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五七四章 退守华雷小镇

第五七四章 退守华雷小镇

        由于唐正德捅刀子的行为,驻守边境线的尺军一团,必须防止已方被包饺子,所以在刚开战的情况下,就要被迫放弃守区,向华雷生活小镇方向撤离。

        这样一搞,直接导致反叛军跟打了鸡血一样向内线猛推,再加上他们提前在边境线四周屯藏了兵力,所以一团损失非常惨重。

        ……

        华雷生活小镇的战地医院门口,一辆辆军车停滞,大量伤员被自己的战友运送了下来,卫生兵,医疗兵第一时间扛着医药物资进场,率先收拾室内环境。

        不少军人家眷被动员过来帮忙,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将一名名重伤员,率先安置在室内不太多的空病床上。

        “血袋,再拿一些血袋!”

        尺军的卫生团团长不停地呼喊着:“止血钳,绷带,有多少拿多少,快!”

        尺军的卫生部门,号称是有一个团的,但实际上这个团也就一百多人,且大多数都是受了重伤,有一定残障的老兵。他们从正规部队退下来没事干,就留在这里帮忙。

        正规军的兵源补充都困难,怎么可能还给卫生团补充人手?

        尺军近一年多因为军备物资的生意,搞活了自身的经济,手里有钱有物资,但就是人太少。

        原本非常冷清的战地医院内,瞬间被伤员填满,三四百人拥堵在屋内,哀嚎声连成了一片。

        左侧靠近窗户的一间床铺上,一名士兵被炸开了左腿,疼得数次昏厥,又数次苏醒。他脸色煞白,双手抓着床铺的栏杆吼道:“……别……别搞了,我受不了了……开枪打死我算了!”

        “别喊,别喊!”一名老兵按着他的胸口:“能活,相信我能活。”

        “镇痛剂!”另外一名卫生员按着他的伤腿,冲着一名农家妇人呼喊。

        妇人是士兵家属,她会一些基础医疗技术,但此刻看着满床的鲜血,和不停挣扎的士兵,瞬间吓得脸色煞白,一动也不敢动。

        “给他打啊!”老兵吼。

        “我……我不敢。”

        “那你来摁着,闭着眼睛,不要看他。”老兵回身抢过镇痛剂,动作利落地打碎药瓶,用注射器吸纳液体。

        妇人双手摁着对方,闭着眼睛,咬着牙,根本不敢与其对视。

        老兵一针打在了对方的血管里,等了大概不到一分钟,伤员逐渐安静了下来,双眼发呆地看着天花板,也不再说话了。

        老兵弯腰从医疗箱内拿出医用锯齿,低头按着他的大腿根,非常果断地下了锯条。

        “嘎嘣,嘎嘣!”

        数声骨头被碾碎的声音在室内泛起,一条小腿被活生生锯了下来。

        旁边的卫生员立马用医疗绷带死死地勒住对方上半截大腿,并迅速用止血钳掐住血管皮肉,开始包扎。

        小腿被老兵用纱布裹上,放在了床头:“谁都不要动,这是他的。”

        里侧房间内。

        “我不遭罪了,都踏马给我滚开!”一名青年捂着呲呲窜血的脖子,以及被爆炸热浪完全烧化了的左脸,惊恐地蹲在窗台上,抢下一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果断扣动了扳机。

        枪响,人瞬间就从窗台上掉了下来。

        卫生团团长停顿一下:“拿尸袋,抬出去。”

        和平年代,普通人一辈子也接触不到这种场景,但在这乱世战场之中,一场战斗下来,不论输赢,留下的都是满地亡魂,以及搭上自己一辈子的伤员。

        门口处,一群人冲了过来。

        “老张,老张!”尺军的参谋长吼了一声。

        卫生团长立马迎了出去:“参谋长!”

        “准备个单独的房间,司令受伤了。”参谋长吩咐了一句。

        卫生团长听到这话,立马抬头看向人群,见到赵巍虎左小臂上全是鲜血,额头也破了。

        “这是……?”

        “路上军车遇袭了。”参谋长简短地解释了一句:“快点安排!”

        “这边,来这边。”卫生团长带着三十多号人,就迈步向里侧走去。

        人群中,赵巍虎攥着拳头,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室内哀嚎的尺军士兵,牙齿咬得嘎嘣作响。

        ……

        五分钟后,单独的治疗室内,司令部卫生院给赵巍虎打了麻药,开始处理他胳膊上的伤口。

        赵巍虎没有躺下,只坐在床上喝问道:“一团什么战损?”

        “轻伤三百多人,重伤五十多人,三十多人死亡。”一团长立即敬礼报告。

        “别踏马撒谎,”赵巍虎瞪着眼珠子吼道;“如实报告战损!”

        一团长嘴角抽动,缓了半天后,才再次说道:“轻伤一百多,重伤一百多,战斗减员六十人。”

        “卧槽尼玛,唐正德!”赵巍虎听到这个数字,大脑一片眩晕,他根本不恨反叛军,因为双方本就是敌我关系,谁给谁干死了,那都是命。

        但嫉恶如仇的赵巍虎恨内奸,恨搞权力阴谋的这帮王八蛋。

        “报告!”就在这时,警卫员从外面冲了进来。

        “说!”赵巍虎抬头应道。

        “二团长回来了,要求和您见面。”

        “让他进来。”赵巍虎回。

        数十秒过后,二团长常飞孤身一人进入了室内,浑身都是泥土和血渍,瞎了一只的眼球,机械般地眨动着,另外一只健全的眼睛含着泪光喊道:“二团,战斗减员一百四十三人,轻重伤员九十七人,牺牲……四十六人!”

        赵巍虎闭着眼睛,仔细思考了半晌:“两个团抽调剩余兵力,沿镇入口层层设立防区,防止唐正德过来补刀。”

        “是!”

        众人敬礼。

        赵巍虎低头看着地面,声音沙哑地说道:“莽……莽子去战区司令部接人……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多半是折了。”

        在场军官听到这话,寂静无声。

        “去干你们的活儿。”赵巍虎声音沙哑地说道。

        众军官离去后,还没过五分钟,警卫兵就再次走了进来,敬礼后喊道:“司令!总司令部的哈扎尔参谋来了。”

        “让他进来。”

        ……

        华雷小镇外侧。

        唐正德坐在指挥车内,拿着电话吼道:“我不可能再给他时间了!他们两个团已经进镇了,如果后续部队补充过来,我这两千人吃不下他。我最多给赵巍虎半个小时的时间考虑,他要同意,老子就收兵;他要不同意,我就直接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