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五九七章 庆功宴

第五九七章 庆功宴

        温占波被捕,婚礼取消,余明远和温晓柔离婚,外加13旅的核心军官被大规模抓捕,青衣局的这一连串强势进攻,似乎已经把老黎团队打懵了,并且毫无还手之力。

        在温晓柔离婚的第二天,她姑姑就带着温家人离开了龙城,走得匆忙,略显狼狈。

        这一行为等同于直接向外界宣布,龙城的温家倒台了。

        ……

        周二晚上。

        春风得意的康鼎煌做局,在龙河沿岸的一处庄园酒店内,宴请了很多朋友。

        庄园门口,凉风徐徐吹过,康鼎煌带着秘书,亲自出来迎接一位贵客。

        没过多一会,两台军用越野车从公路上行驶了过来,康鼎煌立即迈步向前。

        汽车进院后停滞,头车后座上下来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头发花白,身着便衣,面相很凶。

        此人名叫张琦,是康鼎煌在校时期的老师,也是一路提拔过他的人。当初第七局准备成立特别情报部,总共是有四名部长人选,但最终康鼎煌能杀出重围,也离不开老师在背后的运作。

        “老师!”

        康鼎煌见张琦下车,立马伸手扶了一下。

        “干得不错,呵呵!”面相凶悍的张琦,难得流露出笑意:“上面批了,价值一亿三千万的武器装备,最晚一个月送达龙城。”

        “还是老师有力度。”康鼎煌笑着捧了一句。

        “不不,你干得不错,不然上层也不会让你来运作这个事儿。”张琦轻声提点道:“这批武器装备到了,怎么送过去,你得想好万全之策,既要安全,又不能在国际上落人口实。”

        “明白!”康鼎煌点头。

        “把提货单,还有手续给他。”张琦冲着自己的秘书吩咐了一句。

        康鼎煌回头也冲着跟班使了个眼色,二人在伸手完成了对接。

        “今天都谁啊?”张琦问。

        “驻军的何宇征,尤家的尤鹏鹏,还有码工协会的人,保龙集团的一些人。”康鼎煌回了一句。

        “尤家和码工协会的人,怎么也过来了?”张琦有些费解地问道。

        “这一亿三千万的货,要靠这些人送走。”康鼎煌笑着回了一句。

        “看来你都想好计划了。”张琦满意地点了点头。

        “搞完温占波,我们的精力还是要放在区外,放在赵巍虎的身上。”康鼎煌轻声说着自己的想法:“目前老黎团队的外在关系,基本全靠军备生意维持着。货从老三角来,进入龙城由同济会处理,再通过驻军的关系,把它送到赵巍虎和老墨官军手上。那我们想要分化、瓦解、击溃这个利益团队,搞源头肯定是搞不动的,毕竟我们的手还神不到老三角。所以,搞终点,反着来,或许会有奇效。拿下温占波,同济会想把货送出龙城就变得很难,后续再打掉赵巍虎,这等同于射杀了老黎唯一的买家。这样一来,桂孟军那边也会被逼着强行撤出,因为买货的人都没了,后续的一切计划,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张琦缓缓点头:“你这个计划,如果换了别人执行,不见得会有这个耐心啊。”

        “是的,不管是赵巍虎,还是温占波都不好拿,牵一发动全身。”康鼎煌轻声回道:“所以我准备了一年多,多方渗透,慢慢把结果做出来。”

        “好。”张琦笑着回道:“你这份成绩单,也算对得起我的举荐了。走,喝酒!”

        师徒二人一边聊着,一边迈步走进了庄园酒店。

        ……

        十分钟后,庄园酒店的包厢内,尤一凡的大哥尤鹏鹏率先站起身,举杯冲着康鼎煌,张琦二人说道:“按照辈分,我得管张老叫一声叔;按照级别,我现在也得管鼎煌叫一声康部长,呵呵,总得来说,这屋里没有外人。我率先表个态哈,但凡是干老黎的事,是为一区和谐稳定的事,我尤家一定义不容辞!”

        “呵呵,说得挺正式哈!”张琦笑着回应道:“行吧,那大家一块喝一个!”

        “来来,共同敬张老一杯。”前几日背后捅温占波一刀的何宇征,也率先站起了身。

        这个何宇征是龙城驻军司令部,下属第二军77旅的旅长,为人很阴,但带兵方面的军事素养却很强悍,也号称是驻军兵团中的盾牌旅,擅长防守。

        “共同举杯!”

        保龙集团的代表,码头协会这边替章明出席的副会长,以及其他陪客们,也都全部附和着起身敬酒。

        众人撞杯,一饮而尽。

        张琦吃了口菜,扭头冲着尤鹏鹏说道:“哦,你刚才不说,我还忘了,你们和老黎那边也有很深的矛盾啊。”

        “是啊,张老,我弟弟和妹妹到现在还在华区那边押着呢。”尤鹏鹏皱眉回道:“老黎这个王八蛋自从当上市长之后,屁股是彻底歪了。他跟华区暗中支持的资本眉来眼去,上层早就应该收拾他了。”

        “是的。”保龙集团的人听到这话,也是愤愤不平:“在矿业的事上,老黎借题发挥,利用那一百多个矿工遇难的事,把舆论走向推起来了,随后又敲诈了我们的股份……拿着钱暗中去培养自己的势力。这个人啊,狼子野心,绝对留不得,不然龙城早晚要坏在他手里……!”

        话匣子一打开,屋内的这帮人全都愤愤不平地抨击起了黎明笙,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在老黎团队手里吃了亏。

        此次集会,薛平安因处理区外的问题,没有及时赶到,不然他在一出场,那今晚这个晚宴,就等同于是受害者联盟的一次经验交流会了。

        康鼎煌并没有在桌上发表过多的言论,只待了一会,就单独把码工协会的人叫了出去,在走廊内交代了两句:“你要让章明马上组织一场内部会议,安抚一下下面的人,他消失的时间太长了。”

        “是是,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

        与此同时。

        苏天御坐在车内,低声冲着魏相佐问道:“有问题吗,哥?”

        “没问题,碰他!”魏相佐话语非常简短地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