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五八九章 婚礼开始之前

第五八九章 婚礼开始之前

        五天后,周五早上。

        一区纽市,安七七梳着马尾辫,穿着睡衣趴在床上,正在摆弄着给余明远,温晓柔,还有狗六子准备的礼物。

        “你快点哈,我们要出发了。”余甄在外面催促了一句。

        安七七闻声一溜小跑地冲出去:“我爸今天也一块去吗?”

        “他哪有空啊?估计还得半个月吧。”余甄轻笑着回道:“调令刚下,他得忙部队那边的事儿。”

        “好吧。”

        “别管他了,收拾收拾,咱娘俩走了。”

        “嗯,我换衣服。”安七七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给狗六子发了一条简讯:“兄die,姐姐马上飞龙城了!”

        “带一条原味过来,谢谢!”狗六子很快回了一条。

        “那……说个颜色吧!”

        “……!”

        ……

        龙城,同济会的大院内,已经挂上了很多新婚典礼用的彩带,大会议室也被收拾出来了,准备当结婚典礼的礼堂。

        还有两天,也就是周日的早上,余明远的婚礼就正式开始了,并且他和温晓柔选择举办婚礼地点,也不是酒店,而是同济会,两家也觉得在这办更有意义。

        大院内,大白叼着烟,轻声冲苏天御问道:“董鹏宇那边的线头,追不下去了吧?”

        “能。”苏天御背手回道:“他咬不动章明,但能拉下来其他人啊。跟他合作的不少分会会长,身上都有事的,我这边在整理呢。”

        “老黎这步棋,把码工协会逼得挺难受啊。”孔正辉轻笑着说道:“昨天跟丰哥,还有魏哥喝酒,他们说,自从你打完东港,码工协会在港口的走货量至少掉了六成,靠水路吃饭的人,有不少都跑路了。”

        “这不是正常嘛。”周同辉摆弄着手机,淡淡地说道:“董鹏宇出事几天了?快一周了吧,你看章明公开露面了吗?”

        “他都成独臂会长了,还露鸡毛面啊,没死就不错了。”大白翻了翻白眼。

        “这不是独臂不独臂的问题。”周同辉皱眉说道:“就董鹏宇这事,要换成景言处理,可能媒体啊,发布会,外部抗议啊,早都给你搞起来了,起码不会让你舒服了。但章明搞到现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自己的胳膊还让人打折了,这说明啥?这说明他老章罩不住这么大个协会,所以我要是码工协会的,身上事也多,那肯定也跑路了啊,不然等死嘛?”

        “那倒是,章明在码工协会的统治力,可跟景言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孔正辉表示赞同,转身看向苏天御问道:“顾佰顺那边有啥动静吗?”

        “还没有。”苏天御摇头。

        话到这里,众人稍稍沉默。大白吸着烟,突然灵感爆棚地问道:“哎,哥几个!你说,码工协会这种遭遇也挺吓人的哈,权力说干就干,让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有一天,咱协会也面临相同的处境,咱咋办啊?”

        大家听到这话,都不由得看向了大白。

        “滴滴!”

        就在这时,简讯的提示音响起,苏天御拿起手机一看,见到是顾佰顺给他发来的。

        “我这边处理完了。”

        “把你母亲安排走了?”苏天御回。

        “嗯,回去聊吧。”顾佰顺又很快给了回复。

        苏天御扫了一眼手机,就没有再跟他聊下去。

        “大白,大白,马上去一趟机场,帮我接几个朋友!”余明远的喊声在室内响起。

        “踏马的,我堂堂副会长,快成司机了。”大白迎了过去。

        ……

        龙城外,温占波驻军旅旅部内,一名中校参谋长,拿着电话询问道:“什么时候撤出?”

        “今晚七点之前,你们就得撤出原防区,主力部队在希尔山503营区落位,后勤单位可以晚一点到,三天之内就行。”龙城驻军兵团总司令部的干部,语气温和地说了一句。

        中校参谋长稍稍停顿了一下,试探着回道:“呵呵,我能问一下吗,为什么突然调防?”

        “一点也不突然啊。”对方言语轻松地回道:“安泽城带着一个军要来龙城了,咱得给他腾地方落位啊!而且司令部准备开个联谊欢迎会,你们那边离城区近,所以就被腾出来了。”

        “哦,好,明白了。”

        “正式命令一会书面下达。”

        “是!”

        二人简单聊了两句,就结束了通话。

        中校参谋长站在办公室内思考了一下,立马联系上了温占波。

        ……

        五分钟后,市区内的军车上,温占波眉头紧锁地看着窗外,心里莫名有点烦躁。

        “老温,这换防的事儿,可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啊。”坐在后座右侧的副旅长,停顿了一下说道:“我怎么感觉有点怪呢?”

        “说是老安要来,得给他腾地方。”温占波短暂思考了一下,轻声吩咐道:“你给312旅那边打个电话,他们防区就在咱们旁边,看看有没有动静。”

        “好。”副旅长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佟,干啥呢?哈哈,也没什么事,这不嘛,我们旅刚才接到了调防命令,把我们搞到希尔山那边去了,哎,你们接到了吗?哦哦,你们也有两团要被调走啊?哈哈,这安泽城不得了啊,人坐在一区还一动没动呢,上万人的部队就得提前给他腾地方……。”

        温占波听着副旅长的话,扭头看向了窗外,心里疑惑的情绪稍缓,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感,却始终存在着。

        ……

        青衣局,龙城办事处内。

        康鼎煌坐在病房里,眉头紧锁地看着章明,不容置疑地说道:“你得露面了,安抚住协会里的人,不然他们会觉得……会长消失了,自己扛不住老黎的进攻。人心不能散。”

        “好!”章明虚弱地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二区外的某条公路上,一辆汽车正在急速飞驰着。

        顾佰顺坐在车内,双眼通红,表情充满了不安和忐忑。

        “要不,直接回去,找章明?”副驾驶上的汉子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咕咚!”

        顾佰顺咽了口唾沫,不停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