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六一零章 拜码头

第六一零章 拜码头

        龙城驻军司令部内。

        谭恒强专门为安泽城举办了接待晚宴,到场的高级军官高达三十多人。实事求是的讲,这个招待规格是略高一些的。

        从级别上来讲,谭恒强是龙城驻军总司令,麾下管理的整整是一个兵团,有三个军的武装力量,是绝对的一方诸侯,而安泽城之前干的大多都是文职,在政工单位,此次被调任军事一把手,管理的也就是一个军,虽然级别也很高了,但比谭恒强还是要差一些的。

        上级宴请下级,搞这个规格,明显是有些过的,但谭恒强还是这么做了,并且在酒席上,驻军司令部的高级军官,也对安泽城非常尊重,不停的敬酒,与其攀谈。

        其实在平时的生活中,安泽城几乎是不饮酒的,也没什么恶习,但今天却一改常态,姿态很低的与大家聊天,推杯换盏间也喝了不少。

        招待宴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点多钟,陪客的大多数都散去后,谭恒强亲自邀请了安泽城,去自己的后花园坐一坐。

        其实在龙城来讲,谭恒强真的就跟土皇帝差不多,他每年手里握着惊人的军费额度,并且但凡跟踩线有关的生意,只要通过区外的驻防区,那都要给他烧香,所以他是即有人又有钱,并且还不用管理龙城的政务,平时清闲的很。

        驻军司令部后院有着一处马场,里面养着花花草草,生猛野兽,因为地域的关系,这里连非洲狮都有,就跟个小型动物园似的。

        “好气派,好气魄啊。”安泽城坐在遮阳伞下,插手看着马场的一切,双眼中难掩羡慕。

        “这个小花园啊,救了我不知道多少次。”谭恒强穿着便装,喝着红酒,语气充满调侃的说了一句。

        “这话怎么讲?”安泽城扭头问了一句。

        “龙城是个风云地啊,一区防着我们,东边想拉拢我们,对待老墨又要刚柔并济。”谭恒强翘着二郎腿,淡淡的说道:“在这样一个地方,坐拥五万兵甲,又有绝对话语权的军事主官,好干吗?!”

        安泽城沉默。

        “不好干啊!你放个屁,有些人都恨不得拿电脑给你搞个解码翻译,看你是不是通敌了。”谭恒强插手说道:“没有点爱好,没有点软肋,不贪财,也不好色,那谁敢用你啊?!你要造反怎么办?”

        “智慧啊,谭司令,哈哈!”安泽城大笑。

        “生存之道而已。”谭恒强摆了摆手,扭头看着安泽城问道:“兄弟,你来龙城了,打算怎么干啊?”

        安泽城叹息一声:“我还没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啊。”

        “此话怎讲?”谭恒强脸上挂着笑意问道。

        安泽城叹息一声,端起红酒杯说道:“跟你说实话,我是不想来的。”

        “真的假的啊?文职和军事主官能比吗?来了,你就是一方诸侯拉!”谭恒强轻声调侃道。

        “什么一方诸侯啊?”安泽城皱眉回道:“一个军,三个主力团的一二把手,全是上面安插过来的。指挥不动,也拿不掉他们。军部的副军长,参谋团队,也有一半都是过来监管的……你让我怎么干啊?说句不好听的,我在一区政工单位,干的虽然是文职,但享受的军级一把待遇,在熬个两年中将了,稍微动动身子,就去财政单位了,每年上百亿的军费从手里过,你老谭见到我,也得说两句好话吧。”

        “哈哈,这话是真的。”谭恒强大笑。

        “来了龙城,既要暗中跟老墨的反叛军接触,又要防止外面传闲话,干好了,回去最多被提个半级,但干不好,脑袋可能都搬家了。”安泽城摇头叹息道:“这个位置不好坐啊,比你那个更难啊!”

        “都差不多的!”谭恒强附和着回了一句。

        安泽城突然目光很直白的顶着对方,缓缓摇头说道:“可不是差不多啊!我得看你脸色啊!”

        谭恒强听到这话,也瞧向了安泽城。

        二人对视,安泽城慢悠悠的喝了口酒,叹息一声说道:“我老婆有个侄子叫余明远,他爸是以前环卫管理会的余锦荣。”

        “我知道啊。”谭恒强点头。

        “这孩子不听话啊。”安泽城表情无奈的说道:“老爹没了,原本我想着给他接去华府,让他入伍或者是做点生意,但他非不干啊,非要搞什么协会!弄到现在,反到身上还有政治色彩了。”

        谭恒强沉默着,没有接话。

        “和黎明笙走的近,又要和温占波的闺女结婚。”安泽城眉头紧锁:“说又说不听啊。”

        “他和老黎走的是蛮近的。”谭恒强符合了一句。

        “我来了,黎明笙的人就找我了。”安泽城淡淡的回道:“按理说,我应该和老黎见个面,他毕竟是政务一把,怎么得表面上过得去。但有小崽子这层关系,我想见也不敢见啊,不然你老谭回头打我一个小报告,真把我贴上了和黎明笙穿一条裤子的标签,那我不完了吗?!”

        “哈哈,你太小看我了!”谭恒强摆手回道:“没那么严重。”

        “老谭,我这个岁数了,到死之前能追授个上将,那就是祖坟冒烟了。”安泽城轻声说道:“老了老了啊,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吧。”

        “老安,说谁没冲劲了我都信,但唯独说你没冲劲,我可是不信的昂。”谭恒强用调侃的语气说道:“我还记得当初在将军班,刘老师对你可是有过很高的评价啊!说是你当代冢虎,胸怀远大志向啊!”

        “哎呦,你可拉倒吧。”安泽城连连摆手:“他评价我的时候,我才多大啊,不到四十岁啊!现在我都多大了?头发都白一半了!”

        说到这里,安泽城缓缓起身,叉腰看向四周,突然笑着问道:“哎,老谭,说真的!我直接把军部搬到你这里来算了?”

        这句话让谭恒强有那么一秒钟的发愣:“你把军部搬到我这里来?”

        “哎呦,工作上的事甩给下面人去干,我是懒得管了。”安泽城轻笑着说道:“我就在你这,养养花,逗逗鸟!谁也说不出来啥!等期满之时,我带兵回去,也就算了完美交差了!”

        “这就是你的生存之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和你穿一条裤子,总归是没错的,哈哈!”安泽城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