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三八四章 釜底抽薪

第三八四章 釜底抽薪

        餐厅内。

        苏天御观察着余明远的表情,心里是有点着急的,因为他太了解自己这个老板了,对方给的赔偿数额,他绝对是接受不了的。

        “徐总,你们聊,我先去一下卫生间。”苏天御起身打了个招呼。

        “好,好!”徐劲波点了点头。

        苏天御转身离去,徐劲波继续冲着余明远说道:“三十五万不少了,你想想看,那些矿工得推多少年的煤,才能赚到这个钱啊?!”

        “徐总,这个赔偿数额不能商议了吗?”余明远脸上依旧没啥表情地问道。

        包厢外的楼梯间内,苏天御掏出手机给余明远拨了个电话,但响了两声后,又立马按了挂断键。

        室内,余明远拿起手机,扫了一眼屏幕后怔住。

        “滴滴!”

        紧跟着,狗六子的简讯就发了过来,余明远瞧了一眼内容,没有作声。

        “你忙,你就先打电话。”徐劲波笑着说道。

        “没事,协会的一个财务问我点事,一会再回就行。”余明远瞧着对方又问:“徐总,我老实讲,这个赔偿数额,跟我们想的差距有点大。”

        徐劲波稍稍停顿了一下,慢条斯理地从兜里掏出了雪茄盒,只低头自己点了一根:“小余啊,你可能干实业比较晚,有很多事还没有悟透。我就这么说吧,你要非得在这个赔偿款上较真,那最后吃亏的一定是你和工人。”

        余明远沉默,苏天南瞧着对方,双拳紧握。

        “打官司,你拖不起。咱都别说三两年拿不到钱,你们会怎么样,我问你,哪怕就是让你等半年,你能挺住吗?工人是从你们这里签的合同,你们是第一责任方,他们要闹,也首先要闹你吧?你们起诉我们,那工人呢?只要我们稍微给点好处,工人就会起诉你们,你信吗?”徐劲波脸上没了笑意,声音沙哑地说道:“工会保证不了工人利益,那下场是啥?一定是崩盘啊!但对于保龙集团来讲,每年有关于经济纠纷的官司,至少要有几十起,说白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啊。”

        余明远听到这话,端起酒杯猛喝了一口。

        “你们觉得几家抱团,就能迫使集团妥协吗?这太天真了。”徐劲波冷笑着继续说道:“陆丰开枪了吧?进去了吧?你们觉得他现在没啥事,可你想过吗?我们公司随便一个总经理,跟监管会打个招呼,那都能把陆丰十年前犯的事翻出来。他是混地面的,浑身都是把柄,怎么跟商业集团斗啊?长清公司一撤场,你们同济会打官司都没底气了吧?”

        徐劲波深吸了一口雪茄,指着硕大的餐桌说道:“小余啊!你见过一亿现金摆在一块有多高,有多宽吗?!呵呵,我见过。它摞在一块,这一张大桌子都摆不下。这么多钱,要是在老墨南部,都够拉起一个几千人的武装了,甚至有可能引起战争。你说它好拿吗?”

        徐劲波前半场的话很客气,后半场的话又充满了威胁,无时无刻的不在暗示着余明远,保龙集团捏死一个像同济会这样的组织,那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在保龙集团的眼里,这每人三十五万的赔偿额,并不是补偿给那些到现在都还没有挖出来的矿工,而是被逼无奈给出的消灾钱,充满了施舍和无可奈何的意思。

        “就是三十五万,一分都涨不了了,是吗?”

        “我只能说浮动不大。”徐劲波笑着回道:“不过要是能谈妥,那我也跟集团上面申请一下,给你们协会包个二三百万的大红包,也算是去去晦气了。”

        “行吧,我了解咱保龙集团的意思了,但这事你得容我跟下面商量一下。毕竟协会也有流程,得召集那些工长,问问他们的意见。”

        “行啊,我给你三天时间,够不?”徐劲波言语客气,却有些咄咄逼人的意味。

        “行,就三天!”余明远顺着对方的话茬应了一声。

        “爽快!我就说了嘛,老温看上的人,怎么会不懂道理呢。”徐劲波再次端起酒杯:“老杨这人做事太商务了,没啥人情味,你们不要跟他一样的,回头我骂他。”

        “呵呵,好!”

        “来,喝酒!”

        说完,众人举杯,只有苏天南看着徐劲波没有反应。

        “怎么了,兄弟,脸色不太好啊?”徐劲波看着他说道:“来,喝一个!”

        苏天南瞧着他,依旧没有动。

        “怎么了?!”徐劲波盯着他问。

        余明远见状,立马在桌下踢了一下天南,笑着说道;“来吧,跟徐总喝一个!”

        苏天南咬了咬牙,几乎是攥着白酒杯,站起了身。

        ……

        半小时后,车上。

        “你让我假意答应他,是有别的想法?”余明远问。

        “跟他在酒桌上争执没有意义。”苏天御皱眉回道:“让他以为咱们答应了,我可以私下里做点事情。”

        “怎么办?”

        “我今天和李源见面了……。”苏天御开始诉说自己的想法,

        “滴玲玲!”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苏天南掏出手机应道:“怎么了?”

        “刚才老汪给我打电话,说以前闸南区的那个区长,拿着点礼物,领着保龙公司的人,慰问了一下遇难工人的家属。”三姐的声音响起:“他们试探性地谈了一下赔偿的问题,并且声称如果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他们至少三年拿不到钱。而且还说,工人家属要是愿意绕过工会签和解赔偿协议,那他们每人再追加五万块钱。”

        “cnm!”苏天南咬牙骂了一句:“他们玩得太脏了!!”

        “这就是釜底抽薪,挑拨离间。”三姐担忧地说道:“有的工人家庭确实太困难了,保不准谁就会牵头签和解协议。到时候有的签了,有的没签,那对我们来说是致命的,工人家属肯定闹!”

        “好,我知道了。”

        二人结束了通话,苏天南看向了弟弟:“保龙公司直接跟工人家属接触了一下。”

        苏天御沉吟半晌:“不要慌,我们也去见一下工人家属。还有,你马上通知长清公司的二毛过来一趟,我有事跟他谈。”

        “三天时间太短了,我们来得及运作吗?”余明远问。

        “不用两天,我就会把桌子掀了!”苏天御皱眉回道。

        晚上十点多钟,老黑接到了苏天御的简讯,内容是通知他准备干活。

        老黑看完后,破口大骂:“艹,我这回来还没等休息一周呢,这又来活了!啥几把入会啊?不就是白嫖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