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四四一章 跪求

第四四一章 跪求

        苏天南穿上衣服,撑着雨伞走出了家门,站在街道上扭头看了一眼四周,轻声喊道:“张超,张超!”

        “这呢……!”不远处传来了回应。

        苏天南回过神,心里有些戒备地走了过去。

        暴雨之下,那名叫张超的青年站在电线杆子旁边,双手插兜,脸色非常苍白。

        微弱的住宅门灯照射过来,影射出了张超的脸颊,他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参与绑架老庞,并且间接救了陆丰和苏天南一命的那个人。

        苏天南诧异地看着张超,伸手将伞递了过去:“你……你这是怎么了?!”

        “你……你有车吗?我们车上谈!”张超有些结巴地问道。

        “有,有,你等一会,我回去开!”

        ……

        五分钟后。

        越野车停在了一处偏僻的街口,苏天南扭头问道:“你这是……?”

        副驾驶上,张超口鼻之中泛着浓烈的喘息声,低着头,似乎非常难受。

        苏天南立马打开车内棚灯,借着光亮再次扫了一眼对方,这才发现张超肩膀处有大量血迹。

        “艹,你到底是咋了?!”苏天南拿起车内的纸巾,就要先帮对方堵住伤口。

        “啪!”

        张超一把抓住苏天南的手腕,用带有一定粤语味的普通话说道:“南仔……你……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你不说什么事儿,我怎么帮你?”苏天南回。

        “我在天鸿港出了点事,放枪了,还有两个同伴,其中一个伤得比我还重,现在硬出城的话,人肯定得没。”张超声音颤抖:“你……你帮帮我们。我真的没办法了,不然不会来找你。”

        苏天南怔住。

        “求求你了,南仔!”张超脸色煞白地看着他:“……我……我知道这会让你很难做,毕竟我们很久没见了……但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张超是苏天南的发小,两个人五六岁就认识,并且张超的父亲也有从军经历,最开始俩人共同住在随军小区,后来又一块搬进了龙城。

        张超与苏天南的兴趣爱好大致相同,外在性格看着也差不多,都是那种很稳当,少年老成的人,所以二人的关系一直很好。直到前些年张超外出去二区工作,俩人之间的联系才少了一些。

        “帮帮我!”张超语气里充满了恳求。

        “你们也开枪了?死人了?”苏天南很冷静地问了一句。

        张超没有隐瞒,咬着牙回道:“是!”

        苏天南看着对方,没有责问,也没有多说一句废话,更没有追问事情经过,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事都不重要。

        现在的情况就是,发小找来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自己究竟要不要帮他?!

        苏天南低头停顿两秒:“……超,我可以留下你,但那俩人我不能管。”

        张超怔住。

        “你们之前绑架的就是保龙矿业的总经理,我想这次的事也应该跟那边有关。”苏天南皱眉回道:“但保龙集团和我们之间的关系有点紧张,我一个人搞出事,可能要牵连很多人,你懂我意思吗?”

        张超咬了咬牙。

        “我帮你,没问题,但那俩人我不能管。”苏天南回:“而且你也不能再回去了。”

        “算了,我不可能扔掉他俩的,麻烦了。”张超推开了车门:“事情紧急,客套的话就不说了,我先走了。”

        “留下来,我能送你走。”苏天南立即回道。

        张超停顿一下,伸手关上车门,转身向街口走去。

        车内,苏天南看着张超的背影,心里是非常愧疚和难受的。二人之间的关系就不谈了,那是儿时的兄弟发小,单说上一次在娱乐城,如果没有张超冒险帮忙,那苏天南和陆丰多半是逃不过被灭口的。

        张超当时站出来,绝对是等于把半条命交给了苏天南,因为后者和陆丰只要有一个人嘴贱,向警务署报告了张超的个人信息,那不光他自己会有很大麻烦,随时可能落网被毙,就连团队可能都要暴露,遭受灭顶之灾。

        从这一点上看,张超是没有忘记儿时的那份情谊的。

        想到这些,苏天南觉得自己过于冷血和功利了。他看着走在雨中的发小,左手不自觉地摸向了车门手扣。

        前侧街道上。

        张超心里没有埋怨苏天南,但快步走了十几步远后,内心是有些崩溃的。

        这种天气,这种身体状况,自己走了又能怎么办呢?只能等死!

        张超缓缓停下了脚步,双拳紧握,扭头看向了后侧的汽车。

        他知道,自己这一刻回头,绝对是道德绑架,可他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咕咚!”

        张超停顿一下,冲着汽车,跪在了雨中。

        “咣当!”

        车门弹开,苏天南迈步冲了下来,顶着雨跑了过去:“起来,我帮你!”

        张超满面泪痕。

        五分钟后。

        苏天南拨通了自己表弟张浩的电话:“你不要惊动其他人,自己出来,往左边走,就能看见我的车。”

        “好,我知道了,哥。”

        车内,苏天南挂断手机,低声问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我有几个朋友消失了,我们一直在找他们……。”张超捂着伤口回应着。

        ……

        夏岛度假海域。

        一艘游艇上,苗子维穿着大裤衩,花衬衫,摆手冲着十几个嫩膜,醉醺醺地吼道:“全踏马撅着!姿势要标准,态度要虔诚!表现好,直接发影视公司去!来来,弯着腰,动起来!”

        旁边的皮沙发上,另外一名三十六七岁的中年,伸手拿起正在响铃的电话:“怎么了?”

        “货船出事了!”

        “嗯?”中年缓缓起身,走到游艇边缘问道:“什么情况?”

        “落脚点可能漏了,开枪了。”

        “那撤掉就完事了呗!”中年吸着烟回。

        “咱们的兄弟可以撤,但货走不了啊,毕竟封港呢。而且现场死人了,我怕官方会盯上。”

        “……!”中年思考再三:“让二王兄弟过去,马上处理了。”

        ……

        天鸿港,天澜海外劳务公司后院内。

        苏天御正要迈步走进室内询问目击证人之时,后面的侯国玉突然跟上来说道:“苏组长,门口有血,很零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