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四二二章 死一人,万千人得道

第四二二章 死一人,万千人得道

        龙城市警务署。

        署长林右带着副署长老郭,以及七八名领导层人员,快步来到了后院的车队旁边。

        林右伸手拽着车门,稍稍停顿一下,回头冲着老郭说道:“来,你来!”

        老郭迈步上前,低声问道:“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里尔叫我们过去,要说什么?”林右问。

        老郭稍稍愣了一下:“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对,所以我不能去。”林右扭头看了一眼四周:“你去,我们可以站监管会立场,但是太过激的事,咱们不能直接碰,你懂我意思吗?”

        老郭听到这话,心里暗骂:“草尼玛,你不能去,所以副手就要去嘛?”

        “呃,那你的意思是?”

        “直播的事一闹出来,保龙矿业和监管会就烂了。”林右趴在老郭耳边说道:“颓势无法扭转,这是一定的,但监管会上层绝对不会在退步了!尤其是在军备生意失控之后,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吗?”

        老郭咬了咬牙:“我懂了。”

        “我去了,里尔一旦提出要求,我不好拒绝,但你可以。”林右继续补充道:“你就说我接到消息,暴恐队那边有异动,我暂时无法抽身,需要在警务署坐镇。”

        “好。”老郭其实没得选,因为他早都和林右穿一条裤子了,退无可退,也无法拒绝。

        “我等你电话!”林右拍了拍老郭的肩膀。

        ……

        两分钟后,车队已经行驶在街道上了。

        老郭皱眉插着双手,心脏嘭嘭嘭的跳着,他心里其实很清楚,此刻不管是监管会,还是保龙集团,肯定已经是狗急跳墙的心态了,因为直播事件的影响,是没有办法抹平的,所以他们下一步很可能会采取过激行动,而林右此刻不准备露面,就是要给自己留出那么一点点余地。

        但老郭有余地吗?很遗憾,他是副手,他没有,他背靠着林右和监管会,之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现在自然是要干点事的。

        老郭忐忑的坐在汽车内,还在思考着对策,想着一会怎么和里尔交谈。

        “打到监管会!!严惩保龙集团!”

        “取缔监管会!!”

        “……!”

        不知道什么时候,龙口区的很多街道,主干路上,突然响起了抗议的口号,老郭心有余悸的扭头向外面看去,见到已经有不少人群开始聚集。

        正驾驶上,司机特意饶了一下路,恶狠狠的骂道:“肯定是工会那边带头煽呼的,这是组合拳!”

        “快走!”老郭催促了一句。

        ……

        龙口区码工协会。

        顾佰顺撩开窗帘,往楼下的街道上扫了一眼,皱眉喝问道:“是我们的人吗?不是说了,等闸南,胜利那边有动静,我们在动吗?”

        “不不,不是!”门口处一名中年挂断电话,转身喊道:“我们的人还没出去。”

        “那是谁的人?”顾佰顺问。

        “我问了,是朝阳技工学院的工人学生,自发组织的。”中年脸色凝重的说道:“好像有几名老师,也带头出来游行了。”

        顾佰顺沉默良久,站在窗口处,看着楼下的景象说道:“这次直播啊,让很多人觉醒了,效果可能比我想的还好。”

        “那我们……!”

        “既然已经起势,那我们肯定顺势而为啊。”顾佰顺立即转身说道:“让我们的人也上街,现在闸南喊起来,不需要有过激行为,热热闹闹的就行。”

        “好。”中年点头。

        与此同时。

        码工协会总部,章明满头是汗的挂断了座机话筒,抬头问道:“你们那边怎么样?”

        “胜利区分会打来电话,他们的意思是……最好效仿龙口那边,也跟着游行一下。”一名长老会成员皱眉说道:“工会嘛,如果在这个时候还不为工人说话,那我们码工总会的形象……!”

        话说一半,众人都看向了章明。

        章明心里也踏马的纠结啊,一方面他是监管会阵营的人,但另一方面,他又是码工协会的现任会长,此刻双方发生冲突,他夹在中间非常难受。

        帮谁,不帮谁呢?

        怎么选呢?!

        如果站监管会阵营,那肯定失去民心啊,直播事件影响这么大,你总协会能装作没看见吗?工会都不替工人发声,那还要你们有什么用啊?就指着你们上层跟权利穿一条裤子,不停的割韭菜吗?

        保护工人利益这六个字,就是总工会天天喊的口号,和给工人洗脑的利器,是不可磨灭的“企业文化”,你可以贪,可以腐败,甚至可以经营很多擦边过线的生意,但是一定不能违背会内核心宗旨。

        这也是为啥顾佰顺,宁可得罪监管会,也要在最开始的阶段就入局的原因!

        章明在屋内来回走了数步,立马说道:“确实不能不发声,也不能等着民众和媒体抨击我们!作为龙城最大的工会组织,我们必须得表态!这样,通知媒体发通稿,就说码工协会严密关注着矿难事件,直播事件,并且愿意出一部分钱,给遇难工人家属进行捐助,也相信上层单位,可以处理好此次事件!不要说是那个单位,就说上层政府!明白我意思吗?”

        “那游行呢?”

        “也参与,但这是工会下面工头自发组织的,跟管理层无关。”章明继续补充道:“快去!”

        “如果监管会事后问起来!”

        “踏马的,傻啊?我们六七万会员,我能管住所有人吗?”章明挑眉回道。

        “明白了!”

        ……

        这一晚,各大协会都因各自的立场问题,被迫搅合到了游行抗议的活动中,并且还有绝大部分的普通人,尤其是底层民众,也自发的开始喊话,发声,因为酒叔一家的遭遇,就是他们生活的真实写照,尤其是那些从锡纳罗,卡萨罗地区退下来的劳工,他们生活本就不如意,现在有个机会可以闹一闹,可以喊一喊,发泄心中的不满,他们自然是愿意的。

        这一次的规模远超胜利区警司事件,但实事求是的说,也有很多人在借酒撒风,在借着骚乱发泄着个人情绪,打砸之类的恶性事件,也是无法阻挡的在各地区内上演着。

        另外一头。

        苏天御拿着电话,坐在车上喊道:“我现在要去温占波那里,你通知领导,让他马上调区外的部队进城!!今晚肯定要弄出个结果,你死我活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