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龙城在线阅读 - 第三七三章 救,还是不救?

第三七三章 救,还是不救?

        凌晨,6:20分左右。

        龙城市某高档公寓内,矿业公司副总经理杨德成,此刻刚刚在浴室洗完澡,准备喝杯咖啡清醒一下,就去保龙集团总部汇报情况。

        大概半个小时前,杨德成才在警务署做完笔录,乘车返回家中。

        老庞被绑架了,这对杨德成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和前者是抱团取暖的关系,在矿业公司一正一副,配合的十分默契。而现在一把出事了,以老杨的资历又不可能接任总经理的位置,所以集团后续很可能空降一个总经理过来。

        这个人是谁,老杨拿捏不准,所以他很怕上头派来的是一位生面孔,或是个欧洲裔的ceo,这样一来,老杨在矿产上的黑色利益就会受到影响,而且还可能会被针对。因为大的商业集团,内部斗争一点也不比体制内轻。

        厨房内,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端着咖啡和早点走进客厅,弯腰坐下说道:“那你这也挺悬的了。”

        “是啊,开枪的时候我就在现场,别提了,这顿饭吃的差点没把命搭上……。”老杨叹息一声回道。

        “那老庞出事,会不会影响到你们公司的内部决策啊,上回老庞不是说……?”女子还要试探性地询问。

        “滴玲玲!”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老杨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喂,怎么了?”

        “杨总,矿上出事了,塌方了!”

        “……!”杨德成听到电话内的喊声,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的:“塌方了?!目前什么情况,有多少人在下面……?”

        ……

        半小时后。

        一架隶属于矿业公司的工程部直升机,将杨德成等四五名高层,送到了出事的一号矿区。

        狂风暴雨中,直升机小心翼翼地落地,杨德成连雨衣都没来得及穿,就跳下了飞机,扯脖子冲接他的人员喊道:“目前什么情况了?!”

        “深井里的人联系不上,但通信信号还在,监测部的老王正在研究营救计划。市救援队,消防队,都已经接到了我们的通知,正准备组织人进场。但这里距离市区比较远,又下暴雨,这可能会耽误一段时间……。”接应杨德成的矿场管理人员,也是喊着回道。

        杨德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立即吩咐道:“你叫监测部的老王过来,通知咱们矿上自己的救援队,先不要轻易下去营救,这么大的雨,很可能会造成二次塌方,明白吗?”

        “明白了!”

        二人沟通完毕,一行人迅速赶往了矿区的办公楼。

        ……

        大概五分钟后。

        监测部的负责人,浑身湿透地冲进了杨德成所在的房间:“杨总,我和救援队那边研究了一下营救方案,我们可以这样办……。”

        监测部的负责人,在桌上摊开了矿井的建筑图纸,伸手指着发生塌方的03号矿井说道:“入井口的塌方情况比较严重,以我们目前的能力,肯定是没有办法清理塌方区域的。但我刚才看了一下,备用逃生口那边的塌方幅度不大,我们可以带着炸药下去,从这一侧炸开通道壁,直接进入……。”

        杨德成听了一半,立马摆手冲着救援队的人说道:“你们先出去,我和老王说两句话。”

        众人点头后离去,屋内只剩下了杨德成,监测部的老王,以及两名矿业公司的管理层。

        杨德成看着老王,语气凝重地冲他说道:“你现在需要干两件事:第一,马上与市里的救援队对接;第二,告诉市里救援队,就说以矿上自己的判断,基本可以确定,塌方区域的工人已全部遇难。”

        老王懵了:“杨总,这什么意思?”

        “现在外面下暴雨,环境这么恶劣,我们的救援队不能在冒险了,更不能自己组织营救,明白我的意思吗?”杨德成低声问道。

        老王怔了两秒,立即争辩道:“杨总,目前矿井内还有通信信号的,这说明下面的塌方,并没有一次性摧毁所有矿道,也就是说,现在很大可能是有一定幸存者的。我们如果错过了抢救时间,那人是要被憋死在里面的。杨总,我……!”

        “这只是你单方面的判断,明白吗?”杨德成指着地面吼道:“目前下面的矿工,联系过你吗?有过求救吗?!这么多人出事,救助的活就应该交给市政府来干,你懂吗?!”

        “如果备用逃生通道没有被完全封死,那我们是有可能救出来很多工人的。”老王据理力争:“那是一条条人命啊,杨总……!”

        “救??你说的容易,矿井深度有近四百米,你从上面看一眼,就能判断出下面的情况吗?能吗?!你带救援队下去了,万一发生二次塌方,把救援人员也埋里面了,到时你怎么办?”杨德成指着对方吼道:“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懂吗?!”

        “救援队就是要应对紧急情况的,不然成立它的意义何在呢?矿下有一百多号人,你不救,他们可能全会死的!”

        “你踏马一根筋啊!”杨德成心态爆炸,指着对方吼道:“救?!塌方这么严重,你弄上来三十个残疾人,是你管他一辈子,还是我管他一辈子啊?后续如果发生赔偿争议,这些人挨个起诉公司,那谁去应诉呢?你得跟他们打多少年官司?还有,市里如果知道下面有幸存者,那我告诉你,最后有一个人找不到、失踪,你就得继续刨坑,继续挖!你得组织数百人,乃至上千人无休止的营救,直到发现尸体位置。这个损失是你来承担,还是我来承担?你踏马脑子进水了啊?!”

        老王听到这话,彻底懵了。

        “商业公司,要有商业考量,明白吗?!”杨德成指着老王说道:“按照我说的办,不要争辩!”

        老王听着杨德成的话,心里只总结出一条定论,那就是目前即使矿道内,真的还有幸存者,那杨德成也不见得希望他们活。

        这才是最可悲,最可怕的地方。

        一辆汽车行驶在公路上,因超速撞倒了一位路人,司机下车检查,发现周边没人,路人没死,但却伤得极重。

        两种情况可能会发生:一,被撞的受害人死亡,肇事者如果有钱,那就一次性赔偿,如果没钱就要承担一定法律责任。案件细节没有肇事逃逸,那蹲个几年事情就结束了。二,被害人重伤,保险赔付金额固定,且后半生的吃喝拉撒,以及司法程序,都跟肇事者有关……

        以上两种情况,一百名司机,有九十九名都会慌乱过后,第一时间救治被害人,但可能还有一个人,会选择重新倒下车,导致被害人直接死亡。

        人性之恶,人的利己心理,有的时候太过可怕。

        ……

        矿道内,积水已经将一切都淹没,酒叔为了能让儿子得救,奋力游到了通信台附近,拿起了话筒。但还没等拨号说话,却发现刚才一直亮着的通信灯,突然灭了……

        水滚滚而来,五十多岁的酒叔,瞪着眼睛,挣扎着溺死在了水里。?