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五四五章 两个酒蒙子

第五四五章 两个酒蒙子

        凌晨四点多钟,苏天北穿着睡衣走出了家门,上了余明远的汽车。

        “呃……!”余明远打了个酒嗝,眼神发直的问道:“吃个早餐去啊?”

        苏天北斜眼瞧着他:“你这是喝第几顿了?”

        “不知道,一直在喝。”余明远也不等对方回话,直接开车去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时的粥铺。

        ……

        六点多钟,粥铺内。

        苏天北脸色张红,满身酒气的吼道:“我为啥不爽啊?!就是因为他办事太踏马君子剑了!干陆丰,我们几个人在福满楼打三四十号人,最后是相互搀着才站起来,拿着钱一块走的:整码头协会,兄弟们一块拼命,一块流血……咱们经历了这么多事儿,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啊?!你有问题,会不会直截了当的说,还踏马搞什么股东会,把大白,周同辉全叫上……煽呼着一块弄小御?!犯得着吗?不就是小御出了点风头吗?可他容易吗?为了搭上老黎,他差点没死了啊!”

        余明远目光呆滞,鼻孔流酒的问道:“就这点事儿?”

        “不然还有啥事儿?”苏天北起码反应了五秒钟,才眨巴着眼睛说道:“我就是不爽啊!我跟你说,六子要是这回把事办砸了,那没啥说的!我肯定夹着尾巴做人!但不好意思,咱六子还真就把事干成了,苏天南还真就将功补过,又立功了!啪啪打脸吧?!这证明他的想法是错的吧?我发火有问题吗?”

        “没有!”余明远被这套直白无比的理论给睡服了。

        “……我他妈憋屈啊。”苏天北前一秒还在得意洋洋,后一秒直接泪崩了:“我大哥进去了,我家老头三四天没怎么吃饭了,一直偷着喝闷酒!苏天南跟我不一样啊,我野驴一个,年纪又不算大,在折腾两年也没啥,可他都三十多了,是家里长子啊!这真踏马蹲个十年八年的,那出来怎么办啊?人不就废了吗!!”

        余明远缓缓点头:“是。”

        “我没说孔正辉说的不对,天南带人进协会没打招呼,确实是错误。但这人呐,永远不可能用绝对的理智,去处理问题。”苏天北抻脖子吼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爹是个酒蒙子,他喝多了在街上闹事!你碰上了,看到一堆人在打他,你会怎么办?”

        “谁打我爹,我就弄谁!”余明远毫不犹豫的回道。

        “这不就得了。大哥进去了,我踏马就很憋屈!”苏天北眼泪在眼圈的说道:“恰好,他在酒桌上又提尤叔的事……我踏马忍不了,你知道吗。”

        余明远端起酒杯,眼神直不楞登的看着天北:“就这点事儿,是吧?没别的了?!”

        “没了!”苏天北摇头。

        “那你承不承认,孔正辉为团队做的贡献?”余明远问。

        “我承认啊!没有他管后勤,梳理资金,在从家里拿钱往协会里填,那我们早散伙了。”苏天北直言回道。

        “那你能原谅孔正辉吗?我说的不理智,是情感。”余明远又问。

        “我现在没消气呢。”苏天北端着酒杯,停顿一下说道:“……艹他妈,其实细想想,我大哥就是那个性格!你说别人要喷我,我也没啥感觉啊……他们愿意说啥就说啥呗,可老大不行,他太拗了。”

        “回头我让正辉请你喝顿酒。”余明远直言说道:“你大哥的事,老子砸锅卖铁也给他办。”

        “艹,我差一顿酒啊!”苏天北挑着眉毛:“我……我动手是不对,尤其是在你订婚典礼上,但你记住了,我这个人讲理!”

        “妥了!”余明远举着半杯撒装白酒:“那就干了,杯中酒了昂,谁都别在喝了!”

        “来,整!”

        说完,二人一饮而尽。

        余明远和苏天北的交流方式,与跟孔正辉的谈话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市井气十足,后者规矩,条例十分清晰。

        早晨七点多钟,这俩人相互搀扶着走出了粥铺,老板过来收拾东西,看着桌上的一瓶半白酒,整个人都蒙圈了。

        旁边一张桌上,一个扫地的老头,骂骂咧咧的说道:“这是从哪儿来的俩酒蒙子!从早上四点多就开始吹牛b,一直吹到现在!卧槽,一天的初始,就干一斤多白酒,真特么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老板怔了一下:“这俩傻b结账了吗?!”

        三十秒后。

        老板撵出去吼道:“别走,别走,把钱给我!”

        ……

        三天后,早晨六点半,闸岛监狱内。

        苏天南穿着深棕色的监服,端着塑料的洗漱盆,与一百多名犯人,一块走进了洗漱室。

        一区这边的监狱,绝大多数与大家熟知的内陆监狱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尤其是闸岛这里,他们施行分监管理制度,也就是说每个独立的犯人,都有自己的小房间,不会与其他犯人共同居住,这样会避免越狱,虐待,自杀等事件的频繁发生。

        苏天南进了洗漱室后,就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进行排队。

        虽然只来到了这里三天的时间,但苏天南的情绪已经压制到了极致。

        这里的环境十分陌生,且绝大部分的犯人,都是不同人种的,黑的,白的,中东的,那里的人都有。

        苏天南在这里语言不通,心里又对自己的未来毫无预见性,所以他的负面情绪在压迫着他的每一条神经,如果不是他的内心还算强大,分分钟崩溃都是有可能的。

        站在墙壁边缘,苏天南眼神呆滞的看着四周。

        “啪!!”

        就在这时,一名身高一米八十多的男子,浑身纹着夸张的纹身,一巴掌打在了苏天南的脑袋上。

        “干什么?!”苏天南抬头。

        一米八十多的男子非常变态,直接脱掉自己的裤子,指着当间的东西,用生涩的中文吼道:“兮兮……尼……给窝洗!!”

        “哈哈哈哈!”

        话音落,周边排队的犯人都爆发出了嘲讽的笑声,有好事者,还吹起了口哨。

        窗口处最边角的位置,一名五十多岁的华裔中年,拿着牙刷回头看了一眼苏天南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