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五七九章 面见景言

第五七九章 面见景言

        黎明笙听着苏天御的话,稍稍停顿了一下说道:“顾佰顺和你们不一样,他不是老子的嫡系,我也知道这小孩在想什么。不过没关系,他目前的位置很尴尬,想干点事情的话,只能往我这边靠。”

        苏天御鸡贼地眨巴眨巴眼睛:“您说的对,他说到底也不是咱们自己人。”

        黎明笙闻言轻拍了一下苏天御的脑袋:“你小子,处处打着算计啊!”

        “这真没有,我主要是担心……。”

        “别解释了,我理解你的意思。”黎明笙摆手打断道:“如果要搞码工协会,也会以魏相佐为主,顾佰顺为辅。”

        “哎,我就是这个意思。”苏天御贼夸张地拍着大腿说道:“魏相佐是值得重用的,我可以用脑袋跟您担保,他绝对是咱们自己人,您指哪儿他打哪儿!”

        “呵呵。”黎明笙无语地一笑:“你这是趁机武装自己身边的兄弟啊?”

        “我是举才不避亲。”苏天御臭不要脸地说道。

        黎明笙稍稍思考一下:“协会目前是不能被取缔的,码工协会的影响力也在那儿摆着,这一刀怎么切,要考虑好,不能弄出负面影响。”

        “有顾佰顺这个内奸在,那就方便多了。”

        “……!”黎明笙思考良久,突然转身问道:“余明远对这事怎么看,他会不会反对?”

        苏天御认真地想了一下,才起身回道:“说实话,如果在这次事里抬一手顾佰顺,那远哥心里犯膈应是肯定的。毕竟余叔的死,我们一直猜测和顾佰顺、景言他们有关系。不过……在大局问题上,远哥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目前不到清算的时候,顾佰顺如果真能被咱用上,那他是没问题的。”

        “嗯。”黎明笙点头。

        苏天御龇牙一笑:“您现在很关注远哥的情绪啊?”

        黎明笙白了苏天御一眼:“温占波的准女婿,余甄的亲外甥,余明远是联动主角的唯一纽带,我想不关注他都难啊。”

        “是的,我大哥要娶温晓柔,足以见得他在政治上的成熟度。”苏天御点头评价道:“当然,人家俩可能也是真爱。”

        “你啥时候娶那个安七七啊?”

        “我倒是想娶,但安家的门槛太高了……!”苏天御的反应速度,就跟警犬一样快,听着老黎的话,立马哭丧着脸回道:“您说我现在……就是一个小小的芝麻警长……唉,这跟七七的家境相比差太远了……黎叔啊,我身上啊,现在缺一层金色闪光的外衣啊!”

        黎明笙听到这话,缓缓点头应道:“是啊,确实有一些差距。”

        “领导,我的想法是积极的,也愿意努力,现在就差哪个贵人来扶我一把……。”

        “扶到哪儿呢?”老黎问。

        “如果程司长能被调走的话,海警司这边就缺个主事的人……。”

        “不不,”老黎摆手打断道:“小了!”

        “什么小了?”苏天御一脸茫然。

        “格局小了。”老黎贼认真地说道:“你应该想办法先把我调走,然后市长的位置给你来坐。”

        苏天御听到这话十分尴尬:“领导,我……!”

        “踏马的,一年多升警长,警务总署署长的儿子也够呛能做到吧?”老黎拍着苏天御的脑袋:“还不知足?老子撸了你!”

        “领导!”苏天御立马起身:“我会在警长的位置上发光发热的!”

        “滚出去,我会让顾佰顺找你谈的。”老黎摆了摆手。

        “领导,那尺军那边……?”

        “我最多暗中声援赵巍虎。”老黎打眼一瞧苏天御的表情,就知道这货心里在想什么:“你可以委婉地替我跟人珉军那边的高层表态,如果赵巍虎没了,咱啥生意都不和他们做了。”

        “领导英明!”

        “把门给我带上。”老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

        一区,晚上六点多钟。

        顾佰顺去了华府监狱,在一名景言雇佣的律师带领下,来到了单独的接见房间。

        景言在这里被拘押已经两年多了,但案子却迟迟没有落地。外面有传言说,因为他这个案子比较复杂,涉及到监管会被劫持事件,所以比较难取证。再加上景言是否被迫杀害人质,这一因素不好确定,所以才被拖了这么久。

        但也有人说,景言是散尽家财,通过自己的政治关系,保了自己一命,所以上面决定冷处理,等待风头彻底过去,他才会被轻判释放。

        总之,外面说什么的都有,但景言本人在监狱里待得却比较舒适。除了没有自由外,其它在外面能享受到的东西,他在里面都可以办到。

        接见室内,景言穿着囚服,喝着咖啡,跷着二郎腿说道:“好久不见啊,佰顺!”

        “会长!”顾佰顺点头应了一声,弯腰坐在了椅子上。

        景言笑呵呵地看着他,很突兀地问道:“你说……我现在还是协会的会长吗?”

        顾佰顺毫不犹豫地应道;“当然是,在很多人心里,您永远是会长。”

        “你真是这么认为的?”

        “一直都是!”

        “……你和老黎暗中有接触?”景言笑呵呵地问道。

        顾佰顺停顿一下说道:“有的。不过我是为了能拿到一些资源,快速笼络住龙口区协会的人心,大家手里得有活干,有钱赚,他们才愿意挺咱啊。”

        景言眯眼瞧着他:“章明不谈了,如果有一天,有一件事,我和老黎的想法是非常冲突的,那你是会保现在的活干,还是站在你老会长这一边呢?”

        今天景言跟顾佰顺说的话,非常直接,一改往日含糊不定的风格。

        顾佰顺看着他,心里莫名感觉对方有一种压迫感:“我是码工协会的人,当然站会长。”

        ……

        安家。

        安父接完一个电话后,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沙发区。

        安母余甄抬头扫了他一眼:“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看啊……?!”

        “哎,小远和温占波的闺女订完婚之后,怎么没动静了?”安父突然问道。

        “晓柔之前不是去进修了嘛,这刚结束没多久,目前在搞新房呢,应该很快了。”余甄回。

        “让他别拖了,近期赶紧办了。”安父插手说了一句。

        余甄皱起眉头:“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