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疯狂炫爹

第十五章 疯狂炫爹

        墨小染神情呆滞,似乎失去了意识,呆呆的望着那自头顶落下来的枯瘦手掌。

        突然间,她无神的眼睛露出得意的神情,双手一撑地面,整个人如同炮弹般弹起,直接撞入老者怀中。

        这一击,她使出了全力,将体内所有灵力按照《天道》所述的功法凝聚于一点,释放而出。

        攻击效果十分惊人。

        那老者仰天喷出大口鲜血,整个人好像沙包向后直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时,符咒黄光一闪,一声强烈的碰撞声后,墙壁毫发无损。

        “师父!”

        “师父!”

        那两名弟子失声叫道,连忙来到老者身旁。

        只见老者本就微弱的气息更加微弱,胸口洒满鲜血,面色黯淡,那姓贺的弟子伸手轻轻拍打师父的胸口,想帮他顺顺气。

        老者睁开眼睛盯着他,同时,枯瘦如骨的手也紧紧攥住了胸口游离的手。

        “师、师父,你这是干什么?”

        那人手臂受制,手臂上传来剧烈的疼痛,神情顿时有些慌张。

        老者别有深意的望着他,“别找了,淬体丹我自然不会留在身边。”

        接着,他的表情缓和下来,“你们两跟我五六年了,老夫教你们修行之法,让你们走上修行之路,有机会成为仙人。

        老夫年轻时曾服用过淬体丹,那两个淬体丹于我无用,当然是给你们留的。

        待我夺舍成功,重修仙法,他日定能带你们走上通天大道。”

        姓贺的师兄尴尬笑道,“师父在说什么呢,弟子见师父受伤,心中焦急。师父误会我了!”

        老者松开手,“你二人且为为师护法,待老夫收拾了这个丫头再说。”

        于是,他坐起来,从怀中掏出一只玉佩,神色可惜。

        “幸亏这玉佩帮老夫挡了一击,要不然还真要栽在这小丫头身上。”

        他扔掉玉佩,开始运功,体外灵气逐渐凌厉,缓缓显露出炼气五层的实力。

        “小丫头,老夫终日打雁,今反被大雁啄了眼。小小年纪,竟然有炼气三层的境界,你这个年纪,比你那死鬼老爹当时还要强上许多!

        哈哈,九斗帝皇体,老夫要定了!”

        墨小染趴在地上大口喘气,方才一击已经耗尽了她体内全部的灵力,此时浑身虚脱,大汗淋漓,几乎站不起来。

        老者走来的时候,步履有些蹒跚,墨小染琢磨着这人年龄大了,又受了自己一击。

        这会表面上看起凶神恶煞,其实身体已经到了十分虚弱的地步。

        她伸手入怀,掏出一枚黄龙丹,高高举起,望向老者身后的两名年轻人。

        “你们可认得此丹?”

        黄龙丹表面覆盖鲜亮金色,自储物袋中拿出时浓郁的灵力立刻散开,显然是难得一见的上品丹药。

        “黄...黄龙丹?”

        贺姓师兄有些拿捏不准,他曾在四通商会见过一次黄龙丹,但那枚丹药的品质远远不如这枚,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墨小染挣扎站起,含笑道,“这正是极品黄龙丹,我爹爹给我的。

        哦,忘了告诉你们,我爹爹是炼丹大师,他炼制的淬体丹,一枚卖出了两千灵石的价钱。

        这样的丹药,我爹随手就可以炼制。”

        这还是第一次去四通商会的价钱,当时她就记住了。

        若是让这两人知道后面的淬体丹以五千灵石的价格卖出,还不雷的他们外焦里嫰?

        贺姓师兄道,“这个消息我也听说了,那位丹师炼制出的可是极品淬体丹,闹了半天,原来是令尊?”

        因为丹师的身份,他不由的高看了墨小染几眼。

        这样的爹,我也想要!

        墨小染道,“你两不是想要淬体丹吗?我爹爹有的是,平日里我拿淬体丹当糖豆吃的。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你们两帮我干掉这个老头,回去后,我让爹爹给你们一人五枚淬体丹。”

        “极品淬体丹,一个就够,要那么多干什么?”

        另一名弟子明显有些意动,双手不自觉的揉搓起来。

        “给!”

        墨小染将手中的黄龙丹扔给贺姓师兄,“先尝尝,试试效果,免得你们说我骗人!”

        浓郁的药力,不俗的外表,贺姓师兄将丹药捏在手中,竟然舍不得服用,旁边那位眼睛直冒光,不停的吞咽口水。

        “怎么样,想好了告诉我!”

        贺姓弟子没舍得服用,将丹药塞进怀中,没说帮,也没说不帮,只是不停的用眼睛在墨小染和老者身上来回打量。  ...

        四通商会。

        墨九玄狠狠的抓起旁边的一盏茶盅摔在御天华脸上,登时茶盅碎裂成块,御天华的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青紫肿胀起来。

        “小染不过八岁,你怎敢放她一个人?”

        御天华脸上疼的要命,却跪的笔直,身体纹丝不动,眼圈泛红。

        “师父,都怪弟子贪图那口黄汤,弄丢了小师妹。弟子死不足惜,只是怕小师妹有危险。

        不如先让弟子出去先把小师妹找回来,到时师父要杀要剐随意,只要您老人家消气就好。”

        倪厚和布善在一旁劝道,“师父,现在生气也是无用,找师妹要紧。”

        墨九玄牙关紧紧咬在一起。

        他当年树敌甚多,自己倒不怕那些人报复,但小染可是他的命,要是弄丢了,他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出关后的妻子,如何面对自己?

        苏语梦也很着急,不过,心里着急,思维没有受到影响。

        “九玄,小染丢了,大家都很着急。天华也是一时糊涂,你就不要怪他了!当务之急是找小染。

        慕华城城池庞大,晚一分出去,就少一分希望。”

        墨九玄道,“方才我释放神识探查了整座慕华城,并未有小染的身影,想必已经出了城。

        这天下之大,不知该去何处寻找?

        语梦,你可有善于追踪的朋友,可请来一见!”

        他自知不能全怪御天华,但作为师父,是不可能给弟子认错的。

        苏语梦想了想,“倒是有几个熟人,对追人十分在行,不过前段时间慕华城灵气突然消失,他们都出去找那个罪魁祸首去了!

        哎,我想起来了,还有个人,应该可以帮忙。”

        墨九玄道,“谁?”

        苏语梦冲门外喊了声“来人,”一名侍女应声走了进来。

        “老板,有何吩咐?”

        “派人去玉观楼请王道友来,就是我有急事需要他帮忙!”

        “老板,请问那个王道友?”

        “盘龙岭王凤翔王公子,别说你不认识!前几天,我还见他偷偷塞给你十枚灵石。”

        ...

        三分之一柱香后。

        “这位是墨九玄墨道友,这位是王凤翔王公子。”

        苏语梦在一旁为二人引荐。

        墨九玄一见,进门的赫然就是新娶了第十九房小妾的富家公子,那位极品捧眼。

        “王公子,听闻你有只神犬,善于追踪捉形,这位墨道友的爱女丢了,劳烦你帮忙找找。”

        “苏姐姐开口,我自然答应,何况还是墨道友!在下乐意效劳。”

        “可请小姐的随身用品一件。”王凤翔道。

        布善连忙去墨小染的卧房寻了件平时换洗的衣物,挂在一旁的椅背上。

        “王公子,不知神犬现在何处?”苏语梦问道。

        “嘿嘿,它在我怀里。”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王凤翔自怀中掏出一鸡蛋大小的木质犬首,黑色的纹路雕刻的惟妙惟肖,张着嘴,舌头从嘴边吐了出来。

        “啊呜,起来干活!”

        他将木质犬首砸向地面,嘭的一声青烟冒过之后,一只表情凝重的二哈眉头紧锁,歪着脑袋瞅了瞅周围的人。

        目光游离之时,视野中出现了一张八仙桌的桌子腿,它的脸猛然露出二货的神情,几步奔到桌子腿前,张开大嘴快乐的咬了起来。

        看它对着木质桌子腿疯狂撕咬,众人表情都有点奇怪。

        这傻乎乎的,还带点二,行不行啊?

        王凤翔脸色微微一红,嘴里面开始发出类似犬类低沉吼叫的“汪汪”声,那叫做啊呜的二话果然停止了撕咬动作,警惕的抬起头,盯着王凤翔。

        “盘龙岭王家,果然有些门道!王道友竟然可以与灵犬沟通,当真别树一帜。”

        墨九玄暗暗赞道。

        却听那二哈毫无征兆的对王凤翔口出人言,“说人话,你给谁汪汪呢?”

        屋内气氛倏忽间尴尬,而王凤翔顿时发出一声脆响,裂成了无数块。

        半晌后,身材修长的啊呜迈着修长的步伐,凌空狂奔,身后跟着王凤翔,其后才是墨九玄和御天华,倪善和布厚因为实力太差,没跟出来,就在四通商会等待结果。

        啊呜嗅过墨小染的衣物后,扬起鼻头嗅了嗅,然后冲出屋子,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已是深夜,城中灯火通明,一些花花绿绿的场所莺歌燕舞,脂粉味隔着几条街都闻的到。

        好几次啊呜都停下脚步驻足观望,好在王凤翔对它的爱好很了解。

        “啊呜,带找到了墨小姐,我给你找上几条皮毛柔顺光滑的漂亮小母狗陪你。”

        二哈这才继续吐着舌头,玩命的追踪而去。

        墨九玄嘴角抽了抽,低声道,“这...靠谱吗?”

        王凤翔笑嘻嘻的对他做了个ok的动作,“啊呜是我们家数代人精心培育出的新型灵犬,不但异常凶狠,实力强劲,而且其嗅觉是普通犬类的数十倍。

        找您女儿,万无一失。”

        几道身影掠过城墙,消失于城外的黑暗之中。

        弯月如钩,清辉如梦,一狗带三修,在广袤大地上空高速飞行。

        行了大约百里之遥,远远的一座小山头模糊的轮廓在黑暗中越来越清晰。

        隐隐的,有几盏灯火。

        啊呜来了兴致,四肢狂奔间仰头啸月,王凤翔闻之精神一震,“墨道友,就在前方。”

        墨九玄转了转脖颈,发出一阵嘎嘣脆响,“好,我倒要看看,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拐走我墨九玄的女儿?”

        御天华接道,“非弄死他!”

        ...

        屋里的人呈品字形对峙状。

        墨小染水灵灵的大眼睛警惕的望着苍髯老者,余光尽情的向那师兄弟二人释放善意。

        老者周身黑气环绕,向墨小染徐徐靠近时神识大开,对身后的弟子装作毫不在意,实则做好的防备。

        师兄弟二人内心十分纠结。

        帮墨小染吧,怕打不过师父,打的过师父又怕墨九玄秋后算账,但灵药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墨九玄的名声也实在令人难以决断!

        “小丫头,别做无畏的抵抗了,老夫的化魔神功已臻化境,凭你炼气三层,拿什么跟我斗?”

        他的气息的确很强,现在的墨小染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她心里暗暗盘算,离开师兄大概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爹爹应该早就知道我失踪了。

        为什么还不来救我呢?

        “我爹爹一定回来救我的!”

        小丫头后退的步伐忽然停住,向后伸直胳膊抬头向老者怒吼,接着,她望向师兄弟二人,“二位师兄,你们如果帮我,一人二十枚极品黄龙丹。”

        那两人对望了一眼,显然很是心动,但老者平日里积攒起来隐威实在太过厚重,令二人心情十分焦躁又不敢轻举妄动。

        生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墨小染停止了后退,她背部抵在了墙上,退无可退。

        而老者被黑色魔气环绕的身影继续逼近,气息虽然微弱,可高两个境界的力量对比已经耗光体内灵力的墨小染,完全就成碾压状态。

        “你不要过来啊,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小丫头拳头紧攥,神色慌张。

        自幼在父亲身边长大,又得诸位师兄师姐照拂,还从未经历的墨小染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很可怕。

        不能在这么下去了,得想办法脱身。

        《天道》是修行功法,重体悟升境界,而宗门功法《无极秘法》则是一门战斗功法。

        墨小染暗暗运转《天道》,按照《无极秘法》战斗篇的方法在手中凝聚出一张黄色符篆藏在身后,待老者离的近了...

        她娇叱一声,黄色符篆如灵光般照他的面门打去,只听的“啪”的一声,老者额头处呈鲜红色,长起了一个大包。

        “小崽子!”

        老者只觉得脑壳嗡嗡直响,额头处剧痛,恼怒的挥掌向墨小染拍来。

        这一掌要是拍实,墨小染登时就会被制住,成为案板上的鱼肉,然后灵魂消失,让一个不知多少岁的老头占据这副清白的身子。

        “不可以!”

        小丫头尖叫一声,闭上眼睛双手疯狂挥舞,红的、蓝的、黄的三种颜色的灵力符篆如同飞起的板砖砸向老者。

        “雕虫...小技,混账~”

        开始,老头还没放在眼里,但很快,他发现对方灵力极其精纯,同等境界下,他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但可惜,老夫毕竟是老夫。

        在短短时间内受到三四十张符篆袭击的老者在脸被砸的变形之之后,终于以绝对灵力压制住了墨小染。

        手缓缓放在她的头顶,黑色魔气将两人完全包裹。

        师兄弟二人眼中露出一抹不忍之色。

        又想到以后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个老头子,总觉得说不出的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