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三七六章 安抚(人仙更)

第三七六章 安抚(人仙更)

        矿区办公楼内,杨德成费解地看着矿业监察署的领导问道:“怎么了?我没懂你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怎么了?老子前脚刚汇报完伤亡数据,后脚李源就告诉黎明笙,有113名工人下矿了,前后差距还不到一分钟。”监察署的领导暴跳如雷地骂道:“消息走漏了,明白吗?现在老黎要让司法部门成立调查组,入驻矿区,我们单位一把都被约谈了。”

        杨德成有些发懵:“不可能啊,公司的人我都安排完了,各家协会的领导我也……!”

        “你安排个屁!你知不知道,同济会的苏天御跟黎明笙有私交?”监察署领导打断着吼道:“人家那边打个电话,就什么都清楚了。”

        杨德成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

        “我告诉你,监察署是不会替你们背锅的,你们给的数据有误,存在瞒报现象,你等着被处理吧!”监察署的领导翻脸不认人,转身就走。

        “老韩,老韩,你等一会……!”杨德成追了出去,但后者却根本不搭理他,直接下楼上了汽车,离开了矿区。

        杨德成被雨淋得跟个落汤鸡一样,咬牙切齿地回到了大楼内,低头一掏手机,见到苏天南已经给他打了三个电话,时间正好是十几分钟以前,大约是在李源跟他通完电话之后。

        杨德成看着来电显示咬了咬牙,低声骂道:“cnm的,一群傻b!为了几个工人还打小报告,是吗?!”

        半小时后,保龙矿业公司紧急召开会议,趁着调查组还没来之前,提前报告了准确的遇难工人数据,以及技术人员遇难数据。

        与此同时,保龙集团的公关部门,市政沟通部门,全部进入加班加点的状态,开始想尽一办法,降低此次事件的影响。

        ……

        上午十点半,余明远等人抵达同济会总部。

        众人顶着雨下了车,孔正辉冲着苏天南问了一句:“杨德成接电话了吗?”

        “没有。”苏天南摇头:“估计是知道数据的事了,心里有气吧。”

        孔正辉皱眉应道:“他生气也没办法,咱不可能和保龙集团一块去骗黎市长,那样干,就有点不分远近了。”

        “对。”苏天南点头。

        二人边走边聊,进了同济会办公楼。

        此刻,同济会狭小的办公楼大厅内,已经挤满了人,他们都是刚接到通知,冒雨赶来的遇难工人家属。

        这些人都很惶恐,一个劲儿的在逼问同济会工作人员,询问遇难者情况。

        临时通知工人家属这事,是苏天南提出的,他觉得既然已经出事了,那就不能硬瞒着。不然遇难者家属提前得到了风声,肯定会闹。而且从负责任的角度来讲,工人家属是有知情权的。

        “大家静一静,领导都来了!”楼内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声。

        大厅瞬间安静,各遇难者家属全都看向了后侧。

        余明远迈着大步向前,摆手喊道:“大家听我说两句!首先,龙城市救援队,保龙矿业救援队,还有消防署,部分特警单位,已经全都赶到了矿区,对塌方地点进行清理,全力营救我们的工人。其次,虽然目前情况不太好,但我已经和保龙集团的人碰完面了,如果发生了不可挽救的意外,这边也会尽最大可能给出丰厚赔偿……。”

        “什么叫不可挽救的意外?人是不是没了?!”

        “我早都说过,这帮小孩弄协会,它就不靠谱……我家那口子非得跟着干,现在出事了吧?这才走了几天啊,人就被埋在矿下面了。”

        “人到底能不能救出来?”

        “矿井下面有消息吗?!”

        “……!”

        室内的家属,一见到余明远等人到场后,瞬间就炸锅了,有出声埋怨的,有质问的,更有失去理智要动手的。

        大厅内一片混乱,余明远被推搡着逼到了墙角,很多担心亲人的家属,扯着他的脖子,七嘴八舌地吼道。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完!”余明远扯脖子喊着。

        “我告诉你余明远!人是你们带走的,你们必须负责任,你们得偿命!”

        “嘭!”

        喊声此起彼伏,余明远被众人拉扯着,差点没有栽倒。而苏天南上去拉了两下,也被不知道从哪飞过来的烟灰缸砸到了脑袋。

        大厅内的情况,眼瞅着就要失控。

        “嘭!”

        苏天北抄起一把板凳,直接砸在了墙上,泛起震耳的声响。

        众人回头,苏天北爬上一楼的招待桌,拿起下侧的大喇叭喊道:“谁愿意发生这种事?是我们,还是矿产公司???!手里没活干,你们一天来八百趟协会,让我们给研究活,现在出事了,又说人是我们带走的,我们得偿命!我想问问,我们这几个人,够偿几条命的?”

        室内缓缓安静了下来。

        苏天北瞪着眼珠子继续喊道:“这里起码有一半的人,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也都是经历了协会的筹备和成立的。我问问你们,我们这帮年轻人搞这个会容易吗?搭钱,搭人,搭关系……我们得到什么好处了?你们谁心里不清楚,给你们发的补贴,都是孔家,白家,还有余会长自己从家里掏的老底?!出事了,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但打架,骂人,闹内讧能解决问题吗?”

        “我就一个儿子,他要没了,我怎么活啊?!”一名妇女低声呢喃了一句。

        话音落,室内悲恸的情绪瞬间蔓延开来。那些激动,愤怒的工人家属,此刻也没了闹的情绪,他们脑中想起自己的亲人被闷在了矿井内,都心如刀绞……

        大家伙心里清楚,这事跟协会管理层一点关系都没有,拿他们撒气也没啥用。

        苏天北站在办公桌上,看着室内的这帮熟脸,也是心情无比沉重。

        五十多名矿工,就意味着五十多个家庭。

        这些人都是闸南区的街坊,左邻右舍,苏天北也心疼他们。

        ……

        一区,苏天御等到了十二点多钟,航空公司那边依旧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恢复航行。

        “不行了,我等不了了。小辉,整台车,我们开车回去。”苏天御起身喊了一句。

        开车回去是最浪费时间的,但目前台风暴雨席卷了多个地区,船和飞机都可能延误,什么时候恢复不好说,所以苏天御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先往回赶。

        矿业公司内。

        杨德成刚跟总集团那边开完会,一出门就碰见了矿区项目部负责人。

        “杨总,工人保险出了点问题……。”负责人低声说了一句。

        “出什么问题了?”杨德成问。

        “保险材料是周五下午递上去的,根本没给保险公司审核和录入的时间。紧跟着,到了周六,人家那边不是工作日。再加上,我们跟保险公司说的是,下周工人才入职,所保险生效日期,不在这两天内……。”负责人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颤抖,脸色发白。

        杨德成听完后,脑瓜子嗡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