瓶颈。

        就像一个学习天才,知识点感觉都已经掌握,没通过考试,就无法发现自己的缺点。

        体修也是修行的一种,身体天赋只是天赋,想要兑现天赋,需要阅历与经验的积累。

        至于积累,罗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慕华城中的罗英场,类似于古罗马的斗兽场,又或者拳击场,两个人在阵法中打斗,只有一个能站着离开阵法。

        另一个只能被抬着出去。

        毕竟是慕华城城主用来敛财的一种手段,要是出了人命,参赛者生命得不到保证,估计很快就会门可罗雀。

        大家都是文明人,是来看高深的技艺与华丽的术法的,谁也不想看到血淋淋的场景。

        罗英场登记处的工作人员是几名三十来岁的男人,穿着账房先生的长衫坐在柜台后,用笔记下参赛者的姓名,同时收取参赛费用...五枚下品灵石。

        参赛者大多是散修、个别宗门弟子以及追求武道巅峰的年轻俊杰。

        墨小染站在队伍中央,默默随着队伍前进。

        放眼望去,眼前是一个粗壮男人的腰身,身后,是一个魁梧男人的腹部。

        空气中弥漫着男人的汗腥味。

        她皱皱琼鼻,拿出方形丝帕捂住鼻子,侧着脸,一副难以忍受的模样。

        纵然如此,那如瀑般柔顺黑亮的长发以及会说话的灵动眼睛,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哟,小姑娘,你是来罗英场参加比赛的?”

        墨小染看了那人一眼,发现对方一脸的坏笑,把自己当成小孩,顿时就不乐意了。

        柳眉倒竖,瞪着那人,“要你管?”

        那汉子不以为意,“哟,脾气还挺倔。听叔叔说,小孩子家家的,在家玩玩泥巴不好吗,非要来打打杀杀!”

        “聒噪,滚!”

        从小被捧在手心长大的墨小染见对方阴阳怪气,小脾气上来有些不开心,立刻亲切问候。

        那汉子目光一凝,神色冷厉,深深的盯了墨小染一会,嘴角露出冷笑,一转身,进了罗英场的大门。

        “小姑娘,快走吧,那人是附近有名的散修祝龙,为人最是心狠手辣。他来这里纯粹是为了寻刺激,和他交手的修士,没一个能四肢完好的离开。”

        墨小染回身仰头,发现是一名老好人形象的中年修士,长相平庸,正盯着大门内离去的祝龙。

        “他很厉害吗?”墨小染眨巴着明亮的眸子,一副讨教的神情。

        漂亮的小姑娘总会让人放下心底的戒备,何况还是个九岁的小丫头,能有什么坏心眼?

        中年修士卖弄见识,“祝龙有炼气九层的实力,出手无情,曾独自迎战三名散修而不败,重伤两人,杀死一人。”

        “逃走的那人没替自己的同伴报仇?”

        “三个人都没打过,他一人怎么报仇,据说自那以后,那人离开了慕华城,想来是怕祝龙秋后算账。”

        “软骨头...”

        墨小染嘟囔一句,不再理会中年修士劝她离开的碎言碎语。

        做了登记,领到自己的号码八十八号,贴在胸前,跟着前面的人进了大门。

        罗英场面积很大,有专供上台比试选手的休息区,治疗区。

        她一袭黄裙,瘦小的身材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显得很是突兀,引来不少的关注。

        罗英场的经营方式是,胜者赢取二十枚灵石,输者自行料理治疗费,而真正给城主带来利润的是数以千记的观众。

        门票高达六枚灵石,如果某天安排了有名人物参赛,门票还会大幅度上涨。

        休息室里,桌面上摆着水果、些许糕点,都是普通样式,里面不含一点灵气。

        解说透过阵法传出的声音激昂慷慨,让人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冲上台大战一场。

        墨小染身边有几个散修,或闭目打坐,或抱着刀沉思,也有人三三两两说些趣事,不时发出轻快的笑声。

        为了维持高冷形象,小丫头沉默的坐在角落里,闭着眼睛沉淀情绪,让自己能够适应这嘈杂的环境。

        这次,她偷偷一个人离开四通商会,参加罗英场的比武,完全是为了磨炼枪法。

        师兄们境界虽然都比自己高些,但碍于情面,下手有些畏首畏尾,无法真正让墨小染感受到战斗的乐趣。

        发现小姑娘沉默不语,一些人顿时变得大胆起来,指指点点,说着一些打机锋的话。

        墨小染睁开眼睛,通过聪敏的耳朵锁定笑话她的修士...

        哼,笑吧,尽情的笑吧,一会,有你们哭的时候。

        小丫头幻想自己在台上大杀四方的时候,一条身影自然而然的在她身边坐下,然后感觉到对方的目光正盯着自己。

        什么人这么讨厌?

        墨小染扭过头瞪回去...“额,二师兄啊,你怎么来了?”

        二师兄陈桑笑的很瘆人,“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

        “四通商会待着没意思,听说这里可以与人斗法,赢了还有灵石拿,我就来了。”

        “怎么,师兄不能陪你斗法吗?”

        “师兄总是让我,认真起来我又完全不是对手,有什么劲?”

        “你要是被别人伤了,师父和师兄们会心疼的。”

        “我不管,我就要上场。”

        拿出师妹不讲道理的气势,陈桑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时,一人发现这边的情况,一个陌生的阴险男人坐在那名可爱漂亮的小妹妹身边喋喋不休,小妹妹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这么小的孩子都出手,禽兽!

        “喂,离小妹妹远点!”

        该人来到陈桑面前,炼气八层的气场有意无意的释放而出,给予陈桑压力。

        陈桑莫名其妙,抬起头发现是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腰悬玉佩,容貌俊雅,正逼视自己。

        那人笑着对墨小染道,“小妹妹别怕,有哥哥在,不会让坏人欺负你的。”

        陈桑迎着那人,“怎么,我和我师妹说话碍着你什么事了?”

        “我不认识他。”

        墨小染灵动的眼睛转了一圈,跳起来躲到那人身后,悄悄向陈桑吐了吐舌头,拽着对方衣袖。

        “谢谢大哥哥,我们去那边坐吧,这个人好讨厌。”

        我...你...

        陈桑眼睁睁看着陌生人带走小师妹,临走前,那人还用一种鄙视变态的嘴脸哼了一声。

        陈桑心底愤怒咆哮:我不是变态,那真是我小师妹啊!

        经过几刻钟的了解,这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是慕华城附近一修行世家的弟子,名叫卢翰林。

        不过三十岁就有炼气八重的实力,在无极宗也能算上拔尖。

        但炼气六七层在外面也似乎很常见的说。

        墨小染对宗门实力的评价,又悄悄向下降低了半颗星,对自己成长的速度有些着急。

        啥时候才能金丹期啊?

        小丫头用手撑着脸,歪头默默想着。

        “八十八号对三十七号,六十四号对十八号。”

        通过阵法播放的解说声音在休息室响起,墨小染站起身,发现旁边的男子也站了起来。

        “该我们上场了!”

        卢翰林潇洒一笑,“一会小心点,对方要是太强,你就认输吧!”

        墨小染道,“你也是。”

        走过通往比赛高台的通道,墨小染一时间不适应从上空洒下来的光辉。

        她挤了挤眼睛,纵身跳了上去,黄衫女孩轻盈的如同花丛间翩翩起舞的蝴蝶。

        这么一个小丫头来罗英场比武,数以千记的看客们几乎惊呆了。

        嘘声四起。

        “让一个小丫头参加比赛,主办方的良心是不是让狗吃了?”

        “没人了吗,让小孩子上,我们是来看比赛的,不是来看大人欺负小孩的。”

        “退票~退票~退票~”

        墨小染眉毛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

        这一点很随他爹,暴躁前的小动作。

        在一片嘈杂的喊喝声中,她看到高台对面站着一名三十来岁的中年修士。

        那人本想大战一场,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对手是个孩子。

        “呵~运气不错,这次的灵石真好赚。小丫头,认输吧!细皮嫩肉的,一会伤了你,有了伤疤就不好看了。”

        墨小染冷笑向他勾了勾手指头。  那人未曾想这丫头片子竟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心底升起恶意,“臭丫头,给脸不要脸,老子要毁了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蛋,让你再也笑不出来。”

        他掐个剑诀,背后长剑出鞘在空中飞舞,“小丫头,给贫道死来!”

        剑诀向墨小染一指,那柄飞剑在口中发出“嗖嗖”的声音,在空中画出一道白光,直奔墨小染而来。

        墨小染有意立威。

        娇喝一声,手中已经握住了青色长枪,向前方地面狠狠劈下,一股强势无匹的激荡枪气沿着地面向前轰去,直接掀飞了飞剑,连同那名修士一起轰下擂台。

        山呼海啸的“退票”声瞬间顿住,接着山呼海啸的“哦艹”声响彻云霄。

        “这小丫头厉害呀!”

        “不会是变态吧?”

        “我看到了什么,哎呀呀,我眼睛瞎了。”

        墨小染对呼喊声充耳不闻,握着枪柄将枪尖向下一甩,风吹动她耳边的发丝,风头一时无两的少女傲然走下擂台。

        卢翰林正与一名刀客战的有来有往,忽的听见轰鸣声,于是两人停下手中动作,远远的望向墨小染所在的擂台。

        擂台上,那名修士惨叫着从擂台飞了出去,只留下一道瘦削的黄杉持着长枪消失。

        “这小丫头不简单啊!”

        卢翰林笑了笑,对那名刀客道,“好了,别玩了,咱们认真点,要不然要被一个小女孩比下去了。”

        刀客冷酷一笑,心道,老子早就出全力了...“好,让我们手底下见个真章。”

        刀剑短暂相撞之后,刀客目露惊骇,仰天飞了出去。

        ...

        休息室里,墨小染拿过丝绢静静擦拭着长枪枪头。

        “小师妹,干的不错!”

        不知何时,陈桑手捏下巴,斜着身子靠在黄杉女孩身边的椅子上。

        “嗯!”

        墨小染淡淡应了一句。

        秒杀对手并没有让她感到快乐,她渴望的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用汗水与狠厉拼出来的战斗。

        只有这种战斗,才会让她快乐,才能带给她战斗的经验。

        “四十四号!”

        解说的声音再次响起,陈桑无动于衷,墨小染的眼睛盯上了师兄的胸膛。

        四十四牌子,就在他心口位置。

        陈桑反应过来,双指卸下胸牌,轻轻一弹,胸牌飞到偏僻的角落里。

        他觉得师妹眼神有点怪,“我来这的目的可不是打架,而是防备我可爱的师妹受人欺负。”

        那我谢谢你了!

        墨小染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

        ...

        墨九玄躺在四通商会一座八角楼的屋檐上,双手枕在脑后,迷茫的眼睛扫过天空中飞掠而过的大雁...

        好怀念没有荣耀系统的日子。

        那时候,每日里苦修,实力肉眼可见的增长。

        这种一步步提高自身能力的感觉真的很好。

        但现在...

        自己无法修行,只能疯狂炼丹,赚取灵石,购买功法丹方,全力支持女儿提升境界。

        虽然短短一年半时间,就从筑基五重晋升到筑基九重,但失去了那种通过汗水和努力获取收成的快乐。

        纵然有的筑基修士,一辈子都无法从筑基一重修炼到筑基二重。

        每日机械的炼丹、卖给苏语梦,用得来的钱财购买药材,炼制更多的灵药,赚更多灵石,就为了购买一本牛逼轰轰的橙色装备。

        心累,更重要的是,他似乎看到了三千年后的自己,每日在丹房炼丹,换钱。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日子遥遥无期。

        想到这里,他思路转变...“其实,找个漂亮的富婆,直接过上人生巅峰的日子也不错。”

        瞥了眼身旁身着红裙,勾勒出浑圆臀部线条、侧脸优美眼神勾魂夺魄的苏老板。

        这是个很棒的选择。

        “看什么呢?”

        苏语梦觉察到墨九玄的目光,歪过头用手捋过耳边的几缕发丝,一副我等你告白的神情。

        “哦~你看大雁,它会飞哟!”

        墨九玄别过脸去,心里面对还在闭关的夫人默默说了声对不起。

        他觉得自己太龌龊了。

        人家把你当做朋友,你却只关心人家的身体。

        默默自责了一会,墨九玄忽然感觉到体内灵力一阵激荡,灵海翻腾,面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增大。

        筑基十重。

        “小染又升级了?”

        墨九玄感慨体内强大的力量,站起来拍拍屁股跳下八角楼。

        “干什么去?”苏语梦问道。

        “炼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