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带我装逼带我飞

第十七章 带我装逼带我飞

        古朴典雅的大厅里十几名年轻丹师来去匆匆,胸前别着一枚祥云状铜牌。

        墨九玄来到一人身前拱手道,“在下墨九玄,欲拜见廉深道长,不知可否引荐一二。”

        那年轻丹师皱着眉道,“师父日理万机,很忙的,怎么可能有空见你?要是想找人炼丹,去那边做登记。”

        墨九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名男子站在大桌之后看书,面前的桌面堆满了账目。

        “在下想买两样东西!”

        “也去那边登记!”

        年轻丹师说完形色匆匆的走了。

        墨九玄心中叹气,没办法,只好来到大桌前,“这位丹师,在下想在贵协会买两样东西,还请行个方便!”

        那人懒洋洋的抬起头,翻开身旁一本册子,“什么?”

        “乌轮猿心,红莲蛇冠。”墨九玄老实答道。

        “五千灵石!下个月来取货。”

        “五千灵石,你怎么不去抢?”

        “你可以不买!”

        墨九玄喘着粗气,拿出装有五千灵石的储物袋,从里面掏出一枚放在桌上,“这是定金。剩下的四千九百九十九枚的尾款,取货的时候付。”

        那人眼皮也没抬,“现在付清。要是不满意,出门左拐。”

        这是什么服务态度,不知道顾客是道尊吗?

        墨九玄当时就气炸了,想要大闹一场。

        考虑到丹师堂可能会有金丹期甚至元婴期的修士坐镇,非常从心的忘记了不快。

        储物袋往桌面一扔,“买了!”

        那人用笔在账册上记下,“乌轮猿心,红莲蛇冠各一份。”

        随即拿出一张黄纸,灌入灵力,递给墨九玄。

        “这是凭证,别搞丢了,丢了概不负责。”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女儿,老父亲在外面无论受到多少委屈,都坚强的忍了。

        把凭证随身装好,墨九玄立刻离开,回到四通商会。

        “东西买到了吗?”

        苏语梦一见面就问。

        “嗯~”

        墨九玄点点头,心情不好的样子,“我去丹房了。”

        “爆力丹可不好炼,你不准备准备?”

        “东西下个月才到,花了五千灵石,就换了个这玩意回来。”

        墨九玄无奈的拿出黄纸凭证在苏语梦面前晃了晃,有些无语。

        “什么,你炼制出的淬体丹、黄龙丹那个不是极品?丹师协会怎敢这般目中无人,你且等等,我去去就来。”

        苏语梦粉面含霜,当下气冲冲的走了。

        没过多久,她就带着一名二十来岁年轻人来见墨九玄。

        “这位就是墨九玄!”苏语梦介绍。

        那年轻人两眼冒光,上前两步抓住墨九玄的手,“原来是墨道友,久仰久仰。”

        墨九玄莫名其妙,看了眼苏语梦,苏语梦笑道,“这是吕方,七品丹师,协会会长廉深的高徒。”

        吕方不肯松开墨九玄的手,满脸急迫,“墨道友,你炼制的淬体丹和黄龙丹我已见过,实在乃是极品中的极品。

        说句不敬的话,就算家师,也没有这种手段。

        方才苏老板提起你想购买乌轮猿心和红莲蛇冠,不才手中恰巧有一份,就送与你做见面礼。”

        “这个,无功不受禄...”

        “墨道友是丹道大材,不才仰慕的久,若不嫌弃,还请你现在就随我去协会取上一遭。”

        对方十分热情,态度极其诚恳,墨九玄推却不过,只能应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觉自己筑基八层的桎楛松动,紧接着摇摇欲坠冰消雪融,灵海内大量灵力涌动,筑基九重的气息顿时扩散开来。

        吕方和苏语梦目瞪口呆。

        还能这样,谈笑间提升境界?

        “爹爹,我突破炼气四层了!”

        墨小染蹦蹦跳跳的从外面进来,清丽的容颜还带着孩童的模样,身段已经张开,跑动时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小丫头直接扑进爹爹怀中,撒娇道,“爹爹,我突然好饿啊,你带我去吃好吃的。”

        “好,好!你想吃什么都成!”

        摸着女儿柔顺的头发,墨九玄有些抱歉的望向吕方。

        吕方笑道,“巧了,丫头啊,叔叔知道一家店,里面的东西可好吃了,要不要叔叔带你去尝尝?”

        墨小染歪着头看了他一眼,挽着墨九玄的胳膊,“爹爹去我就去,爹爹不去我就不去,我要和爹爹在一起。”

        看她憨憨的又认真的模样,几个人觉得很可爱,顿时大笑起来。

        三个月来,墨九玄将所有精力与灵力都灌输进丹炉之中,与女儿并没有过多交流。

        平日相见也仅限于送丹药,解释几句修行时的疑惑。

        而现在,他惊呆的。

        直径六尺的桌面,叠满了大盘子,墨小染面前一根焦黄的烤羊腿。

        刚烤出的羊腿还冒着热气,撕开筋肉有粘稠汁液滴下,如今已经瘦下来的女儿并未细细咀嚼,而是囫囵吞枣般塞进嘴里。

        那模样,纵然六弟子御天华也比她文气的多。

        再看那平坦的腹部,墨九玄想着这家伙的胃该不会是个黑洞吧?

        苏语梦有些不忍直视,“小染,再这么吃下去,可就又变回小胖子了,不漂亮!”

        丹痴吕方也逗她,“以后小染要是找不到婆家,叔叔帮你炼制一枚瘦身丸,保你恢复身材。”

        “哼~我才不要嫁人,要嫁我就嫁给爹爹!”

        墨小染哼哧哼哧的吃着肉,抽空说道,“我给爹爹做妾!”

        “闭嘴,臭丫头,胡说什么呢?”

        墨九玄大囧,“你什么时候胃口这么好的,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墨小染道,“三个月前,就是那个坏蛋抓我的那次!”

        墨九玄思索了一会,不明白女儿的胃口忽然变态的原因,又向吕方解释了那名老者命人劫持小染的事,几个人这才离开。

        丹师协会外有几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和那两名金甲战士纠缠在一起。

        双方各持己见,情绪都有些激动,其中一人推搡金甲战士。

        那战士忍无可忍,把长矛交到同伴手中,只一拳,那推搡的年轻人已飞出了三丈,落在地上生死不明。

        其余几名年轻人顿时怒了,纷纷爆发出炼气四五层的气场。

        一时间,玉簪与布鞋齐飞,哀嚎并撞击齐鸣。

        那魁梧金甲战士瞬间秒杀四名年轻人,从同伴手中接过长矛,朝旁边地上吐了一口。

        “有点三脚猫的实力就敢来丹师协会撒野,不知死活。下次如敢硬闯,老子就让你们尝尝被长矛刺穿的味道。”

        那几人挣扎起来互相搀扶着连忙溜走。

        吕方走过去道,“怎么回事?”

        金甲战士秒换笑脸,“吕师父啊,这几个小子没人引荐,硬要进去买东西,在下讲理也讲不通,没办法,只好出手教训教训他们。”

        吕方点头,“查一下,看是那个家族或者宗门的人,以后和他们断绝来往。一群没规矩的东西。”

        “是,在下领命。”

        当吕方回头时,他已经换上了温和的笑容,“墨道友,苏老板,请随我来。”

        那金甲战士心中好奇,想知道心无旁骛一心炼丹的丹痴吕方,会给什么人如此颜色。

        看苏语梦时,那人先是一呆,暗道,这不是四通商会的老板娘苏语梦吗?

        她怎么又来了?

        再看旁边人时,他脸上肌肉一僵,几个时辰前塞给自己五十枚灵石的男人在吕方恭敬的陪同下,走入了丹师协会。

        这位分秒内打到五名炼气五层修士的战士心中忐忑起来。

        丹痴吕方,那可是会长的得意弟子,在丹师协会内地位尊崇,许多宗门宗主和长老见了他都陪着笑脸,也也促成了他骄傲的性格。

        为何,在这个什么宗什么什么面前,竟然放下架子?

        吕方先从墨九玄手中要回了凭证,将五千灵石如数退还,又命人取了乌轮猿心,红莲蛇冠送给墨九玄,这才请三人去了自己的丹房。

        一路上众丹师略感诧异,纷纷投去了关注的目光。

        苏语梦,他们都认识,但这名带着孩子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却面生的紧。

        苏语梦在一旁看着丹痴殷勤的端茶倒水,态度和气如清风拂面般与小染闲谈,了解她修行的事情,俨然将她当做自家亲朋的孩子。

        心里面暗暗好笑,都说丹痴不近人情,目光于顶,今日一见,都是谣言。

        这位仁兄,显然也是个头脑精明之人。

        有的事,他只是不屑于为之。

        和墨小染聊了一会,吕方提起了话头。

        “墨道友,你炼制的淬体丹我有缘一见,真是人间难得的精品。自我十岁起跟随家师学习丹道,至今已三十于载,还未见过品质这么高的丹药。

        墨兄,当真是丹道大材。”

        “吕兄说的哪里话,只是碰巧罢了!”

        “玄云宗的木道长前些时日来丹师堂找师父,说从你哪里购买了五十枚极品黄龙丹,此事当真?”

        苏语梦笑道,“自然是真的。九玄只用了三天时间,就炼制出五十枚极品黄龙丹,这是我亲眼所见。”

        吕方道,“苏老板的话我自然是信的。只不过木道长对那些丹药宝贝的很,就算是师父,也只是让他用神识查看了一番,在下就无缘得见了。”

        他笑的有些谄媚,笑容很僵硬,不自然,“如果墨兄允许,能否拿出一颗给在下观摩观摩。”

        他在努力对我微笑,虽然难看,但在努力的对我表达善意。

        墨九玄刚要说话,墨小染拿出一只粉红色的储物袋,“吕叔叔,爹爹炼制的丹药有什么宝贝的,我天天当蚕豆吃呢!

        你若是喜欢,小染送你几颗又有何妨?”

        说着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把金光璀璨的黄龙丹。

        “咕~”

        吕方吞了口口水,目光都有些迷离,紧接着精光外露,“黄龙丹,果然是天品黄龙丹,颗颗都是。”

        他感觉自己呼吸有些急促,两步来到墨小染身前,眼睛直勾勾盯着粉嫩小手上的丹药。

        拿起一颗,放在眼前观察了片刻。

        “果然,果然是真的!”

        “吕叔,你想吃的话就吃了吧,我这里还有很多。”

        墨小染又摸出七八个储物袋。

        吕方呆滞良久才回过神来,看着墨九玄凄惨笑道,“我自诩丹道天骄,一向目中无人。今日见了墨兄,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墨兄对丹道的理解,远在吕方之上,还请墨兄不吝赐教。

        以后,墨兄但有吩咐,吕方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他站在墨九玄身前抱拳,深深一躬。

        什么丹道,什么理解,什么大材,我也很困惑啊!

        墨九玄很痛苦,他只是使用丹方增加熟练度,然后炼出的丹药就是极品。

        他不是丹药的科研人员,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流水线加工人员。

        但吕方如此客气,推却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想了想,尴尬道,“吕兄,墨九玄嘴笨,只能炼制几颗,请吕兄在一旁指点。”

        “可以吗?”

        丹师都是骄傲的,也都敝帚自珍。

        除了弟子,很少有人会把真正的技巧交给外人。

        墨九玄这么做,无异于将所有本事毫无顾忌的在吕方面前展示,让他通过实践操作学习。

        这比讲解更直接,也更有效。

        吕方深受感动,长出了一口气,神情凝重,向旁边做出请的动作。

        “多谢墨兄,不吝赐教!”

        对方火急火燎,墨九玄也不好意思拿大,便随着吕方走出房门,穿过长长的走廊,沿着螺旋楼梯拾阶而上,来到大石堆砌的炼丹房。

        丹师协会果不比普通宗门丹房,偌大的光滑石板面上摆放着三十多鼎丹炉,每一鼎都是上好的材料炼制,透露出浑然天成的质感与优雅的美感。

        “请随意使用!”

        吕方来到丹炉前,不着痕迹的从储物袋中拿出四份淬体丹药材,交到墨九玄手中。

        墨九玄眼角抽抽,这...是早有准备啊!

        这时,有人来丹房,胸前是一枚银质祥云徽章。

        好奇的瞥了墨九玄三人一眼,向吕方拱手道,“吕师兄,玄云宗木道长求见!”

        “没空,就说我在招待重要的客人。”

        “是!”

        来人离开,吕方客气的摊开手,“墨兄,请!”

        墨九玄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平时炼制淬体丹的过程,这才向丹炉中输送灵力。

        很敏感!

        可操作性强!

        丹炉的性能远超四通商会的丹炉,细微的灵力动荡也能通过火焰的波动体现出来。

        墨九玄大喜,一手输送灵力控制丹炉温度,一手分解萃取药材,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而丹炉也似乎变成了他身体的延伸,可以随意操控。

        渐渐的,药味开始在丹房中弥漫。

        吕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丹炉中逐渐融合变幻的液体。

        ...

        “吕方在会客,还说是重要的客人?”

        “是!”

        木道长心中不满,但想到吕方平时的为人,对普通人毫不在意,便对那所谓重要的客人产生了好奇。

        “什么人,竟然能引起吕方的重视,想必是某个宗门的高人吧?”

        “不认识,我从未见过那人,不过一起来的,还有四通商会的苏老板和一个小姑娘。”

        苏语梦也来了?

        他默默捻着胡须沉思,过滤着青州有名的俊杰,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不愿相信又极有可能的想法。

        不会吧,是他?

        ...

        丹房中异香弥漫,通体碧绿如同玉质的淬体丹静静的躺在吕方的手中。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颗极品淬体丹,就这么轻松的炼制出来了?

        但想想整个过程,墨九玄如同一架设计精密的器械,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完美无瑕。

        而且,他炼丹时的状态,平静安谧,丝毫不受外界干扰,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正是每一步都恰到好处,才炼制出了极品的淬体丹。

        吕方自问,对灵力的操控、对火焰温度的把握、对药材的萃取,他都能做到几乎完美。

        但很可惜,也只能达到几乎完美。

        再仔细观察墨九玄时,发现对方目光清澈,面色平静,棱角分明的脸异常的流畅。

        这泥吗,操作这么牛逼,长得还这么帅!

        请大神带我装逼带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