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四二五章 那奔跑着的姑娘(地仙更)

第四二五章 那奔跑着的姑娘(地仙更)

        龙口区,某街道旁边。

        苏天御站在胡同内,拿着电话拨通了老黑的号码:“喂?你目前位置。”

        “我在侧面保护老黎。”老黑立马回道:“他身边的人太多了,我刚盯上他。”

        “情况怎么样?”苏天御立即问道。

        “不太好,他们被堵在了高干小区后面的公园里,暴恐队的死伤不少。”老黑语气严肃地说道:“我也不能靠近,周边全是打黑枪的,进去就是死。”

        苏天御思考一下说道:“你让人来接我,我在柳南街家家福超市旁边的胡同里,带枪。”

        “好!”老黑回。

        “砰砰!”

        电话刚刚挂断,苏天御就听到左侧传来枪声,他猛然一扭头,看见李源等七八个人,正在被人追赶。

        “玛德,上车,撞过去!”苏天御立即冲大白吼了一声。

        话音落,众人再次上车。

        ……

        纽市。

        近期安七七正好跟着勘探组的几名专家,在纽市开会,并且也准备借路去周边临岛,进行工作。

        安七七接完电话后,立马换了一双运动鞋,连袜子都没来得及穿,就冲出了酒店客房。

        走廊内,与安七七住在一个房间的女同事,惊讶地问道;“你干嘛去啊,风风火火的?”

        “我……我家里有点事儿,你帮我跟杨教授请个假哈。”安七七匆忙回了一句,就迈步冲进了电梯。

        “你注意安全哈!”

        女同事关心地喊了一句。

        来到楼下,安七七这才想起来,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地质勘探园区酒店,距离正规街道是有一段距离的,而现在叫车明显是浪费时间。

        一怒之下,安七七攥着两只小拳头,甩开大长腿,夺路狂奔,准备穿过园区,去周边街道打车。

        人生在世啊,当你春风得意之时,其实很难辨别什么是真正的友情,爱情,甚至是亲情,但当你失意了,落魄了,或许才能明白什么样的感情是值得珍惜的。

        此刻的安七七什么都没想,她只是很惦记苏天御,不想看到他身处险境,更不想看到他辛辛苦苦拉起来的协会,就这么倒了。

        当然,安七七也惦记余明远,甚至惦记大白,周同辉,孔正辉这帮朋友,但那和爱情,永远是两种感情。

        安七七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苏天御的,或许是那晚在老兵酒吧的宿醉后,苏天御带着她在河边呐喊之时;也或者是自己生病了,苏天御打个飞机就来华都的冲动……

        亦或者是,那次在海岛上,安七七与苏天御夜谈的理想。

        爱情是什么?喜欢是什么?

        或许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感觉。

        满天星辰闪耀,而我的眼里就只有你!

        安七七一向对政治不感兴趣,并且从来不过问父母的工作。在大学时期,她也从来不和同学搞什么利益交换,能跟她玩到一块的,也都是兴趣相投的朋友,大家都不会对彼此提出过分的要求。

        但今天,安七七疯了,她疲惫地奔跑着,气喘吁吁,想要回家任性地请求父母一次。

        ……

        龙城。

        余明远已经赶到了温占波的旅部,但警卫员却不放他进去。

        “我就跟温叔说几句话!”余明远有些激动地吼着。

        警卫看着他也有些为难:“旅长现在谁都不见。”

        “你通融通融,我就进去跟他说几句话……!”

        “明远,你想说啥,旅长能不能清楚吗?这么做有意义吗?”警卫看着他无奈地回道:“他想做,不用你多说;他不想做,你见他也没用。”

        余明远盯着对方看了几秒后,立即退到一旁,再次给姑父老安打了个电话,但对方却正在通话中。

        ……

        另外一头,柳南街交火地点。

        苏天御靠在胡同内,拿着一把枪吼道:“还有弹夹吗?”

        “没了,打光了。”暴恐队的人摇头:“他们都不是司法单位的人,是保龙集团从区外找进来的亡命徒。这帮人疯了,连执法人员都敢袭击!”

        “玛德!”苏天御蹲在胡同里,额头青筋暴起地吼道:“老子几次差点把命搭上,现在才刚看到点希望,谁他妈也不能让我们就这么倒了!”

        说完,苏天御从一名伤员身上,动作利落地解下了防弹衣,红着眼珠子套在自己身上吼道:“他们就四五个人了,有敢玩命的,出去跟我压住他!”

        两名暴恐队的队员,看着苏天御有些犹豫,他们也害怕,也不想就这么死掉。

        苏天御也没有为难他们,只迈步冲向胡同外。

        “哒哒哒……!”

        激烈的枪声再次响起,一向干仗比较怂的大白,和那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周同辉,从地上捡起手枪,不要命地就冲了出去。

        “干他!”周同辉是大家族的公子哥,虽然摸过枪打过靶,但却几乎没有冲人瞄准过。他疯狂地吼着,拿枪冲四处乱蹦,想要给苏天御减缓一点压力。

        三兄弟一块奔跑,想要硬冲过去营救李源。

        “嗡嗡……!”

        就在这时,一阵澎湃的马达声响起,老黑的兄弟赶到了现场,直接堵到对面胡同口,拿着轻机枪就是一通突突。

        周同辉看到这个景象,满头是汗地栽倒在原地,双腿发软到根本站不起来。

        苏天御喘息两声,跑到了一间超市内,拽出了身中一枪的李源:“你怎么样?!”

        “……救……救领导……他是领袖,他不能倒!”李源意识有些模糊,但此刻还在惦记市长。

        李源出身不算特别好,父母都是老师,他能走到今天,多亏了黎明笙的知遇之恩。

        并且在李源心里,黎明笙也是值得跟随的人,因为他想干事,他也有理想和报复,也有人格魅力。

        苏天御咽了口唾沫,摆手吼道:“同辉,把人抬走,快!”

        ……

        十五分钟后。

        安家别墅内。

        安母坐在沙发上,正在拨打着电话。

        “咣当!”

        突兀间房门泛起一声巨响,一位满身都是汗水,头发凌乱,俏脸红晕的女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她的运动鞋上,也全是泥土。

        安母惊愕:“你……你这是从精神病院回来了?”

        “妈……帮帮远哥,帮帮小御,他……他们……,”安七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吞咽着唾沫补充道:“他们值得政治投资!”

        安母眯眼看着她:“我记得你从来不过问这事啊,这次为什么反常了?给我个理由!”

        “……矿难新闻我看了,我不想他输。”安七七喘息着回道:“我也不想协会输。华人领导,应该为华人说话。妈,我一直认为你和爸爸都是正直的人,并且我为自己是你们的女儿而骄傲。”

        “少踏马给我戴高帽!”安母撇嘴骂道:“你是我生的,我要不了解你,那还算是当妈的嘛?!”

        “爸呢?”安七七问。

        “走了,刚走。”

        “那他……?”

        “还好,你爸的政治看法和你的诉求是一样的。”安母淡定地回道:“去洗澡吧。”

        ……

        龙城外,驻军旅部。

        温占波拿着电话,直言问道:“老首长,你给我透个底,你是不是也站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