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五四七章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第五四七章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新纪元65年8月份,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季。此刻距离苏天南入狱,张桃桃和黎明笙团队谈判,已经过去了一年零八个月了。

        这天周五傍晚,闸南区海警司内,苏天御穿着警服,肩上扛着一级警长的肩章,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晚间的值班办公室。

        去年,闸南区海警司进行了两次内部的人事调整,苏天御因破获人口拐卖案有功,所以被提到了二级警长的级别。而今年总署又评选了他为先进个人,模范警长,所以上半年又被提到了一级警长的级别。

        距离副警司衔,苏天御只差半步,如果不是他资历尚浅,估计这半步也早都突破了。

        由于中层干部里,有个关系变态的苏天御在撵着,所以方正也捡了大便宜,被提升为闸南海警司的大队长,是副司长官衔。

        方正腾了位置,程司长立马就任命苏天御为海警司第一中队长。而司内的人心里也清楚,这个中队长就是太子位,能担任这个职务,那肯定是奔着大队长和司长培养的。

        老话怎么讲?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老黎这一年多的日子过得相对舒服,那苏天御这种门生,自然也是春风得意的状态。

        苏天御进入了值班室,抬头冲着侯国玉喊道:“猴头菇!”

        侯国玉回过头:“好哥哥,咱能不能不叫我这个外号了?”

        “呵呵,又看片呢?”苏天御弯腰坐在侯国玉身边:“谁和谁的啊?”

        “非洲狮和亚洲虎的。”侯国玉口味极重地说道:“很凶残,一块欣赏?”

        苏天御瞧着他:“我欣赏个屁啊!你前天抓走私犯,是不是又打出来了两个重伤?”

        “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是嫉恶如仇的。”

        “别几把扯淡!你这办一回案,就搞出点污点,我特么怎么提拔你啊?”苏天御皱眉说道:“人家都趴在地上喊服了,你怎么还揍人家呢?!他就走私点名牌裤衩子,这算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侯国玉抱拳回道:“行了,别念了,师傅!我服了,下回不动手了。”

        “这还差不多。”苏天御批评了侯国玉两句,低声继续吩咐道:“今晚进货了,你值班哈!”

        “可以,没问题。”

        “还是老规矩,送到外面就停。”苏天御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今天周末,我得回家吃饭。”

        “好嘞。”

        二人聊完,苏天御转身离开值班区,换了一套便装就回家了。

        自从大哥天南出事,苏天御,苏天北,还有三姐苗苗等小一辈的人,都养成了一个非常好的习惯,那就是不管多忙,周五晚上都必须回家陪长辈吃顿饭,聊聊天。

        ……

        龙城,天鸿港,天鸿大街66号院内,景象一片繁荣,十几台私家车停在后院,整齐且美观,院内也有不少来回跑业务的协会基层管理人员,在来回穿梭着。

        这就是现如今的同济会,以前土房街的办公小院,早都不租了,去年下半年,余明远瞅准机会一次性买断了天鸿大街的66号院,供于总部日常办公。

        现如今同济会的业务很多,之前的烟酒生意,环卫承包,以及矿业开采,还有暗中在做的军备生意,都已经慢慢进入了正轨。

        协会前期投入的资金,也基本在军备生意开始做之后就回本了。大家不干不知道,一干吓一跳啊,军备生意产生的利润,真就跟印钱差不多,大约三四个月一趟,一趟就是六七百万的纯利啊。

        自从去年三月份开始,这个生意正式启动,到目前为止,协会前期投入的资金,绝大部分都已经回笼,并且赵巍虎那边还欠了协会三百多万的货款没结。

        这个利润,也算对得起当初众兄弟在老三角玩的命了。当然,这点钱对于一个发展了近三年,拥有数千会员,以及众多股东的协会来说,也只能算是开始。毕竟人一多了,利润也就被摊薄了。

        但这也是同济会的发展方针。做协会肯定是要铺摊子的,股东一条心,内部稳定,那比短期见巨额利益,肯定是要强的。

        协会的办公大楼内,费光头端着一碗过水面条,配着浓酱和大蒜,吃得那叫一个香。

        旁边,苏天北轻声问道:“你累不?”

        “我不累啊,怎么了?”费光头笑着问。

        “……啊,我寻思,你要是累的话,今晚我替你当值。”苏天北龇牙说道。

        费光头听到这话直撇嘴:“你快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你肯定又想突突那个黑黑少女了。”

        “我必须要纠正你一下,她是拉丁裔少女,不是黑黑!”苏天北最近在跑军备生意的业务,经常要去卡萨罗那边和老墨官军接触,所以认识了一位黑黑少女,并且据说和对方有了一定火花。

        “咱们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的活不能老让你干。”费光头吃着面条回道:“你下回再去吧!”

        “唉。”苏天北躺坐在椅子上,沉默半天后,突然问了一句:“大哥,你突突过黑黑吗?啥滋味啊?”

        “你要说黑黑的话,我就想起来了十多年前的一段往事……。”费光头唾沫横飞地说道:“那是一个初秋的夜晚,北风微凉,我和三个兄弟喝了点酒,裤裆燥热难耐。当时……你嫂子也怀孕了,我憋得慌啊……所以,我们就去了一个红灯区……。”

        “卧槽,朴啊?!”

        “不然呢?我踏马哪有功夫跟黑黑谈恋爱啊!”

        “啪!”

        二人正在吹牛逼之时,阿桦从后面走过来,一巴掌呼在了光头的脑袋上:“黑黑?我还白白呢!初秋的夜晚干啥了?!”

        费光头委屈地看了对方一眼:“我……我啥也没干啊!他们进去了,我不去旁边超市……给你买酸奶了嘛!”

        “啪!”

        阿桦又是一巴掌:“多干活,少吹牛b!”

        “是!”费光头快速吃掉碗中的面条,立马起身说道:“我去集合队伍了,晚上走活儿了。”

        “哥,你再给我讲讲黑黑的事儿呗!!”苏天北喊了一声。

        “你别天天撩骚我家老费昂,当心我揍你!”阿桦嗔怒地说道。

        “你揍我,我就把你和大白的事说出去!”苏天北恶狠狠地回道。

        “别造谣,人家大白还没结婚呢!”

        二人斗嘴的功夫,费光头已经下了楼,去找了张超,阿水等人集合队伍,准备干活。

        ……

        与此同时,苏天御刚进家门,就听到二叔在客厅内骂三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