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四七九章 激烈争吵

第四七九章 激烈争吵

        尺军基地的一间营房内,苏天御,大白,周同辉,余明远四人落座后,孔正辉关上房门,弯腰坐在了靠近门口的边角位置。

        “怎么了,正辉,有啥事儿?”余明远率先问了一句。

        孔正辉表情严肃,坐在椅子上搓着手掌,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众人稍稍等待了一下,白宏伯立即催促道:“说话啊!怎么了?”

        孔正辉缓缓抬头看向众人,眼神逐渐变得坚定:“有些话,其实我早都想说了,但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这房间也没有外人,咱们就哪说哪了。”

        大家听到这话,都有些发懵,因为孔正辉的状态明显是很严肃的,而在这之前,他很少用这种语气跟大家谈事。

        “你说。”余明远跷着二郎腿,掏出了烟盒。

        孔正辉扫了一圈众人:“我觉得工会的步子迈得太急了,我们也不应该掺和这个事。”

        这话一出,屋内安静得落针可闻,就连刚准备点烟的余明远,也是表情有点错愕。

        “先前的军备生意,我们又搞注资,又搞关系,几次差点把命搭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它拿下来。但效益还没等看见,马上又弄出来一个矿难事件,让我们和保龙集团,以及它背后的资本彻底对立。”孔正辉语气平稳地看着众人说道:“当然,矿难事件不是我们的责任,工会也是处于被动状态,不得不反击。但事实证明,我们搞完这次事后,已经是力竭状态了,应该把精力全都放在准备军备生意的正式运营上,用几年时间来积蓄力量,而不是四处开战,四处得罪人,一直把工会内所有人的神经都拽得时刻紧绷着。”

        大家听到这话,都沉默着,没有接话。

        孔正辉松了松领口,继续补充道:“码工协会,保龙集团,监管会,海军的尤家,以及区外的薛家等等……你们要算算,我们虽然拿到了一些资源,但无形中已经得罪了多少人?有多少人想致我们于死地?!这次好了,人贩子的事搞到现在,又是个深不见底的情况。我就有点想不通,我们为什么要和费平生这样的团队合作,继续往下搞呢?适可而止不行吗?”

        “正辉,我说两句。”余明远沉吟半晌,缓缓放下烟盒说道:“这个贩人的案子情况确实比较复杂,目前也跟我们想得不太一样,但促使咱工会追下去的原因有很多。第一,张浩被抓了,他是我们的人,咱们的兄弟,我们不可能不管他。第二,天御在海警司,这个案子是他负责的,上层也给了他破案压力。第三,我们最强硬的政治关系之一老黎,他对这个案子也感兴趣,也想让我们追查下去。第四,这帮人贩子也确实……!”

        “老黎让我们查了没错,但追不追下去的主动权,在我们自己手里啊。”孔正辉立即反驳道:“就拿这次事来说吧,我们可以选择不信任费平生,也可以不去艾兰,直接跟老黎报告,说线索断了,他又能怎么样呢?如果这样做,这次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受伤,我们也不会有一堆烂腚眼的事在等着处理。”

        余明远看着孔正辉,还要出言劝说,但苏天御心里明白,今天正辉说的很多话,都是对自己充斥着不满和质疑的,所以他立马摆手,抢先一步说道:“正辉,从大方向上来讲,工会想要发展,就必须得有强硬的政治后盾吧?我这么干,不是为了讨好老黎,而是只有我们帮他在龙城站稳脚跟,未来我们才会有巨额的政治回报,才能走一步垫三步……。”

        “我同意你说的,工会发展确实必须要有强硬的政治后盾,但凡事要量力而行,对吗?”孔正辉摊开手掌,皱眉回道:“能干的事,我们全力去干;不能干的事,咱不能硬干吧?!我们从立会到现在,跟多少势力都扯上了人命官司?现在老黎在位还好,可他有一天要倒了呢?你考虑过后果吗?”

        “正辉,资源是固定的,但竞争对手是无限的啊!”苏天御指着窗外回道:“土房街上一共有八家大超市,多一家不赚钱,少一家不可能。如果你想在这个地方干这一行,那就意味着要挤走一家,要刺刀见红,要血拼!谁败了,谁就赔钱撤场。工会不管做大做小,只要你存在了,你就肯定得罪人,因为我们侵占了资源,这是没办法的事!至于老黎倒不倒的,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明白吗?因为我们的体量影响不到上层的人事任命。我们如果抛去个人感情不讲,纯谈利益,那我们考虑几点就好了。一,老黎好不好用?二,工会有事了他管不管你?三,他的能量是否可以罩住协会?只要满足了这几点,我们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你跟着别的政治关系,他就没有倒台的可能吗?监管会一年以前多牛逼,但这段时间不也是四处漏风吗?保龙矿业被我们干趴了,他们不也管不了吗?!不政治站队,没有前途;站队了,一定有风险,这本身就是规律啊!”

        孔正辉摆手:“不,我再说一遍,我没有说不上老黎这艘船,也没有说不听他的!我说的是,凡事要量力而行!这次人贩子的案子,傻子看了都知道水太深,我觉得咱们掺和不了。所以,我的意思是,你直接跟老黎说线索断了,咱们到此为止,把精力放在军备生意上,要缓缓。”

        “怎么缓?!”苏天御皱眉喝问道:“我表弟还在呢,尤叔也死了,你知道那些人贩子……!”

        “你不提这事还算罢了,你一提起来,我心里就有火!”孔正辉猛然站起身:“张浩被抓了是谁的责任?尤叔死了是谁的责任?是你大哥苏天南的!工会是大家的,他把嫌犯带到协会里,为什么不提前打个招呼?!以至于我们现在一点选择权都没有,完全被沾上了!”

        苏天御听到这话,无言以对。

        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白宏伯突然抬头喊道:“正辉,说得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