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吾女有大帝之资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意外

第十四章 意外

        四通商会。

        “这五万灵石就当是四通商会的引荐费,剩下的二十五万灵石全都给你。”

        “这,不好吧!”

        “九玄,你说咱们俩也是老熟人了,我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我记得以前的你,像个真正的男子汉,敬天敬地,唯独不惧任何人。为何你刚才那么...”

        “那么卑微?”

        “嗯~”

        “等你有了孩子,你就知道了。”

        “可惜,世间再无你这般人。”

        “打住,打住,我的苏大老板,别再拿我开玩笑了。”

        “再帮我取五百份黄龙丹的药材,灵石从这里面出?”

        “五百枚,你疯了,你需要休息!”

        “哎,你不知道我们家的那个丫头,那不是人,是个小怪物。赶紧的...对了,炼丹的时候,我多炼了两枚淬体丹,十枚黄龙丹,帮我交给天华。”

        苏语梦愣住。

        这家伙,三天炼制了五十二枚极品淬体丹,十枚黄龙丹?

        没多久,墨九玄怀揣十万灵石,拿着五百分黄龙丹的原材料,又钻进了丹房。

        苏语梦派人将淬体丹和黄龙丹交给御天华,御天华向倪厚和布善勾了勾手。

        “这两枚淬体丹,你们一人一颗。剩下的黄龙丹,是小师妹的。”

        布善和倪厚二人在无极宗地位卑微,此生都不做淬体丹之想,而此刻,手里面捧着极品淬体丹,老泪纵横。

        齐齐跪到喊道,“多谢师父。”

        当御天华将黄龙丹交给墨小染的时候,小姑娘接过,“爹爹呢?”

        “听那位小姐姐说,师父拿了五百枚黄龙丹的灵药,又进了炼丹房。”

        “爹爹是不是很久都没休息了?”

        “嗯!”

        “爹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为了练习丹道。”

        “不,是为了赚灵石,给我做丹药,帮我提升境界。”

        “小师妹,你说的对,所以,我们要好好修行,这样才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

        墨小染留下一枚,将剩余的九枚黄龙丹退回去,“师兄,这段时间我进步很大,暂时不需要黄龙丹,这些黄龙丹你先用着。”

        “这不好吧?”御天华有些不好意思。

        “师兄,一路上你也很辛苦,拿着。”

        御天华重重的嗯了一声。

        “师兄,我想出去转转,看看这繁华世界。”

        “走,师兄带你去逛逛。”

        留下倪厚和布善淬体,御天华抱着墨小染离开了四通商会。

        刚开始小丫头还推却,走了没半柱香的功夫,就觉得不太适应走路的感觉,又爬上了御天华的脖子。

        嗯!还是这里舒服。

        眼前也不是各种各样的腿和腰,而是一览众山小的快乐。

        御天华身高九尺有余,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块头,坐在他脖子上的墨小染,则比周围的人高出两尺左右。

        视野那个开旷。

        余光瞥到墙角边几个衣衫褴褛的小孩,肢体残缺,正缩着身子裹着单薄的衣衫乞讨。

        墨小染心有不忍,一扯御天华的耳朵,“那边!”

        “哎呦,小师妹,轻点!再扯今晚上就有下酒菜了。”

        御天华只觉的耳朵快要被这小家伙撕下来,一边惨叫,一边走向那几名乞丐。

        “给钱!”墨小染道。

        在山中不用花钱,出门又跟着师父用不着钱,此时御天华手里到有几个闲钱,抓了把铜子扔到地上,那几个孩子立刻喧闹着抢了起来。

        期间,少了条腿的小孩狠狠踹了旁边小孩一脚,那断了条胳膊的孩子也回身打了那小孩一拳。

        看着他们在地上扭打成一块,墨小染于心不忍,揪着御天华的耳朵,“师兄,走!”

        又看了会人潮,街边杂戏,两人准备回四通商会。

        一路上墨小染沉默不语,也没要什么想吃的,御天华有意逗她,“小师妹,师兄一会带你去吃灵鱼羹好不好?”

        墨小染过了半晌才说,“师兄要吃便吃,小染不饿。”

        御天华中午没吃饭,又扛着墨小染逛了两个时辰,便进了街边的一家酒店,寻个空位坐下。

        他本是山中猎户之子,自幼食肉,山中食物清淡,今天师父不在,就趁机饕餮一次。  点了烤羊乳猪,又要了几份菜蔬,一坛老酒,帮墨小染撕了些肉食放在面前,自己倒上酒边吃边喝,好不痛快。

        墨小染忽然道,“师兄,那些孩子为什么那么可怜?”

        御天华道,“都是些没爹没娘的孩子,没人照顾,年龄又小,不乞讨又能干什么?”

        墨小染道,“那为什么都是残疾呢?”

        御天华想了想,方才见到的小乞丐还真都是残疾,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儿时爹爹吓唬他的话。

        “天华啊,你一定要乖,别乱跑。要是被人饭子拐去,他们就会弄瞎眼睛,要么打断四肢,让你在街边乞讨,给他们赚钱。”

        那时候的御天华还真被吓住,除了跟父亲上山打猎,就在家门口玩,绝不敢去的远了。

        当下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墨小染。

        墨小染不信,宗门的师兄师姐都都挺好的,见了自己十分和气,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呢?

        她默不作声的开始吃羊腿,吃完后又觉得不够,照着方才的分量又要了三桌。

        最后,御天华喝的醉眼朦胧,面泛红光,桌面上的餐盘高高叠起。

        要说是六个大汉吃了这么多,还差不多!

        “师兄,你先喝着,我在门口透透风去。”

        墨小染奇怪的看了眼自己干瘪的肚皮,告诉师兄一声,自个溜下椅子,去了店外。

        “小心点,别乱跑!”

        御天华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不知怎滴,今早修行时,破军星红光照耀身体之后,墨小染觉得自己的胃似乎变成了无底洞。

        不吃的时候感觉不到饿,一旦进食,饥饿感就如同潮水,简直痛苦,只能通过大量的进食缓解。

        可惜,方才的用餐并没有让她的饥饿感,于是下意识的从兜里掏出一枚剩余的黄龙丹放进嘴里。

        入口即化,灵力顿时在肠胃中四散,被身体吸收,继而汇入灵海。

        饥饿感好像消除了些,就把剩余的三枚黄龙丹一起吃了。

        感受着体内微微的饱腹感,灵海中灵力的缓慢增加,她离开酒店门口,走向方才遇到小乞丐的地方。

        已是黄昏,天气更冷,几个小乞丐挤在一处,失神的目光望着眼前的地面。

        “这漫漫长夜,不知他们如何度过?”

        墨小染很可怜他们,但她自己本身也是小孩,身无分文,纵然想帮助他们也无能为力。

        没多久,她看到街边一名中年汉子赶着牛车来到小乞丐身边,几个孩子立刻仰头望着他,从怀里掏出不少铜子递过去。

        中年汉子毫不客气的从小乞丐手中接过,在手里颠了颠,晃着身子笑道,“今儿收成不错,晚上一人一碗稠粥。”

        小乞丐们顿时欢呼,接着在汉子骂声中互相搀扶着上了牛车,那汉子驾着牛车,“吱吱呀呀”的沿着街道驶入了黄昏。

        墨小染想起师兄方才在酒店里说的事情,心里很怀疑那个汉子就是师兄口中说的坏人,想过去教训一番。

        想想还是算了。

        平白无故的打他一顿?

        站在正义一方数落后揍他一顿?

        最后受苦的还是那些孩子。

        这一点,从孩子们乖乖的爬上牛车可以看出来,他们自己也没有办法,如果想要改变,就会自己改变。

        安于现状,无论谁也无法帮他们。

        能帮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

        夜幕下的街边,小丫头长叹口气,想起四通商会还有个为了炼丹而爆肝的爹爹,心里面忽然就暖了起来。

        她准备回去找师兄,然后安心修行。

        但身后传来一声,“呦,小胖妞,你爹爹呢?”

        声音充满了调笑不屑,很欠揍。

        墨小染觉得自己脑后的小辫子气的翘了起来,小嘴一撅,转身就想看谁这么讨厌。

        映入眼帘的是满目黄色的烟雾,带着一种怪异的香味,紧接着意识模糊,四肢瘫软,什么也不知道了。

        ...

        “师父,那个小丫头我们抓来了!”

        这是个年轻人的声音。

        “小丫头,不是说是男孩吗?”

        这个声音很苍老。

        “师父,我肯定是他没错。我和师兄亲眼见她骑在墨九玄的一名弟子头上进的四通商会,又骑着那名弟子在外面闲逛。

        肯定是她。”

        这是另外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语气轻浮,对老者极尽讨好。 “女孩,嘶~这可让老夫为难了。”

        苍老的声音显得十分犹豫。

        墨小染眼皮很重,努力着偷偷睁开了眼睛。

        先是一阵刺目的亮光,隐隐看到三个人影在前方商量着什么。

        待她适应,才发现这是一间普通的房间,方才的亮光是圆桌上一支蜡烛的光芒,陈设极其简单。

        “这,这是那?”

        女孩的声音令三人一惊,其中一人道,“贺师兄,你不是说你的秘药天下无双,最早也得十个时辰吗?

        这才一个时辰不到,那丫头怎么就醒了?”

        那位贺师兄脸上露出狐疑之色,捏着下巴思索着来到墨小染身前蹲下,伸手摁住女孩的眼皮向上一搓,发现对方的瞳孔已经恢复了正常大小。

        “我这夺魂香就是炼气四重的修士中招,最少也得躺个七八个时辰,这小丫头古怪的很。”

        那老者开口道,“九斗帝皇体,那可是传说中的体质,岂是凡夫俗子可比?”

        墨小染听到九斗帝皇体五个字,顿时心里一惊,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什么九斗帝皇体,老爷爷,叔叔,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有些诧异,“这小丫头还挺贼!你爹是不是无极宗的墨九玄,你是不是他的孩子?”

        他们的笑容让从未单独面对陌生人的墨小染有些心虚,那笑容说不清道不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都怀着深深的恶意。

        她觉得自己必须搞清楚对方是谁,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还有就是抓住机会逃走!

        这一刻,她想起了爹爹,想起了六师兄,他们知道自己丢了,一定会很着急的。

        不过,这两个年轻人虽然年纪大,个子高,但看起来很弱的样子。

        唯独那个老头,面部深深的皱纹显示他生机快要完全消失,但那双眼睛有怨毒,也有饥渴,看自己的时候,就像一头见到骨头的狼狗。

        老头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来到墨小染面前,借着微弱的烛光打量片刻。

        “像,实在是太像了!小崽子,你就是墨九玄的女儿吧!”

        他得意的笑了起来。

        既然对方认定了自己,墨小染干脆直接承认。

        “对,我就是墨九玄的女儿,墨小染。我爹可是筑基八层的修士,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爹爹是不会放过你的!”

        老者怔了下,喃喃道,“他已经筑基八层了吗?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那个灭绝人性的杀胚,怎么可以这么轻松就达到筑基八层?

        该死的,老天爷,你眼睛瞎了吗?”

        贺师兄连忙扶住老者,“师父,您老消消气,现在墨小染在你手中,要如何炮制墨九玄,还不是您怎么想怎么来?”

        墨小染明白了。

        这老头和爹爹有仇,打不过父亲,绑了自己威胁爹爹就范。

        这时,她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和六师兄在一起,现在平白无故的至自己于险地,还有可能害了爹爹!

        老头用眼神示意两个弟子,两人立刻从储物袋中拿出符咒将屋子从内部封禁,黄色的微弱光芒自符篆上一扫而逝,屋里似乎变成了另一个天地。

        “师父,要不要再准备准备,现在夺舍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贺师兄问道。

        “师父!”

        另一个弟子馋着脸笑道,“师父,您老答应过的东西,是不是现在可以给我们了?”

        老头眼睛一横,“答应你们的事,老夫自然会做到,不就是淬体丹吗,待老夫夺舍成功,要多少给你们多少!”

        那两人微不可见的目光相撞又迅速避开,神色有些阴晴不定,眼珠子不住闪动。

        墨小染装没看见,问老者,“老爷爷,什么是夺舍?”

        老者呲牙狞笑,“夺舍啊,就是老夫让你魂飞魄散,然后我占据你的身体,成为九斗帝皇体的新主人。”

        墨小染双臂护胸,楚楚可怜,“可是,人家是女孩子呀!老爷爷要做女孩子嘛?”

        “噗嗤”一声,那两名弟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一个小丫头身体内有一个糟老头子的灵魂,怎么想都觉得怪异。

        如果以后遇到年轻男子求爱,那场面,哈哈哈哈...

        老头的脸色由青变紫,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你和你那该死的父亲一样牙尖嘴利,待老夫夺舍成功,迟早要了他的命。”

        说罢,老头张开五指,掌下出现了一股黑色气体,透着诡异的气息,缓缓向墨小染头顶抓来。

        那气息十分邪恶,还未碰到,就能清晰的感觉到冰冷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