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六五五章 立场

第六五五章 立场

        走廊长达三十米左右,光线略有些昏暗,两侧也全是水泥墙壁,没有房间。

        顾佰顺,魏相佐等人被堵在靠近出口的位置,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二十多号人走了过来。

        双方距离拉近,对方领头一名壮汉,再次冲着魏相佐喊道:“没你事,你可以走了!”

        “你装什么?你要干什么?!”郭正刀率先往前迈了一步,直接解开外套,漏出腰间拴着的六七发手雷:“啥意思啊?啊?!”

        魏相佐冲着郭正刀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动,只自己面对脸生的壮汉说道:“你让他出来。”

        “我让你走!”对方强调了一句。

        “哗啦!”

        话音落,壮汉身后有四人亮出了微c。

        走廊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魏相佐侧移了一步,用身体挡在顾佰顺面前,不再搭理壮汉,只抬头喊道:“你别躲在后面,你想干啥出来说!”

        走廊口处,余明远皱着眉头,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你是不是不走?!”壮汉伸手指着魏相佐:“你知道自己在干啥吧?”

        “我走个几把,你让开!”

        “不走是吧?!”壮汉原本指着魏相佐的手臂,突然往前探了一下,一把拉住他的肩膀,将其拽向了侧面,同时右手抬起,枪口对准顾佰顺的脑袋,想也没想的就扣动了扳机。

        “砰!”

        枪响,鲜血四溅。

        一直站在顾佰顺前面的牛峰,在对方抬臂时,毫不犹豫地往前迈了一步,用右手打了对方一下胳膊,导致自己肩膀被干了一枪,鲜血横流。

        “牛哥!!”顾佰顺瞬间红眼,抬腿就踹向了对方:“cnm的!老子这么干都不行,是吗?!那就来吧!”

        话音落,顾佰顺一方的所有人,全都亮出了枪。

        “别动!”

        魏相佐拦在两伙人之间,也拽出了枪,指着走廊口喊道:“我把话放在这,今天要么,你把我打死,要么我们一块走,肯定没有第三种结果!”

        走廊口,一直低着头的余明远,听着魏相佐的喊话,果断迈步进了走廊,带着周同辉,孔正辉,一块上前。

        “魏哥,你让开。”余明远喊了一声。

        魏相佐看着余明远,攥着枪,声音颤抖地说道:“明……明远,事已至此,你搞小顾还有啥意思?你弄了他,谁来当协会会长?谁来帮老黎干事?!”

        “我弄了他,重新选会长。”余明远淡然地回道。

        “已经都这样了,为啥你还追着以前的事不放呢?”魏相佐愤怒地吼道:“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为什么非得……?!”

        “魏哥,我出来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余明远打断着吼道:“他杀了我爸!换成是你,你会放了这个事吗?!”

        魏相佐盯着他回道:“你也杀了他爸啊!我师父是不是死在你们手里?!”

        余明远咬着牙,指着魏相佐回道:“我最后跟你说一遍,我和他的仇,是自我认知的问题。不管是你,还是其他人都没有办法切身体会,明白吗?!第二,顾同山是个什么狗东西?!他卖粉,蹿腾徐虎卡我们贸易线,我们几次忍让,他都不松口。矛盾不是我们挑起来的,是他不给活路,所以,他死是罪有应得!”

        “我去尼玛的!”顾佰顺一拳打过去,疯了一样地吼道:“我不找你,你当我是怕你啊?!没有苏天御给你保驾护航,老子一年半以前就让你升天了!”

        “我就不明白了,你有啥勇气说这话呢!”孔正辉拿着枪,抬臂越过魏相佐就要搂火。

        “踏踏……!”

        就在这时,走廊内传来一阵脚步声,苏天御带着侯国玉赶了过来。

        他本不想出现的,因为他用脚后跟都能想到,大会结束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但他却又不能不来。

        刚才在后院的时候,他就接到了余明远的简讯。

        走廊内,双方相互持枪对峙,苏天御迈步上前,面无表情地看向了魏相佐。

        魏相佐死死地护在顾佰顺身前,声音颤抖地说道:“六子!为了让老黎赢,为了做这个局……小顾在于正死的那天……让我踩着他的肩膀,用喷子打了他两枪。这两枪……基本把他废了,骨头都碎了……我就问你……你们这边谁能愿意这样去给老黎办事?”

        苏天御沉默。

        “如果说忠诚的话,你们干一件事就能获得老黎信任,但小顾即使干了一百件,也不可能有你们在老黎心里的地位高!他没了父母,就是想保自己一条命而已!”魏相佐眼圈通红,非常坦诚地看着苏天御:“没错……最后一刻是我通知其他人把票给小顾的……我不想争踏马的什么会长!我把位置给他,就是想护他一下!!”

        “魏哥,感情这东西……没有道理可讲的。”苏天御站在余明远身边回了一句。

        魏相佐听到这话,攥着拳头冲着苏天御吼道:“那你就把我一块弄死!!”

        “咱们是朋友,是兄弟!”苏天御迈步上前,双手死死抓住了魏相佐拿枪的胳膊:“你让开!”

        “你踏马别逼我!”魏相佐红着眼珠子吼道:“我师父哪怕再不对,他也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可能让绝后!”

        苏天御拽着对方的手腕:“那你崩了我!”

        “咕咚!”

        魏相佐被苏天御甩到一旁,身体撞在了墙壁上。

        苏天御自始至终没有去管顾佰顺,只按着魏相佐拿枪的手腕吼道:“别动!!!”

        “砰!”

        一声枪响泛起,天花板上的吊灯瞬间碎裂,室内光线再次变暗。

        周同辉拉着余明远后退了一步,孔正辉指着顾佰顺吼道:“干死他!”

        “来吧!cnm的,都别活了!”

        郭正刀拽下手蕾保险,瞬间顶在了最前面。

        ……

        区外。

        安泽城坐在军部会议室内,插手看着参谋长问道:“什么情况?”

        “公投大会已经结束了,码工协会的人都撤了。”

        “嗯。”安泽城停顿一下:“把司令部所有校官以上的电话线全拔了,玛德,关国门了,谁找咱,咱也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