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四零四章 送水

第四零四章 送水

        车内,烟雾缭绕,孔正辉扭头看向窗外,叹息一声回道:“服毒剂量太大,重症监护室待了四天,但还是引起了心脏衰竭,下午的时候又被推进急救室了,没下来手术台。”

        苏天御听着他的话,久久无言。

        “唉,这人活着可真难啊。”一向冷静,甚至在情感上有些凉薄的孔正辉,此刻也有些感性地说道:“好好的一家四口,现在就剩下个没成年的小姑娘了。”

        “我们也尽力了。”苏天御也叹息了一声。

        酒叔老婆因精神崩溃选择自杀后,她在医院的所有开支,都是同济会垫付的。因为赔偿款还没有下来,她们家自己也无法负担医疗费用,所以会内决定先拿钱救人。毕竟酒叔和他儿子也是因为考虑协会立场,才选择提前下矿的。

        众人出了力,但人却没救回来,这就是生活,它不以谁的意志而改变什么。

        “派两个人过去吧,”苏天御看着孔正辉说道:“送最后一程。”

        “我家里人已经去了。”孔正辉缓缓点头。

        话已至此,二人都不再吭声,只在黑暗中安静地吸着香烟。

        ……

        晚上八点。

        苗子维已经回到了保龙集团,坐在小型会议室内,皱眉看着杨德成,以及矿业集团的两个管理层说道:“出于安全考虑,你们做好抽身准备。”

        “苗总,您这是什么意思?”杨德成有点懵地问道。

        “老黎头上的人下来了,目前在和监管会谈。”苗子维端着咖啡杯说道:“如果谈到最后,双方各退一步,那矿业这边很可能要被收拾一下,算是给老黎上层一个面子嘛。”

        杨德成无言以对。

        “我个人倾向于,监管会不会在这事上退步,肯定会跟对面死磕到底。”苗子维继续补充道:“但政治这个东西,是最没谱的事。万一上层谈妥了,那双方都要追责,三家协会好不了,矿业集团也得交出被惩处的答卷。”

        “那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杨德成有些无奈:“矿难发生的当天,我正在市区参加聚会,我根本都不清楚矿上发生了啥……!”

        “老庞没了,你就是矿业的一号人物,你说跟你没关系,那就跟你没关系嘛?”苗子维无奈地说道:“我让你做准备走,那是为你好。不然回头上面弄个调查组,审查你半年,在拔出萝卜带出泥,那你难受不难受啊?”

        杨德成心里感觉无比委屈,因为他一直认为矿难的主要责任不在他,具体开采方案,以及管理层人员选拔,那都是老庞当初一手弄的,他基本没插上什么话。

        可现在老庞一出事,这个锅反而要由他背了。

        杨德成觉得自己很倒霉,出工出力最后还不落好。

        “找个地方度度假,等风声过去了,一切还跟以前一样。”苗子维轻声说道:“政府离不开资本,资本离不开我们保龙!一群泥腿子再闹,规则也还就是从前那个规则。”

        “好吧。”杨德成无奈地应了一声。

        “这个事是暂定,你具体走不走,还要看监管会的态度。”苗子维点了一根香烟,皱眉说道:“我个人认为,上层是不会妥协的。老三角的军工生意上,监管会已经输了一次了,所以这次轻易不会退步。”

        “嗯,希望如此吧。”杨德成应了一声。

        ……

        保龙矿业公司主楼,三层的项目部办公室内,五名工区的管理层,此刻正坐在一块,聊着公司现状。

        “听说上层要谈啊?”一名姓孙的项目部女经理,轻声问了一句。

        “肯定要谈啊!事搞这么大,最后能怎么办?难道还真搞武装冲突啊,开玩笑呢?”

        “玛德,估计谈来谈去,最后受伤的还是咱们矿业。”

        “对面带头的同济会也好不了,我就不信冲击司法单位,这事儿能轻易抹过去。”

        “……!”

        众人七嘴八舌地交谈着。

        室外,月光柔和,星辰明亮。

        一辆电动三轮车,来到了保龙矿业公司门前,车上的司机灭了火,穿着深蓝色的制服,戴着口罩,扫视了一眼主楼大厅。

        “送水啊?”门口的保安起身问了一句。

        “嗯,送水。”穿着深蓝色制服的送水工,木然点了点头。

        “过来签字。”保安摆了摆手。

        送水工立马拿着单子,迈步上了台阶,在保安室内签了字。

        “大热天的,你怎么还带口罩啊?”保安看着送水工,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我得感冒了。”

        “你自己能搬动吗?”保安看着一三轮车的水桶,顺嘴问了一句。

        “能。”

        “行,那你去吧。”保安点了点头,弯腰坐回了椅子,抬头继续看着新闻。

        送水工返回室外,戴上防滑手套,开始从车斗内往下搬水。

        大约五分钟后。

        送水工乘坐电梯来到三层,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开始给保洁室的仓库送水。

        这个活很累,因为公司里的人是不可能帮送水工干活的,所以楼上楼下,只有这么一个人在忙活。

        连续运送了十几趟,送水工站在楼下擦了擦有些红肿且溃烂的额头,抬头再次扫了一眼大楼,随即从车斗内拿出了一个帆布包,背在了身上。

        最后一趟,送水工去了三楼,先让保洁那边签了收条,随即将最后一桶水放在了仓库。

        离去时,送水工再次扫了一眼项目部的工区,最终在卫生间门口停下脚步,稍稍思考了一下,推门走了进去。

        ……

        同一时间。

        杨德成带人离开了集团总部,开车赶往矿业公司。

        路上,杨德成拿着电话,冲着项目部的副经理说道:“我跟上面谈完了,如果双方达成统一意见,各自退步,那咱们这些人,都要避避风头。是啊,我也不想啊,但上面就这么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

        杨德成拿着电话正在与人交谈之时,送水工正好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他身上的帆布包也瘪了不少。

        两分钟后,送水工骑着电动三轮车,离开了矿业公司。

        ……

        矿区内,经过长达一周多时间的挖掘,市救援队终于从02号矿道炸开了缺口,释放了里面大量的积水,来到了矿工遇难的塌方区。

        救援队进入后,一打眼就见到了十几具,被水泡臭、泡胀,已经完全看不清面容的遇难矿工尸体,以及溃烂后,生满了寄生虫的残尸。

        人间惨象,莫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