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四五八章 车内对话

第四五八章 车内对话

        大光头费平生很斯文地擦了擦嘴上的油渍,轻声冲苏天御说道:“在这里谈不太好吧?要不,我们出去聊,找个有小妹的地方?”

        苏天御斜眼打量着他:“呵呵,好啊,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走!”费平生起身,冲着二叔大咧咧地说道:“那我先走了,二叔。”

        二叔也懒得跟他犯话,碍于苏天御的面子,只轻微冲他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苏天御带着费平生离开了苏家大院,上了海警司的越野车。

        “有烟嘛?我想吸一根。”费平生坐在副驾驶上说道。

        “嗡!”

        苏天御没有搭理他,启动汽车后,猛然踩了一脚油门,差点没把他晃得撞在风挡玻璃上。

        汽车奔着天鸿港开去,费平生坐在椅子上,也不问去哪儿,只没话找话的闲聊:“天御老弟,你什么时候退伍的啊?我看你年纪也不大……!”

        苏天御目视前方,声音清冷地说道:“从这儿到海警司,大概三十分钟的路程,在这段时间内,你要解释不明白自己为啥来找我,那你今天晚上那顿饭,肯定是在羁押所里吃了。”

        费平生闻言大咧咧地拿起苏天御在车里的香烟,自顾自地点了一根,深吸了一口:“舒坦!”

        苏天御不理他,只闷头开车。

        “我兄弟被抓走了,你表弟也被抓走了,咱们能合作。”费平生掐着烟,眯着眼睛说道:“你们有人,有能力,我们有信息,大家可以相互拉帮一把。”

        “你见过哪个警务单位会跟罪犯合作?”苏天御反问。

        “那可多了。”费平生龇牙说道:“监管会不就和犯了罪的保龙合作吗?这踏马年头,发生什么鬼事都不稀奇。”

        苏天御在倒车镜内打量了一下光头,心里暗道这个人看似大咧咧,但实际上却是个很有胆色的人。

        张超出事了,就意味着苏家的人和他们再无交情,再加上天澜公司枪案,协会的枪案目前都没破,光头他们又是主要嫌疑人,所以他贸然前来,那一旦要碰上脑袋轴的人,早都把他抓起来了。

        敢来,就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坐在这里还能这么淡定,一方面说明他胆色过人,另一方面也说明,他可能暗中也打听到了苏天御不少信息,大概知道对方的脾气秉性。

        苏天御开着车,皱眉回道:“你还没有说服我。先不说人贩子那边具体是啥情况,光你们绑架老庞,在天鸿港开枪这两件事,就过不去,上面已经下令严查了。”

        费平生瞄了一眼苏天御的表情,依旧慢悠悠地叙述道:“王雄落网了,但你表弟和张超他们都被抓了,双方手里都掐着牌,你觉得事情会怎么发展?”

        苏天御沉默。

        “从龙城跑的另外一个主犯叫王震,他是王雄的亲大哥。”费平生低声继续说道:“再加上王家那哥俩,是给人贩子产业保驾护航的私人武装头头,他们知道的信息很多,所以不论是王震,还是他们上层组织,肯定是要保王雄的。”

        “换人?”苏天御回。

        “那肯定换啊。”费平生吸了口烟:“你现在手里的证据只够判王雄的,但这案子想查下去,你手里的牌不够。天澜公司的头头被灭口了,一船的被害人也杀了,再加上从海上送人的主犯全部出逃,你手里的线索早都断了。”

        “我可以撬开王雄的嘴啊。”

        “你撬不开。”费平生撇嘴回道。

        “我能!”苏天御强调了一句。

        “你能个蛋啊,你要能就不会坐这听我吹牛b,早给我戴上手铐子了。”费平生很有底气地说道:“你知道的信息太少了。”

        苏天御瞧了对方一眼,没有反驳。

        “你可以不保张超,但你不能不保你表弟吧?”费平生将车窗降下来一些,吹着小凉风,表情舒坦地说道:“换人肯定不会在龙城换,但出了龙城,你海警司又完全不了解对面,说是睁眼瞎也差不多。你有把握能把人救回来吗?”

        “说关键点!”

        “我在找王雄和王震的私人武装据点,还有被贩卖人口最终流入的地点。”费平生亮出了自己的牌:“如果能掏到对面老巢,那想救人还不简单?”

        苏天御扭头看向他:“得多久?!”

        “摸到头绪了,你给我三天时间。”费平生回。

        苏天御仔细思考了起来。

        “你抓我也没用啊!绑架老庞我不在场,天澜公司枪案我也没参与,我是个良民啊,阿sir!”费平生斜眼说道:“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苏天御闻言指了指车上方的记录仪:“你说的话,也够判了。”

        “你这就不讲究了!”费平生皱眉回道:“能不能江湖点?!”

        二人交谈之时,汽车已经来到了海警队门外,而苏天御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费平生看着海警队的大门,眼神飘忽地问道:“你不会真想把我带回单位吧?!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我说这么多,你还没理解吗?”

        苏天御转动着方向盘:“张超跟我撒谎了,对不对?!”

        “什么?”费平生怔了一下。

        “我一直在想,天澜公司的枪案结束后,张超已经跑了,按理说对面应该先紧急处理天澜这边的问题,把尾巴收好,然后迅速撤离。”苏天御轻声说道:“可对方偏偏不这么干,非要冒险找到张超,甚至不惜杀人,再制造一起血案,引起上面注意。这么干,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啊?!”

        费平生看着苏天御没有回话。

        “你说他们为啥这么干呢?”苏天御看着对方问道。

        “是啊,为啥这么干呢?”费平生完全没想到苏天御会问这个问题,眼神更加飘忽了起来。

        “到了,不然下车聊吧!”苏天御将车停在大院内的停车场,伸手就要推开车门。

        费平生看着周边乌泱泱的警员,不自觉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走吧,下车吧!”苏天御推门走了下去。

        “兄弟,兄弟!!你别激动……来,你上来!”费平生急迫地说道:“我是黑户,咱别搞惊心动魄这一套……!”

        “我再给你三秒,就三秒!”

        “兄弟,你这人……!”

        “3!”

        “张超拿了对面的账本,送货记录,人员记录。”费平生终于被迫说出了实话。

        “踏马的,我一猜你们就跟我撒谎!”苏天御冲进车内,一把掐住费平生的脖子:“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们没说实话,我们这边死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